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74章 她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4章 她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我站在一片金黄的油菜花中,耀眼的黄色铺天盖地,望不见天际。我茫然四顾,不知身在何方。遥遥地,远处出现两个人和一匹马。凭着那一袭黑衣,我马上认出那是夜泽。

    我顺着油菜花狂奔而去。待我跑到他面前,刚要激动地喊他名字时,我看见……他和一个绝美的紫衣女子站在一起,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两个人彼此相视,缱绻深情不言而喻。

    “夜泽……”那一刻心紧紧的抽紧,我泪水迷雾地望着他。

    绝美的女子抬头问道“泽,你认识她吗?”

    那个女子的面容,我看得十分真切,瓜子脸,带着妖精一般的魅惑,眉心有颗美人痣。

    夜泽用看陌生人的眼神望着我,勾唇浅笑“除了你。我谁也不认得。许是哪里来的骗子,不用理她……你不是想吃蟹黄汤包,我带你去。”

    夜泽将女子抱上了马,他也跨上马。一手抱住女子细柳瘦腰,一手拉住缰绳,女子仰头亲了他一下,他带着她驾马狂奔。

    他们就像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经过,他甚至没有再瞧我一眼。

    “夜泽……”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无声滑落……

    “娄姿!”感觉有人叫我,我从噩梦中惊醒,便看见坐在我床边的夜泽。

    我出神地望着他,梦中的那种绝望的悲伤依旧弥漫在我的心间,久久没能散去。夜泽伸手抚去我脸上的泪痕,他低下头来,手拄在我头的两侧,柔声道“做噩梦了?”

    想起梦中夜泽那陌生的眼神、视我为路人的话语,我心头便是紧紧一缩。我伸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害怕他像梦中那样待我“夜泽……”

    他抚慰着我:“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让人伤害你。”

    他以为我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害怕着。但我没有做关于昨天噩梦般经历的噩梦,而是……梦见夜泽他不认识我了,难道这才是我心中最为恐惧的?

    当他的嘴唇又靠近我时,“许是哪里来的骗子吧”倏地出现在脑海里,让我默默转过了头。夜泽停在我脸庞处,良久道“时候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我微微点头,直到夜泽消失,我依旧瞪着屋顶。再无睡意。

    当我提出要去上班时,夜泽表示反对,但云毁却同意。一方面,我在家也无所事事。如今不知道宋文美景究竟去了哪里,我心中总是觉得不踏实。想着徐耀消息应该灵通一些。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在公司已经“够特殊化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曾听人说我比姐的谱摆得还大,也曾委婉地跟我说过,说我进设计部已经是让许多人眼红,让我做事做人都要学着踏实认真一些。

    所以,我顶着一脸的“挠伤”,带着黑玫瑰就去上班了鉴于目前的情况,我还是觉得带着夜泽去上班更安全些。当然,因为我脸上的伤,免不了被人问长问短。再加上我昨天是和徐耀一起出去的,可想而知,流言会被扯多长。但,只要不让我听到,我也可以做到不在乎。

    当天下午。总监就告诉我,徐耀钦点了我的设计稿,这让我喜出望外,自己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不过,设计稿还要加以完善。我给看过之后,她也是颇为满意我这次的作品,提出了几个中肯的意见。所以,下班后,我就继续加班完善设计稿。夜泽坐在我旁边,歪头瞧着我修改。我不时询问他的意见,倒是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你看这样呢?你感觉怎么样?”当我又问时,就见夜泽抬头望着前方,目光变得深沉。

    徐耀。

    徐耀站在门口处,双手插着兜。再次见到他,我表示很尴尬。

    “还不走么?”徐耀开口问。

    我尴尬道“我想再加会儿班。”

    徐耀点头“别太晚了,我先走了。”

    徐耀转身离开,我却不知道为何叫住了他“徐总!”

    徐耀微微转身,我望了望身侧的夜泽,尝试地说道“我们跟他一起回去吧?他有车,可以送我们回去……”

    夜泽瞥我一眼,这一眼冷嗖嗖的,但我还是坚持说“一起走吧?”

    最终,我抱着黑玫瑰上了徐耀的车。

    “宋文美景还是没消息吧?”我问。

    “没有。”徐耀回答我。

    之后,我们陷入了沉默,我道“徐总,这几天,你……还是多加小心。”

    忽然,咣当一声,车好像撞到了什么,“嘎吱”----徐耀猛然刹住了车。

    因为我系着安全带,所以冲撞的劲儿并不是很大,但我仍然惊魂未定,因为不知道车撞到了什么,千万别是人啊!

