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夫不温柔 -> 书目 -> 第十二章 本姑娘不是随便的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十二章 本姑娘不是随便的人

    过了不多时,这楚青青师姐将我们五个新学员叫到了大殿里面,此时,那个西门龙也在里面,站立在右侧。

    楚青青师姐精神非常好,笑靥如花,满面春风,仿佛对这个西门龙的到来十分高兴。

    她站起身来给我们介绍道“这位是青木观的西门龙师弟,再过三个月,就是青云观,青木观,清风观的三观法会,以后,大家都是三观道门弟子,三观之人,同气连枝,亲如一家,以后大家就是师兄妹了。”

    随后,楚师姐让我们也依次做了介绍,轮到我介绍的时候,这西门龙微笑道“这位小师姐我认识,在前殿看到过,叫苏婉。”随后我俩相视一笑。

    随后楚青青师姐讲道“这三观法会,是三家道观同辈弟子切磋一些初级道法的盛会,每两年一回,上次,在年轻一代中,就是这西门龙师弟蟾宫折桂,独占鳌头,他是青木观观主青木道人的得意弟子,你们以后还要多向他学习。”

    西门龙拱手自谦道“承蒙楚师姐夸奖,西门师弟愧不敢当。”随后他又对我们几个作揖行了一礼,颇有些文雅小生的翩翩风度,“西门师弟以后还要多向各位师姐妹讨教研习才是。”

    一番寒暄过后,我们几个弟子退了出来,而楚青青师姐则和那西门龙在大殿里商量一些关于三观法会的事情。

    几个学员私下以议论着,“这个西门龙小哥还挺帅的哈。”

    “是啊,就像那些电视上的小鲜肉。”

    我虽然是女子,太却天生少了一些卦基因,对一个男人品头论足的,不是我的喜好,所以走开了,不经意间来到这青木观食堂,一看许多人忙里忙外的,几个厨子们也都上阵了。青菜各种肉类都准备了不少。

    我上前向一个厨师姐问道“师姐,今天是什么喜庆日子,菜肴这么丰盛呀。”

    这位师姐笑道“师妹,今天楚青青师姐吩咐了,要为西门龙师弟接风洗尘,让我们把拿手的看家本领全部拿出来,千万不要怠慢了客人。”

    “哦,原来是欢迎这个西门龙,也难怪,人家是青木门的高徒嘛,以后没准就是青木门的掌门,楚师姐于情于理,都不能冷落了。”

    在厨房外侧的一个架子上,摆着许多刚刚送来的新鲜水果,还有我和程梦雪平日里最喜欢的紫粒葡萄,一般的时候,只有去市里才能吃到,便顺手牵羊拿了十串,来到宿舍。

    此时,程梦雪正在看书,“喂,梦雪,别学习啦,吃葡萄了!”

    她抬眸一看,“咦,苏婉,哪来的葡萄?你去市里啦,这个季节蛮贵的。”

    “没有去啊,不是那青木门的西门龙来了么,楚师姐要好好款待。”

    程梦雪听罢,惊道“什么,你说青木门的西门龙来了?”

    “对啊。”

    “哎呀,怎么没人通知我呀,这个小帅哥,几年前见过一面,不知道现在长的怎么样了,我得去瞧瞧。”

    说罢拿出梳妆盒,赶快照着镜子描眉打眼了几下。

    我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吐着皮说道“梦雪,我说至于嘛,难不成你喜欢他呀?”

