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七十七章 多情冥夫来救我,冷血陈宁生枝节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七十七章 多情冥夫来救我,冷血陈宁生枝节

    我急忙摆手相拒道“不用不用,二位鬼差大哥,那个我来这里是真有急事的。”

    他们皱了皱眉头,双双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是在平时,我们绝不相问,可是这里确实是危险异常。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敢问恩人到底有何事?重不重要,我们二人是否可以代办?”

    这两个鬼差真是一副古道热肠,对我这位“前世恩人”也确实是好的没的说了。

    我回道“苏婉多谢二位大哥一片好意,可是,这事真的没法替代。”

    两人又道“恩人,说句大粗话,除了吃饭喝水上茅厕,剩下的事。我们二人没有帮不到的,这里如此危险,有什么事情,恩人一句话,我们兄弟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二人的温言暖语。真是让我一阵感动,鼻子又是一酸,险些没涌出一些泪花,古有忠义千秋的关云长,今有丹心赤胆两鬼差。

    就算关云长关二老爷对刘备的情谊也不过如此吧。

    我暗自道“如果此番苏婉有命活着出去,一定给二位建一个小祠堂。”

    其实,琢磨琢磨,我又算两鬼差哪门子的“恩人”啊,长了二十年,连面都没见过,完全是沾了前世的光。

    见我久久不语。最后二人又道“既然恩人不肯说,非去不可的话,那我们二人陪同护驾,虽然勾魂锁被那个疯婆子收缴了,但是对付一些恶鬼凶灵,那也是不在话下,只要不碰上那疯女人,也可保恩人周全。”

    我心里暗自喃喃道“二位大哥啊,真是谢谢你们了。可是,可是我就是要去找那个疯婆子的啊!你们陪我同去,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又重返虎口?”

    转而我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谎言,装作羞答答的嘿嘿一笑,咬着樱唇道“实不相瞒,苏婉今日夜间来此,是找心上人来幽会的,这件事,二位没法代替吧,而且,我和情郎花前月下,谈情说爱,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呀。”

    他们二人摸了摸脑袋。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这个我们还真没法替代,也不能当那电灯泡啊,不过恩人,我们也真不理解,你们去哪幽会不好,偏偏来这个鬼怪游走之地相会,也真是醉了。”

    我笑回道“这才是真爱呀。那情郎为了我,连鬼都不怕。”

    他们相视一笑,“那好,既然是这个事,我们跟着确实不方便,不过恩人,我们就在此处等着你们吧,幽会之后,就来此处寻我二人,然而护送你们下山。”

    “那多谢二位大哥啦,苏婉告辞。”说罢,我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五六秒才直起腰身,苏婉的感谢,都在这深深一拜之中了,哪知道我是直起腰来了,可是他们还弯着,而且弯的幅度比我还大,脑袋都快碰地了。

    我瘪了瘪嘴,急忙将二人搀扶而起。

    这是什么事儿啊,本来还想感谢他们呢,这回倒好,又欠了一个拜谢恩情。

    此时,再说什么也都是多余的了,大恩不言谢,转而,我给了二人一人一个深深的拥抱。

    而后,义无反顾的朝着密林间走去。

    望着我的背影,二人朗声喊道“恩人,我们等着你们!”

    我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继续前行。

    山高林密,鸦躁蝉鸣。

    正走着,忽而从茂密的树林之中窜出来了两个人影,起初我以为又是什么鬼物呢,就想从包里拿符纸降服。

    其实,我带符纸,也是防身呢,总不能还没见到陈宁,就先被鬼灵之类的给弄死吧。

    可是眼前蹦出来的这两个人居然不是鬼,而是人!

    两个七尺壮汉,五大三粗的,穿着那种敞胸露怀的黑皮马甲,脚上穿着大皮靴子,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朴刀,另一个手中持着一根一米多长的火枪。

    在他们背后,还负着几只五颜六色的珍稀鸟类,这俩人成是打猎的吧。

    我扫了一眼,没理他们,想继续走。

    可是这二人鬼头鬼脑的瞧了瞧四周,见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嗖”的一下子,一前一后拦住了我的退路。

    我心中一凛,从那两双淫光大放的眼睛,瞬间就明白了他们想要干什么。

    转而我想逃,可是这就一条小道,两边不是密布的荆棘,就是嶙峋的山石,根本无路可逃。

    前后退路又被堵死,这下坏了。

    我想大呼鬼差,可是鬼差说过,他们只能降服鬼怪,不能干涉阳间之事,除非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此时,我将二人呼唤至此,就算救我一命,而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估计即使活下去,心结也永远打不开了。

    而且,我蛊毒在身,大概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再连累两人性命,实在不该。

    算了,死就死吧,反正不死在这里,也差不多要死在陈宁的剑下!

    我四下里一扫,随手捡起一个带着尖尖棱角的石块,冷冷喝道“你们别过来!”

    他们两个贱贱的笑着,目光无限贪婪,就像是饿了多日,而后突然看见肉骨头的两条死狗,那个持刀人狞笑道“嘿,小妞子,你觉得凭着一块石头,能打得过我们手中的朴刀火枪吗?”

    我咬着牙嗔怒道“我不是打你们,你们再迈一步,我就自杀!”

