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84章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4章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为什么啊?”我重复道,“那你看好了。”

    我将脸皮从自己脸上扯了下来,扔到她面前“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

    闻嘉一把抓起我的“脸皮”,上下左右地翻看着“是面具……”她忽而面色平静了,显示出与年纪不相符的沉稳,锐利地望着我们,“原来你们一直在骗我?你们早就怀疑我了,故意当着我的面说那些话,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没错。”我走到她面前,“从你告诉我可以跟语兰阿姨缔结契约,之后夜泽他们被语兰阿姨与释空欺骗后,我们就发现了不对劲儿。你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夜泽,为了能引他上钩,没有一个内应是做不到的。你先假装可怜,利用我的同情心,让我带你回家,又和释空用昌爷爷的灵魂做要挟,逼语兰阿姨替你们做事。让她用我的身体去引诱夜泽。这一环扣一环,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这引蛇出洞,也是我们奉还给你们的。”

    张俊所说的“魂咒”其实是真的。只能说张天师这个人做事从来都很乖张,凭自己的喜恶。也是这释空坏事做绝,所以张天师就真给他施了个魂咒。可怜释空这么多年一直想要解除魂咒,却被闻嘉传递的“假消息”害得反而丢失了性命。

    事情大概可以猜得出来。张天师惊闻自己被施加的“魂咒”是假的,定然怒火攻心,想要报复张俊,同时又想收服夜泽和云毁。最好的时间和地点就是中元节的鬼市。一旦我和张俊活人的身份暴露,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天算不如人算,我和张俊的脸上都戴了好几层特制面具现在我脸上还贴着一层。

    可怜那释空,为了对付张俊,连禅杖都舍弃了,也化身成“鬼”隐藏在鬼中,与闻嘉各自行动,扯下我和张俊的面具。只他未动之时,早已被张俊发现,张俊便念起了魂咒,释空反而暴露了自己。

    我蹲在闻嘉面前,望着眼前这张纯真可爱的脸庞,这让谁看见都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如此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闻嘉。你千方百计混到我们身边来,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帮释空对付夜泽?”

    闻嘉望向夜泽,脸上是不再遮饰的浓烈仇恨,她朝夜泽冲了过去“杀人凶手!”

    夜泽一脚将她踹了出去,同时抽出了长剑“还她跟废话做什么,让本王现在就给她一个了断!”

    闻嘉在地上滚了几滚,夜泽持剑朝他而去,可见他已经对闻嘉彻底动了杀念,连原因都不想知道了。

    张俊过来拉住夜泽“你不能杀她……”顿了顿,道。“因为她是生魂。”

    我吃了一惊“你是说她根本没死?”

    张俊一推眼镜“可以这么说,一会儿你们审讯完她,我还要将她送回她的身体中。”

    闻嘉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摔倒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回去……我不会回去……你们还是杀了我好了!”

    原来,她从头到尾都在对我说谎!

    愤怒,再次从心底冒出,我一步走过去抓住衣服,将她拽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什么爹娘不疼!什么爬山摔死!这都不过是你的谎言!你利用我的同情心。就是想要接近我们!亏我们是那么相信你!亏云毁对你掏心掏肺的好!你却连他都一起害!你还有没有心,你还是不是人?”

    闻嘉看着我发怒的样子,却笑了笑,她吹了吹头发“欧巴桑,人家是鬼诶,鬼当然不是人了,也没有心了,你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我的手捏紧,啪的一声,给了她一巴掌“为什么……为什么你害夜泽?!”

    闻嘉一甩头发,继续用轻松的语调说“为什么啊?因为他是杀人凶手啊!他杀了我最好的姐妹小葱,杀人偿命,我当然要找他报仇了!”

    夜泽杀过人?难道他杀过活人?

    我看向夜泽,他也眉头紧皱,再次想要横劈了闻嘉,却依旧被张俊拦住了。

    闻嘉将散乱的头发捋到一边,左右打量着我“欧巴桑,你也是杀人凶手呢!看看你们,你们杀了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欧巴桑,你连自己杀的人都忘了是谁了吧?你们这样的人不该死,你告诉我,什么样的人才该死?!”

    闻嘉忽然就变了嘴脸,吓得我往后一倒。

    我也是杀人凶手?

    吴丹露?不,她的死根本与我无关!

