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67章:大雨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7章:大雨

    巨大的撕裂感伴随着疼痛涌上心头,我惨叫了一声,就看到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人站在了我面前,他光是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无比凛冽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利剑一般。

    而小佛爷也被他这一下直接给打消散了,中年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欺师灭祖的孽障。”

    话音刚落,他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并指成剑,那股子锋锐的气息完全蜕变成了杀气朝着我扑了过来。

    “咿呀!”已经变成小孩的红药从我腰间的小鼓里面窜了出来,对着面前的那个中年人龇牙咧嘴了起来。

    “地级鬼?”中年人挑了挑眉毛,直接一巴掌把红药给扇飞了,看到红药直接被中年这一下给打的原型都开始不稳定起来,我心头一股怒火也涌了出来,大吼了一声直接从原地爬了起来,大吼着朝着中年人冲去。

    “找死!”中年人冷哼一声,手中把持着的剑指也慢慢的朝着我落了下来,我只感觉到一股无比凶残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种冷冽的气息简直要把我的脸都刮开!

    这时候,一双大手直接按在了我的肩膀上,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地上,我转过头去一看,是龙图大师兄,龙图大师兄对着我笑了笑,然后跪了下来,对着中年人开口说道,“玉阳师伯,龙心是无意冒犯您和师父的,只是那心魔本就不受龙心控制,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举动,请玉阳师伯见谅。”

    我怔了怔,知道龙图大师兄在为了我说情,也不由得把脑袋给低了下来,因为刚才,的确是小佛爷要对师父的遗体不敬,说实话,对小佛爷的举动,我心头也恨得牙痒痒的,这也让我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小佛爷的确不是个好东西。

    这时候,龙灵师姐看了我一眼,然后跪倒在我面前,对着那个中年人开口说道,“玉阳师伯,还请看在师父尸骨未寒的颜面上,放过龙心一马。”

    我没想到一直对我恨之入骨的龙灵师姐会帮我说情,当即也有些错愕的看了她一眼。

    不过我也算是确定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他应该就是刚才师父和我说的玉阳师伯,师父的师兄。

    玉阳师伯看了龙灵师姐和龙图大师兄一眼,最后冷哼了一声,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后,直接转身就走。

    在玉阳师伯走后,龙图大师兄也连忙走了过来,把我从地方扶了起来,关心的开口问道,“怎么样?有事吗?”

    我摇了摇头,虽然这时候我身体的确很痛,但我也清楚,玉阳师伯下手肯定是轻的了,不然我不可能这么好受。

    “玉阳师伯也是因为师父的事情一时气结罢了,你可莫要迁怒与他,其实玉阳师伯平时对我们很好的。我们龙峰因为人少,玉阳师伯都是将我们视为己出的。”龙图大师兄对着我开口说道。

    我苦涩的笑了笑,看来这个玉阳师伯对我是很有意见啊,想想也是,师父是因为收我为徒而死的,他死后,小佛爷居然还想对他的遗体不敬,玉阳师伯没杀了我都算不错的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转头对龙灵师姐道谢,就看到龙灵师姐冷哼一声,“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只是不想看到师父伤心罢了。”

    说完龙灵师姐转身就走,走出房门后,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我,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这四个字猛地印在了我的心头,我的精神猛地恍惚了一下,手里拿着的那块玉开始不停的朝着我的心头传来暖意,但即使是这样,一股子无比强烈的酸楚味道也涌了上来,让我感觉嘴里开始发苦起来。

    为什么?对我好的人都要这么一个个的离开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看到这些真正对我好的人有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着龙图大师兄,“龙图大师兄。”

    “嗯?”他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这时候忽然叫他。

    我苦涩的笑了笑,“没什么。”

    我把心里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我觉得可能就是命运的关系,那些对我好的人一个个都离去了,现在真正会对我好的人只有龙图大师兄了,我不想他也出事,但如果我就这么直接说出来的话,他心里肯定会很介意,我还是不说,以后和他疏远一些吧。

    只要不害死那些对我好的人,哪怕只是孤身一人活着,那也挺好的……

    不是吗?

