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77章 我死,她活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7章 我死,她活

    我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开口道“美景,我是娄姿,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求你快醒醒,不要再被亡灵面膜控制了,我求你快变回我熟悉的美景,我好想还像从前一样和你一起吃饭、逛街,一起聊卦,一起看男人,我们说好了的呀,我们会一直是朋友,谁先出嫁就给谁去做伴娘,以后我们各自生了孩子,就当他们的干妈。美景,你都不记得这些了吗?你快醒过来,快醒过来好不好……”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看到宋文美景这般模样,想到我们往昔相处都点点滴滴,我就无比心痛。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宋文美景的身体颤了颤,她悠悠地开口“娄姿,是你吗……”

    “美景,是我。是我,你醒了,你想起了我是不是?不要再消失了,他们会救你,他们会救你!”我就冲过去,却被徐耀拦住。

    宋文美景的身体晃悠着,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头依然低垂着“娄姿,我好累,我……好累,我快不行了……快救救我,救救我……”

    “美景,你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我冲张俊喊道,“张俊,你快救救她!”

    张俊更快的念动符咒,剑转得更快,黑光也传出的越来越多,符咒晃动得更加厉害,宋文美景的惨叫声也更加地凄厉,一个鬼影渐渐从宋文美景的身体里被逼了出来……

    张俊在剑上抹了一道自己的血,握着剑一跃而起,径直奔着宋文美景而去!

    就在这时,宋文美景又悠悠地叫着我的名字,只是这时分外地平静“娄姿,你看我是谁……”

    遮挡在她脸前的长发这时飞舞了起来,露出的脸来……

    那张脸是……

    “啊!”我大叫一声瘫坐在地上,吓得魂不附体!

    那张脸勾勒出一个绝美的笑容,眉间的美人痣也高高的扬起,她从宋文美景的身体里飞了出来,一直飞到了我跟前,轻柔细语道“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阿阮……

    我感觉心中有什么碎了,瞬间,她就进入了我的身体。

    我看见,张俊在看到宋文美景的笑容也是一愣,随后面具破裂。露出她更加褶皱的脸来。她却露出更加瘆人的狞笑,冲着张俊握住的长剑就把身体送了上去,张俊闪身一躲,宋文美景因为被符咒困住更加哇哇大叫起来!

    我看见,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我想要控制的自己的身体,却无法控制,就连我的灵魂也无法操控!

    她没有附在我的身体上,而是控制了我的灵魂!我只保持着一点点的清明,恍恍惚惚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我看见,“自己”竟然打倒了警察,拔出了手枪,对准了徐耀。

    宋文美景在那边疯狂地喊着“杀了他!杀了他!快点儿帮我杀了他!”

    夜泽已经又幻化回了本身,云毁也出现了,所有人都盯着“我”。

    “你想干什么!住手,快住手!”我惊恐地大吼,却什么也做不了。

    “你不是想知道夜泽多么爱你吗?我来帮你试试他。”那个娇媚的声音说,她用我的身子看向夜泽,警告他道“我劝你别乱动,你心爱的女人现在在我手里,我分分钟都可以让她魂飞魄散……”

    说着,她直接扣动扳机,子弹就朝着徐耀射了过去!

    一个警察朝着徐耀扑过去,将他扑倒在地。徐耀虽然躲过了子弹,却射中了那个警察。

    她娇柔一笑“射偏了。下一个,是谁?是你么……”她将抢又指向了张俊!

    很多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都瞄准了我。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阿阮,你不是阿阮!”我大喊道,她依旧悠悠地笑道“我就是他念念不忘的阿阮呢,要不要我告诉他,我就是阿阮,你猜泽会怎么选择?选择你呢,还是我呢?或者,我让他杀了你这个骗子,你猜他会不会动手!”

    “不是!不是!你不是阿阮!”我大声否定着,“你到底是谁,你快从我身体离滚出去!”

    “宝贝儿,你安静一点儿吧,游戏才刚刚开始,你想看的一会儿就会上演的。”她又是一串疯狂的笑声,而我再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了!

