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71章:凶村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71章:凶村

    那人话音刚落,我心头的暴躁情绪就再也压抑不住了,如果他只是说我的话,那我还可以忍,但他现在说到龙峰了,说整个龙峰都是废物,虽然他没有明确的指出来,但我可以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他意指我师父。

    首先他说了我是废物,然后再说了叶剑一的事情,说叶剑一害死了一个长老,这时候我心头暴躁的情绪已经开始无法压抑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大师兄之前和我说的,强行将自己心头的暴戾气息压了下来,不停的念着静心神咒。

    我很清楚,影响我的这股子暴戾情绪应该就是小佛爷带来的,之前我跟他做过一次交易,他说过他是我心里最深处的恶,用师父和大师兄的话来说,就是心魔,所以即使这时候我很恼火,但也绝对不能让心魔的情绪占据上风。

    “师兄,他好像是不理我们啊。”有人发现了我的样子,开口提醒道。

    道杰笑了笑,开口说道,“自然如此,打他又打不过我们,也怪他自己,如果不是刚入门就克死了自己的师父,现在的他何至于此。”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直接一把抓住了道杰的领子,直接把他给提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冷声哼道,“闭嘴!难道你师父没教过你尊师重道吗?我是你的师叔!”

    “师叔?”道杰冷笑一声,“我没有你这么废物的师叔!”

    话音刚落,道杰就想要挣扎开来,却发现自己被我的手死死的箍住,根本就动弹不得,他也急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帮忙松开啊!”

    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旁边那几个蠢蠢欲动的人,体内刚通的小周天开始迅速的徘徊起来,一股热气蒸腾起来,将这几个人全都吹散开来。

    “这,这小子开辟小周天了!”有一个人开口说道。

    被我拽在手里的道杰也慌了,“不,这不可能,他不是刚入门没多久吗?怎么能开辟小周天呢?”

    我冷笑一声,开口说道,“收回你刚才说的话,否则……”

    “否则怎么样?”忽然从我的背后传来一道冷哼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背上就传来了一股巨力,直接把我给踹飞了出去。

    “师父!”因为我猛地飞出去的缘故,手里拽着的道杰也恢复了自由,连忙开口说道。

    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那是一个穿着紫色唐装,三十岁上下的青年,青年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以大欺小,成何体统,既然你师父死了,作为师兄的我,就好好帮他管教管教你!”

    以大欺小?

    我心头忽然笑了起来,我是被欺负的那个好吗?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那个青年,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我师父来管教我?”

    “什么资格?”青年冷笑了一声,“你居然问我有什么资格?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资格管教你!”

    话音刚落,他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我连忙运动那股子热气在自己的小周天运转起来。

    “通了个小周天罢了,真以为自己无敌了,给我镇!”青年对着我往下压了压手掌,只是这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热气运转变慢了无数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青年直接上来,一个猛地鞭腿干净利落的把我给扫飞了出去。

    还没等我爬起来,青年一脚踩到了我的脸上,直接把我整个人给踩在了地上,冷笑了一声,“现在你告诉我,我有没有资格管教你!”

    “没有!”我死死的咬着牙,这回我全明白了,终于知道道杰为什么辈分比我低,却还是敢来和我做对的原因,因为他背后有自己的师父。

    这次的事情,如果说背后没有这个人在指使,真的是打死我都不信!

    就在我无比愤怒的时候,我腰间的小鼓震动了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红药从我腰间的小鼓里面冲了出来,那粉雕玉琢的脸颊此刻也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欺负哥哥,你是坏人!”

    话音刚落,红药直接一爪子抓在了青年的身上,只是一下,就直接在青年的身上抓出了一道黑痕,青年惨叫一声,急忙推开,皱着眉头看着红药,“没想到,你居然还养了一头鬼!既然如此,我便连你的鬼一起镇了!”

    话音刚落,青年的手指开始翻动起让人眼花缭乱的手印,口中也同样念念有词,“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念到这的时候,将自己双手的小拇指和食指放在中指和无名指中,双手合并,对着红药猛地一指,“急急如律令,镇!”

    我能够感觉到一股浩然正气朝着红药席卷而去,心头大叫不好,果不其然,红药的身上因为这股子浩然正气的缘故,开始冒着青烟,不停的惨叫起来。

    想要收回红药,却发现红药被那股子浩然正气死死的束缚住,根本松不开。

    “区区鬼魅,也敢伤我,今日我张龙屏要让你魂飞魄散!”张龙屏冷声哼了一句,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张黄符,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张黄符,我就开始心惊肉跳起来。

    “住手!”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试图阻止张龙屏,张龙屏却只是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晚了!”

