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家棺人不好惹 -> 书目 -> 第65章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65章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我、唐元和张俊被当成了傻子,而他们耍着我们团团转,只是为了拍戏?!

    我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只为了拍戏,你们就把我们骗到这里来,精心策划了这一切!你们真是太过分了!现在唐元因为你们连胳膊都没了,你们要怎么赔偿他的损失!他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办?你们就算赔偿他一百亿,也换不回他的胳膊了!你们怎么能这么自私!”

    我用力推了一把包玥,忍不住哭出来,为这段时间遭受的恐惧,为唐元那么相信着自己的朋友。

    包玥也哭着喊道“我们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啊!白心变成了僵尸,赵召也死了,你以为我就不难受?!我现在都不知道要问谁,我该怎么办,我该逃到哪里去才能活下来!”

    现在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只能等夜泽把张俊找回来!

    一道手电筒光照过来,我心中又是一跳,回过头去,一个声音从手电筒后面传了过来“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

    是蒋华。

    “蒋华!”包玥一看到他就大哭起来。

    蒋华走了过来,我冲到他面前“张俊呢?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蒋华露出惊讶的神情“他还没有回来?你们没看见他?我们下山看了车,他说他担心你们,就先我一步回来了。他还没回来?”

    “包玥,你怎么了?”蒋华看到包玥哭得快要断气了,就想去看看她,我伸手挡在他面前,满是愤怒地盯着他“蒋华,你到现在就不要再接着演戏了!包玥把什么都告诉了我!”

    蒋华顿时就怒了,冲包玥咆哮道“包玥,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这时候把什么都告诉她,毁了我们大家的心血!”

    “心血?”我只觉得可笑,反手给了他一巴掌,蒋华狰狞着面容“娄姿,我是给你脸,才让你参与到我们的电影拍摄中,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多少人求着我给他们个镜头,你却白捡了这么大便宜,就兜着!你要是不想干了,现在就可以滚蛋!”

    我艹,我真是大开眼界了,没见过像蒋华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你也给我搞清楚,你的这什么破电影,我根本没兴趣参加,是你们把我们诓过来的!你现在睁眼看看,看看唐元因为你们的破电影,都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夺过他的手电筒,打在依旧不省人事的唐元身上。

    包玥哭着喊“蒋华,唐元的胳膊断了……白心死了,赵召也死了……”

    蒋华脸一白,他跑到包玥和唐元面前“这……这……唐元的胳膊怎么没了?”

    “我来告诉你。”我绷着脸说,“白心被无头新娘变成了僵尸,赵召就是被她活生生啃掉了脑袋。唐元的胳膊也是被僵尸咬断的。如果这就是你期待的惊悚电影,那我祝贺你,你的梦想成真了。”

    蒋华站了起来。伸手摸着兜,像是在找烟“这……这不可能……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也没有僵尸……这……这都是在拍戏,假的,假的……”

    “蒋华,现在不是在拍戏,白心真的死了,她被无头新娘控制了。我亲眼看着她把赵召的肉一片儿一片儿撕下来……”包玥说着就哭起来。

    “如果白心真被僵尸控制,赵召也是被她杀死的,你们怎么会没事?”蒋华忽然审视我们,脚步不禁往后退。

    “是娄姿她救了我们!她和张俊都不是普通人,他们都是能看见鬼的人!”

    蒋华盯着我“胡说道,你们都在胡说道……我当初就不该同意唐元带你们来!你和姓张的一进来就搅乱了我们所有的布局!现在你们又告诉我白心死了,赵召也死了,他们都是被无头新娘杀死的!我不信!不是我们在耍你们,是你和姓张的再耍弄我们大家!你们装神弄鬼,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包玥。你不要相信她!她才是骗子!”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真是个疯子!蒋华,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唐元他是你们的朋友,他始终相信着你们!他现在胳膊断了,你现在最好就把他背下山去,送他去医院!明天一早带着警察过来,孰是孰非,自有警察来判断!”

