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68章 阿锁,我一直在等你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68章 阿锁,我一直在等你

    我心中充满了愧疚。

    夜泽上前打了云毁一拳“从头至尾,无头新娘想要对付的人都是你,不是娄姿!你搞清楚!”

    云毁握紧了拳头,他幻化出鞭子,狠狠抽打在樱花树上,同时他的身上也开始冒黑气,他满是自责地说道“对,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做错了。我不该让她住得离我那么远,是我没有保护好她……阿锁……”

    云毁,他在自残……

    气氛变得无比压抑,一直在设置法阵的张俊此时才过来,推了推眼镜“要制服无头新娘,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有办法?”云毁来到张俊面前,“快说!”

    张俊扫过我们三个人,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当初我太爷爷是将你的魂魄吸入长虹剑中,再用阿锁婆婆的鬼眼之力,镇住了无头新娘……”

    我寒毛竖起来了,我擦,他不是想要像他太爷爷一样也来挖我的眼珠子吧?

    张俊和云毁都看向我。夜泽挡在我面前,戾气斗升“阿俊,你敢动她一下,我就把你的两个眼珠子挖出来!”

    我轻轻拉了拉他“夜泽……”

    他回头,冷厉地道“把你眼珠子挖出来镇鬼,你想也不要想。你敢这么做,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我心头涌起无数的温暖,就冲着他这句话,就算此刻真把我眼珠子挖出来,我也乐意。

    “眼珠子不能挖……”张俊又一推眼镜,这次只是看着夜泽和云毁,“另一个办法就是,二位合体成一把剑,再以我的法阵,让无头喜娘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合体成一把剑?好吧,我更听清了两个字----“合体”。

    云毁和夜泽彼此看着,眼眸深处都是深深的厌恶之情。

    “他们两人合体,真的就能完全消灭无头新娘?”我关切地问。

    张俊回道“理论上是这样。他们两人从本质上说,也是厉鬼。用煞气制煞气。也就是以暴制暴,我想是可行的。当年我太爷爷的太爷爷就是用煞气封印了无头新娘。”

    这里交代一下,当年第一次封印无头新娘的高人就是张天师的太爷爷。也是张天师的太爷爷将云毁的魂魄放入樱花树中,以树灵养起灵魂。

    “这次本王可以帮你,你要牢记住欠本王的这个人情。”夜泽端出王爷的架子傲气十足地说。

    云毁抱拳行了个古代江湖揖礼“王爷大恩,云毁定铭记于心,他日必报。”

    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进入了“子时”23:00--1:00。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必须强打起精神,因为无头新娘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内的任何时间出现。但我猜,她更有可能是午夜12:00出现。据说,这个时间,人间的阴气是最浓烈的时候。

    我帮着张俊继续布置法阵,同时他给了我一个十字架,是保我不被厉鬼伤害的。我想,张俊刚要挖我眼睛,并不是他真想这么做,他的目的是要逼夜泽答应与云毁“合体”。显然,用我做钓饵,他成功了。

    我们严阵以待。但等了好久,都不见无头新娘出现,我的瞌睡虫便再也忍不住地犯了上来。我靠在樱花树上,眼前越来越模糊……

    迷迷糊糊中,看见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这一下就把我惊醒了!

    阿锁婆婆!不,是无头新娘!

    张俊、夜泽、云毁,皆是肃然以待,空气可怕得让人呼吸不过来。

    远处,阿锁婆婆的身影越来越近。因为阿锁婆婆上了年纪。所以无头新娘附身后,即使想要走快也走不快。此时,她极力挥舞着两只胳膊,就像努力往前爬的老乌龟,完全没了阿锁奶奶走路时的神韵与气质。

    无头新娘站在了我们不远处,用阿锁婆婆的那只右眼打量了我们一番“都到了。都到了好,不用我再费力一个个去找你们了。”她又把目光调转向张俊“你就是张妖道的孙子?”

    张俊一推眼镜,还客气地回答道“正是鄙下。”

    无头新娘大笑,却忽然像被噎住一般,顺了半天的气儿才缓过来。我看见云毁的脸上现出愤怒与担忧----他担忧阿锁婆婆的身体会被无头新娘整出什么问题吧?

    “可恨,他竟然死了!那我今日就要把你开膛破肚,为我的长柱报仇雪恨!”阴冷的风骤起,无头新娘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又开始挑衅云毁“云毁,你心爱的老女人现在就在我手里,你要是肯毁灭丹元,自我魂飞魄散的话,我可以放过她。这个老女人可口口声声说着,她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意拖累你啊!”

