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七十八章 礼部尚书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七十八章 礼部尚书

    此时祁步君自外而来行礼道:“启禀皇上,孟陪已带来,现关在天字三号。”

    陈帝回头看了眼因痛苦而低着头的刺客彭宣后转身向天字三号走去。

    祁步君对牢头道:“把牢门打开!”

    牢头年约五十左右,自看管刑部大牢以来,从未见过皇上,因而开门便有些哆哆嗦嗦,祁步君一把拿过钥匙,打开牢门。

    孟陪一看到陈帝进来,忙跪着匍匐到陈帝面前,拉着陈帝的下襟哭述道:“皇上!皇上!不关微臣的事啊,那个彭宣,微臣根本就不熟,微臣根本不知道他要行刺皇上您啊!”

    陈帝厌烦地一脚踢开孟陪道:“你与他不熟!哼,与他不熟为何会将他安排到祭台上来!你是第一天做礼部尚书吗!”

    孟陪连连磕头道:“皇上,微臣真的是冤枉的,冤枉的呀!”

    陈帝怒道:“你有何冤枉!朕还未问你什么,你就连连喊冤!说!事实到底如何,如让朕知道你但凡有半句虚言,朕便以谋逆之罪灭你九族!”

    孟陪跪着道:“是!是!微臣如实交代,如实交代。一个月前,微臣正在考虑安排谁在祭祀礼上近身伺候皇上,那个彭宣找到微臣,他……他塞了我一只翡翠玉镯,说是自入宫以来从未见过皇上,祭祀这般重要的事,皇上定会盛装出席,所以……”

    陈帝怒而提高声音道:“所以你就收了他的好处,将这般危险的人安排到朕的身边,至朕与皇贵妃的安危于不顾,是吗?朕与皇贵妃的命还抵不过一只翡翠玉镯吗!”

    孟陪连连磕头道:“不是的,不是的,皇上,微臣有罪,微臣有罪,可微臣真不是他的同谋啊!”

    陈帝冷哼道:“是不是他的同谋,李全和祁步君自会定论,那镯子呢!”

    孟陪从怀中取出一只由白丝帕包着的翡翠玉镯,哆嗦着双手递到皇上眼前。

    陈帝狠狠地瞪了孟陪一眼,从他手中接过丝帕打开,只见镯子金银剔透,质地通透细腻,通体温润,整个镯子均匀的几乎没有半点杂色,更难得的是整个镯子四周以极薄极细的金丝护着,就是不小心掉落在地了,亦不会碎了去。

    陈帝拿着这个镯子细细地看了片刻扔到孟陪的脚下道:“好好看看这个东西,这样名贵的翡翠金丝玉镯价值万金,岂是他一个小小太监能拿得出来的吗!李全,你把这个彭宣的情况告诉他!”

    李全应道:“彭宣,年一十八,于安治十年净身入宫,梅州人士,家境贫寒,无父无母。因实在无法糊口生存,故而净身入宫。”

    孟陪听到此,冷汗一滴滴地落下。

    陈帝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孟陪道:“听清楚了吗!家境贫寒,无父无母,因实在无法糊口生存,故而净身入宫。这样的人,才进宫不过三年时间,哪来这么贵重的翡翠金丝玉镯好送给你的!”

    孟陪不住的磕头道:“臣罪该万死,臣罪该万死!”

    祁步君道:“皇上,这种式样的镯子并不像我们中原的物品,倒是十分像边镜的一些小国的。”

    陈帝转身看向祁步君道:“你确定!”

    肖公公亦道:“皇上,这个镯子确实不像是宫中的东西,如果这个彭宣真如李大人所说的家境贫寒,那按理这个镯子多半是从哪位娘娘的宫里偷来的,但老奴瞧着,内务府并未打造过这样的镯子。”

    祁步君道:“微臣看这样的做工倒像极了苗国的饰品。”

    陈帝道:“何以见得!”

    祁步君道:“前年,微臣奉命在平城与苗军交战时,在战俘的女子中,似乎见过这样做工的饰品。皇上,要不您叫内务府的人过来看看。”

    陈帝转身向肖玦吩咐道:“去,找内务府的总管太监过来!”

    只一炷香的功夫,内务府总管太监姚英便过了来。

    姚英拿起手镯细细看了一通后道:“回皇上,这个镯子确实不是宫中的东西,而且也不像是我大陈国出产的东西。您看,这个镯子与我们中原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中原镯子的金丝不会将整个玉镯包裹,我们的做法是金丝仅仅只起到点缀的作用,因此只会少少的绕上几圈而已,这样的做工,在我们中原反倒认为其是喧宾夺主了,故而中原的金匠或玉匠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镯子来。它看上去虽十分名贵,娘娘们却未必喜欢。反倒是边境的一些小国,有时为了彰显奢靡,会故意打造这些十分累赘的饰品,又是金又是珠子又是玉的。”

    陈帝拿着镯子问仍跪在地上的孟陪道:“你确定这个镯子是彭宣给你的!”

    孟陪磕头道:“皇上,罪臣确定,绝无半句虚言。罪臣……罪臣并不知道这不是中原的东西啊!”

