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 书目 -> 第14章 洗髓伐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14章 洗髓伐筋

    等非儿嘚瑟完了,回过头看到绝无寒看她的眼神,非常尴尬。

    “呃……呵呵”非儿傻笑。

    她觉得穿越过来到现在,生命跌宕起伏,心情也像是过山车,一点都冷静不下来。这不能怪她,太多不可思议。

    梦里梦到的东西,忽然间有人说,这一切都是真的,太让她无法相信了,可是听着却热血沸腾。内心变强的因子,在瞬间燃烧。

    既然来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回去。何不欣然接受,在异世不说拼个未来,起码保住自己的小命。何况,她还要替原主报仇,找到她的父母。

    ok加油!非儿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

    “绝男神,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她依旧很期待,但已没有那么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这又是什么称呼,绝无寒已经见怪不怪了。

    “先吃饱了再说。”小丫头一激动连午饭都忘了。

    “对哦,小白也已经饿了。”边说边起身去找小白,小家伙还在帐篷睡觉,或许是刚出生,睡的多,不过小家伙似乎长大了一些。

    夜非儿一手抱着小白,一手偷偷从空间里,拿出之前摘的果子,很久没吃水果了。

    “无寒,这个果子能吃吗?看着还不错。”

    “青幽果,好东西。”绝无寒眼神一亮,本来他要用灵力,帮夜非儿打通全身经脉,有了这个更好。不仅可以洗髓伐筋,还可以重塑筋脉,真是太好了,小丫头的运气不错。

    “非儿,想早点能修炼,赶紧吃饱饭。再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一会我们可以开始了。”绝无寒也很期待,他想知道,非儿洗髓伐筋之后的资质如何。

    夜非儿一听,马上喜出望外,“真的吗?”手还紧紧抓着绝无寒的胳膊。这么说,她以后真的可以修炼这玄幻的武功了。原主也就能摆脱废物的骂名了,虽然,她来自21世纪不在乎这些。可是在这古代,女孩子的名声还是很重要。既然接替了原主的身体,她就必须为自己和原主正名。

    “嗯,比珍珠还真。你知道你手上的是什么果子吗?那是可以洗髓伐筋,重塑筋脉的圣品。如果不是这悬崖底,估计根本就没有。

    但是,固然是好,洗髓伐筋不是人人能坚持的了的。整个过程会极其痛苦,尤其你是从小全身经脉堵塞,而且是人为的破坏。需要两倍的药量,就等于要承受两倍的痛苦。非儿,你要想好了,外人无法帮忙。不过,洗髓伐筋之后,不仅可以修炼,洗礼重塑后的筋脉,修炼起来更是事半功倍。资质好的话,突破更快,以后的修为前景更是不可估量。”

    “你的意思是,我一直不能修炼,是有人对我动了手脚?”非儿听到人为二字,脸立即冷若冰霜。原本以为是天生的,竟然有人这么的恶毒,从小就毒害她,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很好,白莲花们,这就开始了,我们不死不休。”夜非儿冷冷的说道,眼里杀气肆虐。

    绝无寒第一次见这样的夜非儿,与前几日判若两人。像是久经沙场的强者,站在九天之上,杀气、霸气、英气瞬间释放,眼睛微眯,傲视一切。心莫名的痛了,他不希望,她深陷杀伐的生活,像他一样,她应该开心的长大。可是,他又很无奈,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只有自己强大了,站在顶峰才能保护自己在乎的,保住自己拥有的,灭掉所有不利的。

    “是毒的。”绝无寒眼里更是冰冷,想到她从小就受这样的苦,被毒害至今不为人知,就想杀了所有对她不好的人。不过,依小丫头的性格,更想亲自报仇,他就站在她身后好了。

    “开始吧。”

