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 书目 -> 第二十一章 我的行业体验殡仪馆核验员(十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十一章 我的行业体验殡仪馆核验员(十

    咳嗽声?这难道是王师傅提醒我应该憋气了?但我依稀记得这样的提示应该是针对那具至yīn之尸的呀?不管怎样,我先憋气总错不了。

    只见菊姐和王师傅脸sè凝重的对视了一下,随后看了看我,见我憋着气,王师傅点了点头,表示首肯。接着菊姐用一块新的白sè亚麻布迅速盖在掉在地上的“瘤”。盖完后,王师傅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三支香,点上,口中念念有词,我一句也没听懂。

    正当我全力关注着地上被盖的那颗“瘤”的时候,躺在水晶棺材上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菊姐和王师傅立马拿起刚在至yīn之尸上用过的银针,准备对这具尸体施以和至yīn之尸一样的“程序”:捅破耳膜,再刺虎口,最后刺膝盖处。

    可惜,在这种突发的情况下,菊姐和王师傅的同步xìng显然很差,明显的一前一后,似乎并不能够阻止尸体的“活动”——我敢确定:尸体活了,它在那边缓缓的做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诈尸?

    王师傅和菊姐面对这样的状况,并没有像我一样,表现出无尽的惶恐,而是很有经验的在按部就班: ”“

    “老王,撒糯米。”菊姐一说话,就显然不能憋气了,那尸体明显倒向菊姐,菊姐再憋气似乎已经来不及了,130多斤的尸体直接压到了菊姐的身上,菊姐避让不及,尸体头部被菊姐切开的创口顿时黏在了菊姐的左胸处,那黑绿sè的黏液深深的粘在了菊姐的身上。

    王师傅眼疾手快,从一柜子底下抓起一把糯米,分别洒向尸体的口鼻和那恶心的创口,撒进口鼻的糯米不见有什么效果,但撒在创口上的糯米似乎马上起了效果: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化学反应,只见那糯米和脓液混在一起的时候,那脓液立马起了颜sè上的变化,有黑绿逐步变成鲜红,接着就有一股雾状散发出来,脓液似乎在沸腾。

    憋气憋了很久的我“偷偷”的换了口气,只闻得前所未有的恶臭差点把我给熏晕。

    那种恶臭如何形容呢?粪便够臭吧?如果我再把粪便给煮沸了,那散发出的味道是如何的呢?这就是我当时闻到的味道。

    菊姐似乎被尸体“恶心”到了,摆脱了尸体的倒压后,竟然没有去理会尸体的“死活”,而是自顾自的脱去外套,径直奔向员工浴室。

    在殡仪馆的后场,也就是停尸间和火化区域,有员工的浴室,表面上是便于员工的洗澡,实际上是要求员工一天工作后,必须立马洗澡,确保不把身上沾染的尸气带出殡仪馆。

    摔倒在地的尸体伴着创口处发出的雾气似乎还在慢慢的蠕动,王师傅二话没说,将另一块干净的白sè亚麻布盖到了尸体的身上,随后自顾自的点着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于那具尸体,就随它躺在地上。

    看见这奇怪的一幕,我碰了碰正在抽烟的王师傅,王师傅看着我还捂着嘴憋着气,笑了笑说道:“刚一场虚惊,蒋医生,不用憋气了!”

    我惊魂未定的指了指那躺在地上的尸体,王师傅见怪不怪的说道:“接了地气的尸体就不能急于扶上水晶棺材了,等一会儿,我们自有处理。蒋医生,你在旁看着就是了。”

    “刚撒糯米是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道:

    “糯米是驱邪的最普通也是最有效的‘利器’。咳……咳……刚尸体死而不僵,当然要驱驱邪,得亏是在停尸间,要是在祭奠大厅发生这一幕的话,那又该引起满城风雨了。”王师傅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满城风雨?”我惊奇的问道:

    “是啊?怎么?蒋医生你不知道?”王师傅似乎认为那件满城风雨的事情应该是人尽皆知的,突然见我并不知道,似乎有点出乎意料。

    我迷惑的摇了摇头说道:“要不王师傅给我讲讲?”

