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76章 你陪着我,好吗?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6章 你陪着我,好吗?

    我气得拍了他两下,他一下就将我转了过来,我愣怔地望着他。他眼睛里冒着光,伸手托起我的头,唇又压了过来。在我唇上一阵轻咬慢啃,如同小猫在我心中抓挠,我终于忍不住回应他,他勒紧了我的身子,探入我的口中,与我深深地纠缠在一起。

    我被他挤在了门板上,门板咔咔地响着。想到徐耀和云毁都在外面,我推了推他,却被直接钉在门上。他掠夺着我口中的空气,直到我脑子开始迷迷糊糊,感觉到他的手顺着我的腰身行走着。

    “她,已经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朦朦胧胧间,这句话如同闪电一样出现在脑海,让我心脏一缩,无意识地就推开了夜泽。

    我惊怔地望着夜泽,他也因为我的动作而愣住了。

    心中爬过一丝惊慌。夜泽又靠过来,捧着我的脸,额头抵着我的额头“你还是不喜欢我亲你么?”

    不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

    可是……

    我无法对夜泽说出心中的苦涩与煎熬,只得闭上眼睛说“对不起……”

    我听到他深深叹了口气“你不需要为了这种事情向我道歉。我喜欢你,我会一直等你愿意的那一天……已经很晚了,早点儿睡吧。”

    夜泽在我额头落下一吻便消失了。我靠在门板上,心绪杂乱。

    ……

    “他根本不爱你,你不过是他临时的一个落脚点,他一旦找到他爱的女人,他就会一脚把你踹开。”

    是谁。是谁在说话?

    我在迷雾中狂奔,一个娇媚的声音始终在我耳边环绕着。

    我惊慌地环视四周,可是,除了我,再也没有任何人。

    “夜泽----夜泽----”我大声呼唤着那个我熟稔至极的名字,我四处寻找着我熟稔至极的那个身影,想要击碎耳边的那个魔音----我不是他的临时落脚点,他不会抛弃我的。

    “娄姿。”身后响起低沉的声音。

    我转身,迷雾渐渐从我眼前散开,露出了他的身影。

    “夜泽!”我扑向了他,紧紧抱着他,“夜泽,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

    “你骗了我。”他冷冷地说。

    我身体一颤,生怕他会离我而去,更用力地抱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骗你的……我……”

    “那你就去死好了。”他搂住我的腰,轻柔地说。

    我抬起头惊惧地望着他,他将利刃扎进了我的心脏。他附在我耳边依旧轻柔地细语“你存在一天,就是在提醒我背叛过阿阮。阿阮最不喜男人用情不专。既然你觉得对不起我,那你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我睁大了眸子望着他,低头看到鲜血晕染了自己白色的裙子。耳边那个声音一直在说“他不爱你,他根本就不爱你,只要阿阮出现,你,对他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不是!不是!不是……

    我抓紧了他的衣袖,夜泽,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他再次拔出了刀,混着鲜血的刀刃再次刺入我的身体中,疼痛弥漫……

    心跳、冷汗、漆黑的夜……

    我剧烈地喘息着,手不自觉地摸向了心口,那里剧烈地跳动着。

    就像昨夜,身体似乎真的经历了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心脏蜷曲得紧紧的。

    已经连续三夜的噩梦了。

    明明知道那不是真的,可是害怕却啃噬着自己的心。

    我打开了灯,再也睡意。我无力地倒在了床上,睁着眼望着墙壁发呆。

    今晚。夜泽并没有睡在我的房间里。

    当夜泽又出现在我房间时,他坐在我的床边,握着我的手,眉头紧锁“又做噩梦了?”

    我起身,摇头“有点儿睡不着了。你怎么过来了?”

    “看你屋子里一直亮着灯,过来看看你。”夜泽摸了摸我的脸,“还是接着睡吧,你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

    我望着他瓷白的脸庞,不自禁地伸手摸了上去,细细地抚摸着他脸上的每一分。夜泽身体微直,他握住我的手,笑道“还没睡醒呢吗?以为我在你梦里?”

    不,不要出现在我的梦里,梦里的那个你太可怕了,我一点也不想见到。

    “真好,是真实的你。”我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忽然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静寂的房间,不想再梦见那个“夜泽”,我开口道,“你陪我睡会儿,好吗?”