    她用我的手握住枪对准张俊,而无数把枪却对着我的身体,她神情轻松无比地又对夜泽道“夜泽,不是说爱她吗?她却一直在怀疑你的爱呢!今天,我就给你一个证明的机会,你选择了自己,我就让她身形俱灭,你选择了她,那你就要魂飞魄散……这是不是很有趣,给你三分钟,告诉我你的选择……”

    夜泽沉着脸望着“我”,我用力地扭头,不要,不要,不要!

    “你说了要帮我杀了他的!你说了要帮我先杀了他的!”宋文美景吼叫起来,看向徐耀的眼神就像恶狼一样。

    “真吵!”她冷冷说了一句,反手就给了宋文美景一枪,子弹穿过她的身体,宋文美景变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睁大眼睛望着从宋文美景身下流出的鲜血,又拼命地挣扎起来。

    唰唰唰,周围的枪更是密集地包围着我的身体,她拿着枪对准了我的太阳穴“来啊,你们打烂这副身体吧,反正她不是我的!”随后,她勾唇一笑,再次挑衅道,“夜泽,我数三下,是你魂飞魄散,还是这个可爱的女娃子身形俱灭……三……二……”

    “我死,她活。”夜泽沉沉地说道。

    我只能疯狂地摇着头,可是他看不见。他根本看不见!

    她扣动扳机“夜泽,你果然是至情至性之人。那你快动手吧,只要你让自己魂飞魄散,我就放了这个女娃子。”

    周围都是静寂无声,云毁和张俊都凝重地望着夜泽,徐耀虽然看不见夜泽,但却开口道“徐耀,你住手!”他却被警察用力地拦住了。

    夜泽慢慢幻化出长剑,凝视着我“娄姿,我对你是真心的。还有,我想告诉你,遇上你……是我漂泊千年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以后,你如果碰上可以让你爱得放心的男人,只要给我烧一张纸钱,告诉我,无论我能不能再听到、看到你,我都会心安了。”

    不要,夜泽……不要!

    我感觉到心脏一阵痉挛,疼得无可复加!

    我想阻止他,我想告诉他,除了他,我谁都不会再爱上,如果他让自己魂消魄散,我也会跟着他一起去!

    可是,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我看见,他举起了那把我梦中常常出现的利剑,只是,它刺的不再是我,而是他自己!

    我脑子中一片空白,只想挣脱那个女人的控制。

    夜泽敞开手,剑便飞到了他的头顶,一时间,狂猛的阴风袭来,刮得人眼都看睁不开。

    “我现在就要自我了结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想要我神魂俱消?”夜泽掷地有声地问。

    她露出一道狞笑“夜泽啊夜泽,你真是可怜。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没想起我是谁来……哈哈……她比我还要可怜!你想知道?等你彻底消失的那一刻,我会告诉你,我是谁!快动手!”

    夜泽!

    夜泽望着我,手下一挥,长剑径直没入了他的头顶!

    风,刮得更猛,一团黑气从他周围晕开,将所有人都掀翻在地。

    他的黑袍在风中猎猎飞舞,他满是柔情地望着我,然后,他的身体从脚底开始慢慢消失……

    我就那么看着他在我眼前一点点消失,

    他的嘴唇动了动,一丝似有似无的声音飘到我的耳朵中----

    娄姿,我爱你。

    我的世界似是随着他的消失而坍塌了……

    我说了,我会陪着你,你等我……

    那个女人看见夜泽真的消失了,疯狂地大笑起来“夜泽,夜泽,你终于消失了!既然他这么爱你,这么肯愿意为你去死,你不去陪他,他该多寂寞?你,去陪他吧!”

    我伸出手----自己灵魂的手----一探进自己的灵魂中,将她生生地从我的魂魄中撕裂了出来,我抓着她的脑袋,将她用力往外拖。

    不知是因为我的拖拽,还是什么原因,她的脑袋开始冒黑气了!