    “住手啊!”我大吼了一声,一把朝着张龙屏手上的黄符抓去。

    “凭你也想要拦我?”张龙屏轻声一笑,就想要一掌把我拍飞,但这一掌下去,却好像拍到了一块重达千斤的石头,根本就拍不动,张龙屏心头一惊,转头去看的时候,只看到那一头白发所覆盖下的一双宛若被惹怒了的狼崽子一般的眼眸。

    此刻那股子疯狂暴戾的气息已经布满了我的心神,我就好像是疯了一样,直接一手抓在了张龙屏的脖子上,把他给提了起来,喉咙里面散发出来的声音就好像是地狱里面传来的一般,“我让你住手,没有听到吗?”

    “废物!”张龙屏还想要还手,直接被我给一把甩飞了出去,用力的砸在一块石碑上,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吐了出来,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而我则快速的冲到了红药的面前,伸出手去将围绕着她的那股子浩然正气给打散屌,看着脸色苍白,身体看起来已经有些半透明的红药,我的内心无比的痛楚,我连忙开口说道,“有事吗?”

    “哥哥,他们都是坏人,都欺负哥哥和红药,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啊。”红药哭丧着脸开口说道。

    我怔了怔,整个人的暴戾情绪忽然消散一空,我伸出手去擦了擦红药眼角的泪水,轻声笑着开口说道,“不能离开这里哦。”

    “为什么啊?”红药很是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哪怕这里有很多坏人,他们都欺负哥哥和红药,但这里是哥哥的家啊。”我轻声笑了起来。

    红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张龙屏也爬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开口吼道,“废物,你敢这么对我?我要你死!”

    与此同时,那一直紧闭着的大门忽然打了开来,一股清风从那道观之中吹了出来,原本还很狰狞的张龙屏脸色瞬间恢复正常,对着大门的方向弯腰俯首。

    我转过头去一看,就看到大师兄和玉阳师伯正从里面走出来。

    玉阳师伯出来后看到现场如此狼狈,眉头也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想开口说话,那道杰就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师祖,是这样的,弟子方才有些修行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一下龙心师叔,也不知道那句话惹了龙心师叔不开心,他便直接对弟子出手,差点打死弟子,还好师父来的快,救了弟子一命,但龙心师叔却好像是发了疯似得,刚才居然连我师父都想要一起杀掉,你看,我师父都被他给打出血来了。”

    我怔了怔,虽然道杰说的话算是概括了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但他却把不利于自己的地方全都晃了过去,而那些有利于他自己的地方,却又着重去讲。

    玉阳师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张龙屏,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开口说道,“你刚才对道杰出手了?”

    “是,但……”我刚想开口解释,但玉阳师伯却根本不听我的解释,而是继续开口说道,“龙屏过来救道杰,你也对他出手了,甚至把他打出血了?”

    “是……”我低下了脑袋,心里很清楚玉阳师伯的态度了。

    他分明就是偏向虎峰的人,不管怎么做,我都是错的,我总算知道大师兄刚才让我忍着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在这里,本身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之前师父在的话,可能大师兄他们还好过一些,现在师父走了,也就是说,我们龙峰根本就是如同虚设。

    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拥有话语权!

    就是现在,就在这里。

    玉阳师伯给我上了第一课,把这个概念死死的扎入了我的心中,开始生根发芽起来。

    “真是大逆不道。”玉阳师伯冷哼一声,“看来是龙峰让你过的太安逸了,既然你已经开辟小周天了,那就给你忙碌忙碌,三天后你和你的龙灵师姐一起跟着龙屏去河北吧。”

    “这,师伯,小师弟他刚突破小周天,门派内的道术,还有一些自保之术都不甚了解,这就去出任务,太危险了啊,要不让我代替他去吧!”大师兄连忙开口说道。

    “不会啊,我看他打自己同门师兄弟和晚辈的时候挺厉害的啊。”玉阳师伯却笑了笑,转过头来看着大师兄,“再说了,你也有责任,管教不力,回头我有其他任务交给你。”

    大师兄张了张嘴,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了。

    玉阳师伯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不要以为自己突破了,就目空一切,小子,你还早着呢。”

    我不知道玉阳师伯哪里来的对我这么大的意见,但说实话,看到我和大师兄两个人都被处罚了,而事情的罪魁祸首张道杰和张龙屏两个人却没有任何的出发,我心里也有些不忿,凭什么,被欺负的人明明就是我,凭什么最后处罚的人还是我?

