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 书目 -> 第四章 一沓鬼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四章 一沓鬼钱

    [正文]第四章一沓鬼钱——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烧给死人的钱称之为冥钱或者冥钞,其实还有一种钱,一般称之为鬼钱。冥钞和鬼钱的最大区别在于:用假钱烧给死人的称之为冥钞,用真钱烧给死人的称之为鬼钱。

    冥钞仅能在阴曹地府里通用,而鬼钱还能在人间流通。

    今天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我一爷爷辈的长者跟我讲的,故事发生的时间有点年代了,约莫在民国期间:

    如果大家还懂点历史的话,应该知道民国期间,由于国民政fǔ无能,滥莹币,造成国统区的纸币贬值,物价飞涨。按照那长者的说法,就是你去理个发,坐下的时候,价格还是2000多法币,等理完后,价格就是3000多法币了。到最后,据说买草纸的钱都要比买到的草纸要厚的多!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很多居民在祭祖上坟的时候,都懒得去买冥钞或者买锡箔折元宝了,直接就是烧法币。

    这样的做法起初倒也太平无事,到后来,民国政fǔ法币发行几乎崩溃,故发行新的货币“金圆券”来取代法币。汇兑比率:三百万法币兑换一金圆券。这时,麻烦就来了。在民怨四起的时候,鬼怨也接踵而至! ”“

    旧币兑换新币,是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老百姓要背着一麻袋的旧币,跑去银行,排队兑换。那个年代,银行的网店不如现在如此众多,就这么几家,而其也没有现代化的验钞机,都需要靠人工清点,一麻袋的旧币要清点多久,大家可想而知。这也就造成了挤兑和黑市。

    挤兑很容易理解,人多网点少,不挤才怪。而黑市呢?如果你不愿意去挤兑,那你可以去找黑市,350万法币兑换一金圆券,黑市就是赚个差价。不要看黑市的价格要比银行高出近20个点,但兑换的生意相当红火。马作林就是操控黑市的一个小头头,不要看只是一个小头头,很多政fǔ机关的要员都要托他办事,为何会这样呢?主要是马作林这个人非常的讲义气,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不要看黑市的生意红火,“捣糨糊”的、诈骗的、黑吃黑的人大有人在,你要兑换100金圆券,给了他们三亿五千万的法币,结果呢?被骗被抢不计其数。因此,马作林因为其口碑很好,很受人特别是机关要员的人欢迎。

    一日晚上,马作林洗漱完毕,刚入睡不就。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马作林让他的收下肥狼去开门。不一会儿,肥狼拿着一沓法币进来交给了马作林。马作林拿过那沓法币问肥狼怎么回事?肥狼也疑惑着说道:“我也改不清楚,开了门,连个人影都没有,就看在有这么一沓法币放在了门口,下面还搁了一张纸。”马作林依着肥狼的描述,看到那沓法币的下面确实有张纸,于是马作林把那纸打开一看,上面写了一句“帮我兑换成金圆券,明日这时来取”马作林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说道:“原来是求事的。”在旁的肥狼也看到了纸条上的话,随后再看了看那沓法币,冷笑了一声,说道:“马哥,这人也忒穷了一点了吧?这点法币估计有个20万就不错了,能兑多少?”马作林觉得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定有蹊跷,于是让肥狼把那沓法币仔仔细细的清点了一遍,不多不少,十八万八。按市值来算,也顶多兑换0.07元金圆券。马作林对着肥狼交代道:“我感觉这事不是这么简单,少惹点事,明天这个时候给他准备一元金圆券,不要忘了!”交代完后,就让肥龙离开,随后马作林把那十八万八的法币和那张纸条收了起来!

    明日过来,肥狼遵照马作林的吩咐,在差不多的时间,将一元金圆券放于门口,没过多久一元金圆券就没有了。这事对于马作林而言,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也没放在心上,可是自打这个先河一开,几乎每晚深夜都有人来敲门,随后就是门口有一沓法币跟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明明天或者过两天会来取的字样。上来马作林还能照办,虽然那一沓法币还不够兑换一元金圆券,但马作林都是一元一元的给。到后来发展到一晚上要有几次敲门,几沓法币要求兑换,马作林彻底生气了,认为这是有人在搞恶作剧。于是马作林就开始不再理会那些法币,但这样一来,马作林更加苦不堪言。每晚敲门声的频率大大的提高,几乎是只要关上门,敲门声就接踵而至。而那敲门人根本就连影子都没看到过。

    马作林也够执拗:你们不是要敲门骚扰吗?那我就不关门了,大门敞开,拿了一把躺椅,就坐在对着大门的院子里,手下的几个马仔,轮流跟着马作林在院里值班,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在做恶作剧!

