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六十八章 女鬼救少主,安澜战邪灵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八章 女鬼救少主,安澜战邪灵

    可能是书凡体内的这些精气太过于霸道了,我的身子几乎有些承受不住,尤其是小腹处感觉到一股灼烧似的疼痛,就像是身体里被点了一把火。

    可是附在我身上的那个邪物却浑然不觉,他当然不觉了,他现在只是把我的身体当做一个器皿而已。一个收集精气的容器,来供他自己修炼。

    至于我本体的状况,难受不难受,痛不痛,他根本不太在意,只是不叫我丢了性命便可,保持住一个生命体特征。

    我感觉小腹里气息激荡,越来越鼓,似乎都要涨破了,好像一个怀胎十月的产妇。

    正在这当口。只觉得身后一阵疾风旋转而来,而且伴随着一声厉啸“休伤我家少主!”

    阴气飒飒,来者不善。

    我身子迅速一闪,闪电般的跃出去了十多米。

    手中的书凡也被抛到了一旁。

    此时,只见一个红衣女鬼,夹杂着呼啸的阴风,落在了瘫倒在地的陈书凡身旁。

    看到此女鬼。我心中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鬼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在藏在云锦别墅里的那个女鬼南歌!

    想当初,安澜骑着摩托车,把这女鬼引入青云山后山的困魔大阵,我还差点丧命在她手下,幸好偶然之下,御使青云剑,将其刺伤。

    她不是被困在青云山后山的大阵里面了吗?此时怎么出来了?

    莫非楚师姐解开了那困魔大阵?还是出现了什么难以抵御的状况?

    如果大阵真的被解开,那么可怕的陈宁是否已经出来了!?

    还有,最最重要的是。我那真冥夫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系列的问号在我头脑里闪过,不过,此时都没有答案。

    这女鬼南歌,抱着倒地的陈书凡,看到自己的少主这个样子,不由得滴下了几颗眼泪,心疼的喊了句,“少主,你醒醒啊!”

    可是后者。早就陷入了深度昏迷,其身上的能力已经被胭脂红上的特殊法咒所禁锢。

    而且,我吸食了那么多精气,已经让他大伤元气,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的。

    这女鬼看向我,目光中恨意滔天,本来,她在以前就口口声声的说要杀了我这个纯阴女子,现在,看我伤了她家少主,那更是火冒三丈,样子狰狞可怖!

    额头上青筋暴露,两根青黑色的獠牙呲在嘴外,真是愤怒到了极点。三尸神暴跳,五脏府生烟!

    恨不得马上将我碎尸万段!

    二话不说,张开那铁钩般的大手朝我就扑将而来。

    我冷冷一笑,并未退却,而是向前一冲,打出一掌黑气!

    这黑气形状,如同放大了的蝌蚪一般,急速的击在了这女鬼胸前,将其打的倒飞而退。

    身子足足飘出去了两丈多远才勉强停下,气喘不止,捂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好几声。

    一招即败北!

    我就有些纳闷了,按理说她不应该这么菜啊,尽管附在我身体内的这个怪物能力很强,但这个女鬼的实力也不算差。

    想当初,和安澜搏斗时,她那也是相当凶悍的,巨石一拍即碎,草木一斩立断。好似一个地狱的罗刹。

    而现在,脸色苍白,看来身子很弱,我琢磨了一下,成是被青云剑所伤,现在伤口也未恢复。

    毕竟那青云剑,乃道家的宝贝,力量当然非比寻常,鬼物挨了一剑,重则当场毙命,轻则也得伤筋动骨。

    这女鬼南歌,眼神怪异的看着我,似乎想不通,为何我的能力变得如此强悍,她当然不知道,在我体内此时附着了一个邪物。

    她忽而又凄厉的大吼了一声,冲将上来,双臂如蒲扇一样,旋出一阵阴寒之气,我向后一跃,轻而易举的躲过。

    哪知道她这是虚晃一招,实则想救走书凡。

    扭身一抱地上的少主,就想飞走。

    可是,我体内的那个东西怎么会轻易放走这么好的一个精气之源呢,双腿猛地向下一蹲,好似一个蛤蟆,这个姿势很嚣张霸道,双腿微微外阔,浑身黑气鼓荡。余见边弟。

    只听得“嗤”的一声,我这新衣服的裤裆瞬间撕裂。

    而后嗖的一下跃了起来,如一发炮弹,翻滚着射向女鬼。

    这女鬼,本来刚才就不是这邪物的对手,此时怀里又抱着一个书凡,当然飞的更慢了。

    被我拽住其双脚,猛地一抡,“砰”的一声,撞在树上,喷出一口鲜血,怀中的陈书凡也被震了出去。

    邪物看着重伤的她冷笑道“女鬼,刚才你说这小子是你家少主,我倒想听听,是什么洞府的少主?”

    女鬼啐了一口吐沫,“呸,今日我就算死了,也不让你伤害我家少主!”

