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在古代变成鬼 -> 书目 -> 第7章 不甚可惜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章 不甚可惜

    当我回到璃妃的寝宫时,已经很晚了,可是璃妃并没有睡,她独自坐在屋前的一个藤条椅上手里攥着一张纸张,嘴里念着什么。

    她微微仰着头,凌乱的碎发搭在额前,从侧面看过去,她的眼睛就像是清晨那即将蒸发的露珠一样闪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她是哭了吗?

    我向她走近一步,没想到刚刚装在身上的那个木镯子从我身上掉了下来,带着一种木制品特有的圆润声响,刚好滚到璃妃的绣花鞋下。

    凡是脱离我的死物普通人都能看到,那这个镯子岂不是凭空出现在璃妃眼前,这还不把璃妃吓死?!

    我连忙想上前将那个镯子捡起来,免得吓着了花容月貌的大姑娘。

    但也不知道是我太慢还是璃妃太快,在我就快挨着木镯子的时候,璃妃已经带着呆滞的表情将木镯捡了起来。

    只见璃妃捂着嘴巴,眼泪像珍珠一样大滴大滴的往下落,她把镯子放在眼前仿佛不敢相信一般,看了又看,最后支支吾吾的哭出了声,她那纤弱的身体颤颤的蜷缩在一块,她将头埋在膝盖间哭的欲绝,不时还传出几声娘,娘的话。

    还真是我的娘哎,我在一旁看得惊讶,看着她那极具戏剧性的表演我真是忍不住的翻白眼,我知道这凭空物会把人吓一跳,可是这怎么就把璃妃吓傻了呢。

    我在一旁站了一会,看着她那还不断抽动的肩膀,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她的精神脆弱了便走进了寝宫躺在床上睡觉,虽然我只是魂魄但是我很容易疲劳,动不动就想睡觉,可能我这魂魄就是哪个植物人身上飘出来的,实在是太脆弱了。

    我躺在璃妃的床上,不一会便睡着了。

    刚开始我睡得很香,可是过了一会,脑海中又慢慢出现了氤氲的画面,这应该是她的梦。

    画面中的场景是一座石桥,璃妃也就是沈千寻正站在石桥上面色焦急,她在桥上张望着,似乎在等什么人,过了一会从桥的一头走过来了一个男人,棕衣裹身似乎不太想露面。

    棕衣人刚出现的时候,沈千寻便一把上去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臂。

    画面中的沈千寻并不像前几段梦境一般清雅,现在的她有一种狼狈和憔悴,那皮肤苍白,像是即将逝去的生灵那极尽的颜色。

    “我娘呢?你们把我的娘带到哪去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沈千寻很激动,我在梦中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如此失态,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温雅友善,从来不会如此失礼。

    那人毫不费力的便扒开来抓住他的那双手,他冷笑着。

    “我们要干什么?这你不是很清楚吗!只要你把那块青龙白玉拿出来,你母亲就会回来了,如果你早一些交出来,你的父亲也就不至于命丧黄泉不是吗?!”

    当沈千寻听到命丧黄泉这四个字的时候,她攥紧了拳头眼泪也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但却迟迟没有落下,挂在胸口的那块青龙白玉紧贴着皮肤。

    玉一向是温润的,可是如今在沈千寻胸口的这块玉确实异常的灼热,仿佛煎熬着她的心,在那玉上她似乎能感觉到她父亲的鲜血,而如今它马上也要蘸上她母亲的鲜血。

    为什么?!

    这块玉是段落轩与沈千寻定情的物证,为什么!为什么就要牺牲掉她父母的性命?!可是该怎么取舍。

    爱情?亲情?

    沈千寻握紧了拳头,饱含泪水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只要我看到我母亲,我就把玉给你。”

    她声音沙哑,带着仇恨的味道。

    那人一笑,露出了十分猥琐的笑容。

    “早说吗,我也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哎,真是麻烦!”

    那个男人要带沈千寻去一间小木屋,可是沈千寻却犹豫了。那男人见状便十分好笑的露出讽刺的嘴脸。

    “怎么,不敢?你少自作多情了,想害你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何必那么麻烦带你到木屋?”

    说着,那个男人便拿出了一个木镯子。

    “这是从你娘手上摘下来的,你应该知道吧。”

    我看向那个镯子,这个木镯不就是我在林子里拿来的镯子吗,那个林子里被埋的尸体是沈千寻的娘亲?

