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82章 不死之身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2章 不死之身

    夜泽!

    我忽然明白了过来,我的身体只对一个人有致命的威胁力,那便是夜泽!

    有人策划了这一切,通过语兰阿姨夺走我的身体,再对付夜泽!

    夜泽他现在有危险!

    我开始不顾一切地撞着符咒铁桶,浑身犹如刀割,可更令我绝望的是,我根本就撞不开这个符咒阵!

    夜泽,你千万不要上当,不要上当!

    我也不知道自己撞了多少次,最后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可是想到夜泽可能会遇到危险,我还是又爬了起来,朝着符咒阵爬去“夜泽……夜泽……”

    夜泽……你千万不要有事……

    我再一次被击了回来,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真的出不去了吗?

    为什么我这么傻?为什么我总是让他遇到危险?每一次,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我再一次爬了过去,这时,却听见了门的响动!

    门开了,是包玥!

    “包玥,救命!救命!包玥,我在这里!”我声嘶力竭地大喊。

    可我现在是魂魄,她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声音,她先是被血纸人吓了一跳,待看到困住我的符咒同时,更是不敢靠近,她叫道“娄姿,阿姨,你们在吗?”

    “包玥,我在这里啊!你快来救救我!”我去拍符咒阵,又被击了回来。

    包玥围着符咒阵小心地看了看,她伸出了手来。但最后又退缩了回去“这是什么?”

    我撕心裂肺地大喊,可是她就是听不见!

    “娄姿她不在这里?”包玥自语道,“阿姨,你在,是吗?”

    包玥对着空气安慰了语兰阿姨一会儿,她便走了!

    “包玥!包玥!包玥!”眼看最后一丝生机也要消失了,我再次不顾一切地撞了上去。

    可是,包玥开门径直出去了,门也渐渐地关上……

    我无力地滑到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

    在我彻彻底底掉入绝望的深渊时。门,再次开了……包玥竟然又回来了!

    我再次像打了鸡血一样朝着她大喊大叫,包玥来到了符咒阵前,她来来回回打量着符咒阵,她问“有人在里面,是吗?”

    我拼尽最后的力气撞了上去,许是包玥感应到了什么,她忽而大叫“娄姿,是你吗?”

    “是我!是我!救我……”

    她伸手就来撕符咒,却被硬生生弹了出去。她一头撞在箱子上,看得我胆战心惊,包玥捂着头爬了起来,一边还安慰我“你别急,我想别的办法救你!”

    包玥在原地打圈圈,她忽而进了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我看得顿时瞪大了眼,她想干吗?!

    “我听说人的血可以破符咒,娄姿,我现在就试试!”包玥一咬牙一瞪眼,就在手臂上划出一道血痕来,她抬着手臂凑到符咒上。很快她的血就落在了上面。

    符咒沾到血,就像雪遇到水一样,迅速地从顶端开始融化,没多久,这个符咒阵就散了,符咒七零落地落在了地上。

    包玥捂着手臂,忍着痛问“娄姿,你出来了吗?”

    我现在根本没法儿同包玥说话,只能像夜泽一样,附身试试,于是我就附身到了包玥身上。没想到还附身成功了。

    “包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是娄姿,谢谢你救了我,你伤口赶快包扎一下。”

    “真的是你,娄姿?你的身体呢?”包玥着急地问。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包玥,我要借你的身体一用,语兰阿姨她把我的身体骗走了,她要去害人!”

    “什么?”包玥大吃一惊,“阿姨骗走了你的身体,为什么?我的伤口不碍事,我们快走!一定要阻止阿姨!”

    我们先回了我家,可是家里空无一人,我心知不妙,夜泽他们一定是被语兰阿姨骗走了!

    不能慌,也不可以慌!

    我忽然想起自己戴的十字架也是个追踪器,我用包玥的身体找到了曾经送给夜泽的手机,打开之后,果然发现了我身体移动的踪迹!

    “拿着这个就能找到我的身体,快走!”

    包玥打了一辆出租,径直跟着手机上的红点儿一路跟踪过去。那红点儿一直停在一个地方不动,放大之后,那位置我看着却觉得有些眼熟。

    此时,已经天黑了,我们在一个黑哥隆冬的地方下车,刚给了钱,司机一溜烟就开车跑了----吓跑的。

    是那座废弃的大楼,当初我们就是在这里对付宋文美景和女鬼的!

    当啷啷,漆黑的远处传来巨大的铃铛声,包玥提心吊胆地问“娄姿,那是什么声音?”