    他们相视一眼,那个年龄小一些持刀人淫笑的更灿烂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一个守身如玉,九贞七烈的阳刚女子呀。”

    另一个也舔着舌头道“嗯,是啊,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兄弟,这女的,这么刚烈,一定没和男人胡搞过,那里一定紧紧的,没准还是个雏呢,哇哈哈哈哈。”余狂役扛。

    随后二人同时道“小浪蹄子,你倒是凿啊,往自己头上凿啊,我们今天就看看你敢不敢自杀!”

    我一闭眼,含泪喊道“书凡,来生再见了!”

    转而用石头的尖角角朝着自己的太阳穴狠狠的凿了下去。

    这石头就像一把刀,要是被扎到,必死无疑。

    可是那人猛的一甩掌中黑色朴刀,速度非常快,两米的距离,瞬间就到了,“当啷”一声,将我手中石块击飞。

    紧接着,一个饿虎扑食,将我压倒在地。

    不出几秒钟,两人就将我手脚用随身携带的绳索捆了个结结实实,而且是在了两树之间,绑成了一个“大”字型。

    我挣扎了两下,可是,那绳索都要勒进肉里了,根本不顶用,身子几乎丝毫动不了。

    想不到,今天,要被这俩畜生侮辱了。

    我瞪着凤目,破口怒骂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转而,就想咬舌自尽!

    哪知道这两个畜生像是有防备似的,一个人急忙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嘿嘿,小妞子,这么死了岂不便宜你,再说了,等会被我们玩爽了,没准你就不想死了呢。”

    而后胡乱暴力的从我上衣上撕扯下一块大布,大力的塞在了我的嘴里,还使尽捅了捅。

    转而他看着我,阴鸷而淫贱的笑道“小浪蹄子,这次,看你还有什么办法,想死也死不成了吧。”

    我双目燃着无尽的怒火,把眼睛拼命瞪到了最大程度,就像恐怖片里的那贞子似的,给这两个人渣吓的也是一怔,转而一个人道“大哥,咱们把她脸蒙上吧,这样跟个鬼似的。都没兴趣做了。”

    “嗯,好!妈的,真想一下捅瞎了,不过又怕她痛死,那样就不好玩了。”

    转而,这俩人间恶魔又在我身上摸了摸,将我那方纯白色的丝制香帕掏了出来,蒙在了我脸上,而后在脑后打了一个结。

    二人淫贱无比的笑道“嘿嘿,这下咱们兄弟二人可以好好爽了,大哥,你在前还是在后?“

    “我在后,尝尝玩菊花的滋味!”

    ”好,那咱们哥俩,一前一后,好好让这小浪蹄子爽爽!”

    我苏婉诅咒你们下十层地狱!!!

    正在这俩活畜生要对我下手的时候,我忽而看见,在不远处有一个身影飘然而至,由于蒙在我脸上的这方丝巾不太厚,还有一些细小的斜缝,所以,眼睛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东西。

    这个人影,身着一袭白衣,衣带飘飘,潇洒不群,随性而又帅气,极为俊逸。

    我猛猛的眨了几下眼睛,看的清楚了一些,居然好像是书凡,再次眨了眨眼睛,没错,真是我的冥夫!我的书凡!!

    我好想大喊,可是口中被杂物堵得死死的,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也不知道书凡此时去做什么,会不会看到这一幕。

    但是就算是看到了,他也未必知道即将被侮辱之人是我。

    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他会插手么?

    而且,他此时是一个鬼,不是一个人,阳间之事,就算不插手,也无可厚非。

    他从相隔二十多米外的另一条山道小径快步掠过,而后下意识的往这边看了一眼。

    此时,有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猛地揪了我头发一下,痛的我嗓子里发出一声尖叫,虽然嘴被堵着,可是隐隐传出了一些涟漪之音。

    书凡眼眉一怔,身子斜飞而至,双臂一推,瞬间将这人渣生掀翻到了五六米外荆棘丛生的灌木丛之中,扎的他们是嗷嗷乱叫,如投入沸水中的游鱼,蹦蹦乱翻。

    而后,书凡那双灿若朗星的眸子静静的盯着我,伸手来摘那方纯白丝帕。

    我眼中那滚烫的泪水早已经将这手帕浸湿了,甚至都从下面滑落了几滴。

    此时,只想一下疯狂的扎到他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享受那温暖依靠,顺便再锤上他两粉拳,撒娇道,为何这么晚才来救你的小娇妻。

    然而,就在他指尖触到香帕的一刹那,一道闪电般的影子蓦地从树梢急速跃下,快的难以置信,”砰“的一下,击打在了书凡颈部。

    后者颤抖了一下,那双黑色眸子慢慢的闭上了,而指尖也从丝巾上缓缓滑落,我脸上刚刚感受到的爱的温度瞬间又消失了。

    谁!谁袭击了书凡!?

    我瞪目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居然是陈宁!是她!

    她竟敢袭击他哥!疯了吗?

    她在后面轻轻的抱住书凡的身子,而后道“哥哥,妹妹迫不得已,得罪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见到这个小道姑,还请见谅。”

    她抱着书凡,放在远处的一棵树下,而后走到我身旁,伸出那树皮一般的手掌,”嗤“的一下扯下蒙在我面部的丝巾。

    双目寒光炯炯道“小道姑,咱们又见面了。”

    随后,那梦魇般的厉笑之声再次响起,震的山谷回荡,星月隐没。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七十七章 多情冥夫来救我,冷血陈宁生枝节-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