    车窗外如同墨水一般的漆黑更增添无数恐惧感。夜泽这时出现在我的旁边,他握住我的手,眼睛盯住前方。我握紧他的手。惊惧地开口“刚才……是撞到人了吗?”

    徐耀就那么坐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声音虽然沉稳却也带着一些惊慌“你坐着别动,我下去看看。”

    徐耀推开车门强自冷静地下去,只是他刚下去,一个人影就猛然扑到了我身旁的玻璃上,一张脸挤在车玻璃上,手还不断地猛拍着玻璃!我吓得大叫起来!

    外面也传来徐耀的惨叫声!他被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狠狠掐住了脖子!他踹翻那个女人,她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从黑暗处像是幽灵一样走出来很多目光呆滞、形如僵尸的人!他们朝着徐耀和车包围了过来!

    车周围围满了人影,他们都用力拍打着车,摇着车门!车身剧烈地晃动起来,像是要把车掀翻一样!我拽着夜泽,除了尖叫毫无办法!这时,前面的车门陡然被打开,一个“僵尸”就爬了进来!

    “借我身体一用!”夜泽说完,他就附在了我身上。他利落地解开安全带,抓着那“僵尸”的脑袋往椅子上狠狠一撞,那“僵尸”就手在空中乱挠着。忽然,车身开始倾斜!外面的那些“僵尸”竟然真的把车掀了起来。

    “夜泽,快出去!”我喊道。夜泽打开一侧的车门,车门却被别在了地上,再也推不动一分!咣当一声,车身就侧楞了!夜泽一头撞在玻璃上,几乎吓得我魂飞魄散,我伸手拉着我的身体,叫着他“夜泽。夜泽!那边!”

    夜泽顷过身去开朝天的车门,但车身又晃动起来,那些“僵尸”想把车掀个底朝天!

    又是一声巨响,车就像个王一样,四角朝天。

    “夜泽!”我飞到夜泽身旁,就在车又要被推翻的一刹那,夜泽从车里滚了出来。

    可是现在还不是庆幸的时候,那些“僵尸”又拖着步子朝我们而来!

    而徐耀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围了一圈儿“僵尸”!有两个狠狠掐住他脖子的,还有两个拽着他的胳膊,令他动弹不得。还有一个举着锋利的刀子,朝着他身体扎了过去!

    “夜泽,徐耀!”我大声喊道。

    夜泽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直朝徐耀冲去,但半路又杀出“僵尸”……眼看,那刀子就扎向徐耀,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徐耀原本被掐得暴睁的眼睛却陡然一变,他竟然冲着举刀的“僵尸”呲着牙,“汪汪汪”,像狗一样叫了起来!接着,迎着刀刃仰着脖子跳了上去,一口咬住了“僵尸”的胳膊,还发出“呼哧呼哧”威吓的声音。

    “僵尸”被咬得惨号起来,但徐耀就是不放嘴,又像狗一样地撕扯着,将原本钳制他的僵尸都甩到了一边。他又一下将一直撕咬的僵尸扑倒在地上,张嘴就去肯“僵尸”的脸!

    我完全看呆了,忘记了反应。

    夜泽过来将又想袭击徐耀的“僵尸”拽开。他也和我一样震惊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徐耀竟一口将“僵尸”的脸给撕裂了,“啪啦”一声,那脸落在地上就变成了石膏!

    是亡灵面膜!

    “是脸!”我叫道。

    夜泽手中幻化出长剑,直刺那些“僵尸”的脸,一声声哀嚎过后,那些脸纷纷碎裂脱落,露出真实的脸孔来,随后那些人也都昏倒在地。

    徐耀此时还在狂啃“僵尸”的脸,就像在撕扯肉的野兽一般。他把亡灵面膜完全啃完,待露出那人真的脸来,他还张嘴去啃!

    “夜泽,快来阻止他!”

    我擦,他再这样啃下去,就成了啃脸狂魔了!

    夜泽收拾完最后一个“面膜僵尸”,他纵身而来,一脚就踹开了徐耀。徐耀“嗷”的叫了一声,接着四肢着地,就像一条恶狗一样对着夜泽狂吠!

    我嘞个去了!他怎么就变成了畜生?!

