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72章 你是我在意的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2章 你是我在意的人

    夜泽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因为他把手从我身上移开了“我没有怪你,但我不喜欢你对我撒谎。你和阿俊是我现在最相信的人。”

    夜泽的低语更像是在我心里狂补刀,我低着头,心里堵得更是有些难受,我很想把一切都告诉他,却又害怕他再次灵魄不稳。

    夜泽又小心地将我抱在怀中,轻声说道“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呢?我没有怪你,别多想了。”他像哄小孩儿一样拍着我的后背,“你不是想知道云毁去了哪里?他去见阿俊了。现在可以讲讲他的事了吧?他若真是可怜,说不定我会因为可怜他,不再计较他故意讨好、接近你的事。”

    “我明天再告诉你,行么?”

    “什么时候都可以。你躲我躲到现在才回来,吃过饭了吗?”夜泽转移了话题,我摇摇头。

    夜泽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说了一句“在这里等着。”他转身朝厨房而去。

    当他把一碗色香俱全的面条摆在我面前时,我怔怔地望着他,想起了他第一次给我做饭吃。那时就是面条----和眼前这碗一模一样的面条。

    鼻子又有些酸涩,夜泽坐在我身边道“怎么不吃?觉得看着就难吃吗?”

    “没有。”我鼻音很重地说,“你第一次为我做的饭就是面条。”

    夜泽没有再说话,我挑起面条大口吃起来。

    我洗澡出来,看见他又坐在电视机旁看琅琊榜----他似乎对这部电视剧情有独钟,即使失忆后也喜欢看。

    我边擦头发边悄悄坐到了他身边,他扭头看我,视线相触,心底又起波澜。他覆上我的手“我来帮你擦。”

    我略低着头,由着他帮我擦着头发。他的动作很轻柔,似乎生怕把我弄疼了一般。

    我的心头涌动着涟漪,今日的夜泽与昨日很是不同。此时,我甚至觉得,他已经变回了我所熟悉的那个人,我们之间不曾有任何的改变。

    如果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多好,让我和他就这么静静地相守下去,我们中间也从未也有过任何人……

    恍惚之间,我就感觉夜泽身后站着一个白色的影子。我刚要抬头。却又被夜泽压了下去“待好,还没擦干。”

    然后,我就感觉那白影飘到了我和夜泽跟前,左左右右地打量着我们。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打量了,又从夜泽手中夺回了毛巾,略带尴尬地看向刚回来的云毁“云先生……”

    云毁继续玩味地来回看我们,直到把我“看跑”了。进了房间,隐隐约约听到夜泽张狂地说道“云公子真是不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吗?本王可向来不喜别人窥探本王与夫人的闺房之乐,就算是本王的……至交,本王也会挖了他的眼睛。”

    我心里暗捶了他几下,谁跟他有“闺房之乐”啊!

    接着,是云毁清淡的声音“夜兄哄女人的手段真是了得,白日还曾与在下说,你只要略微使些手段,小姿就会弃我而就你。夜兄说到做到,云某甘拜下风。”

    咔嚓,我拧开了门。默默地看着他们。夜泽瞅到我时,目光倏地一变,一爪带着风便向云毁袭去,云毁似是早已预料到了,先一步便消失不见了。

    屋内只剩下我和夜泽,我径直朝洗手间走去,夜泽挡在了我面前,面色阴沉“你听我解释。”

    “麻烦您请让开。”我也面无表情地说。

    “娄姿!”

    我将湿发捋到耳后“太晚了,我也要休息了。有话,明天再说。”

    我绕过他要走,他拉住我的手腕“我刚才对你说的话是认真的,我没有骗你。”

    我笑了笑“骗不骗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在王爷您心里,我不过是个就凭你喜好就可以随便对待的玩偶。”

    “你这么认为?!”他压低了声音。

    “是你让我这么认为的。”

    夜泽眸色加深,他忽然捧住我的脸,人就凑了上来。我连忙推住他,再也忍不住地笑起来“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他一怔“玩笑?”

    我捏了捏他凉冰冰的脸“呐,谁叫你拿我跟云先生置气的?我是你们争斗的工具吗?要不是看在你给我做饭的份儿上,我一定会生气,还会很生气。”

    夜泽嘴角微抿,蓦然间,他将我拉入怀中“是我不对。娄姿,你绝不是我的玩偶,你是我在意的人。”

    我伸手轻轻抱住了他,你也是我很在意、很在意的人。

    翌日,周六。

    我还在忙着完善手链的设计,总觉得缺了一些什么东西。当我看见云毁坐在窗台上,低头望着身前的一个什么东西,默默发呆,身体被阳光度上一层金色,白色的袍子散落在一边。不知为何,我的情绪里又充满了哀伤。

    我走到云毁身边“云先生,你在看什么?”