    看来这女鬼还真是一片耿耿忠心,也不失为这个少主手下的一个赤胆心腹。

    邪物十分不屑的哼道“一个区区女鬼,也想与本座抗衡,简直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说罢,单手旋出一掌黑气,这团黑气,上下翻腾,直扑女鬼额头,这女鬼自知今天可能活不了了,转而扭头对书凡说了句,“少主,咱们来生再见,南歌先去也!”

    就在这个当口,忽而一阵狮吼般的轰鸣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一道黑色彩虹从天空中划过,还伴随着一阵罗宾汉似的啸声,不是安澜还有谁?

    果不其然,是安澜,此时这小子,居然还穿着一件黄色披风。

    他本来的标准行头是军钩皮靴,一身牛仔,现在居然又套了一件披风,还是黄色的,把自己打扮的有些不伦不类。

    不今不古的。

    这邪物眉头一纵,“你是何人?”

    安澜耸了耸肩,挑着眉毛戏谑道“孙子,你猜猜爷爷是谁啊?”

    他似乎已经看了出来,我被邪物附体了。

    邪物不禁震怒,攥着拳头道“我管你是谁,今天本座就送你归西!”

    “又是本座,本你老母啊,今天安爷爷不送你归西,送你去见你三姑奶奶!”

    邪物再也按捺不住,哇呀呀爆啸一声,双臂向上一抬,而后又向下一划,再向前一推,两股黑丝从双臂旋出,卷向安澜。

    后者不慌不忙,身子一转,身上的那件黄袍陡然翻飞,好像是要以这件黄袍做为盾牌。

    这时,我才恍然发现,这件黄袍中间,竟然有一个类似繁体“风”字的符号,原来这不是普通的袍子,而是一件加强加大版的符箓!

    真不知道安澜这家伙是自创的,还是从哪学来的。

    这两团黑气被黄袍收入其中,如同泥牛入海,只见安澜猛的又向外一抖,

    “还给你!”

    两团黑气从袍中邪物打来,可是好像他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又用这件黄袍将两团黑气兜住,“哎呀,大小姐,我差点忘了,这是你的身体啊。”

    转而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古铜色卦镜,此卦镜,形似卦图,周围刻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相,而后中间有一微微凸起之镜面。

    我也知道,这卦镜是震慑邪魅的有力法器,此时安澜用此镜,想必是打算将我体内的邪灵给震出体外!

    果不其然,他脚踩天罡步,以脚尖为枢,膝盖为轴,身子左右摇摆,快速的有节奏的一动,口中急念道“跪吾台前,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敕!”

    双手持这卦镜向我一照!

    我只觉得眼前电光一闪,卦镜上赤光粼粼,好似一道霹雳射来,不禁闭上了右眼。

    但是左眼闭不上,瞧的真真的,这道宝剑般的电火,一下子冲进了我的身子,心神一阵激荡,灵台处更是酸麻不止。

    体内邪物鸣叫了一声,似乎被这道霹雳震的要离体,不过,不过!他并未离去,只是出去了半个身子,转而又缩了回来。

    “臭小子,你的道行还不够啊!”邪物冷厉道。

    安澜瞪了瞪眼,随后嘿嘿一笑,“那加点童子眉够不够啊!”

    这邪物一凛,“什么,你是童子之身?”

    显然,他不相信,如安澜这般油嘴滑舌之人,二十多了,还是童子!

    甭说邪物不相信,我也不信啊,前几天在医院里,那小护士都说我是小嫂子,而且这安澜还有好几个小嫂子,怎么可能是童子呢?

    安澜神秘的一笑,“邪灵,要不要本爷爷给你撒泡尿尝尝,验验真假啊!”

    此时我忽而也觉得能控制舌头了,似乎是刚才这道卦镜里的霹雳一阵,起了一些效果,转而大喊道“安澜,快点把这邪物从奶奶身体里赶出去!”

    安澜打哈哈道“遵命!”

    转而就做出了一个咬中指的架势。

    这童子眉,也就是童男子的中指血,童男子,就是没有经历男女交合之事的男子。

    童子因为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阳气未泄,对于克制阴邪之物来讲,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是宝,童子尿啦,童子吐沫啦,十分好用,尤其是这中指血,那更是克阴之灵丹妙药。比什么朱砂都好用!

    安澜却未咬下去,而后耸了耸肩无奈道“真被你猜对了,我不是童子。”

    噗,我差点喷血。就知道你不是!

    那邪物乐了,“臭小子,你要是童子,天下人都是童子了!”

    此时,我与这邪物是公用一条舌头,转而我说道“安澜,那你快点想办法啊!”

    安澜笑道“大小姐,能不能借你姨妈血用一用,效力也和童子眉差不多!”

    “无耻,滚蛋!”我顿了顿又道“再说就算想借,现在也没有啊!”

    这邪物道“这回我可要送你归西了!”

    我忽而想到了什么,叫嚣道“安澜,你身边的那个小道士是童子,你取他的中指血!”

    安澜扭头一看,拽起小道士的右臂,嘎吱一口,就咬了下去。

    昏迷的小道士猛然惊厥,痛的“啊”的大叫了一声,看到安澜满嘴沾红,还以为是妖怪呢。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八章 女鬼救少主,安澜战邪灵-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