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爱你是场飞来横祸 -> 书目 -> 第三十章 最大的成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十章 最大的成就

    我在那个楼层的楼梯间呆了许久,然后才又乘电梯离开。

    我不想回家,一个人呆着实在太难受了,我便给谭玥打了电话。

    她听我语气不好,问了我的位置,10分钟就赶来了。

    我刚要感激她来的那么快,她却一把抱住我,语气激动的说“韩清,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刚才差点被人憋死了!”

    “怎么了?遇到意外了?”

    “不是,我今天和家里安排的对象相亲,是个律师。他一直在侃侃而谈,但说的都是我根本不懂的领域,我什么话都插不上,真的是生无可恋。还好你及时打来,在我临死之前把我拉回来了!”

    我听到谭玥这样说,心里莫名的难受“你真的决定重新开始了?”

    谭玥的脸上有点淡淡的忧伤“不然呢?我年纪不小了,再晚几年,孩子都生不出来了。”

    “那方成知道吗?”

    “我没告诉他,他根本不会在乎的,何必自作多情。”韩清说着揉了揉脸,把她眼底的晶莹也揉散了。

    我和谭玥后来去看了新上映的电影,电影很纳凉,是一个韩国恐怖片。可我看着看着就哭了,谭玥以为我是害怕了,还一直捂着我的眼睛,让我别看就不害怕了。

    其实,我只是想到了许铭山,我害怕他真的要和我分开……

    看完电影,谭玥送我到家楼下,我邀请她上楼坐坐。我们刚要下车,方成就给她打了电话。

    谭玥开的免提,所以我听到一清二楚。

    “谭玥,你今天相亲了?”方成的声音有种压抑的愤怒。

    谭玥蹙蹙眉,手指关节一下子用力得青筋毕现,看得出来她很紧张,但她却用很随便的口吻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你的朋友圈了!”

    谭玥声音很干的呵呵几声“你不是从来没在我朋友圈里点赞评论的嘛,我以为你把我屏蔽了呢!”

    方成一下子爆起粗来“所以你就晒图,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去相亲了?你相亲也就算了,还和那男的去看恐怖片,你是不是傻?不知道看恐怖片的时候,男的会趁女的害怕就趁机吃豆腐吗?”

    谭玥也顶了回去“我他么的爱怎样就怎样,你是我的谁啊,管我做什么!你有这功夫管我,你还不如去管你的小女友。她们年纪小,经受不住诱惑,谁知道何时会给你戴顶绿帽子!”

    “你他么的就给我戴了绿帽子,你还敢说别人!”

    谭玥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开始抖了,她把车停在路边,紧紧抓着我的大腿,用很随便的口吻说“你是不是喝醉了?挂了!”

    “你敢一个试试看!”方成威胁,“你是不是和那男的还在一起?”

    我这时突然起了坏心思,粗声粗气的叫了声“宝贝儿,谁啊?”,电话那端的方成更加炸毛了!

    “谭玥,你告诉我你在哪儿!”

    “我在哪里管你什么事儿!”

    “我他么的问你在哪儿?”

    “我说了与你无关!”谭玥嘴硬,明明激动得全身颤抖了,可嘴上就是不松口。

    “你这个白痴女人!老子一直在等你开口说喜欢我,可你就一直嘴硬,老子换了那么多女人就是为了刺激你,可你不仅没有反应,还和她们打成一片!现在竟然还和小白脸去相亲了,我告诉你,我今晚掘地三尺也会把你们找出来,他要是敢碰你,我就敢把他给阉了!”

    谭玥听到这直接把电话掐断了,她紧紧的抓住我的大腿,一边哭一边说“怎么办?韩清,我该怎么办?”

    “这是好事儿,方成那么激动,说明他也是爱你的。可你们两个人都太嘴硬,谁都不愿先开口。但今晚这误会闹得挺漂亮的,把这层纸一捅破,你们的感情会迅速得到升华的。”

    方成的电话一直打进来,可谭玥太紧张了,连电话都点不动。我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

    方成几乎是咆哮式的说“谭玥,你到底在哪儿?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我“嗯”了一声,“大哥,我是韩清。”

    方成似乎尴尬了,“怎么……怎么是你……”

    “我和韩清在许铭山市区房子的楼下。”

    “这样啊,那我马上过来。”

    在等方成来的时间里,谭玥紧张得像个孩子。

    方成来得很快,估计红灯没少闯。他一下车就把谭玥拖进自己的车里,连个招呼都没和我打就走了。

    看着那样的他们,我真的很羡慕……

    我也想要那样炽烈的感情,只可惜我和许铭山,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我回到家时,正准备输密码,门却自己开了。

    我以为是进了小偷,或者忘了锁门,心“咯噔”一下,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这时,许铭山把门拉开了。

    家里没开灯,过道里晕黄的灯光不明不暗的亮着。许铭山的脸陷在一团黑暗里,看不清道不明,却领我心口再次一紧,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你……你怎么突然……突然回来了……”

    他就那样看着我,良久后才眨了眨眼睛,边转身进屋边说,“我等你很久了。”

    “哦!”我跟着他走了进去,心里七上下的。他说他等我,那肯定是要和我摊牌了。

    白天,那个挽着他胳膊的漂亮女孩说等他离婚后会陪他出国散心,这么说来,他是真的要亲手结束我们的婚姻了。

    我心不在焉,一下子撞到玄关进客厅的盆栽,整个人都摔倒在地。

    许铭山要开灯,我立马制止了他。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更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他走到我身边,扶着我的肩膀说“没事吧?”