    “一幅画。”云毁的腿上放着一幅画,当我看向那幅画时,我彻底惊呆了。

    那幅画画的是一个站在樱花树下的少女。少女是民国的画风,一身清秀的学生装让她看起来青春洋溢、娇美可爱。少女扶着树,抬头深情地望着那开满花的樱花树,似是诉说着无限的衷情。

    阿锁婆婆!

    云毁还出神地望着这幅画,喃喃自语“这幅画是张兄送给我的。我看了第一眼,便觉得极为欢喜。小姿,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我总觉得这少女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云毁露出一个极为浅淡的笑容,指尖轻轻略过画上的女子,“或许,我曾经在那里见过她也不一定,只是如今都忘记了。”

    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云毁听到我没出声。抬起头来,我连忙转过身,却正好撞在了夜泽的怀中。夜泽望了我一眼,故意伸长脖子看了看画“说不得她就是你夫人呢,结果被你忘得一干二净,现在没准儿就躲在什么地方大骂你是负心汉。”

    云毁卷起画来,冷笑“比起薄情寡义来,夜兄‘强人为妻’的死缠烂打之魄力,又是谁能比得的呢?”

    夜泽将我按在怀里,嘲笑“我与姿姿恩爱,让你这个单身狗受不了了吗?”

    我擦,夜泽,你嘴巴也怼毒了!你这是果果地“秀恩爱”,虐死单身狗啊。

    但我也乘机把自己的眼泪在夜泽的身上蹭干净,以免被云毁看出端倪。

    我听到云毁拳头捏得嘎嘣响的声音,遂抬起头来对夜泽道“我一会儿要去超市,你陪我一起去。快走,快走!”

    我推着夜泽离开,夜泽又看了看我,顺从地被我推着走了。

    我与夜泽“一起”出来,我们也没有去超市,而是去了一个茶室。我要了一壶茶,两个杯子,然后倒满茶,我俩各一杯。

    夜泽坐在我对面,我轻轻转动着茶杯“我想告诉你关于云毁的事情。”

    夜泽看着我道“那画上的女子就是他的爱人?”

    夜泽能猜出来,我并不惊奇。我想,当他看到我那副表情时,就已经猜出来了。

    我点头“对。她是阿锁婆婆,阿锁婆婆与云毁是一对恋人。这件事,还要从我们一起去虞村说起……”

    我将去虞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夜泽,包括他和云毁为什么会失忆。只是,我隐去了他和云毁本就相识以及有关阿阮的一切。

    夜泽环胸而坐,他自始至终,神情都没有任何改变。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被这个故事触动了。还是因为他失忆了,忘记了曾经经历过。现如今只把它当成一个故事来听,所以没有我感触那么深。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失忆原因后,也并未大发雷霆,责怪云毁“连累”了他。

    夜泽甚是平静地问道“所以呢?”

    我继续转动茶杯“想起阿锁婆婆,我心里就很难受。看到云毁他真的把阿锁婆婆完全忘记了,我更难受。我不知道……”

    夜泽打断了我的话,犀利地问“这不是她所期望的吗?既然是她魂飞魄散前最后的一个愿望,那你就不必感到难受。”

    夜泽的回答其实出乎我的意料。之所以。我把云毁与阿锁婆婆之间的事情告诉他,就是想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选择……

    “我以为……你会让我如实告诉云毁的。”说不清心中是悲伤还是高兴,我只觉得心头依旧有积云压着。

    夜泽看向外面,慢慢地说道“你提到的阿锁婆婆已经魂飞魄散,所以即便他知道了,他还能把她找回来吗?我觉得她做得是对的,既然无法在一起,彼此相忘,是最好的解脱。”

    我捏紧了杯子。声音都带着自己无法抑制的颤抖“你……这么认为?”