    起初两天,倒也确实安静了许多,没有人来骚扰了!正当马作林放松警惕,准备撤除“警备”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当天晚上,马作林的大门口来了一顶轿子,有两个人抬着,但这两个人很是奇怪,都民国三十多年了,那两人还留着前朝的辫子,一副清朝人轿夫的打扮。让人更为不可思的是:那两轿夫径直抬着轿子“走”进了马作林的院子。严格意义上说,那两轿夫不能算是走,而是腾空的走,因为他俩的双脚一直都是离地的!马作林和手下的马仔们都惊呆了9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前头的轿夫撩开了轿帘,对着轿子里说道:“王二奶奶,马家到了。”这时从轿子里走出了一名清朝妆扮的女子,虽然被那轿夫称之为“王二奶奶”,但显然不是很老,约莫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马作林和他的马仔们除了惊呆还是惊呆,都一语不发。还是那王二奶奶首先对着马作林问道:“想必你就是颇讲道义的马作林马老爷子吧?”马作林愣愣的抱了抱拳,呆呆的说道:“不敢当,本人就是马作林。”那王二奶奶笑了笑,做了个万福说道:“今儿来的有些冒昧,请马老爷子不要见怪。”马作林看到这一幕,想见怪也不敢见怪呀,只是傻傻的说道:“哪里,哪里。”王二奶奶依旧笑着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儿来想问一下马老爷子,为何我们王家的的钞票不给兑换了?”马作林一个激灵,连忙说道:“原来前几天放在我家门口的法币是你们王家的?”王二奶奶还是笑着说道:“真是,我们王家的人多,下人也多,见你这里能兑换一点新币,就都来找你兑换了,前两天有下人来回复,说是你不愿兑了,不知道是何原因?”马作林尴尬的说道:“我原本以为恶作剧,所以兑了几次就没兑了。”王二奶奶也不生气,还是笑着说道:“我们的下人办事不得力,肯定有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马老爷子,在这里我替他们在这里赔不是了!”说完,王二奶奶对着马作林又做了一个万福!这一来,马作林倒显得不好意思了,连忙欠着身,做了个老礼,对着王二奶奶说道:“王二奶奶客气了H然是你们王家要兑,我帮着兑就是,举手之劳。只是不知道你府上在哪里?我们上门一趟,把要兑的归并一下,一次兑完,不要零零散散的。”王二奶奶点着头说道:“理应如此,我的府上不就是你的府上吗?”马作林一惊,缓缓的说道:“王二奶奶,我没听错?你的府上在哪?”王二奶奶略有歉意的说道:“怪我没把话给说清楚,你住的这套院子是我们生前住的。我们王家世世代代都住这里,后来大清亡了,建立了民国。我们世受大清的厚恩,当然不愿追随民国,所以满门都吊死在了这里!这院子也经过岁月洗礼,流转到了你马老爷子的手里了!”马作林听到这样的描述,反而倒不害怕了。只是点着头说道:“不知有没有打搅到你们?”王二奶奶摇了摇头说道:“马老爷子多虑了,你我阴阳两隔,各行其是,谈不上打搅不打搅,今儿让你帮我们兑换一点新币,反而是我们打搅了你。”马作林连忙摇着手说道:“不打搅,不打搅。”王二奶奶欣慰的点着头说道:“我让下人今晚就做个算计,把所有法币都汇总过来,明儿就有劳马老爷子帮着兑换新币。”马作林点了点头。王二奶奶说道:“冥界之人,不宜久留。马老爷子兑换好的新币也不用放置门口了,就放在那只水缸的底下,记住,一定要埋在水缸底下三尺以下。”说完,王二奶奶指了指位于院子左侧角楼里的那个雨水缸。马作林看着那雨水缸点头说道:“定当做到。”话刚落音,两名轿夫就抬着王二奶奶消失在马作林的视线中。

    事后,马作林和他的马仔们反倒后怕了起来,特别是想到了全家吊死的惨象,说什么也不敢住了。马作林对着手下说道:“今晚儿这事太过诡异,谁都不许说出去,知道了吗?”马仔也害怕鬼魂找到自己,个个拍着胸脯表态,绝不说出去。马作林只是一味的说着:“把王二奶奶这件事办妥了,赶快换地。绝不逗留。”

    当晚的后半夜,马作林的家门口又是一阵敲门声,马作林和他手下的那些马仔都知道,是王二***下人送法币来了。马作林亲自带着手下们来到门口:果然有厚厚的一麻袋法币,经过清点,总计有一百多亿多。

    翌日,马作林和手下将兑换好的金圆券埋到那雨水缸下,根据王二***指示,必须埋在雨水缸下的三尺以下,马作林和手下们也不含糊,搬开水缸,拿着铁锹,一会儿就掘了有三尺多,这时,还在掘土的马作林感到有些异样,连忙用手扒开泥土,只见那水缸下面埋藏的都是金银古器,足足可以装满两个脸盆。这时马作林才知道这时王二奶奶对他的诚信之肯定。

    当时听完那个故事的我,好奇的问那名老者:“爷爷,这个故事好像有个破绽?”那老者呵呵的笑道:“哪里的破绽?”我说道:“我想知道那王二***全家既然满门都吊死了,哪来的这么多法币?”那老者透着一丝伤感的说道:“王家有后的,每年都会烧钱祭奠。”我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正当我准备离开之际,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转过头问那老者道:“爷爷,你姓王吧?”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我姓马。”

    ;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四章 一沓鬼钱-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蒋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