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四十八章 棕发男子是判官吗?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四十八章 棕发男子是判官吗?

    我也学着他的兴奋感,娇滴滴道“哎呀,那谢谢马哥了呀,要是能成为电影女一号,我给马哥做全身按摩。”

    这马哥听我的口气,以为我必是他床上的猎物了,话语也变得较为直接,“嗯,来香妹子真敞亮,面试地点就在西美大酒店的三层305房间,晚上点不见不散。”随后他还在电话那头嘬了一下。

    我赶忙挂了电话,生怕他再嘬几下,那样估计没见面就先恶心吐了。

    此去,只需借助他为跳板,接触到那个拍电影的导演“天哥”。

    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我往床上慵懒的一躺,回想着这两天的经历,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痴狂的女鬼,冷血的魁哥,勇敢的柳儿,忠义的鬼差,还有那神秘的判官。

    这些常人一辈子都难以遇到的人或事,都在我身上发生了,是命运的使然还是造化的无常?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需要勇敢去面对,我本脆弱,但必须学会坚强。

    下午,懒在床上,抱着一个枕头,美美的酣睡一觉,到了五点,起床,准备赴约。但是猛然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有些破了,脏了,穿着这服装去见那马哥,显然难以达到目的。

    当然了,那马哥估计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想到大战一场的人,不管你穿什么,一丝不挂或许他更乐意,可是我自己也得注意点形象啊,现在都这个时间了,再出去买衣服显然有些来不及。

    正在这个当口,忽而一个粉面高挑的小护士走了进来,看我一脸焦急之态,忙询问道“小嫂子有什么事情么?我去办就行了。”

    听到“小嫂子”三字,我这心中火气就不打一处来,胸中暗道“安澜,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才怪!”

    那小护士见我由急转怒,更是有些慌张,“小嫂子,到底有什么事呀?要是伺候不好你,安哥要训我的。”

    我想发作,忽而瞥她的一身洁净骨感的护士服,顿时有了主意,转而由怒转笑,“护士妹子,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小嫂子有事尽管说。”

    “那个,能不能把你身上的这套护士服借我先穿一下,就今天晚上用,明天就还你。”

    她惊的双目微怔,“啊,借我的服装去做什么呀?”

    我咳咳道“嗯,其实是这样的,你安哥吧,他寂寞了,想要了,在酒店开了房间等我,说想看我穿护士服,所以呢,嘿嘿……”我自污的心中一阵肉麻。

    她立马顿悟,显然也是知道此中缘由,“哦,了解了解。”不过转而又道“那个小嫂子,还是不行啊,你现在的身子,还这么弱,而且带伤,也伺候不了安哥啊。”

    “没事,我能伺候。”

    “不行!我是安哥的好朋友不假,但首先是一名护士,首要职责就是保证患者的治疗!小嫂子不忍拒绝,我给安哥打电话,让他找其它的小嫂子!”转而,拿出电话就要拨号。

    噗,我差点喷血,这安澜表面上看着老实巴交的,私下里竟然这么污啊,有多少个“女人”啊。但此时不是卦这些时候,我急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别别,姑娘,千万别打,再说了,我用手也可以帮他呀。”我今天真是自污的彻底了。

    小护士再次惊讶的顿悟,“哦,还是小嫂子经验丰富,好好,我这就去换!”

    不多时,她拿着自己另一套护士服走了进来,“小嫂子,祝你们晚上性福哦。”

    我换上这套护士服,还挺合身,唯一有些吃紧的就是胸部,有一个扣子系不上,莫非真的如安澜所说,我的那里过大了?用手摸了摸,也不算大呀。再说了,就算大些,不好么。系不上就系不上吧,今天也尝试一把暴露装。

    出了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西美大酒店。

    那司机师傅一看好面熟,竟然是那次拉着我去青云观的那位!

    他从后视镜看了看我,又嬉笑着拉开了话匣子,“姑娘,不学道了改当护士了啊?”

    我白了他一眼,“我乐意当什么就当什么,咋这多话,好好开你的车吧!”

    他一点不气,估计平常也是被一些姑娘说惯了,本来,以他这碎嘴皮子,就是挨骂的主。

    “我说姑娘啊,你这护士服小一号呀,是二次发育了还是故意的呀,估计一定讨院长喜欢,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升护士长了。”

    我真想给他几拳,但想想还是算了,没必要和他发火,说就说呗。

    看了看手机,此时是晚上七点,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充裕的很。

    此时,大街两旁的路灯已经入星火般亮起,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行人如织。

    忽而,我在拥挤的人流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那个棕发男子!他还是穿着一身风衣,那天是紫色,今天是白色。他从人行道拐到了街边的一条巷子里。

    我急忙向这司机师傅喊道“左转!拐!”