    “不是喜欢不喜欢的,可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吧,这小哥可有些本事呢。”

    我斜靠在床边,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遐想着,“哎,苏婉,你的真命天子是谁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程梦雪回来了,那样子,跟吃了蜜一样,甜的不得了,眉飞色舞的说道,“不行了,不行了,这西门师弟真是越来越标致了啊,简直那是帅的合不拢腿啊。”

    我听罢额头升起几道黑线,“啧啧啧,师姐,没那么夸张吧,帅的合不拢腿。”

    她嗔笑道“苏婉师妹,这你就不了解了,主要是气质,气质,懂不,一种道家少侠那种玉树临风的气质。”

    晚上的时候,在大殿里举行了晚宴,那真是食烹异品,果献时新,香味扑鼻。

    看来楚青青师姐真的很重视这西门龙,超乎我的想象,或者说是很重视与青木观的关系,这么丰盛的晚宴,我来这么多长时间,是头一次见到。

    大家按次序落座,楚师姐说了几句欢迎开场白,而后便开席。

    楚青青师姐平日里从未喝过酒,此时却与这个西门龙是屡屡推杯换盏,还叫我们互相敬酒,我本来就不胜酒力,虽然是没啥力道的葡萄酒,可是喝了两小杯,脸就热的火呼呼的,估计也红的赛桃花了。

    这西门龙看来酒量不错,似乎是特别爱找我敬酒,我不喝吧,觉得不合适,倒不是怕这西门龙不高兴,而是担心折煞了楚青青师姐的脸面,毕竟,人家是远道而来的贵宾,我即使心里不愿意,表面上也得强撑着微笑灌酒。

    几个小时,一顿晚宴下来,我几乎成了一个小酒坛了,肚子估计也大了一圈,摇摇晃晃的迈出了大殿,看东西都是重影,比如那颗大柳树,都成了三棵,看人都成了两个脑袋。

    到了宿舍,倒头便睡,半夜实在难受,起床去厕所吐了吐,总算好了一些,不过仍旧是酒气上头。

    这时,忽而有一个黑影在我前面出现了,竟然有四个手臂,好像还背着一个大圆盖子,就好像一个直立起来的大王,我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什么鬼呢,掏出一张黄符,迷迷糊糊的念着咒语,“给本姑娘把这王鬼炸了!”

    只听得这人说道“苏婉师姐,我是西门龙师弟。”

    我定睛一看,果真是是他,原来是刚才看重影了,醉醺醺的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啊,西门龙师弟,我喝多了,把你看成王鬼了。”

    这西门龙笑道“师姐真幽默,不过早知道师姐不胜酒力,在晚宴上就不那么劝酒了,都是师弟的错。”

    我拍着他的肩膀,女汉子的形象表露无遗,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师姐还能喝呢,再喝一些也没事。”

    他想扶我,被我推搡开了,“不用,不用,我没醉。”

    此时,明月悬天,洒下一片牛乳般的银白,我本来想回到宿舍,可是转来转去,却鬼使神差的来却来到了那禁忌之地,大口井旁边。

    我翻过栅栏,向下面窥视着,依旧是烟雾缭绕,依旧是冷气嗖嗖。

    “喂,陈书凡你这死鬼,上来啊!”

    “你这死鬼,到底是活是死啊!”

    我呼喊了几句。

    不得不说,酒精是能麻醉人神经的,有的人说,酒是能失去理智的,所以酒后乱性者多,又有人说,酒后吐真言,也就是说,在酒精的作用下,人往往能把内心真实的一面展露无遗。

    我不知道此时究竟那种原因,莫非我真的忘不了这陈书凡么。不不!苏婉,你一定要把他忘掉,他是鬼!你是人!阴阳永隔,人鬼殊途!我敲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给自己强调了三遍。

    大喊了几声之后,宣泄了莫可名状的情绪,我走出了禁地,由于头有些痛,不想回去睡觉,在青云观几个大殿周围转了转,让寒凉的夜风吹了吹,清醒了一些,最后坐在一块扁平的大石头上仰头看着那天空中的银盘一样的圆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忽而有人念出了这几句诗,我回头一望,是那西门龙,醉意迷离的一笑,“西门师弟,想不到你还是个才子啊。”

    他耸了耸肩道“只不过对这些古典文化略有涉猎罢了。苏婉师姐,这么晚了,还在独望月,是不是心中有什么难以排解的愁思?”