    “丫头,想好了?果子吃下去就无路可退,忍不住就会没命的。”如果有其他办法,他绝不想想她冒这样的险,他心里也非常的害怕,但他绝不会让她有事。

    “不用想了,我决心已定,即是死,我也要改变命运。与其这样的活着,还不如以死相拼,至少还有希望。如果真的熬不过去,就是我命该如此,不配成为强者。”非儿坚定的说着,已做好拼死的准备,她原本就是一缕异魂罢了,说不定在这边死了还可以回去。

    “好,连吃三个青幽果,然后放松打坐。一定要坚持住,相信自己,你行的。”绝无寒闭眼不忍心说着,很想抱她入怀,不让她痛苦。

    吃完三个青幽果,十分钟后后,非儿就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袭来,一声闷哼,瞬间非儿就疼的满身大汗,小脸煞白,粉拳紧握。即使再疼,非儿都紧咬牙关,没有喊出来。她知道这才刚刚开始,最疼的还在后面。现在这点痛对她来说还不算什么,相比特工的魔鬼训练还差的远。

    绝无寒已经开始紧张,紫色琉璃般的眼睛,死死盯着夜非儿,恨不得自己能替她受过。看着她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心疼的同时,也很欣慰。小丫头太坚强了,让他刮目相看,一个闺中大小姐,竟然有这种决心和毅力,是很多男子都比不上的。看来这些年肯定受了很多很多苦,之前看到她帐篷里的粗布麻衣还纳闷。

    这时的夜非儿,疼的已经躺在了地上,卷缩着身体,大汗淋漓,衣服全部湿透,身体颤抖。真不是一般的折磨,该死的贱人们,今天我所受的苦,有一天一定让你们也亲身体会。夜非儿心里狠狠骂着,她痛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她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百倍还之,一定要亲手报仇,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绝无寒在一边束手无策,在她以后的成长过程中,这样的痛苦还会有,修炼一途的孤独和苦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了。他这近一千年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他的女人以后必定要和她并肩而行,风霜雪雨,经历这些痛心更会坚定。有他的,老天都不能带走她,否则他就毁了这天,让天下为她陪葬。

    “啊!”一声大喊,拉回了绝无寒的思绪。

    “非儿,坚持住,你一定可以。想想你的亲人,还有你的敌人。只有能修炼了,你才能变强,才能报仇。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再坚持半个时辰就成功了。”

    夜非儿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她已经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剧痛让她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不停的大喊大叫。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太痛太痛了,犹如凌迟,已经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脑袋已经不清醒了。她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让她必须坚持住,可是她已经尽力了,没有一点力气了。

    疼到最后,她还是晕了过去。绝无寒立即把她抱在怀里,灵力跟不要钱似的,拼命的往她体内输。

    一个小时后,绝无寒给她探脉,大喜,“非儿,你已经成功了,不仅如此,脉搏很顺畅很粗壮,以后修炼定会事半功倍。”

    非儿依旧昏迷着,她不知道,她全身都已经排出一层的污垢,臭气熏天。绝无寒也不嫌弃,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她。

    忽然,绝无寒抱着非儿走出洞外,瞬间飞起,御风而去,直奔水潭。眨眼睛就到了水潭,抱着非儿直接跳进水潭,紫色袖袍一辉,一个透明结界就罩住了水潭。闭上眼睛,再袖袍一辉,非儿就一丝不挂的躺在了绝无寒的怀里。

    泡了整整一个时辰,夜非儿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透明的结界,“这是天堂吗?这么缥缈。”

    “天堂是什么?”

    “嗯!”头一歪,看到绝无寒那张俊美的脸,还是闭着眼睛的。

    “绝无寒?这么说我没死?”

    “瞎说,谁敢说你死了,非儿,你已经成功了,以后就可以修炼了。”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我以为我最后没有坚持下来。干嘛闭着眼,一点都不真实。”

    “确定可以睁开?”

