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十九章 危机再现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十九章 危机再现

    二十日后,军中已收拾得当,祁云山一身戎装,骑着一匹棕褐色毛发的战马,腰间别着一把锋利长剑,哄声说道:“起程回京!”

    祁步君一身月牙白袍,已除厚重战衣,腰间系着温润腰带,精致的五官,深遂的杏眼再加上高挺的鼻梁,与人说话或静静站立时,似已是眉间传情,笑意斐然,令人不觉周身舒畅。

    刘庆父女遵旨随军入京,祁云山感恩于他们相救,此次战事,如无此父女二人,恐也是凶多吉少。

    因此让他们父女二人随在祁步君与祁云山身侧。

    刘庆老汉一身粗布麻衣,年约四十上下,一头乌发梳妆仔细,精神气足,红光满面,眉宇间更是笑意堆栈,十分慈祥。

    刘云芷仍是一身淡紫色的薄纱,内着粉色衣裙,耳垂月牙耳环,盈盈而笑,似让人如浴春风。

    虽说军中特意为他们父女二人准备了马车软轿,可刘云芷却执意要骑马而行。

    而刘庆在平城草原已是习惯了骑马,故也弃了马车,骑在一匹战马之上。

    一路上,刘云芷与祁步君形影相随,刘云芷经常与他讲解草药属性,什么草药可治何种病症,然是药总有三分毒,而哪种草药加入后,又能将这些毒副作用减少,有时甚至于去除毒副作用的同时更能增强药效等等,两人极为投机。

    “云妹,不如你把你所精通的药理记录下来,虽然京城内太医们个个都是妙手,却也不见得见过峡谷中的草药。我看你说的这些,以往在军医口中可从来没听到了。”祁步君征询地问道,不知何时已将“姑娘”、“云芷姑娘”换成了“云妹”。

    “那也要请步君哥你教我识字方可啊,我总不能每日拉着你帮我写字吧。这段日子我们一起赶路,你有时间与我一直在一起,还可以帮我写写。但等到了京城后,皇上哪还会让你闲着帮我写字呢!”刘云芷笑盈盈的看着祁步君,傍晚红透的夕阳透过车窗洒落在女子身上,有了一份静谧的美,不觉让人看得有点痴了。

    “哪来那么多理由,想让我教你识字就明说,本将军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小女子这便在此拜师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这便说这,那边云芷已是笑嘻嘻地拱手行礼了,直接祁步君连同自己都逗得大笑起来。

    此后祁步君便经常教刘云芷识字写话做诗,二人经常弃马一齐坐在车轿内讨论哪些草药如何配对合理,哪个字刘云芷又是写错了一笔,抑或此字甚有小女子纤细之风,车轿中时时传出二人笑声,一个爽朗,一个温婉,惹得众将士有时纷纷向轿箱投来疑惑目光。

    如果能一路这么顺利的到达繁荣都城,那是极好不过的,但事情的变化总会不尽如人意。

    八月中旬的一个黄昏时分,天已渐渐暗了下来,在这即暗却又未黑彻底的时间段里,营地四周的篝火尚未点起,此时人的意志是最为薄弱的,何况大军才刚刚在安营扎寨,士兵们已有了些许的疲惫,他们此时正忙碌着放下行囊,搭建帐篷,并未注意到今日营帐的四周与以往的任何一天有何区别。

    远处,几十个黑衣人,拿着刀,急速前近,他们训练有素,巧妙地避开众士兵,不断地接近主帐,在离营帐还有百步距离,他们停了下来,静谧地等待着黑夜地降临。

    渐渐地天已黑透……

    主帐内,祁云山父子正讨论着行军路线,而刘庆父女二人也正在里面,只不过他们却是在整理帐内的物资。

    突然间,祁步君眼角瞥到一个急速前进的黑影,心里一惊。行军打杖多年,凭本能的意识,他就清楚,刚才的人影绝不是军中的将士。

    “什么人!”祁步君拿起随身配剑掀帘而出。

    此时祁云山也注意到了周边的异样,也拿起随身的配剑并对刘庆父女说道:“刘先生,云芷姑娘,你们且在帐内,不要离开。老夫与君儿去看看,怕是有苗人混入!”

    刘庆父女也看到了主帐外不断移动着的黑影,云芷虽心中记挂着祁步君,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与父亲呆在帐内才是最安全的,因此坚定地点点头。

    然则祁步君与祁云山追出数丈之远,只看到三三两两的几个黑衣人,却并未看到刚刚在帐外不断流动着数十个的黑影,祁步君心里一惊,已意识到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于是他一面命人向这几个零星的黑衣人追去,一面自己立即向主帐跑去。

    主帐内,刘庆父女已被七八位黑衣人挟持着,刀架在他们二人的脖子上。

    黑衣人见祁步君进来,将手上的刀更紧地架在刘庆父女二人的脖子上,刘云芷白皙地颈项已有丝丝血滴渗出。其中一人显然是他们这些人的首领,手上拿着利刃向前一步指着祁步君身后的一群士兵说道:“祁少将军,如果你不想让他们二人命丧当场的话,就乖乖地给我把手中的剑放下,让他们都出去!用你一命抵他们两个人的命!”

    众士兵双眼紧紧盯着这几个黑衣人,看他们虽穿夜行衣,但很明显人高马大,口音又极重,显然是苗军的余党。

    “不!步君哥,你不要听他们的!你不用管我们,杀了他们!”云芷狠狠地盯着那个为首的苗人。

    “祁少将军,你可想清楚了,我兄弟手中的刀可是不张眼睛的,这时间一长,我兄弟手一酸,万一,一个不小心,将姑娘的喉咙给割破了,就麻烦了!那刀可锋利着呢!啧啧,那就可惜了这俊俏姑娘了!”为首的苗人说完便用刀抬起刘云芷的下巴。

    云芷却并不惧怕,死死地盯着眼前之人。

    “好!”祁步君说着便把剑扔到了地上,其中一个黑衣人迅速将剑一脚踢远。

    “不!不要!步君哥!”刘云芷见祁步君将手上剑扔掉,一下子便慌了神,泪流满面,全然不顾及自己脖子上不断渗出的鲜血。挣扎着想要挣脱黑衣人的控制,尽管刘云芷不顾架在脖子上的刀,使出全身力气,奈何黑衣人本就生得高大,自不会让一个小女子挣脱了去。

    “全都给我退下!”祁步君一声令下,帐内的数十位士兵只得步步后退,但众士兵毕竟受过训练,虽退出了帐,却也全围着帐外,个个紧蹦着弦,紧紧地通过影子的变化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十九章 危机再现-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