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在古代变成鬼 -> 书目 -> 第84章 死于无形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4章 死于无形

    等我回到殿内,已经是晚上了,于是我收拾了一下,就去给闻人伶送吃的去了。

    今天白日王上已经召了几位王子到榻前,说是有话一定要对自己的儿子说,这显然说明王上的身体已经不行了,这意味着几位王子之间的争斗将愈演愈烈,更意味着我离完全复生更近了一步。

    我到闻人伶的破院子时,他已经能起床走动了,我进来时他正扶着桌椅,尝试着活动筋骨。

    见我进来他向我笑了笑。

    “昨日你送来的食物我还没有吃完,今日你可以不必来的。”

    我将带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碗热腾腾的饭和一些风干的手撕鸡。

    “可是昨日我没有带热腾腾的食物,所以今日我还是要来。”

    闻人伶看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米饭,又看着我笑了笑。

    “其实圣女不必为我冒这个风险。”

    我疑惑:“什么风险?”

    我的疑问刚说完,房间的门就突然被打开了,我扭头看过去,只见闻人祁脸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福熙圣女。”

    他这样叫我,那声音里毫无温度可言。

    “我让你成为福熙圣女,只是让你成为福熙圣女而已,而不是让你插手宫中大大小小的事。”

    “我插手了又怎样?”我看向闻人祁,眼睛里没有丝毫畏惧,“我不过看不惯你们为了一个王位而互相残杀,看不惯闻人伶被你们一个个玩弄致死,就算我不是福熙圣女,我也会插手。”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闻人伶看向我的眼中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笑意很深,我探不出究竟,但我能看出此刻闻人祁很想将我挫骨扬灰。

    “呵,”闻人祁怒极反笑,“好一番义正言辞的话,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圣女了。”

    “你这个女人,自以为聪明,看不惯世间你所认为的不正义,维持着你所以为的道义,可是你有什么资本?不过是仗着司卿对你的宠爱为所欲为。”

    原本闻人伶一直没抬头看闻人祁,只是在他说完这句话时,闻人伶眼中像是闪过了一道光,他看向闻人祁若有所思。

    “可是,世间之事自有因果,你坏了它们的因果,自会承受额外的因果,而替你承受的人,不过就是你的司卿罢了。”

    闻人祁说完转身走了,临走时还吩咐官兵将整个院子封锁。

    “你既然不想做福熙圣女我就成全你,你就和他待在一起做你所谓的好人吧,你莫要后悔。”

    闻人祁走后,我听到了院落被锁住的声音,甚至连院子里打水的木桶与麻绳也被人拿了出去,看来闻人祁不想给我活路。

    我看着一直站着的闻人伶问道:“你留的食物还多吗。”

    他笑了笑:“多。”

    我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今晚估计我要在你这借宿一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用有歉意,”闻人伶从柜子里拿出我之前带过来的被子,“你本就是因为帮我才落得这样境地,应该是我对不住你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闻人祁来过之后,他就显得格外高兴,连平时毫无情绪波动的眼睛,都溢出藏不住的欣喜。

    他在高兴什么?

    我接过他手中的被子,准备在地上将就一晚。

    “你是病人,你睡床上,”我将闻人伶扶上床,“我就在你床边靠着睡,晚上要是不舒服可以叫醒我。”

    闻人伶没有推辞,顺着我的意思坐在了床上,而我则是靠在他的床边裹着被子。

    夜深,甚凉。整个院落冷冷清清,偶尔一阵风刮过吹得本就腐朽的窗子吱吱叫唤。

    “圣女可睡着了?”闻人伶开口。

    “没,你不用叫我圣女,叫我卿瞳就好。”

    “卿瞳,”他细细地念了念这名字,随即笑道,“想必司公子很爱你吧,用他的名字做你的姓氏。”

    “咦?”我疑惑道,“你知道司卿?”

    “不过听雨柔提起过。”闻人伶将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拉了拉,他坐着靠在床边,过了一会道,“卿瞳姑娘可想听我唱一曲?”

    “嗯。”

    我淡淡应了一声。

    “皓月满盈,美人婵娟。一壶清酒,一盏玉杯,这景致真如五年前,还是璧人一对。”

    闻人伶咿咿呀呀的唱曲声穿透整个院落,飘散在这重重宫墙里,院落外的士兵有的嘀咕着说道,都这般境地了还有兴致唱曲,但是闻人伶也不理,倒是这曲调更为悠远绵长。

    “浅风袭袖,衣袂翻飞。眼眸尽转深凝月,遥遥千里,与你,共婵娟。”

    闻人伶这曲唱的是恋人相隔又相聚,这曲调悠远绵长听着听着我便抱着棉被入了梦乡。

    入了闻人伶的梦。

    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事这么快的后悔。

    从来没有因为入了别人的梦魇而如此惊恐。

    如果可以,我会在闻人祁找我的时候,跪在他面前,跟他说我错了,求他不要把我和闻人伶关在一起。

    因为闻人伶是一个怪物。

    我曾经在闻人雨柔的梦魇里看到过闻人伶儿时最悲惨的经历,但直到今天我才看见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

    那个太监握住了闻人伶的手腕,声音难得地温和。

    “四王子,随奴才走吧。”

    眼前另一个人已经开始动刀了,银白色的刀子没入颈部的肉里,轻轻一划,那猩红的血液立马喷射开来,这难以抑制的鲜血甚至溅射到了闻人伶脸上。

    那太监见拉不动闻人伶便没在强求,只是走上前帮助另一个人完成王后的指令。

    这两个太监虽不是专业的刽子手,却胜似专业的刽子手,凌迟这项任务他们做的一丝不苟。

    第一刀旋掉乳粒,五十刀切尽胸肌,第五十四刀割舌,用两百刀旋尽大腿上的肌肉,再用五十刀旋尽双臂上的肌肉,腹肌上割了五十刀,左右臀部各切七十五刀,第四百九十刀割左耳,第四百九十七刀挖眼珠,第四百九十九刀旋鼻子。最后一刀戳心脏。

    整整五百刀,我在梦中几近崩溃,但是闻人伶没有。

    闻人伶那时的表情,正在凌迟的太监没有看到,躲在柜子里的闻人雨柔没有看到,但是我看到了!

    我看到闻人伶眼中近乎变态的喜悦,看到了他不自觉地****脸上的血迹,看到他蹲下身捡起地上一片旋掉的肉偷偷吞了下去,他那瘦骨嶙峋的脸上写着满足。

    画面再转,是闻人伶跟着乐坊的歌女学曲,他偷偷拜了师,而当他老师的那位女子是南疆用毒高手,她见闻人伶可怜,便将自己一生所学交给了闻人伶。

    以曲为毒,惑人心魄。以虫为辅,死于无形。

    幸好,那女子是因为滥用蛊毒被赶出南疆,她身上并没有带蛊虫,也无法炼制蛊虫,所以她交给闻人伶的只有用唱曲来惑人心魄。

    被人欺凌只是闻人伶利用曲毒制造的假象,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闻人伶受欺凌时他总在唱曲。

    那些被他控制的人,无不是被他一刀一刀切成片状埋进院内的杏树之下,就连教她曲毒的那个女子,死后也被他一刀一刀凌迟,每当他拿着刀划破皮肤的时候,他的眼中总显出偏执的狂热。

    他根本不是弱者,他才是最可怕的人。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4章 死于无形-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在古代变成鬼》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周佳非圆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