    我们面对面躺着,彼此凝视着对方。我靠了过去,靠在怀里,伸手抱住了他。此时抱着他的真实感填补了我内心骚动的恐慌。我轻轻地叫他“夜泽……”

    “嗯?”他也搂住了我,轻声应着。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更抱紧了他。

    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次,那个可怕的夜泽没有再出现在我梦中,我一直睡到了大天亮。

    手机铃声一下就把我给惊醒了,我迷迷瞪瞪地爬起来越过一个“障碍物”想去拿手机,又觉得不对劲儿,便低头看一眼,就瞧见夜泽那双剪水瞳眸般黑亮的眼睛。

    此时,我正压在他身体上,看到那张30度无死角的漂亮脸庞,我脑子就有点儿死机。跟他对视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早。”

    他忽而抬起身子在我唇上烙下一吻,展露更迷惑我心志的笑容“早。”

    我天,大清早就有美男在侧,还有香吻。即便心里残存着昨晚的几分愁楚,如今也是被打散得一干二净。

    我很想表现一下羞羞答答的感觉,但看见他那潋滟的红唇,我就升起一鼓躁动,想要亲上去……就像他强吻我一样强吻他。

    他又抬起了身子,再次凑近我的嘴唇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徐耀那讨厌鬼的声音响了起来“娄姿,你起了吗?卫生间没纸了。”

    我擦,他还真会破坏气氛!

    我连忙从夜泽身上起来,夜泽微微皱眉,脸上显示出不悦的神情“别理他,我们接着睡。”他搂下我,作势要接着睡的节奏。

    不给他卫生纸真的好吗?人最郁闷的事情之一,便是拉翔之后,发现没纸可用。

    “娄姿,快点儿给我拿卫生纸!”徐耀敲门敲得更急了,声音听上去也很痛苦。夜泽抱着我不让我动,我委实觉得还是不太好,夜泽道“就让他憋憋吧,合该让他这样难受难受。”

    我觉得夜泽这样说很有道理,虽然缺德了一些。可是,又一个尴尬出现了----云毁进来了。

    他跟夜泽一样,来我房间从来都是穿墙而过。

    “哎呦。”云毁一瞧见我和夜泽躺在一张床上,还搂抱在了一起,不禁背过身去遮住了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圣人宽恕于我啊。小姿,那位徐先生内急恐忍不得了。你再不给他去寻卫生纸,要怕出人命了。”

    我蹭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满面通红“我……我这就去。”

    打开门,就看见徐耀握紧拳头痛苦地靠在门边,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他看见我,从嘴里生生挤出一句话“卫、生、纸……快去给我拿!”然后,他就狂奔进了厕所。

    我回头看了一眼夜泽和云毁,云毁摇头叹息,说,君子不会毁良家女子的名节,半夜爬上良家女子床的男人,品性必有问题。夜泽的脸则快沉郁得能滴出水来了。

    我见他俩战火又燃,这次又涉及我,我夹在其中必成炮灰,就连忙溜了出来,找了卫生纸给了徐耀。

    徐耀终于从厕所里出来,一脸的舒坦,瞧见我就斜睇着上下打量我,随后又瞅了窗台一眼“那棵樱花就是你所说的云毁吧?他和夜泽一样么?”

    我不懂他说的“一样”是什么意思,又听他哂笑道“一个家里养两只猛鬼,我很好奇你在鬼的眼里到底是什么?竟这么有吸引力……”

    徐耀说话的调调又很想让人狂扁他一顿,我道“比起我来,徐总你的体质对鬼来说就是一碗天价的康师傅方便面,就是你现在想方设法让鬼上身,鬼都嫌你肉贵……请让开,我要洗脸刷牙。”

    徐耀让开,我进洗漱间的时候,听他又道“我身上如果没有什么保护神,他肯定更愿意上我的身。”

    我回头毫不掩饰地瞪向他,他笑了笑,朝着窗边走去。

    你说,怎么有的人这么讨厌呢?

    吃过早餐后,来接徐耀的司机过来了。由于夜泽答应帮助徐耀捉到宋文美景,所以这段时间夜泽就充当徐耀的临时“鬼保安”,由云毁暂时来保护我。

    我抱着黑玫瑰和樱花盆景上了后座,徐耀也坐到了后面,让我稍稍不适应----他怎么不坐前面?

    “我来拿一个。”徐耀的目光略过黑玫瑰,我直接将樱花盆景给了他,他似有似无地冲我笑道“你这是在防我吗?”

    我没说话。也不想跟他说话。

    他又轻飘飘地扔出一个炸弹“昨晚你们声音太大了,吵得人都睡不着觉。”

    我的脸倏地红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徐耀又用早晨的目光斜睇着我,凑过来,轻声道“你们真的可以……做.爱么?”

