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六十五章 祁张大婚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五章 祁张大婚

    “祁统领!”说话的是章俊铭,他今日是特意来找祁步君的,在宫门口已等候了多时。

    “章大人!怎么章大人有事?众大臣都下朝了,你这是特意在等我?”祁步君朝四周看了一眼,见除了太监和几个宫女走来走去外,并不见其他人,他挥手让侍卫先行离开。

    “祁统领,怎么明日就要成婚了,今日还未告假?”

    “皇上安危重于一切,下在小小一婚事又值得何提?”

    章俊铭轻哼一声道:“呵呵!祁统领还真是忠心耿耿。可不知祁统领是否清楚,你所认为的这件婚事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可对茹芸来说,那是天大的事!”

    “章大人,如你有事还请尽快说,在下正在巡逻!”

    “祁统领,我希望你好好待茹芸!”

    “此事是在下的家事,不劳章大人费心!”说完祁步君便大步离开。

    九月初八,天气晴朗,秋天徐徐的风吹拂着人们的面庞,甚是清爽宜人。秋高气爽,阳光温暖地洒满大地。街道两旁,做生意的小贩们早早就摆了摊出来,有吃面的,有叫卖包子的,有卖衣裳布料的,有挑着讨还价格的……很是热闹。

    今天是祁将军和张尚书令府中的大喜事,满堂喜气洋洋,红色的绸子挂满了府里内外,流光溢彩,府内丫鬟仆从们都是喜气满面。

    今日已不同往昔,陈国内大半的朝臣们都来道贺,无论是大臣还是王公们都送来了丰厚的礼品,蔡伯忙着命人一一记下。也有私下送来银两或银票的,蔡伯都礼节性的道谢一番后仍原封还回。

    而此时的回春堂,佳人已伤断肠。

    京城郊外的一座山坡上,章俊铭此时正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山下……

    就是在这个山上,你靠在我的怀里,你许下与我的终身,可如今你却成了他人的妻子……

    街面上此时越发地热闹起来,街道两旁挤满了百姓,迎亲的队伍,仪仗开道,敲锣打鼓,街两边来来往往的行人百姓们,都看着迎亲队伍,很是羡慕。一匹通体白色的俊马上,大红喜花披身。一位俏丽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身着一件大红喜服,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这便是当今少年禁军统领祁步君,正是今日的新郎了。祁步君的俊美在京城是出了名的,一时多少少女心碎,祁步君面无表情的坐在马上,对于街道两旁的百姓无半点回应,此起披伏的道贺声在他听来,更是极为刺耳,仿如尖锐的利刃不断向耳膜冲刺一般。

    身后的轿子,轿身红幔翠盖,上面插着龙凤呈祥,四角挂着丝穗,八人抬轿,缓缓而行,彰显着这次婚礼规格的上层与极至。

    至祁将军府,红绸连着祁步君和张茹芸。张茹芸款款而行,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温婉。可祁步君的心中,哪还有能放得下茹芸的这番变化。

    “皇上驾到!”只听一太监尖声唱起,众人齐刷刷跪拜行礼。

    陈帝大踏步入正堂正位,手一微抬笑声道:“平身!今日乃祁张二位爱卿家的大喜事,朕今日只是来讨杯喜酒喝的,各位不必拘礼!”说着,命肖公公将礼呈上,只见是翡翠金尊一座,通体晶莹,丰润饱满,全身并无一丝杂色,堂下惊呼四起,赞叹不绝,可见其是何等上乘之珍宝了。

    陈帝端起酒杯,看着满院红色与满院的朝中大臣,脸上总挂着微微笑意,连眉目间仿佛都能溢出满满的笑来。

    陈帝举起酒杯,对祁步君说道:“步君,今日你已成婚,朕祝你们夫妻和睦,早生贵子!”

    祁步君的面色淡淡的,他嘴角咧了咧似是回应了皇上的话,一仰头便将满满一大碗的酒吞了下去。

    祁老将军忙狠狠瞪了眼祁步君带着微怒在祁步君耳边轻声道:“干什么呢!”

    祁步君哈哈一笑,举起酒杯又对陈帝敬道:“皇上,微臣今日高兴!来,干!”未等皇上回话,自己又将满满一碗酒灌了下去。

    陈帝亦是哈哈一笑道:“大喜的日子,是该高兴!”说罢,陈帝也弃了小杯,命人拿起大碗,一口喝了下去。

    如此双方已是四五碗下肚,陈帝已是有些微醉,在肖公公的轻声劝告下,方晃悠悠起身离去。

    一应婚礼仪毕,已近黄昏,众人渐渐离席,此时的祁府才从无比的热闹中慢慢安静下来。

    刘云芷一人独站在窗前,望着满天的繁星……

    院子里的梧桐树,当初是两人一起栽下,如今却已落了一地的黄叶……

    山腰上,一人独自立在那里,秋风鼓起满地金黄……

    一人一萧,口中的萧声如泣如泪……

    大红对联挂在新房门边,绣凤鸾的大红被褥堆满在床,床上挂着龙凤呈祥的帐帘,全屋箱笼框桌都贴上了大红喜字,桌上高高堆砌着的是四盘蕴意着早生贵子的果盘以及一壶酒,二个酒杯,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如幻。

