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八十三章 书凡偷偷给我留字条,负心汉还是多情郎?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八十三章 书凡偷偷给我留字条,负心汉还是多情郎?

    几分钟之后,这阴阳砚台的墨终于研好了,判官喜道“好了,大功告成!”

    随后从袖子里抖出两道长有一米半的白纸,铺展在桌子上。

    而后用翻动右手的那支勾魂笔,蘸着砚台之中鲜红的墨汁。上下游走,一气呵成。

    几秒钟的功夫,金灿灿的上联已经写成,这毛笔字写的,那简直真是太帅气了,力透纸背,矫若游龙,隐隐有颜筋柳骨之风。

    只见这上联写的是“草庐办喜事,三世良缘同地久。”

    众鬼啧啧称赞,嗯。挺好的,有艺境呀!

    转而都目不转睛的等待着下联,判官再次运转腕力,笔走龙蛇,唰唰唰,沉着痛快的写完了下联,“女儿宛如水。千年佳偶共天长。”

    众鬼无不伸出大拇指,一个劲的叫好!

    判官果真不愧是才高斗,妙笔生花呀!

    判官看着两幅飞龙舞凤的大字,旋转大笔,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旁边的陈宁看了看,小声吟念了出来,“草庐办喜事,三世良缘同地久。女儿宛如水,千年佳偶共天长。”喜意洋洋的点了点头,而后轻声问道“那横批呢?”

    判官仰天沉思了一会,忽而转头对我和那鬼说道“横批得这二人来说。一阴一阳,吐字如金,每人两字,即为横批。”

    此语一出,陈宁脸色陡然一凛,因为,若是让我说话,则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转而对判官道“哥哥。她乃一市井荡妇,粗鄙不堪,能说出什么横批呢?不如还是哥哥自己写吧。”

    判官无奈的摇头耸肩道“这不是我所决定的,是阴阳砚台的规矩,横批必须要研墨之人所出,因为此砚台,已经吸收了两人精气,此对联与二人已经形同一体,骨血交融。没事,随便说两字便可。”

    那鬼见状,率先说了两字,“真爱。”

    判官运笔如飞,在一白纸上写下二字,而后又把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投向我。“你呢?”

    我他妈的我什么啊,我能说话么?

    陈宁转动了几下眼珠,口舌如簧的解释道“大家不要见怪,其实刚才呢,我有个情况没跟大家说,这贱人不仅是个跟千男万汉睡过觉的荡妇,还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的。”

    我使劲的瞪了瞪她,你才和千男万汉睡过觉呢!!!你才是哑巴呢!!!!!

    判官恍然大悟,“哑巴不会说话,那就是无言了。”转而笔尖一撩,在纸上又写下了“无言”二字,这样横批连起来就是“真爱无言”四字。

    整副对联出来了“草庐办喜事,三世良缘同地久。女儿宛如水,千年佳偶共天长。”横批“真爱无言。”

    我忽而觉得这副对联有些怪怪的,其中好像另有含义。

    不过一时半会却琢磨不出来。

    判官对我和这个鬼道“你们二人,各自拿着一副对联,送到新郎新娘手中。而后叫他们贴在门楣之上。”

    “好嘞!”判官话音未落,这个男鬼,直接拿起这这上联,兴奋无比,快步如飞的跑到了纳兰嫣近前,而后吸了吸香兰之气,伸手把这副对联交了过去,好像还想趁机揩油,但是没有得逞。

    二鬼架着我,走到书凡面前,抬着我的手臂,捧着将那下联奉了上去,我的双手,此时也都在白纱覆盖之内,一扬之下,露出了芊芊的十根手指。

    书凡仍旧没有看我,但是在交接对联的时候,却搔了我的指尖一下。

    或许是无意的,但是我仍旧一阵莫名的悸动。

    而后,眼睁睁的看着书凡和那小娇妻纳兰嫣进了洞房。

    虽然只是一面木门之隔,一袭红帘之阻,但宛若天人之距,刹那间已经咫尺天涯。

    我与书凡,曾经不知不觉间开始,却又真的这般无声无息的结束了么?

    再次看着门楣上的那个横批,“真爱无言”,恍惚间仿佛若有所悟。

    这不恰恰正是写的我此时的心间私语么,判官究竟是把这四字送给书凡和纳兰嫣,还是写给我看的?

    老天爷,如果你真的想赐给我幸福,却又怎么这般无情的毁坏?

    或者,你的目的本来就是先让我遇到美,品尝美,接着沉陷在美中无法自拔,最后,再将美高高的举起来,在我面前摔的粉碎,给我上一堂生动的天道大课?