    “你不走吗?”云毁问我,我摇摇头“夜泽和张俊不走,我也不走。”

    虽然我也很想离开,可是我不能抛下他们一个人去逃命。而我更不想离开夜泽。

    “蒋华,我们就听她的话,我们快走吧!她说了,她子时还会出来的!到时我们就都没命了!”包玥将唐元放在一边,跑过来扯住蒋华的衣服哀求道。

    蒋华身体更是哆嗦得厉害,他看了一眼包玥“走不了了……我们都走不了了……”

    包玥像是想起什么,眼中显出绝望。砰的一声瘫在地上“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你们把车怎么了?!”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蒋华抹了一把脸“……为了营造效果,我们把车的轮胎都扎了,明天才会有车来接我们……”

    “你们……这是疯了,疯了!”我也陷入了绝望中。

    张俊说得还真没错,这次真的是我躲不过去的血光之灾了……难道我要坐等着被一个厉鬼害死吗?

    “你们去阿锁那里吧。”云毁说道,我惊诧地望着他,听他继续道,“阿锁就住在对面的山上,那里有驱鬼符咒和阵法,无头新娘是闯不进去的。记住,你们要在那里待到天亮,哪里也不要去,天亮之后就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他幻出一片樱花,樱花在夜空中发出微弱的光“这片花瓣儿还会带着你们找到阿锁的家。”

    “云先生。你呢?”我担忧地说,“无头新娘说了,她子时还会来找你,你跟我们一起去阿锁家吧。等夜泽找到阿俊,我们再商量怎么消灭她。”

    云毁望着我,又露出苦笑“我若是能离开这里,怎么又会让阿锁翻山越岭地来看我?”

    我一惊。

    云毁负手望着黑漆漆的天空说“其实,我跟夜泽一样是个鬼,他尚且能自由活动,而我却不能,因为我是个地缚灵。我的灵魂被拘在了这棵树里,除了这里,我哪儿也不能去。”

    在一些漫画里,我看到过有关地缚灵的故事。说地缚灵是人过世后,因为余愿未了或有所怨恨,导致灵魂被困缚在断气之地,无法离开。但是,云毁深知夜泽的过去,他应该和夜泽同是南晋人,不可能死在这棵树下。为何,他就成了无法离开这里的地缚灵?

    但现在已经没时间问这么多了,我只能对云毁说谢谢,提醒他小心。

    “云毁让我们去找阿锁婆婆,她那里能保护我们。”我郑重其事地对包玥和蒋华说,又把目光转向蒋华,“蒋华,你要想活命,就把唐元背起来,和我们一起走。你要是不愿意,你就留在这儿。”

    “云毁,就是刚才和你说的话人?”包玥一听我们“有救了”立刻就振奋起来,她看向我身后,似乎在找云毁。

    “嗯,他是这棵树的树灵。当初无头新娘就是他和阿锁婆婆联手封印的。别多问了,赶紧走吧。”我催促包玥道,包玥朝着樱花树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树灵先生。”

    蒋华终于不再发疯,他老老实实背起了唐元。

    离开之时,我问云毁,他可有要我带给阿锁婆婆的话。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漫天的樱花下看到云毁,他白袍似仙,眉目柔和,一头银发随着山风舞动,无法说出来的震撼人心。

    我心里蓦然生出一种窒息感,几乎都要顶出心肺。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云毁,这是你对阿锁婆婆的最后遗言吗?

    我和包玥在后面扶着唐元,渐渐离樱花树越来越远,我再次回头看向樱花树,云毁依旧站在那里,我的眼睛酸涩了,我回过头来,不让自己哭出来。

    山路崎岖,我们走了很久,好像看不到边际一样。那瓣樱花却始终在我们前面飘着,就像指引我们回家的温暖的灯。

    也不知爬了多久,包玥忽然指着前面兴奋地喊“你们看,前面有光!”

    前面隐隐约约有亮光在闪烁,我们加快了步伐。

    是烛光!黑暗中阿锁婆婆端着一只蜡烛站在不远处,慈祥的声音顺着夏日的晚风吹佛了过来“是我白天碰到的那位姑娘吗?”

