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 书目 -> 第八章 不为人知的鬼宅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八章 不为人知的鬼宅

    鬼宅:有冤魂死于宅内,yīn魂不散,咒怨极深。道:破不了;佛:解不了。故为鬼宅。

    郑定迪,是一鬼宅的拥有者,当初他买下这鬼宅的时候,并不知情,等入住后,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稍一打听,才知自己所买的是一栋鬼宅。曾经几度想把它出手,但一直没有卖家。至今还一直空置在那!

    我认识上郑定迪,就是因为那套鬼宅。我这人好奇心重,所以一听说有这鬼宅的地方,就千方百计的想去验证一下。通过重重打听,才有了郑定迪的联系方式。

    约了郑定迪一起喝茶,我把我想去鬼宅体验一rì的想法告诉了他,郑定迪死活不愿意。我问他为何不愿意?郑定迪对着我说道:“我把我在那鬼宅的经历和你说一下,说完后,如果你还坚持去,我不拦你,钥匙就在这。”说完,郑定迪拿出了一串钥匙,放在了茶桌上。我点了点头,同意了!

    当初我急于要套房子做婚房用,在网上找了几天的房源,终于有一天,一条不错的房源信息让我怦然心动:某中档小区的二居室,80多平米,每平米只要4000元,还是有jīng装过。这个可把我开心死了,那边小区的毛坯房也要7000多元一平米,而这jīng装的只要4000多?二话没说,就联系上了业主。业主带我看房,房型我很满意,装修特到位,我可以连装修的钱都能省。我怕有假,就还请了物业、房产中介、法律方面的人做咨询指导,一步一步,相当到位,最终,用了3天交易完毕。 ”“

    交易完毕的那天,原业主还特神秘的对我说:“你没做过亏心事吧?不会怕鬼吧?”我一大男人怎么会怕鬼?当场就对着那业主说:“是不是反悔把房卖给我了?用鬼来吓我?”那原业主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当天我就开心的一个人住了进去,反正都是现成的,交了水电费后,除了没有现成的家电可用,其他都是能正常使用的!

    那晚住的很太平,就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女子坐在客厅里,一直在哭泣。当时我也觉得奇怪,就走上前去问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哭,那女子抬起头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这女子的脸上,没有眼睛、鼻子、耳朵和嘴巴,整就一个鹅蛋脸。只听她说道:“这是我的家。”这梦当然也没有引起我的jǐng觉,后来在打扫客厅的时候,我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块手帕,这让我吃惊不小,因为在那次梦里,那名鹅蛋脸的女子就是坐在那个地方哭泣,用的擦泪手帕就是我这时发现的手帕,一模一样。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会把那块手帕藏了起来,就这么一藏,差点要了我的命。

    买房后的第二天,我和我的未婚妻一起住到了那房子里,我的未婚妻见到新房很高兴,一直夸奖着我,那天我也飘飘然了很多,把那手帕的事情也忘得干干净净。那天深夜,我和未婚妻睡得正想,这时我突然感觉肩头一紧,全身不能动弹,然后胸口十分憋屈,我知道,这种情况科学的说法叫梦魇,迷信的说法叫鬼压身。但当我睁开眼的那一幕,我这才知道,科学的说法是多么不靠谱,迷信的说法有时才是真理,我梦中梦到的那个鹅蛋脸的女子就直愣愣的看着我,虽然有没眼鼻,只有一张**裸的脸面,但被她盯着的感觉还是让我恐惧万分,这时只听到她说道:“我的手帕呢?”我僵硬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我尝试用手来碰醒睡在我旁边的未婚妻,但不能动弹的我显然是无能为力。那鹅蛋脸的女子显然并没有就如此罢休,突然之间,家里的灯光全亮,鞋柜抽屉、壁橱抽屉、茶几抽屉纷纷打开。你可以想象一下,在安静的黑夜,突然灯光全亮,抽屉全打开的声音会导致什么?导致把我的未婚妻给惊醒,我妻子跳坐起来,看着眼前的那一幕,直对着我说:“你这是要干嘛?把家里翻的这么乱?”很显然,我未婚妻压根就没有看到压在我身上的鹅蛋脸女子,而那鹅蛋脸女子转头看了一下我未婚妻,随后又看了一下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似的,转而爬向了我的未婚妻,我未婚妻突然身体僵硬,似乎也不能动弹,然后只能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而我这时恢复了正常,我连忙起身去拉那鹅蛋脸女子,但一拉,那种感觉我就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如同拉了一对棉花,软绵绵的,但发不出力,任由鹅蛋脸的女子压在我未婚妻的身上,这时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连忙跑到了客厅,找到了那块我藏起的手帕,拿着手帕丢给了那鹅蛋脸的白衣女子,鹅蛋脸的白衣女子看到手帕,也不再压在我未婚妻的身上,拿起手帕,独自一人走向客厅,一个人又在那边独自哭泣,这时我见到的场景和我昨天梦到的场景是一模一样的。

