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六十九章 童子眉发威,邪灵遁逃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九章 童子眉发威,邪灵遁逃

    安澜直接将这小道士那流血的中指往卦镜中间的那个凸面上一抹,痛的小道士又是哎呀一声。

    此时,附在我体内的这个邪物见状,就想逃跑,其实,安澜未必能降服的住他。他担心的是被从我体内震出去。

    那样的话,几乎前功尽毁,从书凡体内吸食的那些精元之气,全部带不走。

    因为,这些气体霸道的很,得很长时间才能被他吸收。

    现在,只能贮存在我这个宿主体内。

    这个邪物挟持着我的身子就欲窜逃,此时,也许是刚才被卦镜照射了的缘故,他对我意识的操控大不如前。我甚至能稍微的控制自己的右腿和右臂了。

    这邪物想迈腿,我极力抗衡着,他猛的伸出左腿,可是我的右腿在我的控制之下,还站在原地,两相不让,“跐溜”一下。双腿一劈,直接来了一个一字马。余见丰划。

    这个一百十度大劈叉,痛的我如生孩子般酸爽。

    但是也成功的阻滞了他的逃跑。

    安澜一马当先,急跃而上,脚踩北斗七星步,口念降魔大法咒,将这浸染了童子血的卦镜往空中一抛。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敕!”

    咒语一出。此卦镜仿佛是得了某种灵性,呼呼旋转起来,由其中央射出一道金光,好似初升朝阳,夺人二目。

    我周身上下,被这金芒覆盖,感觉到那邪物在我体内攒动不止,如热浪般上下翻腾,似乎是坚持不住了。但是仍然做着困兽之斗。毕竟,吸食了那么多的精元,他不想放弃!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书凡的精气就是邪物的一笔巨大横财,好比一个人刚刚中了五百万大奖,要他交出来,他当然决计不肯了。

    所以,几乎是宁可丢了半条命,也要保住这精元。

    他控制着我的左腿,用脚尖勾着地面,在草地上滑行而走,速度还挺快的,好似游蛇。保持着这一字马的姿势,差点没痛死老娘!

    不过就算痛死,也不能让他逃跑了,老娘我和你拼了!

    安澜单凭卦镜制服不了那邪物,直接抓起了那个惊魂未定的小道士,握着他流血的中指,直冲过来,而后朝我额头眉心上一点!

    我额头的灵台中刹那间刮起了一阵旋风,恍惚中看到,那邪灵被这股旋风卷在了其中,这旋风越来越猛,最后瞬间冲出我的脑门!

    片刻之后,我顿觉神清气爽,仿佛又得了新生。

    哈哈哈,这具身体又是本姑娘自己的啦!太爽了。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合上劈着一字马的两条大长腿,因为那白色小内内都漏出来了。

    还好内裤质量超级棒,居然没摩漏。

    真想脱下来亲一口,艾玛,好污,不过它确实很好的保护了我。

    这是啥牌子的啊,下次一定再买!

    我定神观瞧,只见那邪物乃一团赤黑之气,不断变化着形状,似猫又似豹,有时还似人,不知道本相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邪戾的叫嚣着“好你个龙虎山道士!今日之仇,本座一定会报!到时候,将你抽筋扒皮,剜眼割鼻,碎尸万段!”

    安澜耸肩吹了几声流氓哨,“哎呦,你安爷爷好怕呦。”

    转而伸出右手二指,向空中一探,就要催动那赤光耀耀的卦镜收妖,这邪物已经失去我这个宿体,力道能量大不如前,知道再战下去没有好果子吃,弄不好小命都得搭进去。

    转而化作一道黑芒,沿着湖面向远方飞掠而去,如流星般,拖着一条长长的大尾巴伏地而走,吹的水波阵阵,涟漪道道。

    安澜看着走远的邪物,一屁股坐倒在地,悬浮在空中的卦镜也“哐当”一下坠落。

    他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道“哎呀,还好走了,我这点压箱底的家伙都拿出来了,体内的精力也快用光了,这要是再不走,可真惨喽。”

    原来他刚才那催动卦镜收妖的架势也是在装逼啊。

    他挑眉看了看我,“大小姐,你还好吧。”

    “全赖你救驾及时,本奶奶还算有口气。”

    此时我想起了那女鬼和书凡,急忙游目四望,脖颈旋转一百十度寻找着。

    安澜摆了摆手道“蹦找啦,早就跑了。刚才我和那邪灵缠斗的时候,就抱着那男鬼跑了。”

    找下去无益,希望这个书凡也能平安吧。

    我转而向安澜问道“我说安澜,今天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还有那女鬼南歌,怎么也来了?她不是被封在青云山后山了么?不会是那大阵解封了吧?”

    安澜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至于这女鬼是如何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是,今天,她突然去了那云景别墅,我赶走了她,想彻底将其消灭,这才一路追赶而来。

    在半路上,遇到几个鬼魂,这女鬼从他们口中似乎是窥探到了什么特殊信息,朝明月湖这里飞来。

    我尾随而至,就见到了刚才那一幕。”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道。

    他神色有些不爽,耸着蚕眉看着我叹气道“我说大小姐,以后咱们别总整这些刺激的事件好不好?要是这次不是我赶到,真不知道你的后果。从外貌看,像个文静的小鸟依人般的淑女,千娇百媚的,骨子里比女汉子还凶猛呢。”

    我嘿嘿一笑,“人嘛,平平淡淡多不好,时不时的来些刺激多带劲。”

    他撇了撇嘴道“大小姐,你是带劲了,你是玩爽了,爽上天了,但是可把我玩惨了,那个公子安澜的母亲秦小环阿姨,将我这月的薪水扣去了一万块!”

