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在古代变成鬼 -> 书目 -> 第79章 乘人之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9章 乘人之危

    天将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正午,当我醒来的时候司卿全然是清醒的模样,侧卧在我身旁以手撑额深情的看着我.

    我看着司卿裸着的上身又想了想昨晚我做出的那些事,不由得满脸通红。

    “呃,那个,早啊。”

    我将脸半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

    司卿唇角勾起,一抹柔雅而纯粹的笑意。

    “卿瞳你告诉我,这是谁教你的。”

    司卿的指尖带着某种灼热的温度划过我的小腹,引起丝丝颤栗。

    “教什么。”我忍着颤抖的音调。

    “嗯?”

    司卿的手渐渐下滑,我赶紧大叫出声。

    “我错了!”

    伴随着我哀叫的还有我的肚子,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再加上今天早上还没有用膳,现在的我十分的饿。

    “早想到你醒来会饿,但又怕你醒来我不在你身边,”司卿眼中充满了笑意,他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揪了揪我的脸,起身穿衣,“我去吩咐些吃的过来,你先躺着,小心腰酸。”

    他说最后四个字时,眼神奇异而温软,温软里又生出淡淡魅惑,这样直白的调情让我的小心脏有一些经受不了。

    我拿起被子捂脸作崩溃状,默默在内心咆哮,什么时候司卿变成这样了?他明明是一个谪仙般的人好吗!现在竟然变得如此妖孽!

    我还在被子里翻来滚去的时候,司卿就端着几样小菜回来了,他横抱起我,将我放在凳子上,然后很自然地端起碗准备喂我吃饭。

    “那什么,我手还是不酸的,吃饭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

    我拿过司卿手中的碗,自己夹菜默默吃了起来,司卿见我这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怀中拿出一颗珠子。

    这颗如琥珀般的珠子里有细细地线延展开来,构成一朵绽放的花,花的整体是红色的,只有底端带有淡淡银色,司卿将它挂在我的脖子上并且要我收好。

    “这个是?”

    “我说这个是传家宝你信吗。”

    我看着司卿的表情实在看不出他说的真话假话,于是默默将露在外面珠子放进衣服里。

    “传家宝什么的我看不一定,不过你送我的应该是你珍贵的东西,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珍惜,就算没饭吃了也不会把它拿去当了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这一刻司卿的眼里带有一丝内疚的情绪,这情绪来的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我安慰自己或许这珠子是司卿在哪捡的不值钱的玩意,但是他那一泊沉静而深邃的秋水明眸,让我实在开不起玩笑。

    “拿去当了也无妨,只要你开心,别的都不用在意。”

    司卿夹了几口青菜便放下了碗筷,过了一会客栈里的小二拿了套衣服进来就出去了,我看着放在一旁椅子上的女装楞了一下。

    我惊异,“这是我的衣服吗?”

    司卿回答,“这是给你做的衣服,一会吃完饭我们出去逛一逛。”

    我囧,“我这腰......”

    司卿温柔一笑,“没事,我们坐轿子。”

    我,“......”

    在王宫外的南门方向是一条笔直的路,路边都是一些客栈酒家,常有从远处赶来考试的书生住在这里,也正是由于这里有很多外地人入住,所以路边有很多做小生意的商贩。

    由于在这里做生意的商贩越来越多,吃喝玩乐越来越多,有很多书生也耐不住寂寞,将时光和金钱花费在了这里,所以百姓给这条街起了个名字,叫堕落街。

    虽说这堕落街使很多书生才子堕落,但却也让佳人游客驻足一笑,而我穿着一身新衣坐在四周帷幔的轿子里,看着这熙熙攘攘的长街,确实是深切感受到了堕落街的魅力。

    听司卿说,我这身衣服是三王子特意差锦绣坊的头牌绣娘设计制作的,整件衣服白色为底色,然后以红线一针一针绣出祥云图案,在衣服的领口处则以红色为底色,用金线勾勒出荷花图案。

    总的来说,这一身衣服并不奢华却极其精致,并且穿起来让人看上去很喜庆。

    “你说三王子为什么要给我做一身这么喜庆的衣服。”

    我坐在轿子里,看着坐在我旁边的司卿,向他询问。

    “如果我说今天的出行也是三王子安排的,你还要问我吗。”

    司卿在一旁,一脸高深莫测。

    “这三王子也太贪心了吧,他想让我给他做宣传?”