    陈帝冷哼道:“即便是这样,你也是渎职之罪,何况祭祀这般的大事,你就敢如此草率!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皇贵妃若有个三长两短,朕定会让你去陪葬!你好好地在天牢里呆着反醒反醒吧!”

    陈帝说完转身出了刑部大牢,并交代李全好好查查这个翡翠金丝玉镯的来历。

    孟陪如同全身被掏空了般瘫到在地,如果彭宣真的是边境国家来的人,那他就是不被扣上通敌叛国的大罪,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如今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祈求上苍,求上苍保佑皇贵妃能脱离危险,早日醒来。

    合禧宫里,如往常陈帝来时一样,二人相对而笑,一杯茶,静贵人嘴角永远含着那丝让人极舒服的微笑。

    心中要说的话早已吐露干净,陈帝起身,轻轻揽过静贵人瘦削的肩膀,静宁将脸紧紧地贴在陈帝的胸前,只有这样她才能感受到此时这个男人离自己是极近的。

    否则,进宫后,她便居住在这离冷宫极近的合禧宫里,有时甚至一个月都不能见他一面。但每次只要到她宫来,陈帝总能放下心中所有顾忌,一点一点,将自己内心所有的话对着她说,有他的愧疚,有他的悔恨,有他的彷徨,更有他的不甘。

    自从知道了翡翠金丝玉镯的来历之后,祁步君便密密派人暗中调查。

    刘云芷昏迷了两天两夜,祁步君就在她房里呆了两天两夜,一直未合眼,他不准任何人靠近,他经不起再看到刘云芷受一点点的伤害。刘云芷在梦里喃喃地叫着步君哥,紧闭的双眼早已打湿数片枕巾。

    祁步君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也是云妹云妹的回应着。

    他恨自己,恨自己敌不过权势,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义无反顾地和云妹在一起,恨自己为什么会屈服,为什么……在他成婚那天,不知道云妹的心会痛成什么样,不知道她是如何熬过这几百个日日夜夜,你怎能消瘦成这样。

    这段日子以来,他逼着自己去忘记,他希望刘云芷能找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他便可以远远地看着她结婚生子,远远地看着她洋溢在幸福中,如此他便足够了。

    明明想要忘记,可为什么她要受伤,为什么看着她这样,自己竟痛苦万分。

    若不是父亲拦着,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张茹芸。

    刘云芷的烧早已退了,周太医又来看了几次,说今天应该会醒了,可已经过了这个时辰,刘云芷却仍是紧闭着双眼,是你不愿醒来,还是仍在怪我?

    祁步君双手握着刘云芷,他想感受着她的一点一滴,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

    可疲倦的双眼实在难于撑起,不知不觉中竟趴在床沿睡着了。

    半个时辰之后,刘云芷慢慢醒转过来,看着趴在那里的祁步君,她只能呆呆地看着,一动也不动。

    你我今生无缘,步君哥我希望你好,我不要你活得那么痛苦。

    多少次了,每天我只要能看着你去当职,傍晚时分回府,就像你我每日都在一起一般,这便够了。

    可你的眉头会何不再舒展,你的面庞为何越来越冷,以前那个驰骋疆场,破敌万里的少将军哪里去了,以前在军营里,你与将士们谈笑风生,喝酒吃肉的豪气哪里去了?

    祁步君感觉到双手握着的那双手动了一下,马上清醒了过来。

    “云妹……”

    “步君哥……”

    “对不起,是我没用!”

    “不……步君哥,你别这样说!也不要怪少夫人,和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真的,步君哥……”

    “你都伤成这样的,还替她说话,可她呢,毫无悔意,这样的人,你何必维护她!”

    “步君哥……我……我希望你快乐,我希望你幸福,不要因为我,真的,这次真的不怪少夫人的事。”

    “好了,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周太医说了,等你醒了,把这碗药喝了,再养几日便可痊愈了。你放心,周太医是宫里最好的医生,不会留下疤痕的。”

    “嗯……,步君哥,谢谢你!这几天你都没好好休息,我现在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可……我不放心……”

    “没关系的,你看,我都好了,我自己就是大夫,我清楚自己的伤,真的没事。再说了,连周太医都说了,只要我醒过来便没事了。而且皇上遇刺的事,如今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肯定十分忙,你回去好好休息,让翠姐姐来照顾我吧。”

    “云妹……”

    云芷微微一笑道:“你在这里这么看着我,我还怎么能好好休息呢,何况你看上去那么憔悴肯定这几日也没休息好,不如你回去,我们二人都能休息好了。”

    “那……那好!有什么事,你让翠芝叫我!”

    “好!”

    祁步君极不舍的出了门,只是他并未回房,而是去了书房,发生这样的事后,他连一眼也不愿多看张茹芸,命下人在书房收拾了一个卧榻出来。就是父亲母亲知道了又如何,他只要维系着这段婚姻就可以了,皇上也只需两家有一纸婚书存在便可以了,而张茹芸也绝不愿祁步君休了她,既然这样,他又何苦人前人后做给人看。

    穿过回廊,再转个角便到了自己的书房,祁步君提步而行,院子里满是秋季风景,遍地金黄纵有下人经常在打扫也是纷纷扬扬洒落得到处都是。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七十八章 礼部尚书-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