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爱你是场飞来横祸 -> 书目 -> 第十六章 距离那么远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十六章 距离那么远

    谭玥和念春都来安慰我,说许铭山和芷兰都不会有事的。

    我当时六神无主,心思混乱,我也顺着她们的话说“芷兰肯定要没事儿的,不然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当时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她突然叫了一声,我才过来她就掉了下去。”

    我很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便摊开手掌强调说“当时她坐在地上,我想拉她起来的,但她把什么东西塞进我的手里,然后就摔下去了。我真的压根没对她做过什么!”

    这时,我手心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了,方成眼尖的捡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表情很快地严肃起来。

    白子荣和肖楠也凑了上来,他们两的表情也特凝重。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谭玥从方成手里把东西抢了过来,竟然是布条!

    我心一颤,联系到芷兰说的那句话,我觉得自己被设计陷害了!

    “这不是芷兰姐的衣服布料嘛!”念春拿过去一边看一边说,“看这不规则的形状,好像是被手撕下来的。”

    谭玥打断她“你少说几句。”

    大家开始和许铭山对话,问他是什么情况,但许铭山却一直没有回答。

    大概半小时后,警察和救护车先后来到了。等警察把他们两个救上来时,他们两个、尤其是芷兰的样子,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芷兰的全身,扎满了植被尖厉的刺,裙子被割成了一块一块的布条,白色的布条上鲜血淋漓。而且她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身子软软的,任凭大家怎么叫唤都没有一丝反应。

    而许铭山,也好不到哪去,尤其是他的手心,几乎被刺扎满了……

    大家争相上前,我想走过去的,可许铭山却朝我投来了一个眼神。

    那个眼神,是那么冷漠寒肆,仿佛在警告我别靠近他!

    救护车把他们抬上了车,医生打算先抬他的,他却说“先救芷兰,我挺得住。记住,一定要救活她,不然我让你们好看!”

    这句话,是对医生说的,但更像是对我说的。

    原本欢喜的一场周末聚会,却因这个事故而让大家人心惶惶。

    我当时想跟着去医院的,可肖楠却说他会送我回去。

    我很想冷静一点的,可情绪根本控制不住,我特崩溃的说,“是不是他说了些什么?二哥,你得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和芷兰无冤无仇,我怎么可能把她推进坑里。我腿脚不便,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坑啊!”

    肖楠温声说“你先别激动,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会劝劝三弟的。”

    肖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许铭山是真的怀疑我了。我以为我会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可在确定了他的想法后我顿时没了解释的想法,安静的上了肖楠的车。

    念春和谭玥他们坐一辆车离开了,救护车和警车走在最前面,我们殿后。在进了城区后,分道而行。

    我和肖楠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下车后我说了声谢谢,要上楼时肖楠叫住了我。

    “韩清,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

    “嗯,谢谢二哥。”

    我要走时他又说“我相信这次的事情与你无关,你的眼睛很亮,笑容很纯粹,你不是会背后使阴招的人。”

    肖楠的话让我的鼻子一下子酸涩起来,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哭的样子,便背过身和他挥了挥手,然后逃也似的跑进了小区。

    许铭山和芷兰都住院了,许铭山在监护室住了一天后就转到了加护病房,而芷兰却在监护室住了四天才度过危险期。

    这些事情都是谭玥告诉我的,她担心我难受,便主动把他们的情况告诉我。

    在许铭山转到普通病房的第二天我去看过他,我是和谭玥一起去的,我们进了病房后,他看了我一眼。

    “腿还疼吗?”

    “好多了。”

    “记得换药。”

    ……

    之后是长久的沉默,关于离婚的话一直在我嗓子口回旋,我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许铭山,如果你要离……”

    “我累了,你回去吧。”许铭山说完拉过被子捂住脸,再也没说话。

    谭玥拍拍我的肩,指指门口,说她先到外面等我。

    谭玥是希望我能和许铭山好好聊聊,但是看着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许铭山,我原本准备了千百次的台词,在这瞬间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子下的许铭山,一动不动,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他离我特别远。

    比第一次见面时还远。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来如果一个男人还愿意和你说话,那说明你们之间还有戏,若两两相对却只有沉默,那情分已经到尽头了。

    我的心像有几百个闷捶在敲打一般,又闷又疼。我憋着一股气,瓮声瓮气的说“你做好决定后告诉我,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配合和承受。”

    说完后,我又看了许铭山几眼,被子下的他动了动,但却始终没说话。

    从病房出来后,我先去了洗手间,谭玥跟了进来,她在一旁连声叹气儿“知道你们结婚时我其实挺高兴的。我以为许铭山这次真的摆脱芷兰开始新生活了,没想到芷兰却又插进你们的生活里,把你们折磨成这个样子。”

    “我没事儿的。”我一边洗脸一边说。

    “你怎么没事儿了?你看才几天的时间,你都瘦的没血色了。”

    “相比起芷兰和许铭山,我好很多。”

    “可是看得见的伤,远没有看不见的伤来得痛。”

    谭玥说这句话时,表情特别沉闷,我想到她和方成的事情,心想她或许是在用这句话安慰我,也是在用这句话安慰自己。

    我想了想,问谭玥“许铭山和芷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芷兰明明嫁了两次人,却还对许铭山放不下?而许铭山也是如此,表面上看起来很洒脱,但芷兰一出事,他却比谁都着急。”

    谭玥的表情有些闪烁,“他没和你说过?”