    云毁脸色紧绷,无头新娘手里滴溜溜地转着水果刀“我数一二三,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剁下她的左手。”无头新娘将刀尖对准了阿锁婆婆的左手手腕,“想好了吗?你是要保住你自己,还是要保住她这只手?”

    云毁龇目欲裂地盯着无头新娘,无头新娘念道“一、二、三……”

    手起刀落,我捂上了眼睛,云毁的声音响起“住手!”

    待我再睁开眼,看见阿锁婆婆的左手并没有被砍断,心中一松。同时又惊愕地看向云毁,难道他真想自毁丹元,让自己魂飞魄散?

    云毁走到了最前面,与无头新娘面对面“只要我魂飞魄散,你就放了阿锁?”

    “没错。”无头新娘拿刀在阿锁婆婆的手腕上来回磨着,很快就见了红。

    “云先生,不可!”我大喊,焦急地看向夜泽和张俊,这可和说的不一样啊!但他们并未动弹,也如同被无头新娘挟制了一般。

    “我愿意用自己来换取阿锁,你要说话算话。否则,他们都不会放过你。”云毁举起了手掌,又深情地注视着阿锁婆婆。

    这时,我注意到阿锁婆婆的手竟然抬起来,她眼中含泪地对着云毁大喊“不要!”

    “臭老太婆,你给我滚回去!”无头新娘阴鸷地喝道,“云毁,你还不动手?你再不了结自己,我就吞了她的灵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本来还“冷漠”站在一旁的夜泽忽然间就消失。紧接着,是无头新娘一声凄厉的叫唤!她就被夜泽从阿锁婆婆的身体里挤了出来!

    我这才看清了无头新娘的真身,是一个无头厉鬼!她还穿着新娘的嫁衣,手指很长。

    她后退了几步,还想朝着阿锁婆婆的身体继续扑过去,但她正好来到了张俊所布置的法阵中间。两条贴满符咒的绳子从两边的树上蹿出来,拴住了无头喜娘的胳膊,绑住了她的身体,悬空起来。符咒一生效,无头新娘的身体就开始冒黑烟,疼得她歇斯底里的尖叫。

    同时张俊一做法,一枚十字架就钉在了无头新娘的脚下。在她周围就出现一幅巨大的太极图。太极图闪闪发光,开始旋转起来。张俊念法越快,太极图转得也越快。光芒都集中道了十字架上。

    “开!”张俊一喝,就从十字架上冒出无数的光剑,纷纷扎入了无头新娘的身体里,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夜泽将阿锁婆婆带到我身边,之后他便离开了阿锁婆婆的身体。我扶着阿锁婆婆坐下,云毁匆匆赶来,他默默地望着阿锁婆婆,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随后抬起头来“阿锁,就交给你照顾了。”

    我点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阿锁婆婆。”

    云毁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起身离开。

    我抬头对夜泽说“你也小心。”

    他略点头,也转身离去。

    此时,无头新娘就像被逮住了野兽,任人宰割。

    张俊、夜泽、云毁各站在太极图一侧,夜泽与云毁彼此相看一眼,又都看向张俊。此时,在张俊面前出现一个旋转的十字架。云毁先化成一缕白光进入了十字架中,夜泽回头看了我一眼,化成一道黑光,也进入了十字架。

    张俊念动口诀,十字架不断延伸,顷刻之间变成了一把长剑。长剑落到了张俊的手中,他将长剑一挥“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他用长剑刺向无头新娘。我以为无头新娘也会像前两次一样渣渣地死去,谁知她都被缠得像粽子一样,浑身的气儿都泄没了,此刻又忽然大发神威。她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像是被吹起的气球,绑住她的符咒也开始紧绷。最后噼里啪啦全都断裂了,从那断头处冒出无数只手,朝着张俊袭来!

    我看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张俊挥舞着长剑,一次次斩断那些手,那些手又不断包围上来。有手抓住了张俊,接着又上来第二只手,将他攥了起来,似是要捏死他。他手中的长剑也落在了地上。

    我一看情况不妙,便从结界中跑出来,躲过一次次黑手,我扑到地上拿起了剑。一只手正好朝我袭来,剑自己就指挥着我的手砍了过去。我在剑身上看到了夜泽的脸,我大喜,又在剑的指挥下。连砍数只手。

    抬头看向张俊,他就像个破娃娃一样被甩来甩去。要怎么救张俊?

