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风水异事 -> 书目 -> 第046章 白骨上面的血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46章 白骨上面的血

    我拉低了头上的道冠,努力的盖住我的眉毛,然后跟着六不悟走了过去,见到钱一明的时候,我告诉他,他家墙壁的问题,已经给他家处理好了。

    他望着我直接变了一个样子,赶紧对我道辛苦,并且立马给了我们五千块钱为酬谢。

    我见他这个人还算是地道,于是我就把他家房间中的穿心煞以及那外面花园中的问题给他说了一遍。

    他家的门口的花园中,挖了一个小池塘,里面养了一些鱼!这院中建鱼塘。在风水学上,这叫水破天心。一年内家里会有财产损失,三到五年内家中出食道癌、肺病,直接会倾家荡产!

    “我的天啦!你说的是真的吗?常天师!”钱一明惊骇的问道。

    “你信就信,你不信就等着瞧!”我撇了一下嘴无所的说道。

    “信!信!信!我信的!瞧,这墙壁一直没有响过了!都安静了!当然相信的!我明天就安排人把那个鱼塘填平!”钱一明说道。

    “现在还不能填,你这水破天心都已经成了!”我说道。

    “那怎么办啊?”钱一明问道。

    “这样,我给你写个单子。你照着去把东西买齐,我们今天晚上回去有事儿,等那边忙完了,我回来给你处理!”我对他说道。

    “好!好!好!”钱一明赶紧去找来了纸笔。

    我给他写下了单子。在写单子的时候,六不悟一直在旁边催促我,让我快点。

    我问他是什么事儿,怎么这么着急忙慌的。他却支支吾吾的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就是一个劲儿的催我。

    我见他催得那么急,也加快了速度,很快的把单子写完了,然后并叮嘱了一下钱一明买那些东西的注意事项之后,便被六不悟直接拽着离开了钱一明的家。

    上了车,我们开始向家里赶。

    六不悟主动要求开车,他开着车,沉着脸,不说话,车速也很快很快,在这七弯拐的省道上,他在一些稍稍好一点的路段,居然把车速提到了一百多码。

    而且,他显得很急躁,要是前面有个车开得慢吞吞的。挡住了道,他就拼命的按喇叭!

    “六哥!你这是怎么了啊?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见到他的状态,我不由担心了起来。

    “的确出了点事儿!”六不悟对我说道。

    “出什么事儿了啊?”我问道。

    “哎……先不说了,到了你就知道了!”六不悟望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

    “嗯!好吧!”见到他的样子,我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把车开得很快,我也没有再劝阻他,任由他开着车子狂飙!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五十来分钟就跑到了,到了县城之后,六不悟直接开着车到了县人民医院。

    停好车之后。我对六不悟问道“来医院干什么啊?难道你家谁生病了?”

    六不悟听到我的话,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对我说道“玉坤,走吧!你要挺住啊!”

    他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什么意思啊?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我要挺住啊?

    难道是我的家人生病了?

    想到这儿。我一个激灵,浑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外公!

    是不是外公出事儿了!?

    之前打电话给外公,就一直打不通,外婆找他也没有找到。

    而后来我的手机被那诡异的火焰直接给毁了!

    一定是外公出事了!

    外婆打电话给我,打不通,自然就打电话给六不悟了!

    而六不悟怕我担心,所以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告诉我,到了医院他才给我说。

    “走吧!玉坤!”六不悟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拉了我一下。

    我茫然的跟着六不悟向前走!

    外公怎么会出事呢?

    外公可是六合方士啊!?

    是谁那么大的能耐啊?居然连外公都不是对手!?

    ……

    我一路想着这些问题,然后机械的跟着六不悟走。

    来到住院部的三楼,刚爬完楼梯,我一眼就看见了喵喵表妹!她正抹着眼泪抽泣着。

    我这表妹本来就长得漂亮。这一哭起来,如梨花带雨一般,更漂亮了。

    她看见了六不悟,两步就冲了过来。然后一把就抓了他的衣服紧张的问道“六哥!六哥!我表哥呢?我表哥在哪啊?”

    我去,我这么一大个活人在这儿她看不到?

    “喵喵!”我叫了一声!

    喵喵瞥了我一眼,然后蹙了一下眉头,一脸嫌弃的问道“你谁啊?”

    “我……我是你玉坤表哥啊!?”我茫然的问道。她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呢?

    然后我猛的想起晚上发生的事儿,我可是足足瘦了一大圈,而且我现在还戴着六不悟的道冠,直接把眉毛的位置都盖住了。

    而我现在又不能把道冠给摘下来,因为现在的我是一个连眉毛都没有的秃瓢!