    我摇头。

    “那件事已经很久远了,还是等铭山亲口和你说吧。”

    “那么神秘?”

    “不是神秘,而是很沉重。总之那是许铭山欠他的,许铭山一而再的容忍她,接纳她,也是因为愧疚。但韩清,许铭山对芷兰这样,恰恰说明他是个善良的男人,而不是他朝三暮四品行败坏。许铭山早就不爱芷兰了,而且他是个很理智的男人,他既然选择了你,那说明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的。”

    谭玥说完,叹了声很长的气儿。

    看来,那件事的确很严重,我虽然很好奇,但还是关注了好奇心没有追问。

    有些事,不到时候还是别知道的好。

    我原本想去看芷兰的,但又怕刺激到她,便没进去。从医院走出来时,方成和肖楠也来了。

    方成对我颇有成见,一见到我就把头捏过去,连谭玥都没打招呼。

    肖楠对我笑了笑“要回去了?”

    “嗯。”

    “待会一起吃饭?”

    谭玥替我回绝了“改天吧,今天我们俩已经约好了。”

    肖楠一脸遗憾“那真是可惜了。”

    离开医院后,谭玥说“你别生方成的气,他这人耿直得很,又是直脾气,喜欢直来直往。他肯定知道芷兰不是你推下去的,但他却生气铭山因为你而摔下去。他们兄弟四个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兄弟还深厚。”

    “我明白,我不怪谁,只怪自己。”

    “别多想,其实我已经能确定芷兰是自己摔下去的,她是想扮演一场苦肉计,赢回铭山的心。毕竟当时我要扶你去采树叶的,她说她尿急,顺便扶你去。我们到了树林时,我特意留意了她蹲下去的那一片,泥土很干燥。”

    谭玥的话令我特感动,我当时就觉得,即使我和许铭山真的离婚收场,那我也不亏,毕竟因为他我认识了新的朋友。

    谭玥带我去吃泰国菜,我没有胃口,这时手机响了。我打开,是肖楠发过来一张照片。

    穿着病号服的许铭山,正在吃饭,嘴巴微张,脸色还挺好看。

    看到这张照片,也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了食欲。

    这是我这几天以来,吃过最好吃的饭菜了。

    谭玥送我到许铭山的公寓后就离开了,我一个人上了电梯,电梯到了顶层,我刚出电梯就看到小灿和另外两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口。

    小灿一脸为难的看着我,我听到其中一个头发微卷的女人问是不是我。

    小灿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立马朝我走过来,在我没反应过来时冲着我的脸就给了我一巴掌。

    小灿连忙冲上来,着急的说“阿姨,你怎么能打人呢?你说过你不闹事儿的!”

    那女人一脸憎意,“我打人又怎么了?我就是要打她,谁叫她把我女儿推进洞里的。我女儿都在鬼门关走了一糟了,我没打死她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原来这是芷兰的妈妈啊!

    这时另外一个女人也走了过来,她上下打量了我一圈,一脸鄙夷的说“长的倒是不错,身材也挺好,但没比我侄女强多少。”

    这个应该是芷兰的小姨了。

    她们俩,明显是挑事儿的,但我还是尽可能礼貌的说“你们等很久了吧?进去坐会儿?”

    我刚输完密码,芷兰的小姨就撞开我走了进去,“这个家本来就该是我们芷兰的!”

    小灿站在门边,一脸悔色,我笑着让她也进去坐,她进退两难,最终还是进去了。

    她们俩坐在我的正对面,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芷兰的妈妈说“韩清是吧?”

    “对,我就是韩清。”

    “你的身家背景我已经查清楚了,我原本打算问你要一笔钱的,但是你家属于在温饱线上挣扎的阶层,我就当是做善事施舍乞丐不与你计较了,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说着就看着我,但我没接话,所以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只要你离开本市,离开许铭山,并保证永远不和许铭山来往,那我和我家芷兰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她们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仿佛我绝对会答应一样。

    但她们误会我了,我韩清,虽然没家底,不像她们有钱人动不动就拿钱砸死人,但我是个有尊严有骨气的人!

    我做错的,我一定会道歉,并诚心实意的悔改;反之,我则会计较到底,还自己一个公道。

    “阿姨,我虽然很想尊重你,但你的话我实在是觉得好笑,我凭什么要听你安排?”

    “凭什么?你还说凭什么?就凭你把我侄女推进坑里这条,我就能让你在监狱里呆几年!”

    我笑了笑,一脸从容“那你们尽管告,还来威胁我做什么呢?哦,对了,是不是证据不足?”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十六章 距离那么远-其他类型章节出错
本作品《爱你是场飞来横祸》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二馨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