    “婆婆,是我。”我应道,同时惊奇阿锁婆婆竟然知道我来了。

    “哦呵呵,慢点儿,慢点儿,路不好走,小心脚下。”阿锁婆婆叮嘱我们道。

    我们终于上去了,阿锁婆婆拄着拐杖,在前面为我们带路“前面就是我家,我给你们照着点儿亮,看着脚下。”

    包玥和蒋华看到阿锁婆婆都怔了怔,大概是因为阿锁婆婆那张被毁容的脸吧。

    我们进了屋,蒋华将唐元放在了炕上。

    我环视四周,屋子里即使点了蜡烛,也都黑漆漆的。阿锁婆婆去里屋给我们倒水了。

    “她就是阿锁婆婆?”包玥小声问,我点点头。

    “这里真能保护我们一直到天亮吗?”蒋华环视一圈,用不信任的语气冲我说,“就凭这么个……连电都没有的茅草屋、一个瞎了眼的老太太?”

    “蒋华,请你放尊重!你不愿意待在这里,可以马上下山去,我们没人会拦你!”我发火道。

    我现在真是厌恶极了这个人,朋友接二连三的死去,唐元更因为他才没了胳膊,他竟没感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好心救他,还反被他诬陷、质疑。

    包玥对蒋华道“我相信娄姿。多亏了她,我和唐元才保住了命。我也相信,只要待在这里,我们就是安全的!我现在只祈祷快点儿天亮,让咱们能马上离开这里。这里太可怕了。”她说着合十双手,祈祷起来。

    “什么都是你们说的,我又没亲眼看见。”蒋华嘟囔了一句,却始终不敢滚出去。

    我心中冷笑,这个蒋华不过是个只会说大话的懦夫!

    “来,喝水。”阿锁婆婆的声音忽然在蒋华身后响起,把他吓得不轻。

    我讥诮的一笑,接过阿锁婆婆手里的暖壶“婆婆,我来吧。”

    此时,我才感觉到又渴又饿,在经历了这一天的惊吓后,我还没怎么吃过东西。但我也不好意思向阿锁婆婆要吃的,蒋华却不客气,喝完水之后,直接开口向阿锁婆婆索要吃的。阿锁婆婆连忙说,她现在就去给我们做。

    我们怎么好意思劳烦这么大岁数的阿锁婆婆给我们做饭,所以在阿锁婆婆的指引下,我和包玥摸进了厨房,简单地做了一些,填饱了肚子。

    我扶着阿锁婆婆坐下,好奇地问道“婆婆,你怎么知道来人了?还知道是我来了?”

    阿锁婆婆慈祥地笑了笑,那半张完好的脸都似染上了一层笑意。我想,阿锁婆婆年前时一定美极了。因为她的眼睛很漂亮,让我想起了纯洁的水晶。

    她拉着我来到了屋外,指了指屋外的一棵树“那上面有个铃铛,云毁栖息的那棵树也有个铃铛,是当年张天师为了对付无头新娘设置的。早些时候还能像电话机一样通话哩,但现在是不能了。后来呀,无头新娘被封印,这铃铛就成了我和云毁两个人的秘密信号。如果他遇到迷路或遇到麻烦的人,就会通过铃铛,把信号送到我这里来。我呢,就会去帮助他们。”

    阿锁婆婆边回忆,脸上边露出幸福的微笑,又抬头看着树“但我老了之后,他就没再摇响过铃铛。这个老家伙,一定是认为我腿脚不好,走不动了。这还是这么多年后,它第一次响起呢。你知道我怎么知道是你要来,嗨,这没什么神奇的,是我的感觉。白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我们还会有缘再见的。你瞧,这不又见面了吗?”

    “婆婆……”我怎么忍心告诉她,无头新娘又出来祸害人了,还有云毁让我带给她的话。

    “你能看见云毁吧?”阿锁婆婆又问。

    我“嗯”了一声。

    “那你能跟我这个老太婆婆说说,他现在长什么样吗?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他了,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子。”

    我鼻子酸酸的“他……有一头很长的银发,一对很温柔的眼睛,皮肤很白,穿着一件白色的袍子……”

    我为阿锁婆婆描述着云毁的长相,阿锁婆婆握着我的手,轻轻地拍着,应和着“对,他就是这样”、“什么银发,要我说他就是个白毛鬼,我当初见到他时,还以为他是个老爷爷”……

    “婆婆……”我眼角干涩,婆婆用力拍拍我的手“姑娘,你就不用瞒着我这个老太婆了,我知道无头新娘又出来作祟了,你们那位断臂的朋友的胳膊就是被她咬掉的吧?”

