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八十二章 彩莲离去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八十二章 彩莲离去

    沛烟高高举起鞭子,带着劲风,狠狠地向彩莲挥去,那鞭子与皮肉紧密接触的那刻,彩莲似要痛得晕过去一番,可她却连哼都没哼一声,紧紧地咬着牙关,双手抱在胸前,以此来抵御皮肉撕裂而带来的疼痛。

    “说!”祁老夫人厉声道。

    “奴……奴婢……真的不知……”

    “沛烟,还愣着干什么,继续给我打!”

    沛烟慢慢地又将鞭子高高举起,等待着体罚到来的那一刻,是那般让人心痛,彩莲全身哆嗦,她随张茹芸来到祁府,从未见过祁老夫人发过这么大的火。

    她也明白,今日的老夫人为何如发了疯一般,若不是自己的一时鲁莽,小姐何至于如此,若不是自己的一时鲁莽,老夫人又何至于将不能早日抱着孙子的愿意变本加厉的抽到她的身上。

    可就是再重的鞭子抽在她的身上又能如何,她从小与张茹芸生活,早已将她当成至亲的姐姐,她宁愿用自己肉体的痛楚来换得自己稍稍地心安。所以尽管她心知肚明,尽管与她同房的丫头早悄悄和她说过,少夫人一直在找她,可她再不愿因自己的原因而去拖累小姐,再不愿因自己的鲁莽而再次将小姐拉入深渊,所以她能避则避,所以尽管脸上火辣辣的疼,背上早已皮开内绽,她也不会吐露半句,她相信只要自己不说,少将军与小姐也断不可能将他们从未同房的话说出去半句。

    眼看着沛烟手上的鞭子又将落到这位本就瘦弱憔悴的女子身上,忽然彩莲感觉到有人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她,只是那副身躯也是这般瘦弱与憔悴。

    鞭子毫不留情地鞭打下来,仍带着劲风,带着足够的力度。彩莲仿佛听到了鞭子抽下来与皮肉接触的那一瞬间,皮肉撕开的声音。

    “小姐!”彩莲此时的感觉似乎是比鞭子抽打在她的身上还要疼痛,护着她的女子面颊虽是憔悴,虽是因着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而有些扭曲,可却是异常坚定,她慢慢地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沛烟早已因自己抽到了少夫人的身上而吓得扔了鞭子,亦跪在一侧:“少夫人,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是您!少夫人,一切都是奴婢的错!”

    祁老夫人也是愣住了,扔了手中的佛珠,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张茹芸。

    张茹芸却并不理会沛烟,她缓缓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慢慢向祁老夫人跪去,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婆婆!彩莲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清楚,您想知道什么!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茹……茹芸,你怎么来了,沛烟不是说你在房间里吗?怎么出来了!”

    张茹芸却并不理会祁老夫人那一时的尴尬,缓缓说道:“婆婆,少将军与我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

    “你……你说什么!”祁老夫人此时岂止是因为震惊,她简直是难于置信:“你是说,这么久以来,你们一直都是在瞒着我们?”

    张茹芸双眼直视着祁老夫人,并不避开分毫,毫不犹豫地说道:“是,我们从未同过房!”

    “可……可彩莲她明明说……”

    “彩莲她只是我的一个丫头,这么私房的事,她又怎么可能知道。每日晚上,我与少将军虽是同房而眠,却并不同床!婆婆如若不信,您可以亲自问少将军!”

    “你……你们……好好好,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旺我还日日诵经,求送子观音,早日送下孩子,原来根本就是不可能,不可能啊!”

    张茹芸淡淡地三叩首后扶起彩莲出去了。

    “小姐!你今天真不应该这么说,奴婢命贱,你这样做,不值得!”

    “别说了,彩莲,整个祁府就你与我相依为命,我怎么可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你受苦。”

    “可是,小姐,奴婢害怕,奴婢怕他们会……会把你送回府去,会……会给少将军纳妾。”

    张茹芸停下来,看着远方的一片漂浮的白云,笑道:“这样也好!总比如今这样活着强些!”

    “可是小姐,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

    茹芸的话是冰冷的,是毫无表情的,“好了,彩莲,别说了。”

    张茹芸与彩莲二人回到房内,将原先管家拨给她的丫头打发了出去。

    “彩莲,你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早已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般。”

    “小姐……奴婢知道您心里苦。”

    张茹芸苦笑着摇摇头道:“可你不该跟着我受苦,你出府去吧,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小姐!”彩莲听后扑通一声跪下:“小姐,求您,别赶奴婢走!奴婢哪都不去,奴婢只要能跟着你,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彩莲……”茹芸亦是哽咽:“我又如何能舍得你,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何时分开过,可……可我不想再让你涉险,今天若不是我早到一步,只怕你命都不能保啊!”