    或许是我太吃惊的缘故,我竟然从梦中挣扎了起来,我睁开眼看着枕边的璃妃泪流满面突然有一些心疼。

    这是多么狗血的一场剧,老天该是泼了多少狗血才创造出了这般妃子宫斗,你死我活的情形。

    不行,璃妃的娘都死了,她怎么能够被瞒在谷里呢,看的出来璃妃是爱极了她的娘亲的,自己的娘都死了,而自己还是不能尽孝,该是一件多么苦的事情,我觉得我必须要想办法告诉她才可以。

    我看着璃妃那连睡觉都皱着的眉头,不禁有些心疼,我起身下了床,鬼魅般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天刚亮,璃妃还刚带着朦朦胧胧的困意以及那泛肿得眼睛起床的时候,她看到她娘亲的木镯正躺在地上,她连忙弯下腰去捡那个镯子,可是那镯子似乎长了脚,随着她的靠近反倒离她越来越远,她有一些惊恐又有一些激动,猛地站起来。

    “娘!是你吗?”她对着周遭的空气喊道。

    “娘!是不是您想女儿了?您为什么不来看女儿!难道您把女儿忘了吗?”

    尚未梳妆的她眼圈红肿,耳旁的发丝全部黏在了脸颊被泪水沁湿的地方,现在的她狼狈,落魄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寻找世界上唯一亲人的疯子,自己喃喃的话语像是对许久不见亲人的控诉又像是对自己的一种质问。

    镯子还在向前移动着,她就这样颤颤巍巍的跟着,不时踩着自己的裙摆跌倒了也不在意,现在在她的眼中,那支镯子是唯一能够唤醒她内心感情的东西,是她唯一寄予生的希望的念想,她要知道真相,她想知道真相。

    镯子将她带到了那片埋葬她母亲的小树林里,停在了那块葬有她娘亲的土地上,璃妃看着镯子停了下来,便上前将镯子捡了起来,用自己的衣袖仔细擦拭,目光有一些迷离。

    “你将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呢?难道娘在这里吗?”

    她痴痴地问,但一直盯着手中的木镯没有其他反应,直到她突然觉得腿一酸,感觉背后一股力量一推,她跪在了面前的这片土地上。

    她中心不稳,立马用手撑地但手中的木镯也连带着的被摁进了土里,她一惊连忙起来将镯子取出来,终于她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一片土为什么这么松,像是被人挖出来又填进去?

    突然她身体一震,表情有一些难以置信。

    “不,不,不要!”

    她惊恐的摇着头,然后拼命的用手挖着面前的土,她那细长的指甲里塞满了土砾,那摩挲的触感更是让她颤抖,当她挖到一截衣袖的时候,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只见她低着头眼泪大滴大滴的砸向地面。

    “娘!”

    她声音颤抖,带着极致的隐忍和痛苦,她小心翼翼的将衣袖旁边的土都扒开,等到她完全将那个老妇人的身体挖出来的时候,她一把就抱住了那具僵硬的尸体。

    “娘!娘!”

    那是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夹杂着对人世的绝望,仿佛最后一个希望在她面前枯萎消逝,如果她的娘没有死,一切她就当只是梦境,什么爱情,什么守护,她都可以当作只是黄粱一梦,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她绝对不会陷入爱情的泡沫而牺牲掉她原本的幸福。

    她跌坐在地上哭的凄厉,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那每一落拳似乎都是要深深的打进自己的骨头里。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她要选择那个男人!难道就因为一年的相处?一个月的爱恋?一分钟的承诺?

    可是她的父母爱了她十八年!这十八年如此深沉低调的爱竟然被她一手毁掉!她恨!她恨自己不能亲自手刃了那个辜负她的男人和那个毁了她一生的女人!

    她颤抖地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娘亲重新埋在了那个土坑里,她动作轻柔像是一个正在赎罪的孩子。

    “娘,对不起,女儿不孝,女儿马上就来接你。”

    璃妃将她的娘亲重新埋葬好了之后,便带着修罗般的烈焰,一步一步走向皇后的寝宫,那步伐并不快,但是走的每一步都令人胆战,她由一朵洁净的白莲化身修罗地狱里的复仇烈焰,她那每一步都是厉鬼凄厉的嘶鸣。

    我就站在远处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一条将彻底撕裂她的道路,我有一些迷茫。

    我用镯子将她引到这里到底对不对,若是没有我的这番暗示,或许她还是那个清丽倔强的女孩,即使活在谎言里,也至少心中有期盼,而如今她心中那唯一的火也被灭了,人一旦陷入绝望便什么都不畏惧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心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司卿对我说的那句话。

    “世事自有因果,有些事知道了就忘了吧”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章 不甚可惜-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在古代变成鬼》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周佳非圆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