    夜泽过来,一手掐住了闻嘉的脖子“再胡说道,我让你灰飞烟灭!”

    闻嘉依旧仇恨地望着他“凶手!杀人凶手!你们都是杀人凶手!你们杀了人,总有一天会遭到天谴!”

    夜泽一用力,闻嘉身上就开始冒黑气,我道“夜泽,你先住手,我倒想听她说说看,我们怎么就是杀人凶手了?”

    夜泽看我一眼,又丢开闻嘉。我自问问心无愧“你想一求解脱,我们会成全你,那么在临死之前,你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吧。先说说,你的好姐妹小葱是怎么被我们杀了的?”

    闻嘉躺在地上,似是只剩下“几口气”了,她“恨恨”地盯着我们这两个“杀人凶手”“她是在医院被你们杀了的!她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让她灰飞烟灭!”闻嘉朝我们爬过来,“……小葱她是我的闺蜜,在我最孤单无助的时候,只有她陪着我!你们却杀了她!为什么!为什么!”

    小葱……

    我想起自己去医院看唐元时,结果被一个病服少女鬼和几个鬼包围想要抢走我的身体,当时夜泽确实直接杀了一个恶鬼,而那个病服少女鬼……

    小葱就是那个病服少女鬼?

    “原来是这样……”我倒是又对闻嘉升起了几丝同情,只怕她从头到尾都被那个小葱和释空欺骗着,她也不过是可怜可悲的工具。

    “你知道你的闺蜜小葱她做了什么吗?”我再次冷冷问道,闻嘉抬眸望着我。我平静道“她和几个恶鬼想要夺走我的身体,若不是夜泽赶到,我就成了孤魂野鬼。当时夜泽确实捉住了她,可却不是夜泽杀了她,是那个幕后主使人害怕小葱供出他来,于是他就把小葱杀了。和你说小葱是被我们杀了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闻嘉目光再次呆滞起来,她摇着头“不,不……你们骗我!你们在骗我!小葱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就算我们都是鬼,我们也没想过去害人!我们说好了要一起投胎转世,来生还做好姐妹!你们说的都是假的!假的!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虽然你从头到脚都是被人欺骗、被人所利用,可是这中间我们也给过你无数次坦白、悔过的机会,你却依然要置我们于死地。你这样歹毒的心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走吧……”我说。

    闻嘉惊愕地望向我,我道“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尤其是云毁的面前。他比我们都更加真心待你,我不想让他看到你现在无比肮脏的真面目,让他为了你的事去后悔、自责,不值得。阿俊,你把她带走吧,让她回她的身体里去。”

    张俊道“没问题。”他朝闻嘉走来。

    闻嘉一听到要把她送回身体里,再次激动起来,她不住往后退“不要……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家……啊!”

    张俊一道符咒就将闻嘉收了,咣当一声,地上落下了个黑色的表盒。

    我们都沉默地望着它。

    若说闻嘉最后有一丝悔悟,那便是她把云毁支走了----她不想让云毁也跟着我们遭难。

    我不知道她如果成功了,事后该如何面对云毁?要用谎言欺骗他吗?

    云毁这个人,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心事很重。所以,闻嘉之事,我们从头到尾都瞒着他,未曾告诉过他真相。如今,亦是。

    但如何去跟云毁说,又是一件头疼的事。我答应过阿锁婆婆替她照顾云毁,但我不知道这种欺骗行径算不算有负阿锁婆婆的重托。

    只是我们还未去找云毁,他就已经来47饭馆找我们了。他行色匆匆,看见我们都没事才神情缓和下来“你们没事就好,我方才听鬼差说有活人闯入鬼市,被恶鬼们生吞活剥,连皮肉都没剩下。”

    “那个被生吞活剥的不是别人,是释空。”夜泽直视他道。

    云毁面色微凝,听不出语气的好坏“……果然是他,是你们将他引到这里的……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

    我心里一阵发慌,云毁会不会认为我们有意把他排出在外啊?

    “人多了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有我和泽便足以对付他。”张俊道。

    还好云毁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又问了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问题“嘉儿呢?她现在在哪儿?”