    我低下头道“是的,婆婆。无头新娘又出现了。我们已经有两个同伴被她杀死了。我们不光连累了云先生,现在还跑来婆婆这里寻找庇佑,我们也连累了婆婆。婆婆,对不起。”

    阿锁婆婆将我搂进怀中,轻轻拍了怕我的头“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是我们和无头新娘的一段孽缘,我和云毁都知道张天师的封印是困不了她多久的,所以我们也一直在等待这一天。希望在有生之年等来张家的后人,再把无头新娘一起除掉。”

    我擦擦眼泪,连忙说“婆婆,有个跟我一起来的人叫张俊,云毁说他就是张天师的后人。夜泽已经去找他了,只要找到他,我们就一定能除掉无头新娘。”

    “你说得是真的,张天师的后人来了?”阿锁婆婆也是很惊喜,我连忙说对。阿锁婆婆苍老的手颤抖起来“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张天师的后人把无头新娘除掉,我就心满意足了,心满意足了。”

    我沉默良久,才开口说话“婆婆,云毁让我给您带句话。”

    “云毁,他说了什么?”阿锁婆婆握紧了我的手,我悲伤地望着他,“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阿锁婆婆默念着这句话,忽然身形摇了摇,似要摔倒,我连忙扶住了她“婆婆!”

    阿锁婆婆闭着眼长叹一声“他这是在跟我告别啊!”她捂住了眼睛,无声抽泣起来,我搂紧了阿锁婆婆,眼泪也不知不觉落了下来“无头新娘说,她会在子时来找云先生报仇。婆婆,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云毁有事的。我现在下山就去找张俊!”

    阿锁婆婆却拉住了我“不能,你哪里也不能去!你们既然是云毁交给我的,我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也会保护你们!”她又像自我安慰,“云毁那里有张家后人,他不会有事的。”

    婆婆拉着我坐下,我替她擦干眼泪,她嘶哑着声音问“你想不想听听我和云毁的故事?”

    我点头,她叹了口气“我和他的事,已经埋在我心里六十年了。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和他的事,眼看我就要行将就木了。我死了是一了百了,若有来生,我也会忘记前尘往事,忘记他……可是他却还要被束缚在那棵树上,守着一段无望的感情数年数年孤独寂寞下去……姑娘……我不忍心啊……我不忍心老天这样对他……”

    “婆婆……”

    阿锁婆婆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于是一幅幅情景在我面前展开了----

    那时的阿锁花样年华,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她是一个女子学校的学生。当时日本投降后。没过一年,内战就爆发了。阿锁跟着同学进行了几次游行,把她的父亲气得半死,于是就让人把她送去一个远方表亲家----虞村的蒋家。因为蒋家二儿子是她父亲提拔的,所以蒋家人对她很好,也没有过多的拘束她。

    阿锁初到蒋家,便感觉蒋家给人一种阴嗖嗖的不适感。这个老宅,实在让她喜欢不来。虽然她不信有鬼,但还是她拿出胸前挂着的佛牌给自己壮胆。这个佛牌自她有记忆起,就一直戴在脖子上,片刻不曾离身。这也是她过世的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信物----经由十一位德高望重的法师不眠不休做道场七天七夜开光的佛牌,据说能挡灾除恶。

    阿锁在蒋家很是自由,而蒋宅就像充满无数个秘密的地方,吸引着她去探索。在蒋家有个神秘院落,常年大门紧闭,挂着大锁。阿锁问蒋家人那里是什么地方,蒋家人都支支吾吾的。还嘱咐她不要再问,也不要再靠近那里。

    阿锁实在是好奇得紧,而蒋家小姐----她表姐也很好奇,一次,两人偷了钥匙,将那扇紧紧闭合的门打开,尘土迎面而来,呛得她们直咳嗽。

    可当尘土飞去,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她和蒋家小姐吓得大叫起来。因为整个院子,包括房间的窗户和门上,都贴满了符咒。她们壮着胆子进去,推开了门,更是吓了一跳----屋里挂满了白布,白布飘开,露出一座灵堂,灵堂前放置着一口棺木,棺材也同样贴满了符咒。蒋家小姐说,牌位上写的名字是她太爷爷的独子。她太爷爷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但生下来就是个痴儿,年纪轻轻就早夭了。太爷爷因为承受不起打击,也去世了。她的爷爷是太奶奶从远方亲戚家过继来的。

    她们推开棺木,发现里面竟然是一颗用桃木剑刺穿的骷髅头!

