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四十四章 魁哥的阴谋 (请点击追书)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四十四章 魁哥的阴谋 (请点击追书)

    这个纸新郎死后,那些个残余的纸人也都像是被抽去了意识魂灵,噗通噗通的栽倒在地。看来,纸新郎才是这些纸人的中枢,中枢被毁,它们也立即吹灯拔蜡了,但是我总觉得,这纸新郎并未死去。

    一缕缕的淡紫色的气体由女鬼那胸前的窟窿里向外飘散,那似乎是体内的灵力正在向外流逝,她喘息着,忽而将一双冷目投向了我,身子一摇一晃的朝我走来。

    “坏了,她莫不是还想杀我吧,刚才我可是救了她一命啊!”

    我被逼的一步步向后退着,柳儿一跃,展开双臂,如一只肥胖的小企鹅一样,挡在女鬼面前,脆声喝道“你这女鬼,真不要脸,刚才要不是我和姐姐救你,你已经被那纸人砸个稀巴烂,死无葬身之地了!你还有没有人性!”

    这女鬼看了柳儿一眼,“你这个小逼鬼,给我滚开!”

    柳儿挨了这句带有侮辱性质的埋汰骂,也上来一股小脾气,两道黑色的小蚕眉几乎直立,伸出二指道“要不是看你受了伤,小心我揍你!”

    最后那个“你”字刚说一半,被这女鬼一巴掌拍飞了,撞到墙壁又弹到了一楼客厅。

    女鬼步伐虽然缓慢,但是双手上那指甲颇长,已经将我两旁所有的退路封死,我只有一步步的向后退着,十几步之后,后背倚在楼梯弦上,已经无路可退。

    这女鬼走到我面前,有气无力道“今天,谢谢你救了我,可是我还是要杀了你!因为书凡对我太重要了,超过了我的生命,留着你是我以后的威胁!”

    “难道你杀了我,就可以得到书凡了吗?”

    “即使我得不到他,也不能让别人得到!”女鬼激动的叫嚣着。

    “你这么做根本不是爱书凡!”

    “那怎么做才算爱!拱手让给你吗!”女鬼眼中噙泪,目光楚楚,凄厉啸问。

    我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的确,什么才算爱呢?如果让她割舍了对陈书凡的情,恐怕比割去她的心还难受。

    我回道“那至少也得两情相悦才叫爱吧,你喜欢书凡,假如书凡不喜欢你,你杀了我也是无济于事啊!”

    她听罢此话,紧蹙的柳眉舒展开来,双臂一摆,花枝乱颤,呵呵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书凡是喜欢我的,充其量,你在他心中是第一,我在他心目中是第二,杀了你之后,我在他心中就自然而然的变为第一了。”

    “你!”我再一次被她这种诡辩堵得哑口无言,又急又怒之下,受伤的胸口又是一阵剧痛,险些没有晕厥在地。

    还好几缕冷风由别墅一块破碎的窗子处吹进来,让我迷离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女鬼握了握右手,那铁钩一样的指甲在我面前来回张合。

    “你杀了我,书凡会恨你一辈子!”

    “恨我一辈子也比只爱你好!”

    “你们都别争了,两个大美女,为一个男人死去活来,不如一起跟了我可好?”忽而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一声略带嘲讽意味的反问,随即便陷入了宁静。

    “谁,谁在说话?”这女鬼向四周窥望着,目光所及之处,无人亦无鬼,别墅出奇般的宁静,只有那从破碎的窗口处传来的簌簌风声。

    “是我,你的阴夫啊,刚刚成婚就忘了么?”若有若无的声音再次回转飘起。

    女鬼听罢脸色陡然一变,我也是是心中一凛,“莫非刚才那阴夫还未死!?可是明明亲眼见着那纸新郎被撕成了碎片啊,连那张照片都着火了。”

    声音是从那顶红色的纸轿子里面传出来的,女鬼没有立即置我于死地,而是扭头转身,缓步向那顶纸轿走去。毕竟,以她的实力,杀我易如反掌,而那阴魂不散的鬼丈夫才是心头大患。

    女鬼走到纸轿前,顿住脚步,五根钢甲划下去,“嗤”的一声,纸轿瞬间四分五裂,那个披着红盖头的纸人端坐在里面。

    “你究竟是谁?”女鬼沉声问道,十个长长的钢甲在空气中不安的划动着,显然,已经给这个纸人下了最后通牒,它说或不说,都将被碎粉。

    “瑶妹,我是你的魁哥。”

    “魁、魁哥!”女鬼似受了刺激,身子轻颤,向后微退了两步,那利剑般的钢甲蓦地收缩而回,枯枝般的手指也恢复到了柔若无骨,娇嫩如兰花般的状态,身上的冲天杀气顷刻之间也烟消云散了,面色黯然,有些失魂落魄之态,甚至眼角竟然湿润了。