    不被鹅蛋脸女子压着的未婚妻,也能动弹了,她起了床,看到眼前凌乱的一幕,再看了看我,当时我未婚妻看我的眼神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恐惧、彷徨、疑惑、愤怒。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也不知道我的未婚妻能不能看到还在客厅里哭泣的鹅蛋脸女子,我未婚妻只是穿上了衣服,准备夺门而出。

    我原本想阻拦来着,但未婚妻显然打不开门,然后一阵惊呼:“火,老公,快灭火。”可是在我的眼中,除了那鹅蛋脸的女子在客厅哭泣,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火苗。这时我估摸着,我和我未婚妻是看到了两种不同的幻境。我于是让我的未婚妻冷静下来,尝试着两个人把自己所见到的幻境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的未婚妻依言而述道:“我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们家起了火,所以我想叫醒你,一起救火,但你对我不理不睬,还和一个女子在调戏,我很生气,正当我被火烤的炙热而醒过来的时候,却被一男子束缚住了,不能动弹。而当时的你就在旁边,不但不救我,反而依旧和那女子在调戏。我很生气,我努力挣扎过后,挣脱了那男子的束缚,刚跑到门口,就被火给逼退了回来。我听了我未婚妻的描述后,接着把我自己的所见的一切对着未婚妻描述了一遍,描述结束完之后,我和我未婚妻异口同声的说道:“你所说的男子女子)还在?”我未婚妻点了点头,说道:“他坐在床上叹气呢!”,我也点着头说道:“她就坐在那哭泣呢!”。

    我和我未婚妻面面相觑,最后我拍板的说道:“这地方看来不能住了,我看不到火,应该能开门,你现在还能看到火吗?”未婚妻点了点头说道:“门口的火很大,我怕出不出去。”我连忙进了卧室,拿了一床被子,跑到厨房,将床被浸湿,然后盖在未婚妻的身上,拉着她的手喊道:“跟我走!”就这样,我才带着未婚妻夺门而出。

    后来我从多方才了解到,我这个房子曾经发生过一起焚火杀人案,杀人者杜兴,因在外养了情人被妻子赵丽发现,赵丽拿到证据,yù跟杜兴离婚,杜兴唯恐离婚后被净身出户,再联想到自家有购置财产险,所以就有了制造火灾,烧死妻子的恶毒想法。那天,杜兴早早回家,将家中值钱物件翻了一遍,随后算准赵丽的回家时间,打开煤气后就离开了,赵丽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回到家,没等反应过来,就发生了煤气爆炸,所幸煤气释放的不多,仅仅是轻微爆炸,但起产生的冲击波足以使赵丽昏迷。赵丽昏迷不足以死亡,但继续在释放的煤气才是将赵丽“杀”死的元凶。可是,杜兴不怎么想,他一直蛰伏在家的附近,见赵丽回家后,除了一声闷响后,就没有一点动静了,以为计划失败,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拿了车里的汽油,跑到家门口,将汽油浇在门口上,点燃后就独自离开。

    家中在放着煤气,门外点燃了明火,结果可想而知。

    最终赵丽烧死在家中,面目前非。杜兴也因杀人纵火罪得到应有的惩罚。

    听完郑定迪的描述,我情不自禁的问道:“这鬼宅遭受爆炸和火灾,而你入住的时候,却是光亮如新,就说明之间肯定有人入,对吗?”郑定迪想了想后,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我继续说道:“那转手卖你的那个业主就应该在里面,对吧?”郑定迪依旧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这时的我很坦然的说道:“在做这房屋转手买卖的时候,你应该知道,先前的业主是一手业主还是二手业主?”郑定迪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人就是那房屋的首任业主。难道”我颔首肯定的说道:“房子毁了,又重新装修,再转手卖出去,那你应该想一下:他叫什么名字?”郑定迪瞪大着眼睛说道:“是付丹红!”这时我和郑定迪同时说道:“杜兴的情人!”

    这,也就自然而然的能解释:郑定迪的未婚妻为何会被一男子束缚的原因所在;能解释那鹅蛋脸女子为何对着郑定迪说道:“这是我家。”的原因所在!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八章 不为人知的鬼宅-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蒋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