    她们吓得尖叫起来,这时阿锁脖子上所戴的佛牌忽然掉落到地上,摔成了两半儿。两人看着摔碎的佛牌,更是惊惧不已。阿锁弯下身去摸佛牌,这个佛牌跟了她十七年都没事情,今天竟然碎了!她又是恐惧又是心痛,毕竟这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就在这时,阿锁的左眼剧痛起来,活像有虫子在眼球里生钻一样。她疼得捂住了眼睛。

    随后,她们被管家发现,她和表姐被蒋家大爷罚跪祠堂,还禁足了好一段日子。

    自从去过禁院,佛牌莫名其妙碎了以后,阿锁就感觉自己的左眼与往日不太一样了。明明是两个眼睛都在看世界,给她的感觉却截然相反----右眼看到的是正常的世界,左眼却看到的是很多奇奇怪怪的人。那些人时而出现,时而消失得无影无踪。时而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们的饭桌上,时而蹲在某个房间的阴暗角落----可是,除了她,没有人能再看到这些奇怪的影子----闭上左眼,她就再也看不到他们;闭上右眼,则是让她好奇又害怕的世界。

    阿锁隐约明白了这个佛牌对她的意义----但她想尽了办法,也无法再修补佛牌。她心中感到烦闷,便出去散心,时值七月,天气炎热,百无聊赖之时,她看到一颗开在山坡上的树。她便沿着田间小路飞奔了上去,一看,竟是一株开满了花的樱花树。

    七月樱花开,这让她很吃惊。更让她吃惊的是,有个人背对着她坐在树上,眺望远方。那人有一头白发,她初时以为是个老爷爷。心中嘀咕,年纪都这么大了,还爬到树上去,这爷爷也太调皮了点儿。

    她站在树下喊道“先生,那里很危险,请你快下来。”

    “老爷爷”听到声音转过头来,那一刻,阿锁觉得她好像看到了神话里的神仙。

    她也意识到,他根本不是什么老爷爷,而是个俊秀的青年。

    神仙帅气地转了个身,边面对她而坐,枝头的樱花被他压得纷纷落下,映亮了他的面容,也映亮了他的心。

    “姑娘,你是在叫在下吗?”神仙眉眼柔和地问道。

    阿锁一下就脸红了。

    那是她和云毁第一次见面。

    云毁落到了她面前,阿锁只觉心跳如鼓,但她又忍不住打量起云毁来。云毁也打量着她“小姑娘,你在看什么?”

    阿锁大着胆子说“谁叫你也在看我啊。

    云毁弯唇一笑,眨眼间又翻到了树上,极为舒服地躺在树上,树枝竟没有被他压折。他躺在樱花从中,宛若躺在云彩上面,让她很是羡慕。

    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她每天都来樱花树下,每天都能看到他或坐或躺在樱花树上,眺望远方。他似乎并不介意她的来去,而她就抱着书坐在树下,不时看看书,不时看看他,有时连午饭都在樱花树下解决。

    “喂,小丫头……”有天,他终于发声了。

    她抬起头,用一双明净的眼睛望着他,不高兴地纠正道“我有名字,我叫阿锁。”

    “阿锁……”他神情中有一种落寞,“你的名字跟她很像呢。”

    阿锁只觉他所说的“她”是个女子。

    云毁落下树来,有趣地看着她“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竟敢一个人来这里。”

    阿锁不明所以,他抬头看看满树的樱花“没有听过那个传说吗?”