    “包玥,前面可能很危险,你就不要去了,在这里等我。”我道,“若是天亮了,我和语兰阿姨还没回来,你就报警。”

    “你们会遇到危险?不行,我跟你一起去。”包玥坚定地说,“你现在没有身体,干什么都不方便,我现在就把身体借给你,你一定要救出语兰阿姨,昌爷爷还在医院等着她呢。”

    当你有困难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谁是你真正的朋友,这句话很对。现在包玥就给我这种很可靠、值得做一辈子的朋友的感觉。

    当我用包玥的身体赶到时,那铃铛的声音也越来越刺耳,让我的灵魂分外难受,简直是想要呕吐来一般。我藏在一处砖头后面,望着前面,想先看看再伺机而动。

    前面,已经摆开了阵势。

    夜泽和云毁都被一群鬼包围了,两个人各自手执着长剑和鞭子。虽然猛一眼瞧上去很拉风,但细看就能发现二人已苦斗有些时候了。

    不远处,站着一个蒙面的和尚,只露着一双眼睛,手中拿着一根比他还高的禅杖。而他的身边,就站着我的身体!

    铃铛一响,群鬼袭之,长剑与鞭子在空中飞舞,惨叫连连,那些小鬼都被夜泽和云毁斩于剑下,顷刻就灰飞烟灭了。有铁链半空袭来,锁住了云毁的手脚,云毁大喝一声,直接把甩铁链子的鬼生生抛到了半空,长鞭再次甩过,瞬间将鬼抽成两半儿。夜泽那里更是精彩,每一剑都不落空,那些鬼的脑袋、手、腿都咕噜噜地在地上乱滚。

    可是,一场厮杀后,又会袭上一群恶鬼,他们依然被团团围住,无法冲出包围圈。

    “夜泽、云毁,你们这两个作恶多端的恶鬼,贫僧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再不放下剑,贫僧就杀了她!”那个和尚伸出大手就扣住了我的脑袋。似乎他一用力,我的脑袋就会被他捏碎,蹦出脑浆子来。

    夜泽嗜血地望着他“今日,你敢伤她一下,本王就会将你碎尸万段!”

    “你看贫僧敢不敢!”那个该死的和尚开始用力掐我的脑袋,“我”也冲着夜泽惨叫起来“夜泽,救命,救救我……啊!”

    “我”又惊天惨叫一声,那和尚又一把我的身体拽到跟前,淫笑着对夜泽道“这个女人的身体看着真是妙极了,夜泽,你再不放下剑,贫僧就在你面前奸.淫了她!”

    他伸出魔爪摸过我的脸,顺着我的颈子下滑“贫僧可是好久没有开过荤了,贫僧最喜欢和女人野战了!哈哈!”

    撕拉一声,他就将我今天穿的恤扯裂了!一双淫手就朝着我身体伸了过去!

    夜泽龇目欲裂,手中的长剑骤然落地“放了她,本王跟你走!”

    “夜泽!”云毁大喊。

    “本王是千年鬼王,有本王一人,足以抵得上你几百年的修行!他不过是个地缚灵,你也要饶他一命!”夜泽掷地有声地说。

    和尚捏着我的脖子“夜泽,你太狡猾了。贫僧可不敢轻易信你!”

    “你想让本王怎样?”

    和尚一挥手,就从他怀中飞出一道绳子“这是捆仙绳,你把自己捆起来,再慢慢走过来,贫僧届时自然会放了你的女人!”

    捆仙绳如同蛇一般把夜泽捆得结结实实,除了一双脚,他哪里都动不了。

    “本王过来了!”夜泽喊道,一众小鬼让开了路,云毁刚想杀过去,却被小鬼再次用铁链锁住,动弹不得半分。云毁大吼道“夜泽!”

    夜泽停下脚步,转身望着他“替我照顾好她。”

    “夜泽!”云毁拖着锁链往前走,却又生生拉回来,摔倒在地。

    我捂住了嘴巴,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下。

    他又一次为了我,放弃了他自己。

    夜泽一步步走了过去,和尚抓着“我”站在他不远处。夜泽一步一步走过去,离他仅有一步之遥,他望着“我”“放了她。”

    “夜泽啊夜泽,你还真是个情种,贫僧现在倒是敬佩你了。”和尚拿出符咒贴在了夜泽额头上,夜泽立刻站在那里不动了。他一把推开“我”“你可以滚了!”