    我咬了咬嘴唇,不禁痴笑道“愁思,谁没有呢,你难道没有吗?”

    西门龙靠着我坐了下来,望着那轮圆月道“韶华如花,苏师姐,咱们年龄相当,这正当是喜乐无忧之年,心中愁思虽说人人都有一些,但不应该为此纠缠,努力为心中之梦想奋进,才是正道。”

    我打量了他一眼道“那西门师弟的心中之理想是什么呢?所的正道又是什么?”

    他的眸子里散出一些光芒,字字郑重道“我的理想是成为道家一代宗师,至于正道,当然是除妖降魔,还世间浩然正气。”

    我合击了几下手掌,“好好好,师姐钦佩,希望师弟的梦想能早日成真。”

    西门龙忽而略有些兴奋道“苏师姐,你知道这青云山哪里赏月最好吗?”

    “哪里?”

    “来,我带你去。”说罢,他拉着我的手朝后殿走去,而后从一扇小门出了青云观,有两个道姑在此巡视,不过皆认识我们,只是略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似乎还小声的议论起了什么。

    西门龙拉着我的手,直奔后山而来,一路攀高,最后,来到一处类似宝剑的狭长巨岩之上。

    这处巨岩尖端,几乎与天空那轮明月平齐,坐在上面,皎洁的月亮的如一轮光滑明镜。

    把我们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花香树影,苍茫群山,不远处点点萤火涌动,无不把这里点缀的如一幅绝美的画卷。

    “师姐,这里月景怎么?”

    “嗯,美,真美,师弟,你是怎么发现居然有这么个好地方呀?”

    “我以前在青云观也呆过一段时间,还养过一只小猴子,有一次,与猴子玩耍,偶然间来到了这处岩石之上,却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令人着迷的月亮,整整看了一晚。圆月入盘,弯月如镰,无论在这里欣赏圆月或满月,都别有一番滋味。”

    看来这西门龙,也颇懂得吟风弄月,怪不得那些师姐们都对他怀有好感,看来不单单是因为他的长的比较帅。

    我俩坐在这岩石上,畅聊起来,古往今来,才子佳人,他心里的墨水还真不少,时而让我不禁的莞尔发笑。

    蓦地,天边飘过一片彩云,将月亮渐渐的隐没其中,西门龙眨了一下狭长的黑眸,凝视我的脸庞道“苏师姐,你把月亮赶跑了。”

    “这话什么意思?明明是云彩遮住了月光好不好嘛?”

    他笑着回道“我是说,月亮看到师姐闭月羞花的容貌,都捂着脸躲起来了。”

    这句话逗得我一阵轻笑,人帅,嘴甜,估计一般女孩子都很难抗拒这种亦正亦邪的诱惑。

    忽而我觉得,他把左臂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向他的怀里慢慢搂去。

    当时我心思一紧,这是怎么个意思呀,要泡老娘么?

    我想推搡开,不过心里转念又一想,搂就搂吧,对他也不算太反感,如果他真的对我有情谊,也不介意与他触碰一下,看看是否会有火花。

    淡淡的月光,静静的泄在大地上,如那情人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大地上的一切事物,使万物生灵都进入了梦香。

    西门龙拥着我,用手拨弄了一下我额前的发丝,“苏师姐,你真美。”

    我柔柔淡淡一笑,心里也难免有些荡漾。

    他忽而慢慢的把头靠了过来,那样子似乎是要亲吻我,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下头,躲开了他的温唇。

    要说他搂我还能勉强接受的话,可是亲吻就有些为时过早了吧,才他么的几小时啊。

    就算要泡我,怎么地也得欣赏个两三天月亮才能亲嘴吧,虽然说老娘也思春,老娘也饥渴,老娘随便起来也未必是人,但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一个小时搂,两个小时亲,而后扑倒抱着啃的节奏还是有些快吧。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十二章 本姑娘不是随便的人-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夫不温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奔放的诗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