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四十五章 交心交底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四十五章 交心交底

    陈帝与肖公公二人从永寿宫里出来,那条路孤单面幽长,从永寿宫到承德殿这一路过来,陈帝只安静走路,连一句话也没有。    .      .

    而肖公公自然也是静静地跟在陈帝的身后。

    到了承德殿里,陈帝将整个身子斜斜地靠在榻椅上,微闭着眼,一手撑着额头,肖公公知道这个时候皇上有许多要想的事情,于是将殿内的太监宫女们连同自己一起退了出来。

    初春的太阳通过窗格照射进来,殿外积雪化成水的滴答声偶尔传进耳膜,静谧而孤寂。

    他从来都不知道祁步君竟心中早有所属,他本以为祁步君一直驻守边境,甚至到了二十三岁的年纪还未婚嫁是被军务所拖累。如今回京,无论是作为他的君主还是小时候的好友,他都该为他多考虑些。

    何况,自己真要想从那个权倾朝野的首辅晋侯爷手中夺回大权,必然离不开他们作为军方力量的支持和张元作为尚书令,同样也需要作为先帝留给他的另一个辅助大臣的支持。

    恰巧张元有女初长成,十八的年纪尚未婚配,与祁步君岂不是天照地设的一对。

    所以年宴之上,他才会想到要为祁步君选一门良配。

    然而,他终究是错了,圣旨已下,整整一个月都已经过去了,他还有何理由是解除由自己亲手缔结下的这桩婚姻。

    何况,太后所说的那些话,他这样的做法是不被允许。

    许久之后,陈帝方再次睁开眼,而这时肖公公也进了来,轻声说道:“皇上,该用午膳了!”

    陈帝轻轻点了点头道:“你让祁步君进宫来见朕!”

    陈帝桌上的几道菜才撤下去不多久,祁步君已经进宫来了。

    “微臣祁步君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帝抬了抬手道:“你坐!”

    祁步君有一时的错愕,不过随即他便坐了下来。

    陈帝这才问道:“正月十五元宵节晚膳后你去了何处?”

    祁步君想了片刻后方答道:“与……与张小姐一起去逛了灯市!皇上,不知皇上今日为何要问微臣这些事?”

    陈帝摇了摇手道:“你只要如实回答朕的问题就好!在灯市可有发生什么事?”

    祁步君想了想后道:“并……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只是那次灯市让微臣见识了张小姐的为人。”

    “她的为人?如何?”

    “是,微臣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如此飞扬跋扈,如此毫不讲理……”

    “所以你就下令让你的随从杀了她?”

    祁步君猛地抬头,疑惑地盯着陈帝道:“什么?皇上,您说什么?”

    “元宵节那日张茹芸被你的随从推入护城河中,险些丧命,难道不是你所做的吗?”

    祁步君立即道:“当然不是!微臣岂是如此卑劣之人!当时是因为街上突发大火,街上四处都是逃窜的人,微臣怕她张小姐有所损伤,这才臣命自己的随从送张小姐回府,何曾下令要杀了她?”

    陈帝问道:“当真不是你所为?”

    祁步君立即道:“微臣敢对天发誓,绝不会这么做!虽说张小姐本性一般,但微臣堂堂三品少将军,岂会让人杀了手无搏鸡之力的弱女子,何况张小姐与微臣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陈帝又道:“你是否与回春堂的刘云芷两情相悦?”

    祁步君突然瞪大双眼盯着陈帝,片刻后低头道:“是……微臣早已与云芷海誓山盟!”

    陈帝气道:“糊涂!你竟然与刘云芷已互生情愫,当初朕赐婚时,你为何不明明白白地告诉朕?”

    祁步君立即抬头道:“皇上,难道您不是……”

    陈帝道:“你以为是什么?朕只是觉得你长年驻军在外,耽误了终身大事才会想到给你赐婚,可你倒好,竟会发生这样的事……现在你让朕骑虎难下啊!”

    承德殿里出奇的安静,连殿外屋檐上雪化下来“滴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陈帝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祁步君,而祁步君亦是,呆呆地双眼空洞地望着殿外扫在一起的积雪一点一点地化成水。

    许久后,祁步君起身道:“微臣愿娶张茹芸为妻!”

    陈帝问道:“你可有想清楚?”

    祁步君点点头道:“是!微臣已想明白!”

    陈帝看了看祁步君,语重心长道:“如今朝堂上晋麒一手遮天,后宫之中,太后处处制垢,朕确实需要你们的帮助!”

    祁步君道:“微臣愿誓死效忠吾皇!”

    陈帝看着祁步君的双眼,深深道:“今日你为了帮朕,牺牲个人终身幸福,这份情朕自不会忘记,有朝一日,朕若能夺回江山,必会随你心愿!”