    “我”深深地注视着夜泽,却是一种愧疚的神情。

    就在“我”刚走了一步的一瞬间,“我”反手就将剑深深扎进了那个和尚的心脏处。同时,“我”伸手撇下了夜泽头上的符咒。

    那个和尚正朝夜泽伸出手来,那一剑刺入他的身体后,他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看向我“你……”随后,他一掌就朝我打来!

    我忽然被人抱住,听得那一掌打出沉闷的一声,之后我就被人抱着在地上滚了几滚。

    “夜泽!”我大叫道,夜泽脸色煞白,却对我弯唇一笑“你终于回来了。”

    我扶起了他“你有没有事?”

    “你回来了。我就不会有事。”夜泽将长袍脱下盖在我身上,同时一伸手,长剑就从和尚的身体里拔了出来,再次回到了他手上。

    和尚捂着心口,血从他心脏处不断地流出,他用力地握住拐杖,才能堪堪站稳,无比愤怒道“你们……你们竟敢骗贫僧!贫僧今日要将你们全都赶尽杀绝!”

    我望了一眼站在远处木木呆呆的语兰阿姨,就是在她和夜泽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我回到自己身体里的,而在空闲的时候。我在夜泽那里知道了要怎么控制他的剑。所以,我便召唤出夜泽的剑,才给了那老和尚一剑。

    “你这个该死的老秃驴,你竟敢利用我的身体来威胁我的男人和朋友,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大话!我已经通知了比你法术高出不知多少倍的张俊,他很快就会过来收你!”我大呵道。

    大和尚气得发狂,他手中的禅杖更是丁零当啷乱响起来,我只感觉头晕目眩,紧紧拽住了夜泽。随后,便有大批的恶鬼朝我们靠近!语兰阿姨也被控制,她两眼无神地朝我们扑过来。

    夜泽持剑,杀退了一半儿。可语兰阿姨却直接扑向我,我用十字架将她击退后,她又袭了过来,夜泽反手就给了她一剑,将她的胳膊砍掉了,接着又刺过一剑,我立刻喊道“夜泽,别杀她!”

    这时,一道符咒就贴在了语兰阿姨的额头上,语兰阿姨就不动了。同时,数个十字架出现在我们身旁,嵌入了土中,发出的光连在一起,将那些恶鬼全部击退。云毁那边也是这样。

    “我只离开了几天,就有人来抢我的地盘了吗?”张俊的声音传来,他为了耍酷,竟然站在了砖墙上。包玥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两个彩旗,配合着摇来摇去“宇宙无敌、世界无双、中国最帅的捉妖师闪亮登场!”

    虽然画面二了些,但我否认张俊出场真的很酷。

    张俊从砖头上跳下来,走了过来,他推推眼镜,直接看向那个和尚“释空大师。你七十六年前来跟我太爷爷争地盘,我太爷爷把你揍得连你母亲都不认识你了,你曾发誓说,凡是有我张家之人所在之地,皆会退避一万里。现在,大师就要违背誓约吗?这里,可还是我张家的地盘哦。”

    “你身为张天师的子孙,却纵容恶鬼为祸人间,贫僧是替天行道来收服这两个恶鬼!就算张天师在世,贫道也不觉得理亏!”释空道。

    张俊一笑“我太爷爷向来讲规矩,释空大师。你如今破坏了与我张家的协定,你说我该怎么办?”

    张俊拿出一张羊皮纸,摇了摇“释空大师还记得这个吗?”

    登时,释空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张俊展开羊皮纸“兹,释空在这里立下誓约,凡是有张家之人所在之地,皆会退避一万里如违此誓,神魂俱灭……”他又瞅向释空,“大师,您这魂咒可解开了?”

    “小畜生……”释空大师大吼道,怒火攻心,喷出一口血来!

    “我常听张家先祖提起这魂咒,今日倒也想试一试……”张俊立刻摆开架势要念咒语,释空脸色剧变,一边大骂他还会回来替天行道,一边一溜烟儿地就跑了。

    那些恶鬼早就被夜泽和云毁气势所吓,如今又来了超级厉害的捉鬼大师,看着主人都被吓跑了,呼啦一声,他们也都吓得作鸟兽散。

    夜泽神情微晃,我连忙扶住他。张俊走过来。推推眼镜道“强行挣开捆仙绳,泽,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我一惊,他刚才是强行挣开了捆仙绳?

    我快急哭了,夜泽还安慰我道“我没事。”

    这时,云毁风风火火地过来,劈头就问“你们谁看见闻嘉了?”

