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爱你是场飞来横祸 -> 书目 -> 第十三章 我的目的从来不是她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十三章 我的目的从来不是她

    当时的场面有些混乱。

    我疼得豆大的眼泪和汗齐刷刷的淌,而芷兰则一直哽咽着道歉,说她不是故意的,求我原谅她。

    芷兰一边说,一边却捏我的疼处。

    懂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被烫到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衣物剪开,防止衣物和伤口粘连。可芷兰作为一个医生,却刻意往我疼出捏,这让我充分怀疑这红烧肉就是她故意弄倒的。

    表面上她大度得很,暗地里却嫉恨我,所以故意上演了这么一出。

    小灿那张嘴平时很能说,一直把我往坏处贬,但她这时却拦住了芷兰,有些大声的说,“芷兰姐,你在干嘛呢!她被烫到了,你应该帮她把裤子剪开啊!”

    芷兰这才松开手,恍然大悟的往脑门上一拍,哭着说,“我忘了,我是真忘了!”

    这时保姆把家里的医药箱拿了过来,芷兰拿了剪子想帮我剪裤子,但看到那发光的刀时,我总感觉她又会因为紧张而剪错了地方。

    我已经疼得战战兢兢了,但我还是接过剪子说自己来。

    伯母有些责备的说“芷兰,你多心细的孩子,怎么能那么粗心地把红烧肉打翻呢!而且你还是个医生,怎么在处理烫伤时那么不专业!”

    芷兰语带哭腔的说“伯母,我学的是心脏内科,对外科的确不擅长。当时我烫到韩清后,最担心的是怕她和铭山误会我是故意的,我心里压力过大才会更加慌乱。”

    许安又走出来,扶着我往外走,“行了行了!现在讨论这些还有什么意思,韩清是我带过来的,我现在先带她去医院治疗吧。”

    芷兰跟了出来,“我先帮她紧急处理一下吧。”

    “你不是说你不专业嘛,还处理什么呀!”

    许安又的语气明显不客气,芷兰委屈的说,“可是……”

    “别可是了,我知道你和我哥有过一段,但那都过去了。何况是你先抛下我哥的,那你就不该对我哥喜欢的女人那么狠。”

    “安又,你是说我是故意的了?”

    许安又冷笑了一下“很多事说白了就没意思了。”

    许安又走到门口又转回身说“我会和我哥商量给我妈重新换个家庭医生,今天不需要你检查了,你带着你的东西走吧。”

    正午的太阳特别毒辣,芷兰逆着光站在过道里,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总感觉她的目光太过阴鸷了。

    许安又把车开得很快,她带我去了最近的医院,联系了主任帮我处理伤口。

    治疗完后,主任交代每天都要换药,而且要保持干燥,一周内伤处都不能碰到水。

    “穆主任,不会留疤吧?”许安又认真的问。

    “我给韩清用的都是最好的药,一般而言不会留疤,但这也要根据体质。依我看韩清应该不是疤痕体质,问题应该不大。”

    我和许安又相视一眼,两个人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她拍着胸脯长吁一口气,“总算活过来了,我真担心会留疤,那我哥估计不会轻饶我。”

    我笑笑,说“没事的,就算留疤也没关系,裤子一遮就看不到了。”

    许安又噘着嘴,歉疚的看了我几眼,“你真善良,若我被老公的前女友这样摆了一道,我可咽不下这口气的。”

    “她也是无心的,怪不了谁,只能怪自己倒霉。”

    许安又扶着我上了车,“行吧,你爱这么认为也挺好的,息事宁人嘛。只是我怕她看你老实,就越欺负你,毕竟她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角色。”

    我没接话,上车后让许安又送我回他哥的公寓,快到家时她接了一个电话,挂完电话后她回头看着我。

    “完了!”

    她的表情挺凝重的,我连忙问怎么回事。

    “我哥回来了,现在在别墅呢,他让我赶紧带你回去。而且他的语气很严厉,芷兰她们都在。”

    “那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和你哥本来也没什么感情,还是少掺和进他们的事情里。”

    “那可不行,我哥点名让我赶紧带你过去。”

    我寻思着许铭山估计想要我在芷兰面前扮演老婆的角色,虽然我现在不舒服,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尽自己的义务,就跟着许安又过去了。

    在路上我考虑好了,我不会参与进许铭山和芷兰之间的事情里,决定见机行事,冷静以待,但若芷兰再对我使手段,那我也会适当还击了。

    毕竟一味的承受,并不是我的风格。

    到了许家别墅,许铭山和伯母他们都在。

    许铭山坐在独个的沙发里,他半个身子陷进柔软的沙发中,在看到我时立马站起来。

    他的视线落在我包扎好的大腿上,嘴巴动了动,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用余光暗示我坐到他身边去。

    我看到芷兰明显松了一口气儿,阴暗的眸子在某个瞬间发出得意的光来。

    “疼吗?”我坐下后,许铭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我始料未及的啊了一声,反应过来后立马说,“没事,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他蹙眉看我,“确定没事?”