    “走吧,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天还要早点起来准备师父的丧事。”龙图大师兄开口说道,“明天开始,虎峰的弟子们都会来见师父的,师父一生膝下无子,你是师父最后一名收的关门弟子,便是相当于儿子一般的存在,所以明天有的你忙。”

    我麻木的点了点头,在龙图大师兄的搀扶下离开了这个房间,离开之前我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师父的遗体,他依旧那么安详地躺在那儿,就好像是睡过去了一般。

    把我送到房间里面后,龙图大师兄又重新回到师父离开的房间,我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坐在师父禅房外面,这一个晚上,龙图大师兄没出来,我也没闭眼,隐隐约约可以从房间里面传出来大师兄时而欢喜时而悲伤的声音,有时候他说着说着就会咽哽起来。

    我知道,大师兄只是在我面前伪装出不介意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如果连他都表现的很伤心,我心里就会更加的愧疚,我坐在房间的门口坐了一夜,等第二天,眼眸中布满血丝的大师兄从房间里面出来后,正好看到了我,他苦涩的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

    “睡不着,就想着来陪陪师父,我一共也就见了他老人家没几面,他马上就要入土为安了,所以我想着,哪怕是最后,也能多陪一下他。”我说着说着,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悲意。

    大师兄摸了摸我的脑袋,开口说道,“师父没有白收你这个徒弟,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唯一的家,哪怕现在这个家里除了大师兄之外,别人对我都不太友善,但他们也都是我的家人,无论如何,都是我的家人。

    “好了,准备一下吧,丧钟要响了,去换上孝服吧。”大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头起身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等我换好衣服,和大师兄还有龙灵师姐一起站在门口的时候,从对面的山峰中传来了嘹亮的钟响。

    钟声一连响了九声,这九道钟声就仿佛是带着无尽的悲意一般,我忍耐了一个晚上,在这九道钟声袭来的瞬间,泪如雨下。

    哪怕只是见了一次面,说了几句话,我对那个慈祥的老人家也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感,他就像是一名慈祥的长者,而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游子,他给了我一个新的家。

    钟声响起来后,玉阳师伯也从山下走了上来,眼神虽然还是那般的冷冽,对我却也没有多少敌意了,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你师父收你进来不是收一个饭桶的,以后修行上有什么问题只管来问我就是了。”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看了一眼玉阳师伯,我本来以为他会因为师父的死,不肯和我说话的,没想到他居然还认我。

    “如果你不是他的弟子,如果不是他再三叮嘱过我,你现在已经死了。”玉阳师伯冷哼一声,迈进了灵堂。

    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殡葬队,一辆卡车拖进来一副棺材,还有各种各样葬礼所需要的东西,很快,空荡荡的一楼就被这些东西给摆满了,一楼的正中间则放着那副黑色的棺材。

    玉阳师伯将师父的尸体放进了那棺材里面后,闭上了眼睛,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句话没说。

    那些跟进来的弟子却都已经哭了出来。

    看到这些人哭了,我也不由得悲从心来。

    接下来的三天,不停的有人来给师父上香,有其他派系的传人,还有一些和张家有来往的生意伙伴,一些散道人,和尚。

    因为山上就这一栋房子,自然住不进来这么多人,这些来的人都扎了帐篷睡在外面,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外面山头上已经密密麻麻扎满了黑色的帐篷。

    我没想到给师父来送丧的人有这么多,这算起来,差不多得有一千多人了。

    守灵三日后,开始送丧!

    这一天,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们这千把人穿着粗布麻衣,手臂和额头上扎着一条白色的丝带,举着黑伞浩浩荡荡地从山顶出发,前往山脚下的张家陵园,我,龙图大师兄,龙灵师姐还有张道宝四个龙峰传人是抬棺人!

    一大片的黑色雨伞,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大片,压抑的让人心悸!

    还没走多远,忽然开始大雨磅礴起来,所有人都是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路上。

    好不容易到了张家陵园,龙灵师姐也是开始哭了起来,那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着,看着人心疼。

    龙图大师兄伸出手拍了拍龙灵师姐的肩膀,揩去她那张精致脸颊上的眼泪,但是不知道是因为雨水的关系还是什么,不管他怎么揩都擦不干净,但是他依旧还是不停地揩着眼泪,不厌其烦。

    大雨磅礴,天空中乌云密布,无比的壮阔,但是却不敌地下的千把黑伞来的波澜壮阔。

    雨水拍打在地上,溅开道道水莲花,杂躁的道音不停地响彻!

    玉阳师伯将手中根本拦不住漂泊大雨的黑伞甩掉,瞬间,千把雨伞甩开,稀里哗啦的一阵响声,伴随着响彻天际的哭声!

    一名虎峰的老人在前面不知名地念些什么,压抑的嗓音一点点地堆积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开始无比的压抑起来……

    龙图大师兄第一个跪了下来,然后就是我和龙灵师姐,再接下来就是张道宝,然后是虎峰的弟子,再之后,密密麻麻跪了一大片。

    大雨从空中倾盆而下。

    我用力地将自己的额头磕在了泥泞之中,黄泥染了我额头的白发,污水迷了我那对充满悲伤的眼眸。

    我就这么死死地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泥泞之中,一直到棺木入坟。

    白发人送黑发人固然可悲,但是黑发人送白发人同样差不到哪里去!

