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惊天逆转 -> 书目 -> 第二章 心头刺痛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章 心头刺痛

    “皇上!张贺偷了你从不离身的折扇,假传皇上口谕,老臣已替皇上杀了张贺,将扇子拿回来了!”晋麒将那把染满了张贺鲜血的血淋淋的折扇递到陈帝面前。

    文志祯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你……你杀了张贺?”

    晋麒冷冷道:“张贺此人,一他手不干净,偷了皇上的折扇,二他与辰妃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三他假传皇上圣旨,险让恶人胡敏逃脱!此人不杀,天理难容!”

    “你说他假传圣旨!”

    “没错,老臣听闻此折扇皇上从不离身,那怎么会到张贺手上,不是他偷的又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偷皇上的折扇,还不是为了救恶人胡敏,可他一个小小的侍卫为什么要冒着杀头的罪偷皇上御用的东西去救胡敏,据老臣所知,他与胡敏的交情并不深!那么这其中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与辰妃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又会是什么!”

    “你……”

    “所以,皇上!”晋麒并不愿等陈帝将话说完,直接打断说道:“辰妃此人毫无妇德,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辰妃?朕信他绝不会做出对不起朕的事来!”

    “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皇上不信!皇上你看!”晋麒将一封血淋淋的布绢递到陈帝面前,“此信便是张贺临死前,亲手所写,他对与辰妃之间的**之事,供认不讳!”

    “朕认得张贺的字,他的字不是这样的……”

    “不管字是不是他所写,不过这上面的手印实实在在是张贺的!”

    陈帝不得不接过晋麒一直举在他眼前的那把染满了鲜血的折扇和用鲜血所写的布绢,“有劳晋卿了!”

    “皇上!辰妃此人秽乱后宫,留不得!”

    “此事并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就下定论会不会早了点?”

    “皇上,你手中的信和折扇难道还不能作为凭证吗?”

    “晋卿,这里面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地方,朕还需要调查之后才能下定论!”

    此时,肖公公进来眼角瞥过晋麒,低声说道:“皇上!殿外大理寺何大人,禁军统领王大人,吏部尚书褚大人等十多位大人求见!”

    陈帝看了眼晋麒,只见对方岿然而立,如一座大山般挡在他与众大臣的面前,“宣!”

    只见六部尚书中除了已被问斩的兵部尚书胡敏外,还有禁军统领王懈,卫统府统领李致等共计十二位从殿外进来,占据了三品以上官员的大半。

    “皇上,晋侯爷说的极对,辰妃秽乱后宫,留不得!微臣承蒙皇上信任,统领皇宫禁军,守护皇上的安全,倒也见过几次张贺在辰妃的紫檀宫外鬼鬼祟祟,原本没觉得什么,今日首辅大人一说,微臣顿时豁然开朗!”

    何晨也立即道:“自古女子不守妇道是为大失德,何况是皇上的后宫,天家之中怎能容得了此等不要脸的妇人!”

    刑部尚书李全亦道:“皇上,以老臣所见,胡氏此人应当与其父一样,斩立决才可以平民愤!如果此等下贱妇人不立即惩处的话,便会让人人效仿,皇上,到时后宫将不是后宫!”

    吏部尚书褚赫道:“按其父所犯之罪,当连诛!满门抄斩亦不为过!皇上仁慈,只杀了其父,没想到,辰妃竟变本加厉,不知检点,做出如此龌龊之事!实在令人恶心之致!”

    晋麒对众人的表现实是满意,话说到这一步,他可以下定论了,“为以儆效尤,请皇上立即下旨,对胡敏一家满门抄斩方能让天下人,人人敬畏!”

    “请皇上立即下旨!请皇上立即下旨!”一时之间,承德殿内除了陈帝、晋麒和肖公公外,呼拉拉跪了一片。

    陈帝看着黑压压的众人,藏匿在宽大袖袍中的双手早已紧紧地拽在一起,手背上青筋突起,他们杀了胡敏尚不满足,甚至连辰妃,连胡敏一家百余口都不愿放过!

    他太清楚不过了,晋麒今天联合众大臣逼迫他的目的是什么,因为自己中途让张贺下旨,违逆了他这个辅大臣的意思。所以他要给自己一个教训,要明明确确地告诉他,大陈国,掌握在他的手中,如有违于他,将会让他付出比原本多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

    可是这样的隐忍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来,他不是应该早就习惯了吗?任何人,只要违逆他的意思,便会招来杀身之祸,尽管自己是大陈国的皇帝,这样的警告已经太过明显。

    就因为自己在这一两个月内多去了几趟辰妃的紫檀宫,就因为在一个月之前未与他的女儿那位晋贵妃商量便擅自将原本只在嫔位上的胡氏提到了妃位,就因为在前段时间自己偶尔赞同过几次胡敏对兵部改制的几个建议,便招来了此般杀身之祸,甚至连满门一百余口都留不得一人。

    众人咄咄相逼,和昨天一样,他没有第二种选择。

    提起笔的手在微微颤抖,下面黑压压的十多人一双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陈帝手中的笔,一笔一画,如此艰难!陈帝甚至觉得手中的笔有千斤重,仿佛整个大陈国的江山都压在这支弱小的笔杆上一般。

    终于,当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落下,当玉玺鲜红的印章盖上去的那一刻,陈帝仿佛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掏空,颓然倒在宽大的椅子中。

    晋麒从御桌上拿起明黄帛绢的圣旨,带领十多位三品以上众大臣,从承德殿大踏步离去。

    承德殿的内外有多位太监宫女在负责洒扫,殿外三步一个侍卫,似乎是紧紧地守卫着这座皇宫的安全。

    可是,只有陈帝他自己清楚,整个皇宫之中,除了肖公公,除了另一位毫无实权的周荣太医,他甚至连一个可信的人都没有。

    其实他也清楚,先帝留给他的辅助大臣,并不只有晋麒,还有那位尚书令张元,那个满腹经纶却从不愿多加干预朝堂政事的人。

    “他晋麒枉为人臣,他草菅人命,这么多年来,他咄咄相逼,得寸进尺,罄竹难书!如今他已经步步踏到您的头上了,这样的傀儡皇帝,您究竟要当到什么时候啊!”辰妃响彻天际的嘶喊声还回荡在他的耳畔,十二年了,正如辰妃所言,自己只不过是他晋麒的一个可以时时操纵的傀儡皇帝而已,这样的傀儡他究竟还要做到什么时候?

    陈帝将头深深地埋在双臂之间,胸内的怒火就像火山一样要喷发出来。

    可是,他不能!

    因为整个承德殿的内外,有太多那位首辅大臣的耳目,自己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每日都会一一呈现在他晋麒的眼前。

    许久之后,陈帝猛地抬起头,眼中的坚定如磐石!如狮怒!如海啸!

    十二年了,已经足够了,他再不愿做这样的一个皇帝!一个处处受制于他人,只能在被晋麒批阅过的奏章上盖上章而不能有自己一丝丝想法的线偶皇帝!

    大陈国永远都是文家的大陈国,绝不可能,也绝不能改为他姓!

    多年筹谋,处处小心翼翼,终要付诸行动。

    不过,他亦清楚,只有一个总管太监再加上一个毫无政权的太医是远远不够的,他太需要军方的力量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二章 心头刺痛-历史军事章节出错
本作品《惊天逆转》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鸥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