    “当然,我皮糙肉厚的,耐烫!”我其实是想缓解一下这尴尬而压抑的气氛,所以说完就笑了几声,可却没人应和我,我的尴尬癌瞬间就犯了。

    伯母“嗯”了一声,语气很淡的说,“铭山,你应该解释一下你和韩清的事情。”

    芷兰和小灿立马看向我们,而许铭山则瞥了我一眼,手在口袋里摸了一阵,然后掏出一个金丝绒的盒子来。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口。

    他把盒子打开,拿出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一把捉住我的手就要戴上去。

    我拘谨的缩了缩,却被他死死的握住了。他把戒指套进我左手的无名指,然后说了句,“挺合适的。”

    小灿一下子站了起来,震惊的说,“三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芷兰特尴尬的笑了笑,“对呀,铭山,你和韩清是什么关系呀!”

    许铭山没接话,而是一把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到他腿上。

    在许铭山的家长和前女友、及喜欢他的人面前这样亲密的抱着,我真是各种别扭。尤其不知道许铭山这样做的目的,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尴尬的笑着。

    “妈,我和韩清结婚了。”许铭山放在我腰上的手稍稍用力,我听到他用特别清晰冷静的声音说,“昨天领的证,没有事先通知你们是因为一时冲动,临时起的念头。”

    伯母叹了声气儿“你明知道我有心脏病,还这样刺激我,你早晚要把我吓出病来!我今早让你妹妹送炖品去你的公寓,她看到韩清睡在你床上吓得不轻,后来又看到结婚证,更是吃惊不小。你年级也不小了,就别瞎折腾,婚姻这种大事能是你凭冲动就决定的么?”

    伯母说着又看了我一眼“好在韩清这孩子很实在,没啥坏心,要是遇上一个决心缠上你的女人,只怕你甩都甩不脱。这样吧,你们明天去把离婚证领了,作为补偿,我会给韩清一张支票,数额她自己填。”

    伯母说完嘴角含笑看着我,但眼神却是一片威胁的冷然,“韩清,行吗?”

    “可以啊,但钱我不会要的。”

    这时许铭山突然捏了我腰部一把,语气不悦的说,“你这笨女人,我现在把你卖到深山给老光棍做老婆,你说行不行。”

    “当然不行,我又不是商品。”

    “现在知道你不是商品了?那我妈让你和我离婚,你怎么就答应得那么干脆了?”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他又说,“妈,我虽然是冲动结婚,但并不后悔,我会和韩清好好过日子的。”

    他顿了顿又说,“至于芷兰,你烫伤了我老婆,我本来打算追究你的责任的。但我老婆既然说她不严重,那看在往日情分上我也不追究了。不过我会给我妈换个家庭医生,你以后不用来了。”

    芷兰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特别尴尬。小灿连忙说,“三哥,芷兰姐真不是故意的,她的手腕被他前夫打断过,神经坏死了一部分,所以才会端不住碗的。”

    芷兰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她拦住小灿,低声说“小灿,别说了。”

    说着她又抬头看着我,“韩清,真是对不起,今天欠你的,我早晚会还你的。”

    她说着就快速跑了出去,连包都没拿。小灿拿着她的包追了出去,临走前她还狠狠的说,“三哥,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人走光了,戏演完了,我想起来,却被许铭山揪着耳朵低斥“你这笨蛋,我不远千里的跑回来,为的就是想怀个蜜月宝宝,你倒好,把腿弄伤了,这还让我怎么搞!”

    我真是又羞又臊,真不知道这许铭山到底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了!

    伯母似乎看不下去了,摇着头叹着气上了楼,许安又“哇呜”一声,凑到我们跟前说,“哥,我原本挺不看好韩清的,但经过今天短暂的相处,我举双手赞成你们在一起,衷心住你们百年好合!”

    许铭山瞪了她一眼,“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到底是怎么照顾我老婆的,竟然让她受伤!若是她留了疤,你也跑不了责任!”

    许安又蒙着脸说了句“我好怕哦”,然后伸着舌头对我们做了个鬼脸就跑上楼了。

    一边跑还一边说,“妈,我哥威胁我,他为了他老婆竟然威胁我!”

    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连保姆都休息了,我拉开许铭山的手,声音干涩的说“放我下来吧,没人了。”

    他却把我抱得更紧了,“我为什么要放?你不是说我和你结婚有目的吗?在目的完成前,我怎么会放了你!”

    “可你的目的不就是刺激芷兰么?今天的戏演得很成功,估计她很快就会崩溃发狂,跪舔着回来找你。”

    他冷笑了一声,“那又如何?我和你结婚的目的从来就不是因为她!”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十三章 我的目的从来不是她-其他类型章节出错
本作品《爱你是场飞来横祸》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二馨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