    我“伸手”一巴掌拍在徐耀的脸上,就跟用力拍蚊子一样----我一惊,因为这不是我打的----是夜泽。

    徐耀揉着脸“劲儿可真大……”

    真是没事找抽啊。

    我们先去找了张俊了解具体情况,正好警方也在找徐耀。张俊则带着夜泽栖身的黑玫瑰和徐耀单独去见了警方。他们回来后说,警方现在正以“寻找精神病院失踪的精神病人”名义全力搜索宋文美景。说这里的群众并不比朝阳群众差。只要宋文美景还想要报复徐耀,她就一定还会出现。

    我不知道除了这些,张俊带夜泽过去还有什么目的,总觉得心中有几分不安。我坐在池子旁边的躺椅上,望着池子中来回游动的金鱼,思绪复杂。

    一阵阴冷袭来,抬眸,夜泽出现在我面前。

    我噌地站起,凝望着他问“你们是不是计划把宋文美景引出来?”

    夜泽也未瞒我“阿俊他们有这方面的计划,想要我和徐耀配合。”

    果是如此。

    “你是在担心宋文美景会受到伤害……”夜泽大概是看我忧虑重重的样子才故此一问。

    我握住他冰凉的手指“宋文美景她已经伤害了这么多人,还害死了一个人,再不把他捉到,只怕会有更多人因她遇到危险甚至丧命……”我握紧他的手。想给他温暖,“我现在担心的是你,宋文美景现在变得太可怕了,你会不会遇到危险?”

    夜泽露出温柔的笑容,他的另一只手握住我的另一手“你在担心我?”

    “我很担心。”

    他的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手“能让你担心,这次行动再危险,我也觉得值了。”

    “夜泽!”

    他忽地吻了我的唇一下,笑意更浓“没什么可担心的,别忘了本王是谁。”

    我知道很多厉鬼都是畏惧他的,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万能的,我又如何做到不担心?

    夜泽又道“这两天我会跟阿俊他们在一起。在抓到宋文美景前,你也暂时不要去上班了,就住在阿俊家里,徐耀他不敢不同意。云毁虽然没多大用处,但勉强能保护你。不过,别随随便便就让他上你的身。你的身是我的。”

    夜泽又说着霸道的话,他是想宽我的心吧。他担心宋文美景也会来报复我。

    夜泽和张俊、徐耀他们一起出去了,而我则留在了张家。心情有些焦躁,干什么都干不下去,我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玩儿着手机。云毁坐在我旁边“小姿……”

    我望着云毁,心中依旧担忧不已“云先生,你说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云毁宽慰我道“有张兄在,我相信他们都会平安无事。再说……”他淡淡笑了笑,“夜泽他已经是个鬼了,即便遇到危险,他除了还当鬼,还能变成活人不行?”

    我被云毁逗笑了。云毁握握手道“像夜泽这种只会在你面前贬低我的龌龊小人,多数会贻害千年。所以,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安心等着他们的消息吧。”

    我点头,如今,能做的就是等消息。

    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又置身在一片迷雾中,看到那闪亮的刀子再次捅进我的心扉。

    我紧紧拽着他的衣服,最后,跌落在他的脚边。

    我感觉到全身的血在加速流失,我要死了……

    我艰难地抬起头,看见他冷漠地站在我面前。

    从浓雾中,走出一个紫衣女子。

    “是你……你是阿阮?”我费劲力气地问。

    紫衣女子搂住夜泽,仰头在他唇上落下一吻,随后轻蔑地看向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走我的泽,就该死!泽,你说呢?”

    夜泽搂住她,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她确实该死。”

    我吃力地爬着,手上染着的都是我的血,我的眼前也越来越模糊,而我只想拽住那熟悉至极的衣角……终于……我拽住了,我死死地攥着,用尽最后地力气对他说“夜泽。我……我爱你,我从来……从来都没后悔过……对……对不起……我……我欺骗了你……”

    我看见他抬起手来,看也不看我一眼,便将长剑刺入了我的身体……

    疼痛,浸满心扉。

    砰的一声,我从池边的躺椅上摔倒在地上。我睁开眼,遮住耀眼的光芒。

    又是这个噩梦。

    我闭上眼,想要平息心脏的痉挛,可是那疼痛来得更加真实、强烈,我再次吓得睁开了眼。

    “小姿,你怎么躺在地上?”云毁的声音响起。

    我从地上爬起来,掩饰地笑道“睡着了,不小心掉下去了。”

    “还是去屋里睡吧?”