    显然,这个魁哥对她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个人,甚至,不亚于陈书凡。

    “魁哥,你为何要这么对我?”女鬼嗓音沙哑问道。

    “瑶妹,不要怪魁哥,这也是无奈,我的离魄之法,只差一些戾气便可突破,如果过了这个月圆之夜,便要再等三年,而你,那日是穿红衣殉情,怨戾冲天,是绝好的戾气之源。吸取戾气,有两种途径,一是阴阳交合,二是杀死而取。

    我当然不愿杀死你,便取了一个折中法子,让你与人配了阴婚,而后再杀死这个人,汲取戾气。而你,却非陈书凡不嫁,我不得已导演了这么一出假阴婚,瑶妹,这么做我心里也是痛楚难当,但是我真的不能再等了。”

    女鬼嘴角泛起无边苦笑,闭着双目,哀默数息时间,仰天怆然而叹,“为了你的修炼,而牺牲瑶妹的幸福,魁哥,在这世上,我最爱的人是书凡,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不不,你不是魁哥,不是魁哥!他是不会这么对我的!不会!”女鬼在极度刺激之下有些精神错乱,语无伦次。

    “瑶妹,对不住了!魁哥欠你的下辈子再还吧!”

    只见这纸新娘先发制人,闪电般的伸出右臂,一下子扼住了女鬼的咽喉,女鬼身上的那些紫黑之气源源不断的流向纸人体内。

    我此时,已经悄然从地上捡起了那瓶杀虫剂还有打火机,背在了身后,用做防身。

    那披着红盖头的纸人转而对我冷喝道“都是你,破坏了我这天衣无缝的计划,要是没有你横生枝节,瑶妹冥婚已成,她也不会知道鬼夫不是陈书凡,瑶妹之死,罪全在你,我要杀了你为瑶妹祭行!”

    它伸出左臂一抓,竟然凭空产生一股强大力道,硬生生的将我的身子吸了过去。

    不过吸到近前的时候,我右手突然一喷杀虫剂,左手引燃打火机,“噗”的一下,一条二尺多长的火蛇窜了出来。

    纸人猝不及防,一条手臂被火蛇引燃,惊骇之下,急忙离座,将那女鬼甩了出去,而后一脚将我手中的喷火器踢飞,身子一转,将那条带火的胳膊从身上甩了下去,断臂求生。

    被我毁了一条胳膊,这纸人彻底暴怒了,狂吼如海啸,震得我双耳蜂鸣,向后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倒在地,它大步跨来,右手猛地掐住我的脖子,向空中一提,“我掐死你!”

    脖颈被他的大力所扼,登时我条件反射般的舌头一伸,眼睛翻白,俨然已经成了半个吊死鬼。

    “不要杀我姐姐!”柳儿冲撞而上,被这纸人一个倒踢,像皮球般的飞出了别墅,不见踪影。

    此时,在别墅之外,有两个人影飘然经过,他们双脚离地,身子悬空,正是前几日在破窑洞的那两个鬼差。

    黑面鬼差道“哥,咱们寻了这几日,还是没找到那个小胖子,回去之后肯定挨批。”

    白面鬼差叹气道“那可不是,关键在于咱们既丢了这小胖子,还没有抓到别的鬼,如果能收了其它的鬼魂,勉强交差也可将功折罪,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不仅会被罚俸禄,估计还得面壁。”

    这时,忽而一团皮球状的黑气从别墅里飞了出来,正好撞在了白面鬼差身上,正是柳儿。

    黑白鬼差一怔,转而哈哈大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黑面鬼差提起柳儿一看,“嘿,大哥,还是个女童鬼,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女鬼比男鬼稀有,童鬼比成鬼难寻,上面给的银子也多,这回咱们还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柳儿乱蹬着两条小短腿,挣扎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

    黑面鬼差弹了柳儿一个脑壳,“放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们是鬼差,你是鬼,抓你天经地义。”

    “什么?你们是鬼差?专门抓鬼的?”柳儿惊道。

    “那当然,如假包换的鬼差。”

    柳儿转了转眼珠,灵机一动,“你们是不是抓鬼吗,在这别墅里还有好几个鬼!还有女鬼,可漂亮了,咪咪跟气球一样,抓住给你们上司做小蜜都行!你们快去抓啊!”

    黑白鬼差对视一眼,兴奋度大增,双双喜道“这回咱们哥俩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冲!”

    此时,我感觉自己的魂灵已经从体内飘出了一半,恍惚间看到了两个人影从别墅外急冲而进。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四十四章 魁哥的阴谋 (请点击追书)-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