    我没接话,因为我怕我一开口,就会哽咽。我摸着黑,走到沙发上坐着。

    “你要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许铭山站着看了我许久,然后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

    光线很暗,我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又安静,安静得就像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一样。

    “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许铭山的手指头在自己的大腿上敲击着。

    我摇头,意识到他可能看不清后,又补充说,“没有。”

    他往沙发后面靠了靠,“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尽快抽时间把手续办了。”

    那一瞬间,我心里的难过就像是蓄足了水的海绵,一下子就溢了出来。

    但我还是倔强的接话“办个离婚证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别抽空挑日子了,明天就去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轻吐出两个字“随你。”

    “嗯,”我点头,“祝福你明天再离婚的时候,能再找一个女人和你领结婚证。”

    他的声音大了些“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他的身子往前倾,“你觉得我许铭山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你认为我当初和你结婚,是随随便便的选择吗?”

    我嗤笑,“难道不是?许铭山,如果不是,你就不会随便而轻易的提出离婚。”

    他也嗤笑一声,“那你呢?你如果认真的对待过这场婚姻,那你也不会随便同意。”

    “许铭山,你别血口喷人,提出分手的是你,我只不过是成全你,你别想把所有错推到我身上!”

    “韩清,你和我结婚不是只想报恩吗?我现在放手,不过是成全你罢了!你欠我的恩情已经换完,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了!比如肖楠!”

    “你别什么事情都往肖楠身上扯!”

    “哎呦,心疼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下子站起来,冲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你个王蛋!婚内出轨的明明是你,你别想污蔑我!”

    我以为许铭山会生气,甚至会反击,没想到他却笑了。“我还以为你不在意呢,你吃醋了?”

    “我吃醋?我吃个鬼咧!我们明早就要离婚了,我管你干嘛!”

    “是吗?那你现在就走吧,我待会会叫她过来。”

    许铭山说着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当时就怒了!直接把手上的戒指娶下来砸在他脸上,然后快步走向门口。

    我刚把门打开,许铭山却跟了上来,一把按住了门。“你真要走?”

    “不然呢?不然呆在这儿,目睹你们交~~配……啊!”

    许铭山突然吻住了我。

    他的吻,来得猛烈而疯狂!

    我的衣服三两下就被他撕碎,不知何时他也把自己弄得不着一缕,然后抱起我,让我的后背抵着墙壁,就那样进来了……

    我的身体没有受力的地方,我只能用劲儿的抓住他,把重心放到他身上。

    既然是最后一夜,那不如做最后的狂欢,那不如把所有的情感都在这一晚,彻底作废……

    我反被动为主动,我像只猴子一样,攀爬在他身体上,用尽力气吸收着他的力量……

    那一晚,冗长的很,又短暂的很。

    我们用了许多新姿势,真的是折腾到天亮。

    许铭山抱着我睡,我在他睡着后去洗了个澡,然后化了个淡妆,8点半的时候叫醒了他。

    他睡眼惺忪的看着我,“干嘛?”

    我扬扬手中的户口本和结婚证,“民政局。”

    许铭山愣了愣,翻了个身继续睡“别吵我,我要睡觉。”

    “我们去做第一对,离完后,吃个早餐回来还能再睡个回笼觉。”

    他坐了起来,我以为他要起床,哪里想到他竟然一把就抱住我,把我甩到了床上。

    “你这女人!昨晚叫得那么嗨,怎么一大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这男人!情感和身体向来是能分开的,怎么你就磨磨唧唧了?”

    他对着我的鼻子就咬了一口“我不去,韩清,我后悔了,我不和你离婚。”

    听到他说这句话时,我的心顿时像涨了朝一般,真的差一点儿就要冲去胸口了。

    但我却控制着情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快走吧,别耽搁了。”

    许铭山翻了个身,把我压在身下。“爱情让人变得多疑和猜忌、敏感,我会提离婚,其实就是想试探你!你昨天看到我和林可儿在一起,都没发飙,直接把我当做陌生人,我觉得你是真的没有爱过我,才会故意这样的。”

    “试探、故意?许铭山,你怎么那么幼稚!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今天不离婚我就看不起你,你就是个乌龟王蛋!”

    他耍赖的在我脸上亲了好几口,“只要能留住老婆,做一辈子乌龟又有什么关系!”

    “你还真是有出息!”

    “我最大的出息,就是拥有你。”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三十章 最大的成就-其他类型章节出错
本作品《爱你是场飞来横祸》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二馨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