    我正想着说辞,张俊又开口了“今天有客人来找过我,说她女儿一直昏迷不醒。我看过之后,发现她是灵魂出窍……闻嘉正是这个女孩儿的灵魂。我已答应客人,今天就把他女儿的灵魂带回去。毁,你跟我一起去吧。”

    云毁听完,面色极为平静,最终说了一个“好”字。

    云毁跟着张俊离开后,我也没心情又逛鬼市了。所以我和夜泽又出来了,坐上444幽灵车,我靠在夜泽怀中,心绪复杂。夜泽抵着我的头顶问道“在担心云毁。还是觉得闻嘉可怜?”

    “闻嘉有什么好可怜的,她两次想害死我们,我们却都放过了她,现在还让阿俊助她还魂。像咱们这样的烂好人,天底下还能找出来吗?”我吐槽道。

    夜泽浅笑“我想杀了她,是你不让我杀她,说到底,还是你太心软。”

    “也许是吧。”我叹了一声,抬头看他,“在这件事里,我倒不觉得是我们受伤害最大,而是云毁。他是真的很喜欢闻嘉,如果他知道了闻嘉接近我们是有目的的,不知道他会多伤心自责啊。”

    夜泽捏住我的脸,道“云毁让你很在意吗?”

    我拍开他的手“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说笑啊。”

    夜泽秉色道“谎言又能持续多久?早晚有一天会被揭破。云毁是个男人,他的承受力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如果你真是为他好,最好还是告诉他真相。”

    ----“你提到的阿锁婆婆已经魂飞魄散,所以即便他知道了,他还能把她找回来吗?我觉得她做得是对的,既然无法在一起。彼此相忘,是最好的解脱。”

    ----“是她之愿,你何须打碎?如果你真的想告诉他,等他哪天要娶老婆时,你倒是可以告知他,让他知晓,有个女子曾为他魂飞魄散。”

    不知为何,我猛然想起了之前我和夜泽说起阿锁婆婆的事情时,他当时的态度是不要告诉云毁真相。

    可是现在,他却说。谎言早晚有一天会被戳穿,最好的,还是告诉他真相。

    我的心突然突突地跳起来,我呆怔地望着夜泽,听他道“又在想什么?”

    我继续靠在他怀里,摇了摇头“没什么。”

    会是如我所想的一样吗?我心里不时翻滚着这个念头。

    ……

    回到家的,只有云毁一人。

    云毁站在阳台处已经很久很久,我不时地看着。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把我的脑袋转了过去,我看向夜泽,他还是看着电视,因为琅琊榜快结局了。

    “陪我看电视。”夜泽回头对我道。

    “可是……”我又想去看云毁,再次被他转过来,这次简化成三个字“看电视。”

    这样不管不问的,真的好吗?

    夜泽还是盯着电视“他连这点儿事都承受不了的话,还配做什么男人?”

    大概夜泽还在介意云毁的“识人不明”。

    我拽拽他的衣服,终究是放心不下“我还是去看看他吧。”

    夜泽最终也没有再阻止我,我来到云毁身边。他的三千银丝在微风中微微舞动着,雪白的脸此时多了几分落寞与萧索。

    “闻嘉回去了?”我低声问。

    云毁望着远处说“阿俊说,她因为出了一场车祸才导致灵魂出窍。阿俊已经将她的灵魂引回了体内,不久她就能像正常的姑娘一样蹦蹦跳跳。在阳光下生活了。”

    我耸耸肩“挺好。”

    我又拿出那个表盒,递给他“这是闻嘉临走前让我转交给你的,她说谢谢你这些日子对她的照顾。她这段日子过得很开心。”

    云毁拿了过去,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精致的手表,久久地看着,随后转头对我道“小姿,谢谢你们……也,对不起。”

    我心中一慌,感觉云毁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啊?云先生可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

    云毁面色愧疚道“张兄都告诉我了。”

    果是如此。

    “那和云先生你也无关啊,是我自己犯蠢,把闻嘉带回来的,才让你们遇到了那么大的危险。”我急急地说。

    “若不是他被美色所诱,一直袒护那个女人,还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让你一再心软,她早就被赶了出去,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麻烦。”夜泽居然放弃了电视剧,出现阳台里面。

    云毁与夜泽相视,这次没有了火星撞地球的激烈碰撞。他又瞅向我“的确是我错了,我看到她,就像看到了自己,才忍不住想要帮她。小姿,你也是因为我,才让她留下来的吧?”