    新娘红绸盖头,此时坐在床沿静静地等待着新郎。

    祁步君在席间,与众亲朋大臣们不停地喝着,一杯杯酒下肚,早已大醉。宾客们也陆陆续续散去。此时夜已深了,而祁步君一人仍在席间不停地喝着酒。

    下人怎么拉也拉不起来,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也很是着急,无奈只得禀报了老爷。祁老将军过来一看,气得一脚踹向祁步君道:“你要闹腾也得分个时日,如今是什么时候,我祁府又岂是如此待人的!那张小姐嫁你,你有何委屈可言?不说她父亲是与你我同朝为官,就单张家门楣便足于配你!”

    “父亲,孩儿心中苦……”祁步君趴在桌上,满脸的泪水。

    “苦,为父又怎能不知,只是你自己也答应了皇上,既然已经成婚,便要好好待人家,哪个女子在娘家没个脾气,嫁到夫家自然明白相夫教子,孝敬公婆。你今日这般,岂不落了人话柄!”

    祁步君在下人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向洞房,步步缓慢。

    张茹芸看到下人搀扶着祁步君过来,忙自己把盖头揭了来扶着祁步君,那人看了,便松了手,悄悄退出了房,茹芸的随嫁丫鬟彩莲有心阻止茹芸不要自己揭了盖头,那可是极不吉利的,却已来不及,此时也只得与来人一起静静退了出去。

    祁步君抬眼一看是张茹芸,一把推开道:“好个大家闺秀!连盖头自己都迫不及待的揭了,你可还有一点羞耻之心?”

    茹芸并不恼,仍紧紧地扶着祁步君,嘴里亦是说道:“夫君,你醉了,让妾身扶你上床休息吧?”

    “滚开!”祁步君重重的推开张茹芸,张茹芸一下跌坐在地上,她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对满身污泥的乞讨者他都能蹲下,和声说话的夫君对她竟是如此恶语相向,不免有些愕然,纵使我有千般不对,今日也是你我成婚之期,眼里已有泪水盈盈而落,喃喃说道:“夫君……”

    “夫什么君!我告诉你,我娶你,你也清楚是什么原因。若非皇上赐婚,此生我祁某断不可能娶你为妻!”祁步君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指着地上的张茹芸狠狠的说道:“今生今世,我祁步君的心中只有云芷一人!她助我驰骋疆场,扫平敌军,岂是你所能及的!她善良大方,待人亲和,又岂是你能比的!你跋扈无礼,全无半点怜悯之心!你与她的差距何止千里!你我今生虽结为夫妻,但你也绝无可能从我这里得到哪怕半丝的情意。你若想好生在我祁府呆着,自有你的吃穿用度,你仍是少夫人。如你想回张府,我也绝不拦你,但你也明白其中利害,还请你这个张家大小姐好生考虑清楚!”说着,祁步君将桌上的果盘狠狠地扫落,便甩手扶着门踉踉跄跄地出了房间。

    夜已很深,天已很黑,桌上的喜烛静静的燃烧着,偶尔灯芯跳动一下,发出“噼啪”的响声,也终究恢复了平静。桌上、地上仍留着祁步君打翻的果盘,酒水与杯盏掉落在地,意味着早生贵子的四盘果子此时讽刺地洒落得到处都是。艳丽的满屋红色如同鲜血一般刺得人双眼生疼,丝丝点点滴落在张茹芸的心头。

    张茹芸仍跌坐在地上,身上的力气似被抽空了一般!

    夜黑得犹如挤得出水的墨汁一般,静静地,深深地剐着人心,连着每一丝的头发丝都是痛的。

    夜太静,静静地,静静地剐着人的心。

    许久许久,久得人忘了呼吸,忘了疼痛。

    曾经有多少次,少女青春的她幻想过自己成婚那日,必会是婚礼上最耀眼那人……

    曾经有多少次,梦里回转,她所思所念之人会成为她的夫婿,与她一起牵手幸福走过这慢慢的人生长路……

    曾经有多少次,多少次的少女青春,怀着那个美丽的梦,轻轻地等待着它的到来……

    而白天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竟在这时呼呼地刮起了大风,卷着院子的落叶刮进了新房,吹得案上的红烛闪闪摇动。

    张茹芸扶着桌子慢慢地站了起来,细细地整理着,捡起掉落在地的颗颗果子,拭去桌上的水迹与酒迹……

    现在她是祁家的少夫人,以后也一直都是!

    整整一夜,祁步君再也未入房内。

    天微微地亮了起来,主院仆人们都陆陆续续起来打扫院子或是准备早点,而新房这边却静得很,此时祁步君却返回了房。

    她突然明白,自己只不过是那场政权摩擦的牺牲品罢了,难怪母亲去救太后退婚不行,甚至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亦是如此。

    那么此后,自己便要如这行尸走肉一般生活在祁府中,日渐消瘦,渡过这漫漫岁月……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五章 祁张大婚-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