    夜泽转头看向我,他起身来到我身后抱住了我,一只手覆上我的颤抖的手,低语“如果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在一起,我也会把那万分之一变成百分之百,让我喜欢的人永生永世地陪着我。为了这个,我不惜拆天坼地,也不惜毁了这个世界。”

    我心头猛然一颤,夜泽亲了我一下“这件事。你可以放下了。是她之愿,你何须打碎?如果你真的想告诉他,等他哪天要娶老婆时,你倒是可以告知他,让他知晓,有个女子曾为他魂飞魄散。”

    夜泽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他和张俊是一个观点,觉得就让云毁保持现状便好。想起阿锁婆婆消失时说的话,她不想云毁继续孤单下去……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我握住夜泽的手,“这是云先生对阿锁婆婆说的话。可是现在,他却连阿锁婆婆都忘了。我这里……很难受,真的很难受……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地对待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看见对方,甚至让他们连最后的告别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

    我握住心口处,那里依旧很疼。

    “谁说没有?”夜泽道,语气柔和,“带他去拜祭拜祭阿锁婆婆吧。这样做,你心里会痛快一点儿。”

    我点头。

    “娄姿……”身侧传来一个声音,我扭头一瞧,是徐耀!

    徐耀此时穿着一件蓝色短袖恤,戴着墨镜。他将墨镜摘下,扫了一眼我们的桌子,又扫扫我身旁,唇边拉开一丝弧度“真巧,我们竟在这里碰见了。”

    丫的,真是阴魂不散!要说死缠烂打,我觉得他才配得上这个成语。

    徐耀不客气地拉开另一边椅子,坐了下来,又看了一眼我对面的茶杯,微笑道“阿泽也在是不是?”然后瞅向我这边,继续着那迷死人的笑容,“阿泽,许久不见了。”

    夜泽连我和他的事都忘记了,别说徐耀了。

    他瞧见徐耀自来熟地坐在我们旁边。又自来熟地拿起他的茶杯喝了一口,还咂摸着嘴“这茶,味道不错。”

    徐耀真是恶心到我了,他是想和夜泽来个间接接吻吗?

    夜泽不高兴了,不开心了。

    他冷冷盯着徐耀,面色很不悦。

    “徐总,你怎么在这里?”我只得重新再给夜泽倒上一杯,徐耀直直地看着,对着我推茶过去的方向“动情”地说“阿泽。这些日子怎么都不见来找我了?难道有人又拦着你不许你来见我?”

    徐耀瞥向我,我悠然自得地喝了一口茶,拼命忍住笑。因为我是故意把茶杯推到那边去的,而夜泽他还在我身边呢。夜泽他眉头微皱望着徐耀,似是在回想什么。

    我放下茶杯“徐总,您是在说我吗?”

    “我是说‘有人’,如果有人接话茬儿说自己就是那个‘有人’,那只能说她是心虚了。”徐耀还盯着那里,“阿泽,跟我一起去喝酒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

    “看来,徐总是真的想和你好好聊聊。”我对着那个位置说,随后又“不甘愿”道,“……好,我回去,你就和徐总去喝酒吧。你们好好喝。”

    我起身把手机收进包里,装作不高兴的样子离开。

    夜泽瞧着我“演戏”,临走时又瞥了徐耀一眼,手指一弹。就在我说的那个位置上多了一股阴气。徐耀似是感觉到了那股阴气,满是“惊喜”道“阿泽,你真的同意和我一起去喝酒了?”

    当我看到徐耀和那张空椅子像个精神病一样不断说话时,我连忙拉着夜泽出来了。等一出来,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横飞。

    “他是谁?”夜泽又瞥向茶室,我抿抿嘴道“他叫徐耀,是我的老板。因为一些缘故,你和他认识。但他一直对你……咳……贼心不死。”

    夜泽轻笼眉头,似是颇为厌恶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拽拽他衣袖“你生气啦?”

    他转过身不理我,我绕到他面前“我是说真的啊!你曾经占用我的身体去我公司上过班,徐耀他就看上了你。后来他即使知道你是男的,可还是对你有企图。我想让你离他远点儿,你倒好,还偏跑去和他喝酒。”

    夜泽眉眼一挑,忽而含笑道“这么说,你是怕我和他靠近移情别恋么?”

    我脸一红“谁怕了?”

    “那为何一直阻止我和他去喝酒?”

    我瞅了瞅茶室“……其实,徐耀他也是个好人,你若真想与他去喝酒,你就去吧。”

    夜泽搂住我的腰“现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走吧。”

    ……

    周日,我抱着两盆花上了张俊的车。张俊看了一眼那两盆花,推推眼镜“你把他们养得不错。”

    两位大爷,谁敢怠慢?