    “谁?表哥!?”喵喵表妹听到我的话,大叫了一声,猛的伸手一把就把我的道冠扯了下来,然后攥在了手里。

    我赶紧伸手一把就盖住了我的脸!!!

    “我天!玉坤表哥。真是你啊!?”喵喵表妹惊骇的说道。

    我嗯嗯的点了点头。

    “你给我把手放下来!”喵喵表妹突然对我大吼道。

    我没放,我这幅样子实在是见不得人!

    “我让你把手放下来!”喵喵表妹一把就把我的手拽了下来。

    “你……你……你……”喵喵指着我,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鹅蛋,一脸震惊的望着我。

    “怎么了,这样不行吗?”我恼羞成怒的问道。

    “行!行!噗……哈哈哈哈…………”喵喵点了点头,然后“噗”的一下乐了出来,然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在喵喵哈哈大笑的时候,大舅走了过来。对着她低喝道“苗苗!别吵,这是医院!你干什么呢?你表哥回来了吗?”

    “来了!噗……哈哈哈哈……来了!你看吧!”喵喵实在憋不住笑意,伸手拉着我走了过去。

    “玉坤,你这是怎么了?”大舅见到我之后。皱着眉头问道。

    “办一个案子的时候,被鬼火烧了!”我无奈的说道。这个说法最好,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和外公一样是方士。所以,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是正常的。

    大舅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对我说道“你外公受伤了。你赶紧去看看吧,他一直念叨着你呢!”

    “对啊!爷爷受伤了!伤得挺严重的!哇……”听到大舅的话,拉着我的喵喵表妹楞了一下,然后“哇”的一声又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哎……我这表妹简直就是脑袋少根筋,真让人无奈。

    “别哭了,赶紧的!”因为喵喵一直拉着我,我挣了一下对她说道。

    “哦!”听见我的话,喵喵的嚎啕大哭直接秒收。然后哽咽着应了一声。

    望着还在抽泣的喵喵,我心中也是叹了一口气,外公受伤了,她的确伤心。但是她这性格……

    哎……

    “来了!来了!爸!玉坤来了!”大舅大跨步的走进了一间病房,轻喊着。

    “啊?玉坤来了,快点,快点!”小舅见到我。赶紧对我说道。

    病房中,二舅和小舅一家人都在,外婆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抹着眼泪。

    “咦,玉坤,你这是怎么了?”小舅妈望着我问道。

    其他人听见她的问话,然后全部盯着我看。

    我正准备回答,喵喵却抢先一步说道“他在外边办案子,被鬼火烧了!”

    听到喵喵的话。外婆站了起来,有些蹒跚的走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你……坤儿,你没事儿吧!?”

    我望了一眼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外公,对外婆说道“我没事,就是头发被烧了而已,那个案子我已经处理好了!外公这是怎么了?”

    外婆听见我没事儿,就拍了拍我的手说道“你快看看吧,他一直念叨着你!”

    “哦!”我应了一声,轻轻的走到了外公的病床边,轻声的对外公唤了起来“外公!外公!我是玉坤!我是你的外孙儿玉坤啊!”

    “呼呼呼……”外公应该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呼吸急促了起来。

    “外公!外公!”我赶紧加大了音量喊道。

    外公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有些迷离,我喊了几声,他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焦距,望着我,然后只见他慢慢的抬起了右手,指了指他脸上的氧气面罩。

    我望了一下旁边站着的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

    那个医生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儿的!病人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是不宜长时间说话,有什么话就尽快说吧,他需要静养!”

    “呼……”听到医生的话,我不由长长的舒了一口,然后轻轻的把外公的氧气面罩摘了下来。

    “外公,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我对外公问道。

    “魂……魂……”外公非常虚弱,所以,说话很无力。

    “你是说魂宠!?”我问道。

    外公闻言,点了点头!

    “魂宠在哪儿?”我问道。

    “抢……抢……”

    “被抢走了??”

    外公再次点了点头。

    “谁抢的!?”我继续问道。

    “马……马……海……”

    “谁?”我问道。

    外公指了指他的左手。

    我向的他左手望了过去,只见他的左手中攥着一个东西!我轻轻的掰开他的手,他的手中握着一根两寸左右的布条,那布条上全是血。

    我从外公的手里拿过布条。

    然后一种熟悉的气息从布条上传了出来。

    这……这个血怎么那么熟悉!?

    我是在哪儿见过啊?

    “虺……”外公努力的说着。

    虺鬼?对了,就是虺鬼,我们在石磨村见到的那些白骨上面的血……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46章 白骨上面的血-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风水异事》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老柒哥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