    夜泽寒剑一指,徐耀“这条狗”又像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立刻身体缩成一团,一边呜咽着一边往后边退着。

    “畜生,还不快滚!”夜泽喊了一声,徐耀身体一激灵,像又恢复了常态,接着啪啦一声,他倒地不起了。

    夜风阵阵,我们的周围躺着一片子昏死过去的人。

    显然,这些人是被人操纵了----通过亡灵面膜。

    我只感觉眼前的一幕。比昨天的更诡异。车灯还亮着,灯光所及的远处,我似乎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我转头望向夜泽,他也眯着眼望着前方。

    宋文美景……

    当时,我有种感觉,感觉那人就是宋文美景。我刚要过去,却被夜泽拦住了。之后,那个黑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

    围攻我们的“僵尸”都是活人,是被亡灵面膜操控了。为了不引起骚乱,我电话找来了张俊,让他帮忙把这些人都分散开来。张俊挨个看过这些人,说他们并没有生命危险,最多不过是精神疲倦一些。张俊通过符咒,让这些人“自行”回家。但我更希望,这些人能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记忆消失。张俊表示,他做不到。

    徐耀被带去了我家,也无大碍。只是尚未清醒。

    我们一屋子人都静默着,云毁听了我的讲述之后,更觉徐耀这个人不一般。张俊则是推推眼镜,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今晚看到的事,只能说,任凭我脑洞再大也想像不出来。徐耀竟然变异了……他难道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能够化身兽人?!还是他根本就不是个人?我相信,我那时看到的徐耀更像……一只狗。

    “你们说他不一般,是说他能变异么?”我最终出声问道。

    能从人变成狗……

    云毁打量着昏睡的徐耀“依在下浅见,按你们所言,他更像是被狗妖附身了。”

    “狗妖?!”我惊诧道。

    云毁伸手在徐耀额头前略过,抬眸对张俊道“但是,我并未感觉到任何妖气。张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张俊一推眼镜“是他身上带有仙家。”

    我头一次听到这类说法,不禁问道“什么叫身上带有仙家?”

    “身上有仙家,就是这个人的身上有仙附体。”

    徐耀身上竟有仙附体?我擦,他还是什么神仙转世吗?

    接着张俊又道“这类仙大致可以分为出马仙和保家仙。出马仙多是一些动物仙,像是狐狸、蛇、黄鼠狼等。他们借人身修炼行善积福。被选中的人也叫出马弟子。还有一些人家中会供奉保家仙,便是先天的仙缘。”

    我看向徐耀“那他身上的是什么仙?阿俊,你能把它召唤出来让我们瞧瞧吗?”

    “我来试试。”

    张俊拿出十字架,念了几句法咒,猛然将十字架插在了徐耀的眉心间,一缕白色的光便从那里飘飘忽忽出来。

    那道光落在了地上,很快,就现出了轮廓----

    “博美犬!”我惊呼道。

    没错,地上此时出现的透明轮廓就是一只白色的博美犬!它身形极小,白白的,毛乎乎的,就像一团白色的毛毛球,让人看到都不忍不住想要摸一摸。

    小狗抖了抖身子,似是还没弄清楚眼下的状况,侧着小脑袋瞧着我们。当它看到夜泽时,身子又蜷曲到一起,不断地往后退,最后似是“呜咽”似的一叫,又朝徐耀身边跑去。它想爬上沙发,奈何腿儿短,只能趴在沙发的边沿害怕地哼哼唧唧。

    看来,夜泽真是把它吓坏了。

    “竟是如此之小的一个畜生。”云毁抱起它,小狗豆子大的黑眼珠与他相望,踢腾着小小的身子,甚是惶恐。我忍不住也凑过去看“哇,好可爱哟。这就是徐耀身上带的仙家?它是仙?”但分明就是一只狗鬼啊。

    小家伙还在不停地颤抖,云毁心生怜悯,对张俊道“张兄,还是让它回去吧。”

    张俊一拔十字架,小狗便立刻化成一道光芒再次进入了徐耀的眉心。

    对于徐耀身上的“仙家”,我还有很多疑问,但张俊也对它所知不多。

    我给徐耀盖了一个毯子,也不知他是否知道自己身上有仙家的事,还是一条狗。不过我现在明白为何徐耀遭受亡灵面膜攻击后全然无事,都是因为有那条小狗在保护他吧?也不知道他上辈子积了什么阴德,竟还有保护神。而现在,有一件事情是明了的了----这两夜所发生的恐怖事情都是针对徐耀的。且,与宋文美景脱不了关系。

    “你在担心他?”身旁响起夜泽的声音,他也正望着徐耀若有所思。

    我摇摇头“他身上有仙家保护,想来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我现在只想快点儿找到宋文美景,她如今一定又被亡灵面膜控制了。我不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夜泽握住了我的手“这是他惹下的风流债,究其根本,根源在他。”