    因为有无数只手在抓我,我就跳进了太极图里,那些手触到太极图,就像触到电一样缩了回去。可能因为手太多了,那身体承受不住,开始左右摇晃。我一眼盯向她菊花,左右突击之间们,终于找到机会,将长剑插进了无头新娘的菊花里!

    那真是震天动地的一声嚎啊!

    我和剑都被震出了三米开外。无头新娘的两只手捂向了自己的菊花。而张俊还被无头新娘的两只手攥着,从我面前晃过,他很淡定地说“砍断她那两只手!”

    我擦,你先救救自己行不行?

    我又举起剑来,朝着无头新娘捂着菊花的两只手砍去,就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她那两只手。

    “啊!”无头新娘再次失控地尖叫起来。

    我捂着耳朵往后退,就见无头新娘身体乱颤,黑气乱冒,那些冒出来的手也化作黑云消失了。张俊平安无事地站在我面前,一推眼镜“那两只手才是她真正的手。”

    无头新娘又变回了原来的矮小模样,只是这次没了胳膊,两个胳膊的断臂处还不断冒着黑烟。

    “现在怎么办?”我横眼问张俊。

    他还在推他的破眼镜“我以符咒捆住她,你找机会再扎她的菊花。”

    还要扎菊花?

    “我觉得那里才是她的死穴。”张俊补充。

    张俊撒出无数符咒,那些符咒组成一个笼子罩住了无头新娘。张俊一念咒语,万符齐发,无头新娘又吱哇乱叫起来。张俊喝道“刺!”

    “你把它弄得这么密实,我都看不见她啦,我怎么知道哪里是她菊花?”我喊道。

    “随便刺!快!”张俊又喊道。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举起剑刺进了符咒笼子里,接着是一声惨叫,我以为自己刺中她时。符咒上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白心的影子!她的魂魄就像倒影一样来回波动着,充满乞求地对我说“别杀我……”

    “白心……”我连忙抽出剑,接着我的面前又出现了赵召、蒋华的影子,他们就像被贴在花灯上的纸人,随着符咒笼的转动不时的出现,都是哀求的神情“别杀我,别杀我……”

    我不敢再刺了。

    “你在干什么?”张俊大喊了一声,符咒笼再次爆裂,我和张俊都被震了出去。

    刹那间,飓风涌起。树木被连根拔起,我和张俊都被吹了起来,张俊一手抱住树,半路又截住了吹起的我,他抓着我的一只脚,我就像风筝一样在空中飞舞着。此时,我真的悔得肠子都青了。

    当风止住的时候,我和张俊都重重地摔在地上。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庞然大物!

    巨木人!

    无头新娘用树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巨人----身子是一根粗壮的老树,两条手臂和腿也都是由粗树组成。

    它抬起脚跺一跺地,都能把地震得摇摇晃晃。它一步就朝我和张俊踩过来,我被剑引着飞了出去。张俊也滚了出去。巨木人又一挥手臂,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樱花树直接被拍飞了。

    “阿锁婆婆!”当我看见依旧躺在结界里的阿锁婆婆,我大叫起来。巨木再次抬起木头腿,要朝阿锁婆婆砸过去!这要一木桩子掇下去,阿锁婆婆准会变成肉饼啊!

    一条绳子忽然蹿出来,拴住了那根巨大的木头脚,张俊用力往后拉着“快!”

    我迅速跑过去将阿锁婆婆拖了出来,那木头腿一晃动,就将张俊丢了出去。可就在这瞬间,张俊又甩出令一条绳子拴住了巨木人的一条木头胳膊。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却将两根绳子的另一端往樱花树干上拖。我将阿锁奶奶放到一边,也过来帮他系!

    巨木人一扬手臂,樱花树干就拖了起来,我和张俊也被拖着地走,浑身灼痛得我都想嗷嗷叫。我俩拼尽吃奶地劲儿,终于将绳子系在了樱花上。然后同时松手,巨木人再一挥手,树干就飞了起来,先是打断了它被系着绳子的“手臂”,接着又撞向它的腿。它就少了一只胳膊和腿,再也无法站立,砰的一声倒地。

    巨木人散架子了,又露出无头新娘的本体。这时张俊用血在自己身上画满了符咒,他看了我一眼,然后便义无反顾地扑向了无头新娘,无头新娘被符咒一刺激,浑身都开始颤抖,冒出丝丝黑气包裹住了张俊,几乎要将张俊吞入她的体内。

    我拿起剑来。手颤抖着,我不敢刺,我怕我会错手杀了张俊。可是,这时,我再不动手,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这时,我身边伸出一只温暖的手,我转头看到了阿锁婆婆!