    “……”我无法否认,确实有这个原因。

    “你们一心为我着想,不告诉我闻嘉真实身份,也是担心我会伤心吧?”云毁的声音听上去较往常低沉,他摩挲着那块手表。“是我被一时的相似迷了心窍,才会如此失察。你们瞒着我计划所有事,也并没有错……”

    “云先生……”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劝慰他了。

    云毁举起了那手表“这个教训,我会牢牢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也会是唯一的一次。”

    我直觉,云毁会捏碎拿块手表,我便抢先一步夺了下来“云先生,你不必如此!”

    我紧紧握着手表,道“谁不会犯错呢?比起云先生的错误,我犯的错数都数不过来了。”我看向夜泽。“如果你们也如此苛待于我,我肯定把你们都丢出我家去。当时闻嘉被我带回来时,我们谁也不知道她是有目的接近我们的,所以,云先生,你也并没有错。如果再出现一个像闻嘉一样可怜的女孩儿,我还是希望云先生能够温柔相待。因为这样的云先生,我觉得很温暖,很真实,也很可靠。这才是我想看到的云先生。这才是云先生,不是吗?”

    我实在不想看到云毁仅仅因为闻嘉之事就变得颓丧,变得冷漠。阿锁婆婆也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云毁。

    ……

    昌爷爷的灵魂被张俊找到了,重新引回了他体内,据说,昌爷爷醒来后,他一眼就看向语兰阿姨,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两人皆是老泪纵横,让人看到又悲伤又温馨。

    追究起来说,昌爷爷和语兰阿姨会有这么不幸的一遭。也是因我和夜泽而起。知道了闻嘉想要害死我和夜泽的理由后,对待语兰阿姨的“背叛”,我就心平气和了许多。

    当我再次经过老昌寿材铺时,终究忍不住踏了进去。里面依旧黑哥隆冬,昌爷爷正在擦拭骨灰盒,如同再擦拭什么珍宝一样。我刚想出声,一个女鬼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身后,慢慢向他袭来。

    她伸出冰凉的手忽然捂住了他的眼“猜猜我是谁?”

    那声音阴冷可怖,他淡定得面无表情“你是鬼。”

    “哎呀,真没趣。又被你猜到了。”

    阴冷声音瞬时变成娇嗔,她跺脚,变成一股烟又回到了他擦拭的骨灰盒中。

    “笨老婆,玩了30多年还没玩够。”

    他抱怨着,可是长满皱纹的脸上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看完这一幕,我悄悄退了出来。还是不要再去说什么,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吧。

    “小姿。”语兰阿姨的声音响起,她站在阴暗处,有些激动地望着我。

    我走了过去“语兰阿姨……”

    “小姿,你还肯来看我们。阿姨很高兴……”语兰阿姨紧紧握住我的手,“小姿,阿姨对不起你,阿姨错了……”

    语兰阿姨要跪下,我连忙扶住她“阿姨,阿姨,你别这样!其实,说到底,我们连累了你和昌爷爷,才让昌爷爷的灵魂被释空控制。现在看到你们二老都平安无事,我也很开心。阿姨,就让我们把那件事都放下吧,不要再提了。”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语兰阿姨拍着我的手说,“阿姨和昌爷爷能认识你们这样一群可爱的孩子,是我们的幸运,是我们的幸运啊。”

    “阿姨,你现在昌爷爷过得好吗?”

    语兰阿姨连忙道“好,好,我们好得很。小张是个好孩子,他帮我附在了我的骨灰上,这样,我也能离开屋子,跟着老昌四处瞎溜达。”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语兰阿姨点点头,笑容里满是幸福“我们打算过一阵子就去环游全世界,把年轻时没有实现的梦想继续去实现。”她望向棺材铺,“他说一定要带我去看全世界最美丽的风景。不过,对我来说,哪里有他,哪里就是最美的风景。”

    寿材铺里。昌爷爷哼着小曲打扫着店面,一看心情就很不错。

    “对昌爷爷来说,也是这样。”

    我与语兰阿姨相视而笑。

    分别时,语兰阿姨抱了抱我,说“你那个男友也是个好人,心肠很好。可是,孩子,他终究是个鬼,而你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你的人生还很长,你要是决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你就要承受很多沉重的东西,有许多事情你们将无法一起面对或承担。阿姨和你昌爷爷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也许我当时狠心离开他,他说不定现在已经儿女成群了,生病时也不会连个陪着他去医院的亲人都没有。孩子,阿姨希望你能想清楚。”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4章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