    “她也在这儿?”

    “她跟我们一起来的,因为太危险,我就让她在一边等着我们,但现在我找不到她了。”云毁依旧四处看着,似是很急切。

    我眸光一闪。道“刚刚这么乱,她不一定跑哪里去了。我们还是先回家看看,说不定她正在家里等着我们。”

    “你们先回去,我再找找她。”云毁坚持地说。

    一同被带回的还有语兰阿姨,她的额头始终贴着符咒,一动不动。

    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我一个曾经尽全力想要帮助的人,反过来却害我险些失去我最爱的人,愤怒和痛苦在我心中交织着----我无法原谅这样的人。

    我重新换好了衣服之前的衣服被那个色和尚撕烂了才出来,夜泽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才露出安心的神情。

    我跟张俊说了事情的经过。张俊推了推眼镜,问我道“你现在恨她吗?”

    夜泽就坐在我身边,我紧紧握住他的手,吐出一个字“恨。”

    “还是先听听她怎么说吧。”

    张俊揭开了符咒,语兰阿姨晃动了一下,她环视着我们,最后视线落在了我身上,她走了过来,朝我伸出手来“小姿,是阿姨对不住你……”

    我啪的一声扬开她的手“别在这里假惺惺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语兰阿姨失魂落魄地坐在了椅子上,眼神空滞“我没办法了啊,我是没办法了啊,小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没办法了……老昌的魂魄就在他们手上,我要是不按照他们说得去做,老昌就会死在他们手上……”

    是这样……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原谅她,难道她的爱人重要,我喜欢的人就不重要了吗?

    夜泽始终沉默着,看不出他是愤怒还是同情。张俊推推眼镜道“您说的他们。除了和尚,还有别人?”

    语兰阿姨魂不守舍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还有谁……但是是那个和尚抓走了老昌,老昌现在还在他的手上……”

    张俊道“这次事件有计划、有预谋,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泽,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样一个环环相扣的阴谋的,所以释空一定有同伙。”

    最后,语兰阿姨由包玥送回家,并且张俊已经答应她会把老昌的灵魂从释空那里解救出来。语兰阿姨对着张俊千恩万谢,走到门口时,她又看向我和夜泽,我转过了头,之后就听见了门关上的声音。

    我埋在夜泽的怀中,此时,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夜泽,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笨,是我傻,我就那么轻易地相信了她,被她利用,害你遇到了危险。”

    “你是挺笨的。”我听到他轻笑道。他揉揉的我头发,道,“笨得要命,让我一眼就看出那不是你。”

    我吃惊地望着他,他伸手擦掉我脸上的眼泪“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认不出的话,本王还配做什么男人?”

    “那你还……”为了我的肉身放弃自己?

    “你的身子是我的,本王怎么会把它送给别人?”夜泽顿时又气场全开。

    后来我才知道,夜泽他们是因为“我”被释空绑架,才被骗过去的。虽然夜泽知道占据那身体的人不是我本人,可他也并不知道我的灵魂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被释空控制了。直到后来我用包玥的身体出现在那儿,他一下就感觉到了我。为了夺回我的身体,便铤而走险,我却歪打正着,跟他来了个里应外合。

    “你们的面前还有一个活人。”张俊忽然发声,我这才注意到他还没走。

    于是,我又囧了。

    “阿俊,这个释空到底是何人,你与我细细道来。”夜泽微凝目,问道。

    张俊道“释空此人俗家名字不详,乃是与我太爷爷齐名的虚云法师坐下弟子,但因品德不佳,屡做有违佛门之事,被虚云法师除名,并逐出寺庙。此后,释空便做了一名游僧,以替人降魔除鬼为生,曾辗转于多家寺庙,皆因品性不佳被逐出。后来,释空就来到我张家的地盘,与我太爷爷抢起了生意。因他好色成性,便到处勾搭良家女子。我太爷爷为了匡扶正义,便率领全镇男人毒打了他一顿,又将他丢给四十九个 女鬼,让他尽享齐人之福。最终迫他立下毒誓,只要有张家后人出现,他就需退避一万里。”

    张俊,你太爷爷其实是在泄私愤吧?

    不过,有一件事情让我很在意。算算年纪,释空曾与张俊的太爷爷在一个时代,那也就是在民国了。但如今新中国成立也有六七十年了,如何算,这释空都应该已经是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释空虽然当时蒙着面,看不清楚面容,可他身手矫健,完全是一个壮年男子!难道他有不死之身?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2章 不死之身-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