    “你这个女人,你疯了!你快松手!啊啊啊!我们会一起魂飞魄散的,你快住手!”她疯狂地大喊。

    是的,我已经疯了。

    我不在乎自己已经被撕裂的灵魂,不在乎会不会魂飞魄散,我眼里只有一片黑暗,那就是要拖着这个女鬼一起下地狱!一起魂飞魄散!

    忽然。一只冰凉的手轻轻地覆住我的手,我又看见了那长长的手指、那长长的指甲。

    我猛然抬头,就对上了那双黑若矅石的清冷双眸。

    世界再一次在我面前不动了,他握住了我的双手,对我道“闭上眼。”

    我闭上了眼睛,感觉他离我很近,我听到了那个女人的惨叫,灵魂又开始变轻,听见那个女人最后说“夜泽,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

    我睁开眼睛,面前就只有他了,我定定地望着他。

    身子像是被人忽然掏空一般,我一个趔趄倒进他的怀中,他抱住我,轻声道“我回来了,娄姿。”

    ……

    我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夜泽!”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听到他唤我“娄姿。”

    我转头看见他就在我身后,我猛然就扑进了他怀中,紧紧抱着他“夜泽……”

    “我在。”

    听到他真切的声音,我伸手摸向他的脸庞,眼泪汹涌地落下“你没事,你是真的对不对?我不是又在做噩梦对不对?”

    夜泽将我搂入怀中“傻瓜,我当然是真的。我不会抛下你,让你有机会去勾搭别的男人的!”

    他是真的,他当然是真的,梦里的那个夜泽从来不会对我说这些霸道的话。

    我紧紧地抱紧他,抽噎着问“你怎么会没事?你那时不是……”

    “谁说把剑插入自己的脑袋里就一定意味着死?还是像他这么个阴险的小人。”云毁出现,他坐在一把椅子上,鄙夷地说。

    对云毁这种“关键时刻出来煞风景”的准确度的把握,我真是佩服至极。

    我立刻从夜泽怀里远了一些,无视夜泽瞪向云毁的“仇恨小火苗”,望着他道“云先生说得是什么意思?”

    我总感觉云毁话中有话,云毁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夜泽。夜泽握住我的手“你不用理会他的话,你哪天从他嘴里从听到有过关于我的好话?我现在没事,不是更重要吗?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夜泽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脉脉含情地望着我。

    “你没事是很重要,可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泽微微抿唇,云毁“哈”地一声,又给他拆台道“他不好意思说,我说。”

    夜泽直接幻化出长剑朝云毁扎了过去,云毁飞了上去,剑直接没入了墙中。

    夜泽更是握紧我的手,盯着我眼睛说“我是为了救你……”

    “他真是为了救你……不惜以假象骗……我们大家。”云毁又落在椅子上,慢悠悠补充一句。

    我听明白了“你的‘魂飞魄散’是装出来?”

    我那么伤心欲绝,他却是装出来的?那他对我说的话也是骗我的吗?

    夜泽沉默了一会儿,依旧扣紧我的手,认真道“当时你被她控制,如果我让她相信我魂飞魄散了,我又怎么找到机会救你?我骗了你,你可以生我的气,但我对你说的话却从来没有掺假过!”

    我以实际行动对他的欺骗做出了回应----

    我亲了他。

    夜泽哑言了。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没事。”我轻声说,看到他眼眸放出异彩。

    云毁一遮眼睛“你们腻歪够了没有?”

    夜泽又冲他飞眼刀。我知道云毁其实是好心一片,他担心我事后知道会责怪夜泽,不如“趁热打铁”,让我庆幸夜泽没事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计较了。

    我还有两个问题要问他们。

    “宋文美景……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看见她中了枪,那个女人还是用我的手开的枪打中了她……宋文美景会不会……

    “她被送进了医院,枪没有打中要害,捡回了一条命。”夜泽沉声道。

    “她还活着就好……”我低声说。

    但是她间接害死了吕菲,只怕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我又想起那个女鬼,抓住了夜泽的手“那个女鬼又是谁?她为什么想要害你?”

    这时,云毁却开口道“小姿,你是不是见过她?”