    张俊发动车子,没多久,夜泽就和云毁就一起出现了。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俩坐在后面。他们彼此看了一眼,便都默默转头望向了窗外。

    其实,我还挺满意夜泽的表现的。他知道云毁的事情后,依然像从前一样对他,两个人只要凑到一起准是火星儿碰火星儿----火花四溅。

    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虞村。它依旧破败荒凉,因为前段时间这里刚刚发生过那起恐怖的事件,来的人不仅没减少,反而增多了。他们就像我们初来这里时一样,探访着属于这个村子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如今已经烟消云散了。

    我们没有去村里,而是直接去了樱花树下。

    阿锁婆婆的坟茔静静矗立在樱花树下。樱花树已然抽出了新芽,翠绿妆点一树,焕发出新的生机。

    我将一捧菊花放在坟茔前“云先生、夜泽,这就是我向你们提起的阿锁婆婆。如果当时没有阿锁婆婆,我们大概谁也无法再站在这里。”我望着墓碑上刻的字,“云先生,你与阿锁婆婆从前……就相识。可还记得那棵树?”

    云毁的目光久久落在坟茔上,复而又抬头望着坟茔旁的樱花树。云毁像是被什么召唤过去,他缓步走到了樱花树下,身手摸着树干,若有所思。

    我竭力克制自己悲伤的情绪,把有关他和阿锁婆婆的故事慢慢告诉他“这里,从前是一颗长势茂盛的樱花树,云先生你就栖息在这棵樱花上。你与阿锁婆婆也是在这里相识。阿锁婆婆她经常来这里看你,你与她……关系很好。如今,阿锁婆婆去了,云先生,你可否陪着阿锁婆婆说几句话?她听到的话,一定很开心,很开心。”

    我无法违背与阿锁婆婆之间的承诺,却也不愿意看见云毁彻底忘记阿锁婆婆,忘记他们之间如蚕丝一般缠在一起的感情。至少,我要让云毁记住阿锁婆婆,记住,有个女子曾经来过他的生命中……

    我与张俊、夜泽离开了那里,留下云毁陪着阿锁婆婆说一些话。

    这次来,除了带云毁来祭拜阿锁婆婆,张俊也是来继续“除灵”的。因为无头新娘的再现,让这里本已制衡的阴气又蠢蠢欲动,张俊则是将这些阴气彻底封印或者扫除。

    我们又来到那口枯井边,张俊依旧在枯井旁重新设置了封印。我有些不懂“无头新娘不是已经被我们消灭了吗,阿俊,你为什么还要给它加封印?”

    “我想这里不止封印过无头新娘,还有其他的亡魂。”夜泽道,又往我身边站了站,搂着我的肩膀,让我一同和他站在伞下。

    张俊停止做法后,说道“没错,这些个古井自古以来就是人们自杀的热门之所,积聚了怨气太多,而我也无法除尽这些怨气,只能加以封印。”

    我微微咬住唇,夜泽问道“怎么了?”

    我仰头看他,说道“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什么问题?”

    我看向张俊,继续道“我想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是有鬼的,李真当时跟我说,是他设计好了一切,而他之前来这里找过无头新娘,并且找到了无头新娘被封印的地方。要说他来找蒋家的宝藏,还有点儿可信,可是他竟是来找无头新娘的,我就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味儿。”

    “他或许本来就相信有鬼呢?”夜泽道。

    我道“或许是这样。但你们细想想,无头新娘一开始不过是个传说,没人相信它一定存在。可李真怎么就这么相信,无头新娘一定存在?”

    张俊推推眼镜“这个我可以解释。李真的太爷爷曾经是虞村的村民,恰好经历了那一事件,所以李真也就知道了。”

    原来如此,不过,怎么“太爷爷”这么多啊?

    回去的时候,我看见云毁坐在坟前,身前摊开的是那一副画,静默无言。

    “云先生……”

    “这幅画里画的就是她吧?”云毁的声音依旧沉静。

    我点头。

    “我想把这幅画送给她。”

    云毁的手轻轻一捏,这幅画就变成了无数的白色花瓣,似是无数的樱花花瓣,纷纷落在了坟茔上,如同那天阿锁婆婆下葬时的情景,那些白光又渐渐隐入泥土中消失……

    我靠在夜泽的身上,无声地抽泣起来。

    阿锁婆婆,你可看到了云毁为你铺就的樱花之祭?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2章 你是我在意的人-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