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66章:龙心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6章:龙心

    坐飞机的时候,那个小道童一脸好奇的看着我,在经过一开始的尴尬后,我也开始和小道童交流了一下,知道他叫张道宝,是张家道字辈的弟子,早在他三岁的时候,就被张龙图从四川的一个小山村里面带出来了,与其说张龙图是他的老师,不如说是父亲更加贴切。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张龙图,难道这张家人收徒都是从小收起的吗,而且怎么都姓张,难道张家人收徒都是只收姓张的?

    张龙图很明显看懂了我的疑惑,因为头等舱只有我们三个人,所以张龙图思考了一下,还是转头和我开口说道,“这算是我们张家道系一个门规吧,那就是在加入张家道系前,不管你叫什么,都只是俗名,加入张家后,会由你的师父授予你一个道名,算是出家了,这个道名,就是姓张的,所以等你到了张家,也会被授予一个道名的。”

    我闭上了眼睛,虽然说江流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已经听习惯了,但说实在的,这个名字所代表的痛苦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让我有些背负不过来,再说了,之前也有个江流,有个新的道名,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和过去说一声再见吧。

    所以我也没有太大的抵触,就现在而言,我最希望做的事就是加入张家,把顶上三花给修炼出来,这样的话,就可以唤醒红药了。

    一想起红药,我的目光也柔和了起来,红药,你一定要等我啊,我一定会唤醒你的。

    下午三点钟,我们从机场中出来,直接坐上了车前往张家,事实上我在飞机上也了解了一下张家,这个张家的确可以说是玄学界强大的一脉,因为这个张家居然是龙虎山张道陵所创立的五斗米教一脉,在这之前玄学界根本就是一团迷雾,可以说,张道陵的横空出世,就像是一颗骄阳照亮了整个玄学界两千年。

    可谓是天不生张道陵,道教玄学千古如黑夜。

    一想起自己即将要拜入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门下,我这心情说没有起伏根本是假的。

    车子从江西南昌出发,一直到了晚上七点钟,才开到一个山脚下,我们顺着山路往上开,很快就到了山顶,在山顶上有着一间颇为朴素的砖房,到了房子门口后,车子才停了下来,我们几个人下了车后,张道宝乖乖的站在门口,而张龙图则带着我走进了屋子里。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疑惑,张龙图开口说道,“道宝是第三代弟子,没有资格进主峰的。”

    我哦了一声,也就没多想,这屋子外面看很朴素,进去后,里面也没有豪华到哪里去,只是墙壁上铺了一层白色的漆面罢了,一楼的正中间放着一个骑着老虎的道士图,图前放着一个香案,香案上几根香正在燃着。

    张龙图上前拿过几根香对着那图拜了拜,把香插上去后,这才转头对着我开口说道,“先来见过祖师爷!”

    我点了点头,刚想去接香,忽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等等。”

    我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女人长得挺漂亮的,或者说是可爱吧,看年纪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很是青春动人。

    “怎么了?师妹。”张龙图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这就是小师弟?”女人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真想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破戒收他做关门弟子,师父之前立下大宏愿了,说此生不再收徒,这次居然为了这小子破戒,师父会怎么样,师兄你也应该很清楚。”

    张龙图轻声笑了起来,“师父他老人家的意思我不知道。”

    这时候那个女人走到了我的面前,看了我两眼,“我不管,反正我不认这个师弟。”

    我没有理会这个女人,绕过她,接过了张龙图手里的香,对着墙上挂着的祖师爷图拜了两下,这才把香插了上去。

    “你看你看,说他两句还不开心了,简直没把我这个当师姐的放在眼里!”那个女人指了指我,开口说道。

    张龙图很是无奈的笑了笑,“龙灵你也是,少说两句会死吗?小师弟他,其实也很苦的。”

    “再苦也是外人,反正我不认,话已经撂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张龙灵白了我一眼,直接扭头就走。

    “她的脾气就是这样的,只是看不惯师父为了你……”话说到一半,张龙图叹了一口气,“算了,你上楼去见师父吧,我想,他应该有话和你说。”

    我怔了怔,从这个张龙灵和张龙图的对话中,我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张龙图和张龙灵的师父,似乎为了收我做徒弟,违反了自己所立下的誓言,受了反噬或者什么的,反正代价特别大。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对那个素未谋面的便宜师父产生了一丝感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但这算是这些天来,我唯一感受到的温暖了。

    张龙灵瞪了我一眼,拦在了楼梯上,张开了双臂,“我不管,反正我不允许这小子去见师父!”

    “师妹!”张龙图这时候也有点生气了,瞪了张龙灵一眼,声音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师兄,连你也为了这小子凶我!!”张龙灵的眼眸中有了一丝雾气,她转过头来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我恨你!”

    我撇了撇嘴,真是人背了走哪都能踩到屎,我什么都没做,莫名其妙就得罪了一个人。

    不过张龙灵离开后,也算是空出了上楼的路了,我朝着楼上走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走,就感觉到一股子的暖意涌上心头,怎么说呢,就好像楼上有一个巨大的暖炉一样,只是这个暖炉是对内心的暖,只是走这么几步,我感觉自己内心的暴戾和恨意也慢慢的被蜕洗的一干二净。

    等我走到二楼的时候,内心无比的空灵。

    这时候从二楼的房间里面传来一道声音,“来了?”