    “不能转啊,这是直行道,转了得罚一百块钱。”

    “我给你二百!快转!”

    我见他还是不想转,直接起身揪住了他耳朵,猛地一拧,“转!”

    茫茫人海,即使一个城市,也有上百万人口,这个棕发男子身上有太多谜团了,我认为他从别墅门口经过,并未偶然,如果这次不找他问个清楚,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所以我才会如此发飙。

    司机吃痛,“哎呦,姑奶奶饶命,我转!”急忙打方向盘左转,开进了那条巷子,离着棕发男子还有百余米的时候,他忽而又拐入了一条更窄的巷子,也就三米宽,车根本进不去。

    开到了小巷子口处,我喝止了出租司机,“停停停!”急忙下车,甩给了他二百大钞,而后冲进巷子。

    不过,此时,那棕发男子却不见了,这个巷子,五十多米长,处在两座高楼之间,阴暗昏黄,地面潮湿,没有一个行人,只有有一些低矮的门脸入口。

    我缓慢的步行着,扭头左看右望,寻找着那男子踪迹。

    快走到巷子中间的时候,一个沉沉的声音从耳根子处传来,“你在找我吗?”

    吓的我双腿一跃,足足蹦出去了三米有余,这要是参加奥运会,立定跳远绝对进前三。

    我扭头回望,发现那男子离我并不近,得有十多米远,刚才也根本不可能趴在我耳根子处说话,真是奇了怪了,莫非我耳朵出问题了?用小拇指转了转,嗡嗡一响,确实好像出了点小问题,回想起来,都是在那别墅中被震的,先是女鬼狂怒嚎叫,后来又是纸人厉声枭鸣。妈蛋的,一个个都是咆哮帝脱成的啊,这要是拍电视,肯定出名,非得把马景涛比下去不可。

    我会了回神儿,抱着一个善意的微笑走了过去,伸出手道“你好。”

    他却没伸手,而是“唰”的一下,把身上的那件白色风衣脱了下来,我急忙后退数步,“你、你要干嘛!?”

    “你的衣服撕了。”

    我急忙低头一看,我勒个去,裤裆处撕了,一定是刚才立定跳远时撕扯的,惊慌之下并未听到,这个大口子,连白色小内内都露了出来,第一次见面就丢了这么大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脸上火烧火燎的,急忙转过身去,紧紧夹着双腿,背对着他,伸出一只手。

    他把风衣扔了过来,这风衣很大,我披在身上,正好打到快膝盖处,把身子遮的严严实实的,我吸了吸鼻子,这风衣上弥漫着一股非常清雅的香味,很淡很淡,好似初春那含苞待放的花蕾所散发出来的,若不是我鼻子好用,几乎闻不到。

    系好扣子,转过身子,尴尬一笑。

    “你跟着我做什么?”他淡淡问道。

    “哦,我就是想问一下,那天晚上,是你把我和一个小女孩从绿城别墅救出来的吗?”

    他点了点头,“对。”

    “那真是谢谢你呀,要不是你,可能我现在就躺在太平间里了。”

    “不客气,你还有别的事吗?”

    这男子好像并是不很喜欢和我说话,或者说,不喜欢和陌生人攀谈。

    “对了,那个,你也算我的救命恩人,能不能交个朋友,留个姓名电话什么的?”我盯着他双目,试探着问道。

    “不用了,其实那日,你伤的也不重,就算我不去,再过几个小时,你自己也能醒来,所以,不用说什么感激我的话,恩人更谈不上。还有事吗?”

    他再次想快速结束与我的对话。

    我摸了摸身上的白色风衣道“那这个怎么还给你?”

    “送你了。”说罢,他便转身快步离去,好似时间对他非常宝贵。

    待他走出十多米,我鼓着勇气,准备把心底的疑问抛出来,“等一下!”

    听到我的呼喊,他驻足而立,也未回头,亦未说话。

    见此情形,我心中砰然一动,那日在绿城别墅之中,判官也是这个模样,二者行径,如出一辙。莫非此人真是判官?那个决人生死,断人善恶的判官?

    不过,单凭这个雷同的动作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还需要他的亲口确认。

    我长长的吁了几口气,抚了抚胸脯,缓解了一下绷紧的神经,终于把最关键的问题抛了出来“你-是-判官吗?”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四十八章 棕发男子是判官吗?-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