    就在这时候,一道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看到一辆巨大无比的悍马从山路中开了过来,很快就停了下来,从悍马中走下来一名穿着红色长袍的男人,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玩味,他轻笑着看着我们这些人,“哟,我好像来晚了,错了一场好戏啊!”

    “黑龙,闭嘴,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啊,这可是张家啊,我们是来送上一份礼的,感谢他们张家对我们永夜做的那些事。”与此同时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一名同样穿着红色长袍的消瘦青年。

    我一听到永夜两个字,加上他们那一身刺眼的红,瞳孔就是一缩,拳头死死的紧拽着,永夜,又是永夜的人!

    这是丧事,他们这些人穿着红色的衣服来,摆明就是闹事的。

    “滚。”一直站在师父墓前的玉阳师伯冷声开口说了一声,大雨磅礴,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可以听的清楚他的声音中带着无比强烈的杀意。

    在场那千把人也都怒目看着这两名不速之客。

    “青龙,好像,这些人不欢迎我们啊。”那一开始下来,被称之为黑龙的人也笑了起来,对着那消瘦青年开口说道。

    青年只是抿嘴笑了笑,“都说是传承了两千年的大家族,底蕴还没我们永夜深呢,人死为大,我们永夜都知道来送一点心意,他们居然要赶人走,真是有意思。”

    玉阳师伯冷冰冰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样,慢条斯理的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把青色的八面汉剑,一步步的朝着那永夜的两个人走去,身上的气势随着他的走动愈加的锋锐起来。

    “滚,这里并不欢迎你们!”

    青龙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哟,你也在这里啊,听说你克死了江小诗和自己养的一头有情有义的女鬼,现在连自己师父都克死了,也难为了张家,居然收了你这样的丧门星!”

    我呼吸忽然停了一下,死死的拽进拳头,低下脑袋,雨水从我的头发滴落,带着丝丝凉意。

    这时候那些虎峰的弟子也都面面相觑起来,他们并不了解师父的死因,只知道师父在临终前收了我为徒,这时候被青龙这么一说,看向我的表情也更加复杂起来。

    显然这三言两语已经让青龙收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他轻蔑的笑了笑,那双玩味的眼眸看着我,开口说道,“怎么?你还想要留在张家吗?是想要克死更多的人吗?”

    我闭上嘴巴没有说话,现场的人也都三两个开始交谈起来,对着我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想来大家不知道吧,张玉济天师之所以会死,是因为破了自己的誓言,他在十年前立誓自己以后不收弟子了,但最后却因为受了这小子,糟了天谴而死,而且有小道消息传说,在张玉济天师死后,这小子似乎还想要对张玉济天师的遗体不敬呢。”青龙看着我,冷声开口说道。

    我怔了怔,一脸错愕的看着青龙,那天在场的就我们几个人,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候那些送丧的人看向我的表情愈加的不对劲了,仿佛这时候最不适合呆在这里的不是那青龙和黑龙,而是我一般。

    我的心底也开始苦涩起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家,现在连这个家都呆不下去了吗?

    青龙这时候继续夸夸其谈起来,“在这之前,他的一位红颜知己为了救他,也死了,他养的一头女鬼,也因为救他,消散了自己的意识,也就是说,这小子就是天煞孤星,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们张家人收这种丧门星进来有什么意义。”

    我的心口一下子难受起来,青龙的话无异于撕开我心里深处的疤痕,在我血淋淋的伤口上撒盐。

    我死死的咬着牙,心头的恨意涌了上来。

    你们永夜还想要怎么样?夺走了我的一切,现在又想要夺走我的处身之地?

    你们还想要从我的身上再继续掠夺走什么东西。

    “哼。”就在这时候,玉阳师伯忽然冷哼了一声,冷冰冰的看着青龙,“屁话说完了没有,说完的话,就给我滚!”

    “怎么?恼羞成怒了?”青龙轻笑着看着玉阳师伯。

    玉阳师伯只是冷笑了一声,“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们永夜的人都是狗不成?”

    被玉阳师伯这么一说,青龙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玉阳师伯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开口说道,“他,张龙心,是我张家人,就算他真的是天煞孤星,那就让他克,克死了他师父,还有我顶着,克死了我,还有他师兄顶着,还有千千万万的张家人顶着,被自己家人克死,不丢脸!”

    我怔了,迷茫的看着玉阳师伯。

    一股暖意从我的心头涌了上来。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7章:大雨-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