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六十七章 苏婉亲手杀冥夫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七章 苏婉亲手杀冥夫

    月色依旧纯美无比,晚风妩媚,花香阵阵,一对俊男靓女,半坐在地上,四唇粘合的热吻着。而且是半唇相吻,从远处看,绝对浪漫而温馨。

    如果此时,有一个摄影师经过此处,快手捕捉下这个瞬间,放在网上,想必一定会引来一群痴男怨女的点赞,哇,好陶醉呀!而后用手拧拧旁边的男友,你看你看。我也要这样吻!

    可谁又知道,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之吻。

    美丽背后的东西也许并不美丽,甚至是可怕至极的。

    我和书凡二人,吻上之后,并没有立刻分开,好像是那唇上胭脂红的作用,此时。二人谁也动不了了。

    就这样静静的吻着。

    其实,我并不好受,因为刚才吻的时候,速度过快,撞击的力度过大,此时,我的两片小唇全部压在了牙齿上,痛的很,但是也没办法。

    想必书凡的感觉也是一样吧。

    我们此时,就像是两具蜡像雕塑。

    此时,那个昏迷在地的小道士在微凉夜风的吹拂下。忽而醒来了,他勉力撑起受伤的身子,而后一瘸一拐的向我走来。

    此时,在他的眼中,我只是在和空气接吻。

    或者说,只是樱口微张,对着空气发呆。

    他走到我面前,半蹲下身子,眼神错愕的看了看。而后又用手晃了晃,“姑娘,姑娘……”

    见我没反应,他就用手轻轻的触碰着我的臂膀,好像是想把我拉起来。

    正在这时,那胭脂红的类似定身一样的效果突然间消失了!

    我与书凡二人,双双猛地向外弹跃而去,由于那小道士正站在我身后,一下子将其撞翻在地,他受伤的身子本就没恢复,一撞之下,翻了一个白眼,再次昏迷。

    书凡抹了一下嘴唇,显然。他也感觉到了双唇之上的某种力量,而后表情开始痛苦起来,脸色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白,青白二色,叠加而变,甚是诡异。

    随后,他的唇上泛起一抹亮晶晶的红色,而后,这红色迅速扩大!转眼的功夫,就弥漫成了一张网状物,将他缠裹在内。

    他挣扎着,可是这张红网越勒越紧,甚至将要勒进他的皮肤。

    身子踉跄的晃动了起来,捂着头,口中痛苦的呻吟着。

    最后抱头惨叫了一声,跪倒在地,长发四散,如一头被某种力量禁锢在笼中的猛兽。

    从那战栗不止的身子,就可以看出来有多么难受。

    他痛在身,我痛在心。

    他的身上在滴血,我的心中在流泪。

    诚然,我虽对他这个“假冥夫”并不是太感冒,可是也并不是恨的牙根痒痒。

    他对别人固然是冷酷至极,但是在其心中还是为我留下了那么一点点温柔净土。

    此时,我很想上去扶住他,帮他取下那张红网,但是,却身不由己。

    蓦地,一阵哈哈哈的狂笑之声从我口中传了出来,笑的狰狞,笑的阴森可怖,尖戾异常。

    分贝高的变态,甚至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维塔斯那海豚音在我面前也是黯然失色,震的我双耳嗡嗡作响,好像有千只蜜蜂在飞舞盘旋。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声带还可以发出这种声音,如果以后,在某个地方,这样尖笑上一两声,保准鸡犬不宁,人畜皆奔。

    笑的我嗓子火辣辣的痛,都好像快要冒烟了。

    此时,自己好像就是一个从地狱刚刚挣脱出来的邪恶无比的女鬼。

    附体以来,这个灵物从未发出任何声音,也未说话,此时却哈哈狂笑起来!显然,他是某种目的得逞了。

    笑了得有足足两分钟,把附近树上的夜宿之鸟全部惊飞了。

    也许是笑够了,转而走到书凡前面,伸手采住他那长长的黑发,向旁边一拽,俯视着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冥夫。余见乒圾。

    “想不到我豹猫今天居然能够一箭双雕,既得了这么好的一个纯阴女子做为宿体,又能吸食了你身体里这么多的精纯灵气,如若不是机缘,恐怕就算我再修炼五十年,一百年,也远远不及今天的收获,啊哈哈哈哈!”