    我摇摇头“我只是眯瞪了一会儿,云先生,陪我说说话好吗?”

    ……

    整整三日,夜泽和张俊、徐耀他们也没回来。我一边担忧地等待着,一边强撑着连站着都能睡着的强烈睡意。

    我不敢睡觉,甚至现在连打瞌睡也不敢。精神只要一恍惚,我立刻就会坠入那让我心惊胆寒的噩梦之中,一次次经受“夜泽”的残忍相待与痛彻心扉的疼痛。

    云毁以为我是担心夜泽他们。所以睡不好,他瞧我一副精神要崩溃的样子,很是担心。虽然我是因为担心夜泽他们而睡不好,但剩下的原因却无法对云毁诉说,那也是我无法面对夜泽的地方。

    我想尽办法让自己不睡觉,冷水洗脸、瞪着眼发呆,可有时也无法阻止瞌睡虫的到来,于是噩梦就一遍遍地折磨我,每次醒来都像被夜泽真的杀过一次一般。惊惧、恐慌袭扰心头,无法祛除。

    三日后,张俊打来电话,让我去一个地方。之后,“鲁迅”管家就送我过去了。我抱着樱花盆景,心中五味杂谈。张俊让我去那里,大抵宋文美景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想到即将要再见到宋文美景,我心里并没有底。

    我曾经的朋友,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云毁出现在我的身旁,我道“云先生,他们应该已经找到她了。”

    云毁看着我道“事事皆难以两全,不愧吾心即是。”

    不愧吾心,又有多少事,是不愧吾心的呢?

    地方到了,是一个废旧楼盘。那里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已经有好几辆警车停在了那里,将楼盘团团围住,蓄势待发,其情境真是挺吓人的。

    我们刚到了那里,徐耀就和一个警察出来了。我上前连忙问“你们是不是找到宋文美景了?”

    徐耀望了我一眼,点头“对。我们是找到她了,现在张俊和夜泽正在里面对付她,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我吃了一惊,因为不知道自己能帮到什么。

    徐耀瞅了一眼那荒凉的楼层,快速地道“宋文美景现在不光被亡灵面膜控制,更被厉鬼所控,张俊想要把她救出来。现在,能唤醒她的,只有你了。”

    我瞅向徐耀,最能唤醒她的不是你吗?徐耀一眼就看出我的疑问。直接说道“我试过了,不行。”

    你不行,难道我就行?这个重任忽然落到了我身上,让我倍感压力,只希望宋文美景可以记得我们从前的友谊,不要越走越远。

    我跟着徐耀上楼时,楼上不时发出大叫声,就跟一个疯子在大喊大叫一样,听着十分渗人。我脚步有几次踩空,都被人拉住或者扶住才免了滚下楼梯的悲惨下场。

    四楼。那吼叫声也越来越凄厉,震破耳膜,我不禁拽住了徐耀的衣服。徐耀回头看了一眼我紧张的神情,道“就在上面。”

    刚一上去,我就瞥见了上次在虞村看到的张俊所结的符咒阵,符咒阵中有一个女人。

    她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四肢均被符咒结成的绳子捆住,如同被困住的野兽一般凄惨的号叫。可是,最先吸引我的。不是别的,而是她穿着一身紫色的古代衣裙!

    那紫色和我梦中梦到的女子所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让她死吧。她想从我身边抢走你,就该死。”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走我的泽,就该死!”

    阿阮!

    那个女人冷酷的声音骤然又在我耳边响起,她是夜泽最挂念的人,她能将夜泽从我身边轻而易举地抢走!

    阿阮,阿阮,她真的是阿阮吗……

    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忽然有双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我却吓得魂飞魄散,我转头就看到了徐耀。徐耀严肃地对我道“快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唤醒她?对她说说你们以前都事情!快!”

    我惊恐地望着徐耀,又惊恐地转头望着那个穿着紫衣的女人……胸腔似乎是被什么攫取了,让我无法呼吸……

    宋文美景,那是宋文美景,不可能是我梦中的女人,不可能是阿阮……

    我这样告诉自己。

    此时,张俊在做法,夜泽再次化成了长剑。在张俊咕噜咕噜地念咒声中不停地旋转,散发出的黑光通过符咒打到宋文美景身上,让她全身颤抖再次惨号起来。

    “快!”徐耀又催促了一声。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6章 你陪着我,好吗?-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