    我白了他一眼道“安澜,你这人怎么说话呐,什么叫我玩爽了,爽上天了啊,其实我也有些难言之隐的。”

    “好好好,算我嘴歪,好了吧。”

    我拍着他的肩膀,双目弯成月牙,笑嘻嘻道“好啦,好啦,互相理解吧,知道你不容易啦,我的好保镖,你放心,我一定跟秦小环阿姨说,让她下个月,把工资给你补回来,让后再给你加一些,你看怎么样?”

    安澜一听有钱赚,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双手向我作揖,“苏婉大小姐,你真是我的亲奶奶!比我亲奶奶还亲,她就知道拿那大眼袋锅子抽我。”

    那个小道士,此时就唯唯诺诺,跟一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似的站在不远处,听着我俩不着调的胡侃,也不说话。

    只是吮吸着他那破了的中指,看来是很疼。

    扭捏的神态让我俩不禁呵呵一笑,我拍了安澜脑袋一下,“我说,你不就要取一些童子血嘛,用得着使那么大劲咬嘛,你看看把人家痛的,你得花医药费啊。要不然怕得狂犬病。”

    安澜眉毛向两旁一噘,那双黑色眼珠上下扫着我,说道“大小姐,我又不是狗,得什么狂犬病啊,再说,我用力咬,不是想多挤出一些血嘛,要不是你被邪灵附体,我吃饱了撑的,咬人手指啊,这还怪我了,真是没处说理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句古语一点没错呀。”

    我提起粉拳就要锤他。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而后朝那小道士一招手,“喂,小兄弟,过来!”

    小道士走了过来,“大哥,什么事?”

    安澜揽着他肩膀,装作一副假熟的样子道“刚才多谢你的童子眉啊,要不是你,现在估计我们都得去见阎王爷了。”

    小道士和我说话腼腆,但是和男人说话并不拘束,还很洒脱,立刻笑道“没事儿,大哥,咱们都是修道之人,收鬼驱邪,那是道家本分。相互扶持,更是应尽的职责。”

    安澜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足足得有一万块,往小道士手上一拍,“小兄弟,这钱算你的医药费。”随后瞟了一眼我,而后附在小道士耳旁,悄声道“看见没,那个傻了吧唧的假娘们,说你手指让我咬了会得狂犬病,真是傻到家了。”

    其实啊,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爱开玩笑。

    这小道士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大哥,这姑娘不傻呀,我看着挺冰雪聪明的。”

    “哟呦呦,我说小兄弟,你可别被她的外表迷惑了啊,女人是老虎,她就是其中的母老虎王。”

    我听到了这句话,捡起地上的鞋子,朝他狠狠的甩了过去。

    安澜身子一转,把小道士挡在前面。

    那小道士接住我的鞋子,转而道“姑娘别生气,我看出来了,这大哥就是爱开玩笑的人,他不坏。”

    “喂,我说小道士,你别替他说情啊,这人坏死了,心地大大的坏!”

    安澜发动了摩托车,拧了拧油门,发出一阵阵嗡嗡的轰鸣之声,而后对小道士说“小兄弟,上来,带你去医院。”

    小道士道“大哥,那这位姑娘怎么办?”

    我盘着腿坐在地上,双臂抱在胸前,“切,小道士,你别担心,今天他要是敢开出去一厘米,明天我就让他卷铺盖走人。”

    安澜从摩托上下来,走到我身旁,恭敬道“我说大小姐,你想让我咋办?”

    我斜了他一眼,“怎么办,把我抱到摩托车上,你看看我这双脚,脚底都磨出血了,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啊,快背我上去!”

    此时,我看见了那散落在草地上用过的胭脂红和锦囊,转而也捡了起来,装在口袋里。

    安澜开着摩托车一路奔驰,嗷嗷惨叫,因为那双耳朵被我拧大了三圈!

    “大小姐,我那是开完笑的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嘿嘿,没门!”

    到了医院,医生给小道士的手指上了一些之血药,而后用白布包扎了起来,而后又将我双手,双脚的受伤之处,包扎了起来。

    都是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

    我们三人快要离去的时候,那个医生忽而诧异的看着安澜问道“先生,你的耳朵怎么肿的那么大啊,用不用敷一些冰块消消肿?”

    安澜一脸漆黑道“不用,我是猪戒转世,耳朵本来就又红又大。”

    逗得我和小道士一阵哈哈大笑。

    此时,这小道士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忽而一拍脑袋,惊道“大哥,你能不能快点送我去金星大厦,我师叔李旺财正在那里开会,我这么半天没回去了!我们茅山派要多交会费了!”

    安澜开着摩托车,呼啸奔驰,几乎以二百五十迈的速度开往金星大厦!

    要不是上面坐了我们三人,都得飞起来了,一路飘逸,吓的警车都不敢追。

    没用三分钟,就快到了。

    此时,正好经过那个“来生福”棺材铺,我不经意间扭头朝里看了一眼,顿时吓的是寒毛倒数!差点栽下摩托车!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九章 童子眉发威,邪灵遁逃-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