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 书目 -> 第三十八章 怨戾的金钱(二)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十八章 怨戾的金钱(二)

    入座后没多久,裘副局长就率先发话了。

    “小蒋,听洪主任说,你对工作安排有点意见?”

    对于裘副局长这样的开门见山,我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于是就直截了当的说道:“是的,裘局,我和小莫两人目前研究这个灵异心理很有成效,您那边说停就停,很伤我们这些下属的感情的。”洪主任听我这么说,唯恐裘副局长认为他也站在我这一边,连忙在旁边澄清道:“小蒋,说你的事情,不要带上别人。裘副局长这次的决定我是举双手同意的,怎么会伤感情?”

    裘副局长似乎不想打马哈哈,对着洪主任扬了扬手,然后对着我说道:“小蒋,你说你们研究这个灵异心理有了一定的成效,那你跟我说说,成效在哪?如果真有成绩,不但不会取消,我还会大力的支持你们。”

    听到裘副局长这么一说,我和莫晓兰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下了一半。我连忙对着莫晓兰使了个眼色说道:“小莫,给裘局介绍介绍?”

    莫晓兰心领神会,连忙起身拿起桌上的一瓶五粮液,走到裘副局长的身旁,给裘副局长一边满上一边说道:“裘局,我和蒋科同事以来已经有2个多月了,在灵异心理中,对于梦魇(鬼压身)、鬼打墙、恐惧心理等等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并着力在研究如何避免这类恐惧心理的发生和治疗。” ”“

    裘副局长和洪主任一听这样的话,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裘副局长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这个就是那个民政局殡仪馆那边转来的小莫吧?”洪主任和我连连点头称是。裘副局长蹙着眉头对着莫晓兰说道:“小莫呀,现在你在卫生局工作了,千万不要满嘴的鬼啊、妖啊。不要整天搞得像殡仪馆的那套,我们都是党员,坚定的无神论者。”我怕莫晓兰尴尬,连忙接过话对着裘副局长说道:“裘局,这些话都是我和小莫在搞研究的时候,用的惯口,习惯了,一时没改过来,不要介意。”裘副局长脸色一沉的说道:“小蒋,做事要牢靠一点,不要什么都搞的很随便。不管怎样,刚小莫说的那些能证明什么?我还是没看到成绩嘛!”洪主任连忙应和的说道:“小蒋,给我认认真真的介绍。裘局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没那么多闲工夫。”

    我朝莫晓兰努了努嘴,示意她坐下,然后我对着裘副局长介绍道:“灵异心理的研究其实就是对一些不能用科学解释的心理现象进行的理论概括。裘局是外科出生,可能对心理不是很了解,我就用举例的方式来和裘局说一下,可以吗?”

    裘副局长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在每年的工作总结中,心理档案部门总会有一份年度的报告。作为心理咨询中心的洪主任只有关心这份报告的两组数据,洪主任,您说对吗?”我对着洪主任说道:

    洪主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最看重的就是结案率和投诉率。”我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结案率是心理咨询中心工作质量的评判标准,而投诉率是心理咨询中心在老百姓心中的一杆秤,一个口碑。这两项数据都极为重要,所以洪主任极为看重,一点也没错。但是,洪主任,您有没有发现,自心理咨询中心成立以来,每年的结案率永远不可能是100%,投诉率永远不可能是零?”洪主任点着头说道:“这个有什么稀奇的?不光是我们,远的不说,就说小莫以前的单位,殡仪馆,那也不可能是100%或者零来的那么简单。”裘副局长也点头认可道:“洪主任说的极是,卫生局旗下这么多医院,有哪家医院可以做到完美的数据?”我笑着认可道:“裘局、洪主任,我不是说非要让这些数据变成百分百的完美,而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洪主任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小蒋,有什么话快说,用不着这么转弯抹角的。”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仔细分析过心理咨询中心那些未能结案的卷宗中,发现一部分就是灵异心理给闹的,心理援助部门解决不了,所以就有了未结案。”…,

    “小蒋,我这里要拦你一句,你为何说那些未结案的就一定是灵异心理所闹的呢?”裘副局长问道:

    “裘副局长说的是,但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心理援助部门是因为客观或主观的问题不能结案的,都会在‘未结案’一栏中写明原因。并会根据原因的实际情况肇会心理危机干预部门,要求重新制档或者上传案例资源,会同全国的心理专家一起会审。但如果没有任何客观或主观的原因而不能结案的,都只会简单的在结案一栏中写‘NG’两字母,而没有任何原由,这种情况,我们心理危机干预部门就会视为灵异心理。”我侃侃而谈道:

    洪主任对于我这样近乎揭短的描述,有些挂不住脸的说道:“小蒋,说话可要有凭有据。你说的那种直接‘NG’显然是心理援助部门的工作人员不负责任的表现,我回去要查实的?”

    “洪主任,这个情况你还要查实?难道你还不知道有这种情况?”我不屑的问道:

    洪主任对于我这种质疑,显然有些难堪,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闷酒说道:“我在心理咨询中心工作了这么多年,都没碰到过你说的这种情况。”

    对于洪主任这样的狡辩,我不急不忙的举了一个例子说道:“洪主任,编码为20110737宗应该还记得吧?”洪主任假装糊涂的说道:“一年有这么多的卷宗,怎么可能记得过来?更何况你这个卷宗从数字上来看是2011年7月份的,怎么可能还记得。”

    “洪主任,你真会忘事呀!那我再提醒您一下:XYF,这三个字母应该熟悉了吧?”我说道:

    我这么一说,反倒把一旁的裘副局长搞得一头雾水,连忙问我道:“小蒋,这个XYF是什么意思?”我看了看洪主任的窘迫,随后对着裘副局长解释道:“XYF是一个当事人的人名,因为涉及隐私,就说了她名字的首写字母。”

    裘副局长点了点头,看了看洪主任,随后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小蒋,要不你把这个XYF的事情简单的说一下,让我听听。”

    我点了点头说道:“去年,这个XYF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我们心理咨询中心,说是XYF得了精神病人,一直扬言有人要把她杀了。裘局,你也知道,要接受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援助,必须要通过当地社区的申请,符合条件后,才能安排心理医生帮其辅导。而XYF的家人这种直接上门求援的方式是不能接受的,于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就给XYF的家人做思想工作,跟他们说明应该如何申请等等,但XYF的家人显然不听,声明要投诉,说我们心理咨询中心不作为。这事就惊动了洪主任,洪主任担心这个事情闹大,所以就破例接受了这个案例,但由于这案例未按常规程序进行,所以当时根本就没有适合的心理医生可以安排给XYF,洪主任没有办法,只能自己亲自接了这个案例,洪主任,现在应该想起来了吧?”

    洪主任坐在那边,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裘副局长看到洪主任点了头,连忙对着我说道:“小蒋,继续说。”

    “洪主任通过和XYF的首次接触,认为XYF心理健康,不存在精神上的问题,但通过XYF的言谈,又觉得符合人格分裂的临床表现。因此当时洪主任就采取了保守疗法,一方面让XYF每天都来心理咨询中心报到,这样的做法很明显,就是想通过谈话治疗,让XYF康复起来。另一方面,通过公安机关的帮助,调查一下XYF的背景,到底真的有没有人会追杀她。”我说道:

    “后来呢?”裘副局长问道:

    洪主任朝我扬了扬手,他接过话说道:“后来XYF说她已经被一种不明物体侵入体内,不久就会死掉。我当时极其重视,不管XYF有没有说真话,先后通知了XYF的家人和公安机关将其送往医院。结果医生诊断一切正常。但是正待XYF的家人准备将XYF接回家中时,XYF突然死在了医院,死的时候,胸口上有两块明显的淤青,一块像极了鬼脸,一块像极了鬼手。医生对其的死亡诊断是猝死。”

    洪主任烦恼了又喝了一口闷酒,最后说道:“那案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结案,只能在结案栏上写了‘NG’。”

    裘副局长听完后,缓缓的点着头说道:“换句而言,灵异心理确实存在?”

    洪主任、我和莫晓兰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三十八章 怨戾的金钱(二)-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蒋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