    祁步君苦涩一笑,只怕他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要想在满朝文武官员过半都被晋侯爷把持的朝政中夺回政权谈何容易,没有三年五载并不成事。可三年五载之后,云芷她还会未嫁人吗?即使她未嫁,我又怎愿让她屈身在她张茹芸之下,只作一个妾室!

    不过这些话,祁步君并没有说出口,而是道:“只是……只是如今晋贵妃已有身孕,微臣是担心贵妃一旦生下皇子,晋侯爷势必会联合朝中大臣立其为太子!”

    陈帝轻笑道:“祁卿甚知朕心!不过这点你大可放心,周太医医术高明,他已向朕透露,此番贵妃所怀乃是女胎!”陈帝自然没有把要求周太医精心研制只能让晋贵妃怀上女胎的药,那是不得已,也是最后一次。

    祁步君仍是放心不下,但见殿外如木偶般站着的两位太监,压低声音说道:“皇上,晋侯爷此人只怕不会愿意看到贵妃生下公主!周太医能知晓贵妃怀的是女胎,那么别的太医,甚至连贵妃宫中的女医也是早晚会得知!”

    陈帝舒展眉心轻笑道:“祁卿大可放心,这点朕已经有所安排!不过也正如你所说的,晋麒绝不愿看到他的女儿生下公主,所以他势必会想尽一切办法偷天换日!”

    祁步君脸色变了变道:“他果真会如此大胆吗?”

    陈帝轻哼一声道:“这十多年你们父子一直驻军边境知晓不多,他已经在这么做了!朕已经得知,这段时间,他让其子晋冲从各处寻找孕妇,现军侯府里已养有孕妇三四人,产期均与贵妃的相差无几!一旦楚怀生产,他便会偷偷命人将已经产下的男婴抱进宫来,如果楚怀生下女孩,他必会命人换掉!”

    祁步君立即道:“皇上,此事万万不能令其发生!否则,我大陈国将大祸临头!”

    陈帝点点头道:“没错!所以,朕要你派人暗中盯紧军侯府的一切动静,至于别的,朕已有安排!”

    祁步君道:“是!微臣遵旨!”

    陈帝又道:“张茹芸十五元宵落水一事,与他晋麒脱不了干系,你好好派人查一查!朕听说那天跟随你的那个随从已经死了?”

    祁步君听陈帝如此说,这才将此事前后一一贯穿,“原来如此!微臣本就百思不得其解,自从元宵节微臣让他送张小姐回府之后,便一直未再见他,直到三天后,京兆府衙门来人说在郊外的一处民房发现一具男尸正是微臣的随从方琪!当时仵作验尸说他得重病而亡!但以微臣来看,绝非如此简单,那尸体三天时间已经高度腐烂,身上各处都是恶疮!而在这之前,微臣从未见过方琪身体有何病,不可能从发病到死亡如此之快,除非……”

    陈帝冷冷一哼道:“除非他是被人下毒,毒发身亡而死!”

    祁步君道:“没错,无论张小姐是否被他杀害,他们也必会将他杀人灭口!而当他们得知方琪根本未能办成此事,于是痛下杀手,将巨毒药下在他身上,以至于其在死时尸体才会如此可怖!”

    陈帝在殿内缓缓走了几步道:“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方琪死后,晋麒定会暗中派人紧盯你的反映,如果一旦让他有所查觉有所行动的话,你便会立即掉入他们设下的圈套,从而处于危险之中。”

    陈帝想了想后又道:“让你紧盯军侯府的事你也不要插手了,朕自会再安排人去,而且这件事已经有了眉目,也不急在这一事。朕另有一事要派你去做!”

    祁步君立即道:“皇上请吩咐!微臣必将竭尽所能!”

    陈帝道:“西域王阿木达送来和亲贴子,朕已经同意,五月初便会入京,你以前驻守西域边境,对他们颇为了解,朕要派你前去迎接。”

    祁步君问道:“他们看中了谁?如今京城王侯之中,先帝留下来的皇子之中,有五位皇子十三年前叛乱,早已或死或伤,别的皇子也已分封出去,难道他们看中了惠王?”

    陈帝点点头道:“没错,朕那么多兄弟或堂兄弟之中,也只有惠王没有正妃。”

    祁步君点头道:“是,惠王妃在四年前已经病逝,而惠王一直以来与皇上您手足相依。”

    陈帝转身坐到檀木椅子上道:“没错,而且朕听说那西域公主宁雅性格开朗活泼,更是机缘巧合的是两年前他们曾有过一面之缘,给朕这个惠王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祁步君这才笑了笑道:“所以惠王妃过世那么多年,惠王迟迟未再娶!”

    陈帝轻松道:“所以,这件事朕便交给你了,三月初春猎之后,你便可以出发,你务必将人完好无损地带来!”

    祁步君立即道:“是!微臣定不辱命!”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四十五章 交心交底-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