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阴女有毒 -> 书目 -> 第六十五章:复发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五章:复发

    我是小心翼翼的进门的,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尽量不发出声音,果然,村长儿子这会还是直愣愣的坐在脏兮兮的被褥上,两只手不停的在被褥上划拉着,嘴巴里面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

    我站了大概有半分钟,村长儿子都没有正眼瞧我一眼,我知道什么情况了,便赶紧悄悄的把电灯熄灭,然后悄悄的退出房间。

    这下,雯雯又凑了过来说小天,你胆真大,你一个人进去不怕被咬啊?

    我没理雯雯,点了根烟,走到门口看着远处的绿色山峰想了起来,看着远处的景色,是有助于思考的。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驱灵术上面的内容。上面有关于这类的介绍,但是都涉及到了灵力比较强的法器,而我现在啥法器都没有,这可要怎么对付?

    突然,我想起了梁伯给我的那把脏兮兮的拂尘,我上次不是用来打了土地庙灵吗?那时候我也是啥都不懂,懵懵懂懂就打了,不是还起了作用吗?可是上次打的是灵,这次打的是人,因为那种附身的情况很麻烦,是其他灵魄挤占了人的身体,把人的魂魄挤占。如果我用拂尘打过去,把别的灵魄伤了,会不会连累到村长儿子的魂魄,如果也伤到了村长儿子的魂魄,那我不是罪人?

    正在考虑着的时候,村长走了过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领导,那个,怎么样啊,有办法么?

    村长的眼神太让我受不了了,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他打儿子吃糠的情景,我心一横,不管那么多了,我轻轻点了点头说恩,先试试吧。

    村长可能看我说的不太斩钉截铁,似乎有些不放心,说领导,如果,如果勉强就不难为你们了,算了,哎,我们就这个命啊。

    村长这话更让我揪心,我用手拍了拍村长说没事的,这病应该也不难,我会尽全力的,放心吧。

    我说完进了屋准备从包里拿出拂尘,可打开拉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还是稳妥一些,打电话问问我叔叔,虽然我知道我叔叔不一定会教我,因为梁伯给我书和拂尘的事情叔叔就反对,最后还和我说让我自己小心,不要随便帮人看事之类的,那样属于违天数,是会得到反噬的。可我转念一想,天数可能就注定让我碰到我该解决的事,让我去解决,我不解决还有为天数了呢,不过这也是我自己的心里安慰。。。

    可我拿起手机才想起,这鸟地方是没有信号的啊,那个时候的农村和现在的不一样。很多农村都没信号的。

    我只好放起手机,从包里面拿出拂尘,我这拂尘一亮出来,雯雯又笑了,说这拂尘不都是老头子拿的吗,你长这么猥琐拿把拂尘特像一放牛娃。

    我没理会雯雯。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如果我没叫,千万别进来,说完我又小心翼翼的进了门。

    这时候我身上的死符是没拿下来的,意思是从村长儿子还是感觉不到我,可我刚刚一进门。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村长儿子就熬的一声,朝我扑了过来。

    我被吓了一大跳,刚刚他都感觉不到我的,现在怎么就能感觉到我了?我本能的举起拂尘,朝村长儿子的头上打过去。

    我就这么轻轻一挥,没想到力量却这么惊人,村长儿子直接翻倒在了地上,蜷缩在地上,一挺一挺的抽搐着,嘴角流出了青色的沫子。

    这时候门没关,村长是看到了里面的情况的。村长一下子冲了过来,抱住他儿子大声重复的喊着小林,小林你怎么了。

    雯雯可能以为我伤着村长儿子了,白了我一眼。

    我走过去拍了拍村长的肩膀说应该没什么事了,把他抱到床上去休息一下,等他醒了,几小时内不能给他喝阳水就行了。

    村长抬头问我说什么是阳水?我说就是普通的水,几小时内不能喝水。得过五六个小时吧。

    村长噢了一声,就把他儿子往那床烂被褥上面抱,我拉住村长说不,抱到干净的床上去吧,你儿子应该不会再咬人了。

    村长有点怀疑的抬头看着我说这。这等于是已经,已经治好了么?

    我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但是最起码有百分之十的把握,村长儿子这样子,应该是附在他身上那东西已经被打跑了,没想到这拂尘的力量这么强大。我看驱灵术上介绍,好像其他法器都没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还要加上其他手段才行。

    我微微点了点头说恩,应该是没问题了。

    村长一下子在我身边跪了下来,哽咽着说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你可是救了我一家人啊。

    我拉了好一会,才把村长拉起来,村长赶紧把他儿子抱到隔壁房间的床上,然后去找他大儿子和大媳妇去了。

    下午的时候,村长的小儿子醒了过来。神智还真的恢复了正常,醒过来后,我看他眼神是正常的,问他还记得失去神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不,他却说就记得上了黑龙山找牛,晚上看不清楚路。他又没有手电,就这么朦朦胧胧的找牛,突然听到脑袋嗡的一下,就好像是睡着了,然后就一直做梦,到现在才醒过来。

    村长儿子醒过来后,村长一家人喜极而泣,当天晚上村长狠了狠心,居然打起了他家唯一的两头猪的主意,卖了一头杀了一头,请全村人吃杀猪肉。卖的那头猪的七百块钱,村长全部拿来给我,连一块一块的都没落下,我不收,村长不从,说我不收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我只好暂时收了下来,心想等走的时候,再多留些钱给村长。

    雯雯和段老三也对我刮目相看,就这么一拂尘,就把村长儿子多年的神经病给治好了,雯雯一直拿着我的拂尘研究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研究出什么名堂来。

    当天晚上,饭是在祠堂里面吃的,村长给每户人家都分了钱昨天晚上雯雯给村长的,我被村长死命拉到了首席的位置,村民都像看神仙一个看我,都来敬我酒,这时候,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帮助人的快乐,被别人感恩的快乐。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就出发了,村长要让他大儿子给我们带路,帮我们背包,被我们拒绝了。我们可不能连累他儿子。

    本来我们是不让雯雯和我们一起去的,但是雯雯坚持我们三个人是一个团队,是猪肉白菜炖粉条,可不能少了她这白菜,不然就不是名菜了,最后坳不过她。只好让她和我们一起出发了。

    我们按照昨天那条路出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就听到后面有人喊,回头一看,是村长大儿子,我们赶紧停了下来。

    村长大儿子哭丧着脸说不好了。我弟又犯病了,咬伤几个人,领导,你们,你们的事情不打紧吧,要不先过去看看?

    我心一沉,可都明明好透了,怎么又犯了,这时候我突然明白过来,可能是我那拂尘打过去,根本没打到那东西,而是那东西从村长小儿子身上跑了,等我带着拂尘一走,它又来了。

    我们赶紧跟着村长儿子回了他家里,远远的就看到村长门口有很多人,我钻进人群一看,村长大媳妇躺在地上,脖子上血淋淋的。村长旁边放着一簸箕的淤泥,村长正用淤泥往他媳妇脖子上面抹。

    雯雯赶紧走过去,从包里拿出医药箱,帮村长大媳妇处理起伤口来。

    村长看到我像看到救星似的走到我身边为难的说领导,我儿子他,他又犯病了。

    这时候我听到之前锁村长小儿子的那个房间门被拍得砰砰响。一个人在里面大喊大叫着,但是很明显,听上去不是村长小儿子的声音了。

    我心里一火,这家伙还在这里折腾,便拿出拂尘就一个人冲过去打开房间门,走进了房间。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五章:复发-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阴女有毒》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南隐真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