    此时书凡,全身已经像散了架子行尸走肉,体软的好似硅胶娃娃,四肢下垂,眼神空洞,毫无生机。

    若刚才,那胭脂红全部吻上的话,现在的书凡,已经被吸入锦囊之中,但是,由于只是吻上了一半,所以,还能保持一些形体。

    我拎起垂垂疲软的书凡,冷冷笑道“本座今天就吸了你的元灵精气!”

    随后大口一张,便猛猛的吸食起了来。

    只见一缕缕白色的气体顺着其口缓缓的进入我的七窍之中!

    而他那光滑洁白的皮肤则稍稍有些暗淡起来。

    我将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冥夫了。

    ----------------------------------

    此时,在青云山后山,书凡正在那紫竹林中,吹奏着优美的笛子曲,而那古代小娇娘纳兰嫣,和着天籁之音飘然而舞。

    月光皎洁,如诗如画。

    在温泉中的书凡,一觉醒来,已然深夜,想起陈宁说起我的那些负心之话,倍加苦楚。

    心中满是烦闷,离愁别绪,难以纾解,辗转反侧,甚至难受。

    转而从温泉中上来,持上那支笛子,便向紫竹林走来。

    并未特意招呼纳兰嫣,但是这小娇娘,虽说与书凡刚刚相识不久,却一见倾心,芳心暗许了,见书凡一走,便起身,安安静静的在旁相随。

    书凡本就很帅,且言谈举止之中,带着一丝浅浅的温邪之气。

    对未经世事的少女来说,那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

    这沉睡数百年的纳兰嫣,以前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此时被迷得是魂都没了,当然如影随形了。

    书凡也未赶她。

    不多时,来到那片紫竹林,睹物思人,又想到那日,在他的笛声之中,我翩翩起舞的情况,竹叶飞舞,恰似紫雨漫天。

    初爱娇容,恍若隔世。

    驻足而立,怔怔的望着纷纷竹叶,呆了半晌。

    旁边的纳兰嫣也是垂臂而侍,时不时的看上几眼,不知道这个帅情郎心中在想什么。

    思潮如海,书凡淡淡一笑,而后对旁边的纳兰嫣说道“我吹笛,你伴舞可好?”

    这美娇娘登时大喜,几乎拍起手来,笑靥如花道“好好,请公子吹笛,我自当献舞。”

    书凡靠坐在一处岩壁下,奏响了笛曲。

    不得不说,纳兰嫣舞的很好,至少,比我要好上很多,她本就是舞女出身,因容貌技艺绝佳,这才被大户人家买下。

    清笛阵阵,曼舞生香。

    甚至有几只黄莺,都叽叽喳喳的在旁边欣赏。

    或许按表面显现来说,纳兰嫣此舞,才配的上书凡那天籁之音。

    这小娇娘,一袭宽松红衣,色彩光鲜,在修长的玉颈之下,玉身半遮半掩,一条粉色丝带,把蛮腰束缚的盈手可握,美眸闪烁,杏目含笑,媚意荡漾。

    她纤足点地,身子轻旋,若仙若灵,若妖若魔。

    她好似是专门从书凡笛声中走出来的精灵,在这绝美的月色下,跳出了这么一段人灵皆惊的绚丽舞蹈。

    笛音曼舞,珠联璧合。

    竹影斑驳,莺鹂盘飞。

    真是天衣无缝。

    蓦地,笛声骤然顿住,小娇娘的身形也突兀而止,书凡脸色微变,觉得呼吸不畅。

    小娇娘马上跑到书凡身旁,神色慌张道“公子,你怎么了?”

    书凡淡淡一笑,“没事,没事,只是觉得胸口一痛,现在好了。”

    ----------------------------------

    此时,正是我大口大口的吸食冥夫之气的时候,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冥夫,就将要被我杀死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七章 苏婉亲手杀冥夫-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