    这时候大师兄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说道,“走吧。”

    我怔了怔,“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做错事就要认,挨打就要站着,走!”大师兄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我虽然心里很是不甘,但大师兄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跟着大师兄一块儿离开了。

    刚转身,张龙屏的声音就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师弟,三天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到时候还请多多指教。”

    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嘲讽还有玩味。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不忿,跟着大师兄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着。

    等离开了虎峰,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大师兄,是他们欺人太甚!”

    大师兄开口说道,“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我怔了怔。

    “师父走了,以后的事情只能靠我们自己,玉阳师伯是虎峰的人,所以不会偏袒我们龙峰,我们想要有话语权,就只能变得更强,我们,只能靠自己。”大师兄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不甘,“所以,你心中如果不开心那就忍着,你也只能忍着。”

    我怔了怔,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开口说道,“那我们就这么一直被欺负下去?”

    “忍。”大师兄开口说道,“这里是张家,我们都是张家人,一日为张家人,终身为张家人,自己家的人,哪怕再坏,也不能有怨言。”

    我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了。

    回到龙峰后,我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就在这时候,我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我转过头去看了下,是龙灵师姐,她冷冰冰的看着我,开口说道,“你在虎峰被欺负了?”

    我怔了怔,然后点了点头。

    “废物,我们龙峰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连带着大师兄都被你连累了。”龙灵师姐留下一句话后,直接把门给关了。

    我怔了怔,不知道龙灵师姐这忽然过来是什么意思,就为了骂我一句废物?

    吃完饭的时候,龙灵师姐的脸色一直不太好,吃完后就直接回自己房间了,大师兄看到这样子也苦涩的笑了笑,也跟我说起来关于这一次去河北的事情来。

    毕竟我马上要跟着龙灵师姐一起去出任务,去之前还是得先知道任务的凶险才行。

    这次任务的地点就是张龙屏的老家,在张龙屏的老家有一户人家,家里老人都早亡了,只剩下两个儿子。这兄弟俩身材都很高大魁梧,相貌也不差,而且人缘非常好;可是很奇怪的是两兄弟都年纪老大了还没娶上老婆。

    这两兄弟原来还有两个姐姐,在我几年前就死掉了。而且都是凶死,死得很恐怖!

    一个是出嫁后公婆待她不好,她在回娘家后上吊死了。

    另一个据说是跟兄弟吵了架,在家里用镰刀割喉自杀,死的时候血流遍地,让到过现场的村民惊恐不已!

    当时他们家的老人也都早已逝世了,故有人就认为是老人们的坟山风水不好,劝他们移一移。至于后来这俩兄弟动没动祖坟就不清楚了,但这些凶祸的谜底终于有一天揭开了!

    兄弟俩很勤劳,攒了一些钱以后就着手翻新房子,也是为娶上媳妇做准备。在重打堂屋地板时,他们在烤火的火塘下方挖出了一个密封很好的小油纸包。

    打开以后,大家都惊呆了!

    里面包的是一张很古旧的黄表纸,上面用朱砂写着奇怪的字符,还画有三幅可怕的图:一是画着一个女子上吊自杀;二是画着另一个女子割喉自杀;三是画了一座东倒西歪的房子,里面空无一人,灶也塌了!村民们立即明白了他们家悲惨境遇的原因——被修房的工匠师傅下了诅咒!第三幅画的寓意是不言而喻的:他们家要绝户了!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乡邻,所以附近的女子都没人愿意嫁给这兄弟俩。后来,其中的弟弟曾托媒娶了一个远方的女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媳妇在两年后跑掉了,也未曾给他生下一个孩子!

    大约八、九年前,这俩光棍兄弟陆续病死了,果真应了绝户的诅咒!

    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在这两兄弟死后,村子里面不停的发生奇怪的事情,不停的有人在自己家里找到那小油纸包,胆子小的村民全都跑了,只剩下几户人家住着。

    村长家的女儿前些日子出去给人当伴娘,却无缘无故死亡失踪,村长他老婆回家后,一直郁郁寡欢,在上个星期自杀了。

    而在听到最后的时候,怔了怔,莫名其妙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71章:凶村-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