    云毁和夜泽同时注视着我,我垂下眼皮,避开了他们的目光。

    夜泽一定和我一样想起了那个女鬼说的话“夜泽,不是说爱她吗?她却一直在怀疑你的爱呢!”

    片刻我才道“还记得我上次被亡灵面膜附在脸上的事吗?”

    “这事与那女鬼有联系?”云毁问。

    我点头“我想应该是有联系的。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做噩梦,我梦见……”我望着夜泽,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梦见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抛弃了我。那几天,只要我一闭眼,就是那个场景。而我看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今天看到的这个女鬼。我想,她一直在扰乱我的精神,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控制我的灵魂,来威胁你。”

    夜泽绷着脸,他搂住我的肩膀道“她不会再出现了,我让她魂飞魄散了。”

    我仰望着他,只觉他眸深似海。

    明明这个女鬼或许能告诉他想知道的一切,他却让她魂飞魄散……夜泽,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如今的你,我反倒看不清楚了呢?

    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是宋文美景被逮捕了。

    因为有张俊帮忙,我去医院看了她。

    我推开病房的门进去,宋文美景正躺在病床上睡觉。她听到响动,睁开眼睛看着我,那张脸如同一个九十岁老妪。她面无表情地用呆滞的目光望着我“你是来看我现在变得有多惨吗?”

    她的话深深击痛了我的心,我握紧了手,又松开“我是来看看你好些了没有。”

    宋文美景转头望着屋顶“你不用这么假好心,我不需要你来同情我!”而后,眼珠子又转向我,凝聚出愤恨,“你这个帮凶!”

    我用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美景,难道你现在还认为,导致这一切的是别人,而不是你自己的吗?”

    “我有什么错?!我没错!”她忽然抬起身来,向我抓来,她狠狠地抓着我的手腕,“是徐耀他背叛了我,他就该死!你帮他,你也该死!你们都等着,我会活着出去找你们报仇的,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都杀掉!杀掉!”

    我被她仇恨的眼神惊骇住了“宋文美景,我求你清醒一点儿!没有人害过你。是你自己让自己变成了这样!你为什么还这么执迷不悟?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变回来行不行?你好好看看自己,你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你还嫌害得人不够吗?”

    “脸……我的脸……”她又去摸自己的脸,眼睛再次阴鸷地盯住我的脸,“娄姿,我们都是一样的,我现在变成这样,你也不能有这么好看的脸了!把你的脸毁了吧……”

    她伸手朝我脸而来!我掐住了她的手,外面有人听到我们的动静连忙进来制止了她。她冲我声嘶力竭地大喊“我要毁了你的脸,我要毁了你的脸……”

    我被人请出去时,她冲我喊道“娄姿,你以为你就幸福了吗?你的幸福也是骗来的!等着吧,等着吧。等到那一天,你会和我一样变得凄惨!”

    门咔的一声被关上了,我靠在医院的墙上。

    “喝口水吧。”张俊递给我一杯热水,我接了过来“宋文美景会被判刑吗?”

    张俊推了推眼镜“不,像她这类人,会被关进疯人院,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了。”

    我低下了头,眼泪无声落下。

    终究,我和宋文美景的一切记忆,随着这眼泪逝去,再也寻不回了。

    张俊靠在我旁边“有时间跟我说说你的梦吧,我知道你对泽没有完全说实话。”

    ……

    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恢复了正常上班。而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夜泽”。

    公司里,领导们都下了禁口令,禁止谈论徐耀那件事。时间久了,也就没人再说起了。徐耀自宋文美景被抓到之后,竟真遵守与夜泽的诺言,之后一次也没有再上门找过夜泽。在公司里,要不是他找我,我平常也和他扯不上什么关系,所以我感觉这次我和他真的是变成同心圆了。

    我设计的手链----“樱花之恋”也正式上市。我将打造出来的第一副样品拍成照片烧给了云毁,他表示很喜欢,当时就戴在了手上。

    七夕前夕,总监请我们设计部门吃饭,连一向挑剔的姐也参加了。我们一席人吃完饭直奔kv飙歌。此时,我已经跟我们部门的人都熟悉了,大家就一起嗨歌,吵吵闹闹,很是热闹。就在这个时候,徐耀过来了。