    当初我这福熙圣女的名号也是拜闻人祁所得,也正是因为我这个福熙圣女的名号,让他获得王上那老爷子不少的好感,甚至连百姓都因为我这个福熙圣女而对闻人祁好评不断,所以可以说我是闻人祁宣传的一个好工具。

    “我为什么一直要当闻人祁的宣传工具,搞得我需要倚靠他才能活一样,”

    司卿将我们左右两侧的轻纱卷起来用绳子绑住,然后示意轿夫可以走了。

    “你不需要倚靠他,反而他需要倚靠你,今天他安排了一场‘盛宴’给你,今天你想要的所有东西他都会在背后买单,所以你不如好好享受。”

    司卿说着,我们的轿子已经走进了人群中,四周开始有议论声响起。

    “听说今天福熙圣女会坐轿子来,你看这个好像就是。”

    “哎呀,福熙圣女来真是我们百姓的福分。”

    “是啊是啊,能看见福熙圣女就是我的福泽了呢。”

    我看着四周街上的百姓,他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有着感激的笑容,每个人看向我的神情都不自觉的的柔和。

    突然一个满是沟壑的手伸进轿子里,将一个香包放在我的轿子上,我向那只手的主人望过去,她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奶奶,似乎是以卖香包,绣鞋垫为生,我看向她时她正看着我,那苍老的面孔却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圣女,这是我的心意,您收下吧。”

    我看着座位上的香包,上面绣着平安二字,拿起来一嗅有淡淡桂花香,我从头上拿下一个发簪递给那位奶奶,作为回礼,而她并没有推辞,而是将发簪放在手心双手合十朝天拜了拜。

    坐轿继续向前,有无数的百姓向我投来温暖的目光,我感受着兮越国百姓的爱戴,渐渐扬起了嘴角。

    桂花的花语是收获,这一场出行不知是百姓收获了信仰,我收获了爱戴,还是三王子收获了声望。

    其实这次出行我以为是为了三王子走个过场,可是百姓们的爱戴让我受宠若惊,我尝遍了堕落街所有的美食,喝尽了所有递过来的美酒,得到了许多百姓真心赠送的礼物,甚至客栈暂住的书生都打开窗户吟唱着为我所作的诗词。

    所有的这些温暖,我珍惜并且留恋。

    这一逛便逛到了晚上,下午喝的那些酒其实并不足以让我醉倒,只是各种不同的酒混杂在一块喝就让人有一些眩晕。

    此刻两人在小小的轿子内,我的头枕在司卿的膝上,脸颊微红,连发丝和眼神都是柔软缠绵的,浸了酒般的馥郁绵邈。

    司卿这时笑了笑,在他特意安排的狭小的轿子里,他抱着我极其灵巧的翻了个身,顿时成了我在下他在上的姿势,通过两人身形的迥异,完全造成了绝对的躯体压迫,并完全侵占了我可以活动的空间。

    他微笑,那眸光流溢,倒映我微熏流媚眼眸。

    我呢呢喃喃,口齿不清的抗拒:“司卿你不要乘人之危……”

    但这一句话不过换得他更深的俯下身去。

    “不要,”我呢喃,“我的腰好酸。”

    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过了半响只觉得颈间被人小心翼翼的吻了一下,便被抱在怀里,随即我就睡了过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9章 乘人之危-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在古代变成鬼》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周佳非圆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