    王师傅递给我一支烟,然后又给自己续点了一支,干咳了两声说道:“行,这事发生已有二十多年了,想来你那时还小,不知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在王师傅的身旁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慢慢的听着王师傅娓娓道来:

    “90年代初,个体户是很流行的一个字眼,很多人都纷纷下海经商,基本上都可以赚的一个盆满钵满。当初在殡仪馆附近有一对夫妇开了一家包子铺,价廉物美,生意相当火爆……”

    “等等……王师傅,你说的是不是人肉包子的事情呀?”我打断了王师傅,急切的问道:

    王师傅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你不是知道吗?”

    我连忙解释道:“那事怎么会不知道呢?随便到网上百度一下,这类故事的传说版本实在是太多了。”

    王师傅“哦?”了一下,好奇的问我道:“这故事有很多版本吗?”

    “对呀!有说是一对夫妇开的包子铺,也有传说是一家人开的包子铺,也有直接明了的就说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开的包子铺,他们都用死人的肉——有说是臀部上的,也有说是大腿上的肉做馅,然后做成肉包子卖给消费者吃,由于人肉做成的包子相当鲜美,而且包子也便宜,所以就广受消费者的追捧,最后因为被死者家属发现,才东窗事发的。”我一口气说完。

    我刚说完,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看了看王师傅,随后缓缓的问道:“死者家属是怎么发现的?”

    王师傅笑了笑,说道:“你要听官方的解释还是殡仪馆内部的解释?”

    “难道还有不一样的解释?”其实我两个解释都想听。

    “那当然,官方的解释很笼统,就直接说是在死者家属吊唁的时候,有一家属悲痛yù绝,直接哭趴在尸体上,那尸体的臀部由于被割掉了,所以那家属趴在尸体上的时候,发现臀部处下陷,就有所起疑,最后在死者家属们的强烈要求下,查看死者的身体,发现死者臀部被割,人肉包子的事情才算东窗事发。”

    “那殡仪馆的内部解释呢?”我急切的问道:

    “尸变,在祭奠大厅堂而皇之的尸变。”王师傅这时讲来,似乎还带着一些恐惧。

    “王师傅,我有件事情不明白,还要请教一下。”我有点疑惑的问道:

    “谈不上请教,蒋医生,你拒问。”王师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诈尸和尸变有区别吗?”我问道:

    “有,区别很大,表面上看来都有尸体变活的意思,但诈尸,毕竟有一‘诈’字,就说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尸体的尸僵现象造成的,什么叫尸僵现象?我不会很科学的解释,就只能举几个例子:尸体死后有时会突然吐舌、毛发直立、突然坐起等等,这些都属于尸僵现象,是可以用科学道理来解释的。而尸变,那就是活脱脱的尸体活了过来,科学现象对这个根本就解释不了,在国外,对于还能活过来的尸体称之为丧尸。”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王师傅,这具躺在地上的尸体是不是属于尸变?”

    王师傅犹豫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凭我的经验,这具尸体之所以会动,我估计是诈尸,刚阿菊切除了它脸上的一块类似肿瘤的东西,可能碰到了某个还能活动的神经,造成尸僵现象。真正的尸变可不会像现在这样。”

    “王师傅,真正的尸变是怎样的呢?您把那人肉包子有关殡仪馆内部解释的说法和我说说呢。”我好奇的追问道:

    “那天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得很清楚,蒋医生,今天我和你说的话,也就在这里说说,你也就当故事听听,出了殡仪馆后,你可以去说,去渲染,但千万不要提及是殡仪馆的内部解释。”王师傅嘱咐道:

    “王师傅,你放心,我懂这里的规矩。”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在这尸变没有发生之前,人肉做包子确有其事,各地的殡仪馆我估计都会有参与。人肉鲜美也绝对靠谱,你想想:猪是靠吃泔脚和饲料长肉的,其肉都能成为美味佳肴,更何况是人肉呢?不瞒你说,我就曾经吃过,甚至还有些yù罢不能的感觉……”

    听到王师傅这么说,我不免一阵胃酸。

    “但不是所有的尸体都能做肉馅,老死的、病死的,这种尸体是不能做肉馅的,能做肉馅的一定是要年轻的尸源,最好是交通意外的。”

    我yīnyīn的说了一句:“要是被枪决的贪官,这样的尸源能做肉馅吗?”

    王师傅哈哈一笑说道:“处以极刑的尸源是有严格的监督的,没有空子可钻,做不了肉馅,如果真能做,我会第一个吃上一口。”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二十一章 我的行业体验殡仪馆核验员(十-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蒋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