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六十八章 山洞宿夜1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八章 山洞宿夜1

    三人在上百具尸体翻找,只可惜,除了他们每人或在手臂有一处似又不似刀疤的标记,或在脖颈后有一个相同的标记外,毫无线索!

    不过,那脖颈之后有相同标记的只有三人,而其余人的标记均在右手手臂上侧,若不是将袖管挽得极高,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自而,也就是说那脖颈后面有标志的那三人是其余几十人的首领!

    那么刚才短促的哨声究竟是他们三人之中的一人所吹,还是那个已经飞遁而走的身影,已是不得而知!

    而这些标记究竟属于哪个组织的,他们更是一无所知!

    原先三人都将全身心的注意力集中在拼杀蒙面黑衣人之上。此时,他们方醒悟过来,这……是哪里?

    显然,他们早已出了秋猎的皇家围场!

    而这里四面环山,似乎看上去毫无分别,何况此时如此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一点意思!烟雨朦胧之间,根本连东南西北都分辩不清!

    身上衣物被浇透,刚才与杀手搏杀,未觉得有什么,而此时,为了秋猎方便只穿了三两件衣服的他们在这深秋的狂风大雨中,不竟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可举目望去,却都是陡峭的山壁和丛生的杂草与树木!

    此时,一道如霹雳一般的大闪电猛地滑过,随即一记惊天雷声炸响,在他们的身后,竟有一颗连四人都环抱不过来的巨树被雷电从中间硬生生劈将开来,轰的一声倒在他们三人中间!好在他们三人均反映迅速,未被倒下来的树干砸中,否则,非死即残!

    祁步君立即道:“皇上,此处地势较高,且树丛交错,引来雷电的概率非常大!我们必须立即找到一处躲避风雨之处才行!”

    章俊铭亦道:“现在已是傍晚时分,但此地离行宫相距只怕不下百里!行宫众人就算立即出发寻找皇上,怕是没有几个时辰也找不到此。何况我们全身被雨水浇透,刚又与那些蒙面黑人的打斗中也多少受了点伤,需要立即处理!”

    陈帝看了看眼前二人,又看了看自己,只见三人衣物均有不同程度的破损,而祁步君的左手臂处有刀伤,章俊铭的胸前也被划开了几个口子,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两条腿上的布料已被割开,三人的伤口处均有丝丝血顺着雨水在渗出!

    这样的三个受伤之人,如何还能在这狂风暴雨中等上几个时辰!

    何况,他们的三匹坐骑在刚刚的那场厮杀中早已不知所踪!

    借着一道道闪电,他们三人努力查找!

    好在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在第六道闪电劈过之际,他们看到了找到了隐蔽于树丛之后的山洞!

    祁步君与章俊铭二人此时自然早就将个人私情放下,二人协力,除去灌木及杂草,竟没想到,这洞口一露开,里面别有一番天地,竟是十分宽阔。

    祁步君立即叫道:“皇上!这里有个山洞,我们可以进去避一避雨!”

    章俊铭则一个转身先行进了洞内,“皇上,此时正是深秋,虫蛇准备过冬之际,必在寻找自己的领域和食物,微臣先行进洞查看一下以防万一!”

    陈帝微点一点头,不过这个档口,他早已放下自己是一国皇帝的身架,与祁步君及章俊铭三人一同进洞查看!

    好在这个山洞似是被人遗忘一般,里面虽是杂草丛生,却宽阔无比,而且更难得可贵的是,里面竟有三五块大石头,每块石头不但可以当椅子,甚至竟能容得下一人躺下休息!而且洞内还有一些枯草,正好可以铺在身下,将就休息一晚。

    他们三人立即各自分工,一人将这几块大石头清理一番,并铺上枯草,另两人则拾来洞里干枯的树枝,生起火来。

    现下之际,最主要的是烤干身上的衣服!而至于果腹的食物早已随着远去的那三匹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三人同时想起了被陈帝射杀在洞外的那只鹿王!

    三人相视一笑,章俊铭和祁步君二人,借着身上湿衣服还没有脱下之际冲进雨中,将那头足有两几十斤重的鹿王合力拖进洞来!

    陈帝则负责将枯枝收集在一起,用身上的火折子将枯枝引燃。

    看到二人将鹿拖近,陈帝一拍大腿道:“好!朕今日与两位爱卿杀刺客,饮鹿血,吃鹿肉,好不痛快!”

    在如此这样的境况下,三人竟放声哈哈大笑,一边大笑之际,一边将身上湿衣服除去!

    燃起的火将整个洞照亮,此番他们才发现,这个洞边有洞天,往里竟是无比阔广,洞顶之上还有倒挂下来的尖石。

    陈帝等人显然听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洞内有“滴滴”的水声,如此连喝的水也有了,只是没有烧水的容器,实是一个憾事!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此刻的心情,经过刚开联手对战几十名功力不弱的杀手,他们此刻仍是热血沸腾,如指挥着千金万马的统军大帅一般,豪气冲天!

    利刃从鹿王身上割开,喷射而出的血溅了祁步君一身,那血竟然还是热的!

    原来,那鹿王果不同凡响,尽管被射杀已内切圆,竟仍是留着一口气,只不过没有力气站起身逃离罢了!