    ……

    红,一片红。

    触目所及,都是红。

    我的身上,也是红。

    我端坐在房间里,寂静无声。红色的蜡烛摆在大红的喜字下,发出明亮的光。

    盖头遮住了我的头,我低眉望着身上所穿的大红嫁衣。心中涌出紧张、羞涩和幸福。

    我嫁人了。

    此时,我正等着自己的夫君过来掀开我的盖头。

    一直等到蜡烛燃烧了半截儿,他依然没有来。

    依旧是寂静。忽听门外有人说,王爷去了阮侧妃那里,不会再来了。

    我的手倏然落在身旁,种种的幸福化成了死寂。

    我推开了那扇掩上的门。与我跟他的喜房是一样的,一样的红蜡烛,一样的红喜字,一模一样的摆设。

    重重叠叠的纱帐中,有两个身体在起起伏伏。风吹开纱帐的一角,他正压在一个女子的身上,与她缠绵相吻。红色的嫁衣交叠在一起,醒目而刺眼。

    我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洞房----

    还是她。那个有着美人痣的绝色女子。

    “王爷,她在看着我们呢,真讨厌啊。”女人娇柔地说。

    他抬起脸来,还是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庞,还是我万分熟悉的样子。

    他冷冷瞥我一眼,柔声问身下的女子“你想让她怎样?”

    女子露出绝美的笑容“让她死吧。她想从我身边抢走你,就该死。”

    他从她身上下来,抽出了他一直带在身旁的长剑,赤着脚慢慢走到了我面前。

    我仰起脸,绝望地问他你真要杀我吗?

    他语气冰冷她,已经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冰冷的剑刺进我的腹中……

    我又从噩梦中惊醒,心砰砰地跳着。

    一只手轻轻覆在我额角上,熟稔的声音响起“又做噩梦了?”

    我转头,猛然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略过心尖的却是他用长剑刺进我身体的尖锐疼痛。

    “她,已经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猛然推开了夜泽,惊惧地望着他。

    “娄姿!”夜泽轻皱眉,按住我的肩膀,将我压在了床上。

    骤然之间,我清醒了过来,望着面前那张满是担忧的脸,我喑哑地开口“夜泽?”

    “你又做噩梦了吗?”夜泽眉头笼得更深。

    我怔怔地望着他,想起梦中的场景,想起刚才自己竟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心中袭上几丝害怕与恐慌。

    梦。是梦,夜泽他不会那样对我的。

    “做了什么梦?”夜泽又温柔地开口,手指轻抚着我的脸庞。

    我闭上眼宁静了一下心绪,睁开眼又看到他满眼的担心。这一刻,我又不敢面对他了,垂眉道“我梦见有只怪兽一直在追我……”

    “是狗么?”夜泽忽而开口。

    我一怔,抬眼看他,又避开了他的目光,略微点头,但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

    此刻,我被他半压在身下,我推了推他“你下去……”

    “我不下去呢?”他低声道。

    我心中一紧,他捏起我的下颌,让我正视他,他审视着我。片刻道“我想和徐耀这个人谈谈。”

    我跟着夜泽出去时,徐耀已经醒了过来,他坐在沙发上正按着头,似乎头疼。他看到“我”,刹那便放下手来,怔怔地望着附身在我身上的夜泽。

    “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夜泽说完,朝门外走去,徐耀起身跟在他后面。

    云毁出现在我身边“他们要说什么?”

    我摇头,但能猜出来一些。

    云毁则又道“夜泽昨晚又睡在你的房间了?”

    我心头一跳,“又”是什么意思?

    云毁打量着我的脸上的表情,幽幽道“这两夜,他都是睡在你房间的。前夜是,昨夜也是。”

    虽然大早上就看到夜泽躺在我床上确实有些奇怪,但我以为他是早晨才过来的。而且他之前一直睡在黑玫瑰里,即使我俩关系最亲密时,他也不曾像初次见面时那样逾矩。所以,我根本没想过他这两日竟是跟我睡在一张床上的。

    “看来你是不知道的。”

    待夜泽回来,我却没有看见徐耀。夜泽道“不用看了,他已经走了。”

    “你……跟他说了些什么?”我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让他离你远一点儿。”夜泽好不掩饰地说。

    我没有说话。夜泽是为我考虑,我无法责怪他去跟徐耀说这些话。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4章 她回来了,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