    如果真的是这样,未免太过于残酷了。

    这个打击是我苏婉所承受不来的,书凡大婚,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净化心灵的劫难,而是六神俱失的毁灭。

    或许楚师姐的话是对的,人鬼之恋,为天地所不容,为六道所摒弃。

    花儿再红,最终也要陨落枝头,叶子再绿,最终也要化为尘土。

    我与书凡,尽管曾经相遇相知,灿烂而又热烈,但终究也逃不过这黯然凋零的结局。

    此时,太阳西斜,还未落山,我却觉得夜色已经提前降临,窃走了我身边的所有光明,温暖。

    剩下的只是无尽的寒冷,寂寞,刺骨。

    这温馨的喜堂,确是埋葬我灵魂的墓地。

    众鬼一阵喧哗,情绪非常激动,当然,从他们那一双双眼睛中,可以看出来,每一个都恨不得今天的新郎是他,是他牵着那闭月羞花的纳兰嫣走进洞房,而后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陈宁摆了摆双手,众鬼沉寂了下来,而后她宣布道“今天晚上子时,我将开启李家大墓,请各位宾朋大饱朵颐,尽情的吸精纯的收阴戾之气。”

    众鬼听罢,欢呼雀跃。“哦,这下有好吃的啦!”

    “谢谢遮天大人!”

    “遮天大人万岁!遮天大人寿与天齐!”

    听着众鬼阿谀奉承的甜言蜜语,感受着无尽的顶礼膜拜,陈宁面带得意之色。

    似乎,她真的觉得自己可以遮天了。

    盏茶功夫,百鬼渐渐散去。

    随后,陈宁对那两鬼使了一个眼色,应该是先叫他们把我送回那个山洞去,而她则与判官并肩共语的走出了喜堂,神色很是亲昵,挨挨擦擦,搭搭拈拈,俏语温存,低声俯就,情意绵绵,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余医系血。

    判官,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陈宁啊?

    刚才,在大厅之中,纳兰琼英想要杀我之时,你出言相劝,是无心之做,还有有意为之?

    还有,你那副对联,究竟有何含义,是我多想了吗?

    两鬼架着我向那山洞中疾奔而去,然而,正走着,忽而从不远处飞来两道黄符,正好贴在了二鬼面门上,二鬼登时倒地。

    这二人,穿着道袍,一个四十左右,一抹字胡须,另一个三十四五,招风耳朵,乃两个陌生面孔,我都没见过面,不知是敌是友。

    二人面容谦和的走了上来,而后将我头上的纱巾摘去。

    那个年龄稍大的字胡见我神色僵持,只有双目能动,转而从身上拿出一道黄符,而后默念口诀,烧了之后,在掌心落下一滩灰渍,放在我的鼻前,让我吸入。

    说这能解去我的定身之法。

    反正现在这个状态,我不能动,要是他们想艹我,早就艹了,所以直接深深一吸,将这些纸灰全部吸了进去。

    数十秒钟之后,一阵猛猛咳嗽,吐出了几口黑痰,终于又能动了。

    我急忙拜谢道“苏婉谢谢二位道长的救命之恩。”

    “姑娘不必客气,此地妖鬼之气颇重,现在,快随我们下山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现在下山,腹中蛊毒未解,那也是一个死啊,而且,死的会很痛苦。

    转而我道“二位,实不相瞒,我来此处,是因为有一个妖物,在不久之前,给我服下了可怕虫蛊,现在蛊毒已经隐隐发作了,如没有解药,我下山也是一个死。”

    听我这么一说,两人饶有惊色的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那个年龄大的字胡道士说道“下蛊之妖现在身处何处?我们去找,定有办法让它交出解药。”

    我急忙道“二位,这下蛊的妖物,凶戾异常,如果正面交锋,恐怕二位不是其对手啊。我自知大限将至,在此多谢二位好心。”

    字胡哈哈一笑,颇有成竹道“我三湘散人赵易行走天下数十载,还从未有收拾不了的妖怪,此番倒真的想见识见识,哪个妖魔凶煞如此嚣张。”

    听着话口,此人似乎是有些真本事的,但是狂傲之气,也是尽露无疑。

    我沉思了一会道“二位,如果真想与此妖物搏斗,还是做一些准备好,因为,她实在是太凶残了。”

    那个小一些道士见我如此神色,转而对这个三湘散人赵易道“师兄,听这姑娘话口,此妖物看来确实不是善类,我们应该做一些准备,确保万无一失。”

    赵易也点了点头道“那好,赵雷师弟,我们就做一些准备,今晚行动。”随后又对我说道“姑娘,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上一些时候,晚上行动。”

    随后,三人找了一处隐蔽的山洞,做为落脚之处。

    山洞之内,两人倚壁而坐。

    我则在洞口处,双目滞滞,浑浑噩噩的望着天边的惨红夕阳。

    洞外,几只寒鸦旋鸣不止,嘎嘎而鸣的音色很是伤人。

    其实,取出蛊毒又有何用呢?

    冥夫已经离我而去,往昔亦不可重来。

    书凡想必已经醉入温柔香了吧。

    我双眼有些发疼,转而,抬起双臂揉了揉太阳穴。

    这时,蓦然觉得,有什么薄薄的东西粘在小臂之上,急忙挽起长长白袖,那竟然是一张字条,不过像是有某种灵性,粘连的很紧,我取下一看,上面有几行小字,笔体清俊,行云流水,这,这竟然是冥夫的字迹!

    我使尽擦了擦麻木的双眼,果真是冥夫的字迹,他是什么时候放到我袖子之中的?

    对,想起来了,成是交付他那副喜联的时候,他的手轻轻撩了我的指尖一下。

    这是对我说的话么?

    是诀别之语还是另有隐情?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八十三章 书凡偷偷给我留字条,负心汉还是多情郎?-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