    陈帝和章俊铭二人见祁步君那昔日英俊挺拔的五官和精壮的肌肉此刻溅满一身鹿血,止不住大笑起来!

    陈帝打趣道:“若是此刻让那些爱慕你的碧家小娘子们看到你此番这个样子,不知会不会让她们花容失色呢!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大陈国第一俊美男子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祁步君尴尬地笑了笑,冲出洞让铺天盖地的雨一通浇,将脸上身上血污冲刷干净,方回到洞内。

    才一进洞,祁步君显然感觉到了从章俊铭的眼中射出的那两道寒光!

    而此时,陈帝正拿着手中剑从鹿身上割下肉放在火上烤!从鹿肉上滑下来的血滴入火中,“呲~”的一起,升腾起一股烟雾!

    陈帝也已经注意到了,此时他的那两位爱卿眼中彼此露出的寒气,但他却并不知道他们所为何事,只不过自从今年年初以来,他们二人之间,总给人一种隐隐的矛盾在。

    陈帝似是漫不经心地用刀拨弄着鹿肉道:“怎么了?你们二人之间有何话要说?”

    章俊铭本不想开口,但却听到祁步君说道:“没什么,皇上,您多心了!只不过,章大人前几日想要找臣切磋武功,被臣拒绝了罢了!”

    陈帝当然不信这话,他嘴角微微上扬,轻笑几声,并不说话。

    而章俊铭终是按捺不住站起身,指着祁步君道:“祁步君,十日之前九月十五乃是你和茹芸成婚七日回门之际,你为何不陪他回张府?而是让其独自一人回门!自古哪有女子出嫁后,不与夫君一起回门的道理!你此番这种做法,让茹芸以后如何在祁府立足?又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和祖母!”

    陈帝疑惑地看着祁步君,而祁步君却根本不愿多搭理他,反而是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接过陈帝手中的鹿肉翻烤起来。

    章俊铭气不过,一个箭步从火堆边跃过,直要冲到祁步君面前,却被陈帝厉声一句“章卿!”呵令声之下停了下来,不过眼中怒气仍是升腾,死死地盯在漫不经心的祁步君脸上。

    陈帝见祁步君此番表现,又想起张茹芸母亲张氏在成婚的几个月前叩求太后退婚一事,虽事后他问过祁步君,但从祁步君的语气中得出,他最后是自愿娶张茹芸为妻的。那么,此次他又为何如此做呢?终也问道:“九月十五是你们成婚七日回门,你为何不陪张茹芸回去?”

    祁步君这才抬起头道:“臣承蒙皇上信任,统领六千禁军,自然一切要以皇上的安危为重!何况今年春猎之际发生过事情,虽然最后皇上抱着美人归,但那终归是我们巡山不力所至,此番臣自不敢掉以轻心!”

    陈帝道:“巡山一事,当不必祁卿亲历自为,何况你手下有两员虎将,这点小事他们当然办得好!秋猎仪仗队庞大,就算你晚出发两日,只要你一骑飞奔,不用半日便可追上,根本不影响任何事情!”

    祁步君低了低头道:“一切自当以皇上的安危为重,臣自不敢有半分不上心!”

    陈帝微微皱了皱眉道:“糊涂!朕的四周有禁军三千,还有章卿,就连你父亲祁老将军也随朕一起,少你一人,朕又能遇上什么危险!”

    章俊铭气道:“皇上,那是他根本不愿意陪茹芸回门!可怜茹芸对他一片痴心,竟是白白付诸东流了!”

    陈帝再对男女爱情看得不清,此番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抬头盯着章俊铭的脸,章俊铭被陈帝如此盯着,浑身不自在,自好讪讪地坐了回去。

    已到此地步,竟是由他自己一手棒打了两对鸳鸯!

    “你们二人彼此都有意中人,为何不早早告知于朕,就算是朕赐婚错了,只要事后你们找到朕,说明原委,朕自当成人之美,何况是你们四人的终身幸福!”

    这番话一说,祁步君与章俊铭二人都住了口,因为他们再清楚不过,如今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位皇帝,后宫佳丽数人,却只能独宠晋皇贵妃与及随后被送进宫来的晋慧婉嫔!

    就算他是皇帝,就算他有后宫佳丽三千又如何!却也是连自己的幸福也左右不得!甚至连自己心爱的静贵人,为了不引起后宫和前朝人的注意,他也不得不只封她顾静宁一个小小贵人的身份,甚至将她的住所也不得不安排在离冷宫极近的地方。

    否则,他纵然是一个皇帝,又怎能确保自己心上之人不被他人暗害呢!

    一时三人寂静,场面颇为尴尬,只听得火中木柴爆裂的声音。

    祁步君猛地抬头道:“皇上,刚刚刺杀我们的究竟会是什么人呢?微臣看他们右手上臂均有相同标记,他们到底属于哪一个组织?”

    此番,三人均皱了眉,刚一直只关心要烤干身上湿衣,又加之肚子饥饿,随后又被祁步君与张茹芸成婚回门一事打岔,竟将此事忘了!

    章俊铭有过目不忘之能力,立即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他们看到的两个不同标识。

    一个是几十人左右,右手上臂如刀疤却又不似刀疤的锯齿形状,另一个则是那三个头领脖颈后面的月牙形状,月牙形均是淡灰色。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八章 山洞宿夜1-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