    “我又没让你闭着眼,干嘛不能睁开。”

    绝无寒,唰,睁开眼,邪气地笑着,“非儿,这是你说的,我会负责的。”

    “莫名其妙。”眼睛不经意一扫,自己光溜溜的在绝无寒的怀里。

    “啊,我的衣服呢?你怎么不问我,就脱我衣服啊,你还抱着我,你诚心吧你?”嘴里喊着,胳膊一用力挣脱绝无寒的怀抱,扑通一声往下沉。可是刚刚经历九死一生,这会哪里有力气,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抱住绝无寒。

    绝无寒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她,任由夜非儿抱着她。此刻的夜非儿,美的惊心动魄,极美的小脸上,皮肤更加白皙细腻,闪着光泽,温泉一泡,小脸粉红,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极具诱惑力,好想尝一尝。头一低,就擒住了那一张一合的小嘴。

    “唔……”少女独有的芬芳顷刻在他鼻间缭绕,小嘴柔软香甜,不由自主的,绝无寒大手扣住了非儿的后脑,闭上眼睛,加深着这个吻,他想要更多。

    夜非儿则是瞪大了眼睛,妈的,被非礼了,该死的。可是,味道不错,他身上淡淡的紫罗兰气息,瞬间充盈了非儿的大脑,让她一阵的恍惚。让她越来越无法呼吸。

    绝无寒感觉她越来越弱的气息,忽然睁开眼,离开她的唇。“非儿,怎么了?”

    夜非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拿眼睛瞪着他,气死她了,刚才那么痛苦没死,差点被他憋死。

    绝无寒眉头浅浅皱了一下,夜非儿定定瞪着他,等着他解释,就看到这个英俊的男人,对着她眨巴眨巴了眼睛,眉梢轻轻挑了一下,邪气而狡黠,很是俏皮的模样说道,“是你让我睁开眼睛的,我说过,我会负责的。”

    她最生气的不是他亲了他,而是他差点憋死她。

    “你差点憋死我了,真是的。”

    “对不起,那重新来。再亲一次练习练习,以后就不会了。”绝无寒邪气地笑着说。

    “想得美,还不放开我。”

    “别动,你现在浑身无力,刚刚洗髓伐筋成功需要休息,需要好好洗洗,全身出了一身的污垢,没发现你现在肤若凝霜,比以前更美了吗?”

    夜非儿此刻才看向自己,皮肤比以前更白皙光滑,虽然全身无力,但明显的体内顺畅了很多,体质也好了很多。心里大喜,不枉她九死一生,终于可以修炼了,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无寒,我终于不是废物了终于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可以修炼了。”紧紧地抱着绝无寒,哭了起来,她为原主开心,也为以后的自己开心。

    绝无寒抱着她,轻轻地拍着非儿的背,安慰她。低头看见她的背上,之前看见的紫色虚影比以前清晰了一点。原本以为是旧伤留下的,看来真的不是伤,像是只凤凰。凤凰吗?绝无寒瞪大了眼,还是紫色的,紫色凤凰只有千年前的紫凤一族,嫡系血统才有的,而且千年前一战后,紫凤一族就灭绝了。夜非儿是凡人,背上怎么会有凤凰的虚影呢?难道她是紫凤公主的转世?可是时间又不对,不到千年。

    绝无寒立即探上非儿的脉,吓了一跳,血流火热涌动,不是凡人所具的血脉,而是只有紫凤一族嫡系血统才拥有的——不死血脉。

    逆天稀有的不死血脉,可自行修复伤势,只要身体内还有一滴血,不管受多大的伤都不会死。只有一千年前紫凤一族的嫡系血脉才拥有。

    这么说,夜非儿真是凤凰,紫凤一族的公主转世,可是她为什么是凡人,会在下界出生,时间上不对呢?

    绝无寒越来越觉得,夜非儿的身世不简单,如果是真的,那太危险了。

    看来他师傅说的没错,他的毒是在下界可以解。可是他又怎么舍得……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

    “无寒,怎么了?不对吗?”

    “对,等你休息好了,本座就教你怎么修炼。”绝无寒内心波涛汹涌,表面还是那么的平静,紫色的眼眸亮若繁星,温柔的看着夜非儿,好想把她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她。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14章 洗髓伐筋-穿越小说章节出错
本作品《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飞舞清扬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