    一开始气氛变得有些拘谨,好几个人的目光都往我身上瞟,还有个同事故意撞了我一下,冲我挤眉弄眼----因为之前夜泽的关系,我和徐耀的关系一直被认为是“值得琢磨”的范畴。但不久,气氛又活络起来,有好几个女同事邀请徐耀一起唱歌,唱完歌回来都挺兴奋。

    在部长的安排下,我还和徐耀唱了一首。也许是有段日子没见了,我面对他时又像之前一样心情平静了。

    总之,这一晚,我很嗨,过得也很快乐,但也喝了不少酒。最后总监让我们举杯感谢徐耀,因为其实是他花钱请的客。

    出来的时候,都感觉晕晕乎乎的。我往后趔趄了几步,被人扶住了手臂。我转头看到徐耀,就转身面向他,向他鞠躬“徐总好!”

    “懂礼貌啦?哪个学校毕业的?”

    “报告!”我敬了一个礼,“我是……我是幼儿园2班毕业的,我叫……我叫老娄……子姿。”

    徐耀貌似笑了“你叫什么?老子?”

    “哎。”

    “娄姿,你占我便宜!”徐耀怒吼,我插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徐耀将我塞进车里,我靠着后车座,对他道“送我回家!马上!”

    “我就是送你回家。”徐耀嘀咕道,似乎转头看了我一会儿,又说,“夜泽看到你这副德行,他会把你揣出来吧?”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靠到前座,“夜泽是你能称呼的名字吗?他是我男人。我只能我叫他夜泽!你不许叫,你听明白了没有!”

    徐耀一乐,转过身来拍拍我脑袋“你说夜泽是你男人,哎,那你跟他啪啪了吗?”

    “啪什么?拍墙吗?哪里有墙?哦,这里有……我拍……”我脑子里像是塞了浆糊,好像眼前就有一堵墙,我就用力拍了过去,听到一声惨号,接着那堵墙又不见了。

    “你拍哪儿呢?这是我的脸!”我又听到怒吼,我打起精神回答,“是你让我拍的啊……”

    “娄姿,我再问你一遍,你老实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跟夜泽上.床过?”

    我托着腮,认真想了好半天,我侧头望着他“‘上.床’啊,有啊……他天天都来爬我的床……”我眯着眼一笑,“我们天天都上床啊。”

    好一会儿没听到声音,片刻,那声音又响起来“他是鬼,他怎么跟你做.爱的?”

    “就是……”我皱眉又想了想,将那张凑近的脸又推开,“怎么做,关你鸟事哦!开车!开车!你快开车啊!你再不开车,我就把你踹下去!”

    他似乎用手指着我“娄姿,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你对我说话的口气!”

    徐耀把我送到家,我下了车,又拍着玻璃说“滚吧,快滚吧,别让老子再看见你,否则,老子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我转身晃晃悠悠上了楼梯,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六楼,我使劲地拍着门“夜泽,帮我开门,夜泽!”

    咔的一声,门开了,他出现在我面前。

    我觉得世间再无人能像他一样把黑色穿得如此绝代无双的。

    “夜泽。”我搂住了他的脖子,靠在他身上,朝他脸上吹气,“我喝酒了咯,你闻闻,我嘴里有没有酒气?”

    夜泽似是微皱眉“跟谁去喝酒了?”

    “公司的同事啊,还有……徐耀,是徐耀他请的客!另外,还庆祝我‘樱花之恋’大卖!夜泽,你不知道,‘樱花之爱’有多么受欢迎,一上市,就有好多好多人都在买!连姐都夸我干的好!干的好哦!我,娄姿,终于成功了!我成功了!这还要谢谢云毁。云毁呢?”我转着圈儿的找云毁,却没看见他。

    夜泽扶住我“他去见阿俊了。”

    我“啊”了一声“云毁不在哦?真可惜,我还想请他喝酒呢。”

    随后我听到一句嘟囔“可惜什么,不在更好。”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7章 我死,她活-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