    后来她问了表姐,表姐听说村外的那棵开花的樱花树之后,脸色就吓得不轻。在她的再三追问下,表姐才说起了一段关于蒋家的秘辛。阿锁第一次听到了无头新娘和樱花树的故事。表姐说,无头新娘在没有被封印之前,她和她生前的相好在死后化为一对厉鬼回到虞村兴风作浪,不仅让她太爷爷的那一支彻底断了后,而且还祸害别人家的新娘,吸食他们的魂魄,成为更邪恶的厉鬼,还把她们的脑袋咬掉挂在樱花树上。从此,那棵樱花树就成了邪恶的化身。每当樱花开时,便是无头新娘害人之时。

    后来,太奶奶请来高人来收服无头新娘。这个高人将无头新娘和她相好擒住后,就封印在她死去的傻儿子的头骨里。据说,那痴儿的头骨有更大的煞气,可以压制住无头新娘和她相好。这之后,蒋家和虞村才获得了平静。

    阿锁那时才明白,她和表姐闯入的禁地是哪里了,就是封印无头新娘的地方!

    因为无头新娘,关于那棵樱花树就流传下来一段骇人听闻的传言----七月樱花开满头,不是他家就是你家死。

    太奶奶本想将樱花树铲除,但高人说,这棵樱花树乃是有灵性之树。有它在,虞村才得已平安,一旦樱花树没了,只怕虞村会有灭顶之灾。所以村里的人都对那棵樱花树又敬畏又恐惧。平时,也更没有人敢靠近它。

    如今樱花树又开,又要死人的传言在村里早已悄悄蔓延开来。所有表姐再次嘱咐阿锁,千万不要靠近樱花树,以免招致不幸。

    阿锁一夜辗转反侧,想着表姐的话,想着那个躺在树上的美神仙。就连梦中,都是他的样子。

    第二日,阿锁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又跑到了樱花下。云毁正站在树边看日出,喷薄而出的红日染红天空,射出万丈光芒,照在他身上,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阿锁在他身后喘着粗气,云毁转身望着她,默默不语。

    “我知道了那个传说。”她抬起身,因为跑得急,白净的脸上染上红晕,就像云毁刚刚看到的红日,煞是漂亮。

    “所以呢?”他瞧着她,问。

    “所以我不怕你!”她对他道。

    云毁扶住树,依旧看着她“可我并不是人,我也是鬼。”

    阿锁其实已经隐约猜到他不是人了,因为他整日整日待在这里,不吃也不喝,只是睡啊睡。睡累了,就望着远处发呆。和她最近见过的那些奇怪的影子很像。

    可是听到他亲口说自己是鬼,阿锁还是有点儿害怕了。尤其,是在她听到表姐讲了关于无头新娘的事。

    “怕了,以后就不要来了。”云毁消失了,他却没看到阿锁眼中的泪花。

    但是,当又一个日出之时,云毁发现,阿锁又来了。

    两人还是如之前一样对视着,阿锁这次用行动告诉了他----她又像往常一样坐在了樱花树下,同他一起观赏着日出、日落。

    后来。阿锁才知道,云毁是在无头新娘被封印后才寄魂魄于樱花树上。樱花的开放完全是因为他无聊之为,与无头新娘并无干系。阿锁甚是无语,若是虞村的乡民知道这只是某人的恶作剧,不知道会不会惹得众怒,继而群起而攻之,拿着斧头来把这棵樱花树砍成柴火呢?

    总之,从她又一次出现之后,她就和云毁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虽然她不能接触到云毁,也不清楚为什么能看见他,但她却无比喜欢在云毁身边的感觉。这个男人温柔、细腻,常常用樱花变幻出一些小玩意来讨她欢心。

    阿锁婆婆说,那一段日子是她最快乐、最幸福的时间,而在那段时间发生的点点滴滴成了她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支撑着她从一个美丽的姑娘变成了一个鹤发老人。它们如同酿造的美酒,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发无味,却是越发的香醇、诱人。

    七月十五。中元节,也就是所的“鬼节”,因为传说在鬼节,阎王会放出地府的鬼魂到阳间来享受人们的供祭,所以中元节前后人间阴气极重。

    大概是因为樱花树又开的原因,蒋家比以往都更重视这一天。所以七天之前就请来法师做道场。阿锁亲眼看见那些和尚被带进了那座禁院中,于是蒋家那一段时间都漂浮着木鱼声和念经声。

    最让阿锁郁闷的是,就连云毁寄身的樱花树也围了一圈念经的和尚。她挤在人群中,看到那些和尚闭眼念着法事,这让她很是担心云毁,怕云毁被“超度”了。当一片樱花花瓣不偏不倚地落到她眼前时,阿锁抬眼又看到那一袭如雪白衣。

    她笑了。

    云毁就坐在高高的枝头,宛若坐在床上,两只脚搭在树枝上,身子靠着树干。模样,别说有多悠闲自在。

    云毁轻飘飘落到了她面前,她对他说“我还担心你会被超度了呢。”

    “我是鬼,被超度不是很正常么?也许,我会马上被超度。”云毁望着那群念经的和尚,语气中有一种别样情愫。这让阿锁心中一紧,她忽而脸色绯红地如蚊蚋一般低声说“你为了我,不能不被超度吗?”