    “小姐……小姐,奴婢不怕,奴婢死都要跟着您!”

    “可我怕!我怕失去你,你明白吗?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找个真正痛爱你的人,结婚生子,再不要活成我这个样子!”

    “小姐……奴婢……奴婢……”

    “你起来。”张茹芸扶起彩莲,从柜子里拿出银票:“彩莲,你我情同姐妹,这些银子,你拿去,权当是我给你的嫁妆,好好……好好找户人家,穷点不怕,关键要懂得怜惜你,要知道痛爱你,明白吗?”

    “不……小姐,奴婢……奴婢用不了这么多钱,这些都是老爷给您的嫁妆,奴婢不能拿!”彩莲要将银票塞回给张茹芸。

    张茹芸阻止道:“听着,彩莲,你得有自己的钱,这样夫家才不会瞧不起你,我已经是这样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再说银子我还有,你看,我还有这么多的首饰,再不济我还能回府去拿。可你不同,你以后也别再给人家当下人了,好好过日子好吗?”

    “小姐,奴婢做不到,做不到啊!”

    尽管彩莲满脸的泪水 ,尽管有火辣辣的痛不断从后背传来,可茹芸的脸却是毫无温度,如此冰冷,冷得刺骨,“你能做得到的!”

    房内的温度似比这冬日里最严寒的雪还要冷,良久后,彩莲哽咽道:“小姐……奴婢答应你,奴婢好好的过日子,再不给他人当下人,好好的结婚生子!”

    “好……好……”张茹芸如何能舍得彩莲,两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彩莲数度哽咽,可茹芸明白,再不能这般让她留在祁府,这样的日子她一个人过着已是够了。

    现在的张茹芸是更加的孤单了,一个人孤零零地或坐在院子里看书,或发会儿呆,或是做些女红,虽是身边还有个祁府安排的小丫头,却也是静静的,仿如整个世界只余她张茹芸一人。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祁步君已是二十四岁,可膝下却无半个子女,祁老夫人一日日着急起来,她本就身子不好,这段时日因着揪心祁步君与张茹芸的事,眼见着身子是不断地憔悴下去。

    这日,祁老夫人刚从软垫上起身,便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祁府乱成了一团,赶紧将老夫人扶上床歇着,同时又着人去请了大夫过来,按着以往,蔡伯定会差人去请刘庆老先生,可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他便也清楚,故虽是知道刘庆老先生医术精湛,却也不敢擅做主张,只得让下人在街上寻了一位别的大夫。

    张茹芸亦是赶了过来,虽然对于祁老夫人杖责彩莲,她心里颇有些不快,但毕竟彩莲已经离府多日,离开时,蔡伯也多少打点了一番。故此次听闻老夫人病了,她也照顾在侧,虽说她对医术仍属于初学阶段,平日里也常常是自己琢磨,并未正式拜师,但毕竟看得时日多了,书又读了不少,因此从老夫人的面色和脉像上,她多多少少明白些,祁老夫人只怕多半是心病了。

    这个时辰府里管事的祁老将军与祁步君均在外忙着,老夫人这一病,自然便由她主事了。

    “大夫,不知我婆婆怎么样了?可有大碍?”张茹芸看到大夫手从老夫人的手腕上离开,便站起身问道。

    “老夫人面色黯淡无光,脉像亦是时缓时急,乃是因老夫人日常优思过多之故。”

    茹芸如何不知,“那还请大夫帮忙开个方子,我让管家前去抓药吧。”

    大夫却摇头道:“少夫人,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我虽可开些理气调顺之药,却是治标不治本。”

    “那——那如何是好?大夫,可还有其他的法子?”

    大夫边开方子边轻轻摇了摇头道:“少夫人,此方子您吩咐人去抓来,老夫人喝下不久便回醒过来。只是这心病嘛,一切还是等老夫人醒来后,问清了,解了老夫人这心里的事,这病自然也就痊愈了。”

    蔡伯送大夫出去,张茹芸看了看静静躺在床上的祁老夫人,只是吩咐了老夫人的侍女沛烟姑姑好生照看着。

    她却并未多问半句沛烟,老夫人为何有这般重的心病,以至于她心郁冲心,晕厥过去,不是她不愿意问,也不是她不愿去解,只是自己很清楚却无能为力罢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八十二章 彩莲离去-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