    不,是阿锁婆婆的灵魂!

    她微笑地望着我“孩子,别怕,我们都会和你在一起。”

    说着,她也进入了剑中,此时剑身散发着柔软的白光。

    我再也没有迟疑,举起了长剑,一剑挥向了无头喜娘……

    我挥过剑之后,喘着气的望着无头新娘,她被我劈成了两半儿,身子还想往一处合,我又“啊啊啊啊”地乱劈一顿,无头新娘就被我剁成了肉馅。她身体一片片地往下落,但都在半空中化作了黑烟,消失不见了,唯空留她悲伤的声音“把头还给我……”

    张俊并没有受伤,他在无头新娘被我劈开的时候,就已经脱身了。

    四周又变得漆黑无比,我奔向了阿锁婆婆身边,我试了试她的鼻息----阿锁婆婆已经没有了呼吸。我难过地哭了起来“阿锁婆婆,阿锁婆婆……”

    “孩子,我在这儿。”阿锁婆婆慈祥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到了阿锁婆婆的鬼魂。我站起身来“婆婆。你快回去,快回去啊!”

    阿锁婆婆摇摇头“我已经死了,也要走了。”

    我泪流满面“婆婆,你不能走,你走了,云毁他怎么办?他会疯的!”

    我拉着张俊过来“阿俊,你想想办法让婆婆复活。她和云毁已经够可怜了,他们不能连死后都不能在一起啊!”

    张俊望着阿锁婆婆,阿锁婆婆面容安详“孩子,别哭了,都是因为我自私,他才因为我在这里又逗留了这么多年。他不属于这里,也应该忘记我,回到他的世界去。孩子,云毁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不要告诉他,我和他的过往。我不想,再看见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他啊,也该再找个姑娘相亲相爱,结婚生子。与她一起白头偕老……”

    阿锁婆婆摸了摸我的头发,我的眼泪大颗地落下来。

    阿锁婆婆又看了看长剑,她微笑着,心满意足……

    阿锁婆婆在我们面前一点点消失了,汇聚成无数的白光,再次进入了剑中,剑身周围环绕着一片白光,温暖、透亮,久久不曾消散……

    我扭过头,忍不住,再次哭泣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阿锁婆婆以自己的魂飞魄散,来消除云毁对她的记忆。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阿锁婆婆,无论以后云毁会在何处,你的爱都会伴随着他,永生永世都不会消灭……

    ……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我念完席慕蓉的一棵开花的树,合上书。再次看了一眼樱花盆景。

    它的叶子刚抽芽,焕发着新的生机。小小的叶子嫩绿嫩绿的,颜色很招人喜欢。

    我将它同黑玫瑰一起都放在了窗台上,倒也是格外的赏心悦目。

    无头新娘消失后,张俊背着阿锁婆婆的尸身,我们一起又返回了山上。那时包玥已经醒来,李真就像条疯狗一样乱喊乱叫,吓得她又哭起来。

    第二天,和蒋华他们约定好的人就过来接我们。我们先是让包玥跟着把唐元送到医院去,而我和张俊留下来等待警察。警察很快就到了。张俊和那些警察异常的熟络。去了公安局之后没多久,我们便平安地返回了城。李真则被羁押了起来。

    唐元送医院送得及时,断臂已经重新接上,包玥在医院照顾着他。

    那里,已经重新栽种了一颗樱花树。阿锁婆婆便被葬在樱花树下。我和张俊、包玥,送了阿锁婆婆最后一程。

    我们站在新落成的坟前,我望着坟后那棵小小的樱花树。

    想着,早晚有一天,它会长成参天大树,为阿锁婆婆遮风挡雨,为她开满一树樱花。她会在这里看日出、看樱花、看她所爱的人……

    那人会坐在树上对她低眉浅笑,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说,阿锁,我一直在等你。

    我和包玥打开袋子,将手中樱花花瓣撒落,任山风吹舞,任它们覆在那湿润的泥土上……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68章 阿锁,我一直在等你-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