    云毁望着她,她抬眸极快地说着“对,我就是不希望你被超度,我就是不希望你离开!”

    风起,花舞,蔓地芳香。

    是谁拨乱了你的心扉,又是谁让你的心儿乱跳,究竟是谁搅乱了这一池春水?

    这天村里来了一个老道,六十左右,头发半白,正在化缘。阿锁向来敬重鬼神,如今知道世上真有鬼后,便对和尚、道士存了一定的敬畏之心。她便将道士请到蒋家外面,从蒋家拿了水和一些馍馍出来赠与道士吃。

    道士谢过她之后,问道,她是否是蒋家的人。阿锁说自己只是蒋家的一个远方亲戚,暂居在蒋家。道士看了她一会儿,又望了望蒋家,只摇头叹息一声,随后将一个护身符送给了她,算是报答她的赠饭之恩。道士转身离去。

    阿锁拿着护身符,转身望向蒋家大宅,只觉得此时的蒋家比之前更多了一些阴冷之气。之后又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子从她面前穿墙而过,进入了蒋家,随后消失不见了----这几天,她都不知道看到多少个了。

    蒋家在举办道场,是在超度这些“奇怪的影子”吧?

    蒋家上下虽然要忙着祭祖、上坟,但与阿锁并不多大干系。所以,她想做出一盏河灯,打算明天晚上的时候拿给云毁看。还要与他一起放孔明灯。

    将近子时,她才停了下来,一盏河灯粗具模型。阿锁拿着它欣赏了一会儿,越发爱不释手。

    阿锁此时还没有什么困意,她走出房间仰望天空。只见蒋家的上空,乌云密布,像是画家用最最浓重的色彩涂抹出来的,压得人喘过气来。她又拿出道士送给她的护身符,还是将它在挂在了脖子上----有总比没有好。

    她在院子里来回走荡时,便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走廊里,透过挂着的红灯笼,她竟看到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

    难道又是“影子”?

    不对!是表姐!

    阿锁认出那人,竟是自己的表姐。她怎么大晚上穿着红嫁衣出来了?

    阿锁欲开口叫她,却发现表姐径直走远了。阿锁觉得很奇怪,不知道表姐要去哪里,她便跟在表姐身后,一直跟她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有着比蒋家其他地方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她一下就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禁院。

    表姐一个人大半夜的来禁院做什么?

    阿锁看见表姐打开了禁院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阿锁也偷偷跟着进去了。自从上次来过这里后,她便对这里很是惧怕,平时也都离这里远远的,不敢再来。

    此时,表姐打开了房门,依旧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走了进去。

    表姐和她一样,自从上次来过之后,就对这里谈即色变。所以,此时表姐的行为更加让她困惑。

    可是,更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阿锁终于按捺不住,出声唤表姐时,她只感到院子里忽然变得更加阴诡。

    她转身,赫然看到院子里不知何时站满了“奇怪的影子”!还有更多“影子”穿过院墙进来,站在某一个地方就不动了!目光如同朝圣一般望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房间!

    阿锁模糊地辨认出,不少“影子”是她曾经看到的进入蒋家的影子!

    他们没有被超度?他们为何聚集在这里?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阿锁的心头,阿锁转过身,在跳跃的烛光中,她看见表姐站在那口棺材前,棺材已经被推开。而表姐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刀,刀光闪过,表姐的手腕便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如水一般滴进了棺材里!

    “表姐!”阿锁喊了一声,表姐却毫无反应。

    忽然,棺材咯吱咯吱响动起来,棺材板像要四分五裂了一般!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65章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我家棺人不好惹》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不知流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