    听到这慈祥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小孩子被人欺负了,看到自己的家长一样,我站在原地,有些咽哽。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好孩子。”老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很大,也很空,大大的房间中墙壁上挂着一个道字,而在房间的正中间,坐着一个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的老人。

    老人身穿粗布麻衣,看起来很是稀松平常,怎么说呢,和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坐吧。”老人睁开古波不惊的眼睛,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蒲团,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走到老人的面前,坐了下来。

    “这些天,你受苦了,孩子。”等我坐下来后,老人睁着眼看着我,眼眸中的慈祥就好像是太阳一般迅速融化掉我内心的坚冰,让我鼻子的酸意愈加的浓郁起来。

    我坐在那儿,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的,这些本就是你命中应该度过的劫罢了,你命中注定受苦,只有在无尽的苦海中挣扎,你才能够到达彼岸。”老人的声音中充满了关怀。

    我有些好奇的看向老人,我是清楚他是道教的人,甚至可以说是目前玄学界道教的大能级别的存在,但,为什么他说的又是苦海,又是彼岸的,这些不是佛家的专用名词吗?

    “只要可以问道,又有什么派系之分呢?”老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疑惑,也笑着开口解释道。

    我怔了怔,暗道自己和老人的差距着实是大的惊人,他的语句中带满了禅意,所以我不由得正了正自己的身子。

    “刚才龙灵那小丫头难为你了吧,别当回事,那小丫头只是口直心快罢了,也是个很听话的好孩子,希望你不要记恨她。”老人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自从我进来后,我没说过一句话,当老人却仿佛知道我心里所想的到底是什么一样,根本不需要我开口,就直接把我想要的答案给说了出来。

    “你肯定想问,自己到底哪里好了,我会用这么大的代价收你为徒是不是。”老人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我心里好奇的的确是这个。

    “没有别的,只是我觉得人不能活的这么绝望,人到了绝境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个人来拉自己一把不是吗?你因为身份的特殊点,没有人敢拉你,既然如此,那我牺牲一下自己,拉你一把又有何不可呢?”老人笑了起来,“最起码你现在可以清楚一件事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真心对你好,起码还有我这个半只脚迈进棺材的老家伙不是吗?”

    我怔了怔,鼻子酸到了极致,泪腺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

    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

    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掉。

    老人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脑袋,开口说道,“以前,你觉得自己只有一个人,对生活充满了绝望,现在好了,你没了家人,我就给你家人,我是你的家人,你师兄是你家人,你师姐也是你的家人,我们整个张家,都是你的家人!”

    我伸出手去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没有一点儿抗拒的咽哽了一句,“师父。”

    “好孩子。”老人缩回了手,“第一次见面,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块刻了静心神咒的玉佩就当是我给你的礼物吧,这净心神咒为八神咒之首,顾名思义为修道之人早晚功课及学炼符法时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时所用之咒。此咒能使凡心入于冥寂,返观道心,入于清静之中。并有保魂护魄的作用。你有心魔,这块玉送给你,最合适不过了。”

    我从老人的手里接过了那块玉,只看到那块玉上刻着几个字,“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只是看这一眼,我就感觉自己的心情无比的空灵。

    “这块玉我温养了有五六十年了,算是我迈入老年后唯一温养出来的玉器了,希望你可以对得起这静心神咒,以后早晚各念一遍当作功课,时间久了,心魔自然不会出来作祟了。”老人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知道他说的是赵莲佛的事情。

    “这世间的一切其实也不过只是红尘罢了,不能让红尘乱了你自己的心,人性有善有恶,不能因为自己的经历,就否决这世间的所有人,人间自有真情在,你一定要记住为师今日说的这句话。”说到这的时候,我明显注意到,老人的脸颊愈加的苍老起来,就好像,即将要死了一样。

    我心头一紧,刚想问他有没有事,老人就笑了笑,开口说道,“我能教你的都在那块玉里面了,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没有师父在,以后你修为上有问题,可以问问你师兄,师兄不在的时候,可以问问虎峰的张玉阳师伯。”

    没有师父在?

    我震惊的看着师父,已经意识到什么了,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你不至于此的,若是对我视而不见,那便不会这样了。”

    “希望总是需要传承下去的,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当年你师祖拉了我一把,轮到我的时候,怎么说也要拉你一把,只要能把你从那无尽绝望的黑暗中拉出来哪怕是一点点,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值了,行了,我也该给你取名字了。”师父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以后做人做事,都要问问心,你就叫张龙心吧,行了,龙心,你下楼去吧,叫你师兄和师姐上来。”

    我怔了怔,也下楼去了,当我下楼,张龙灵看到我手里拿着的那块玉时,瞳孔一缩,忽然开始哭了起来,哭的梨花带雨,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叫了一声师父后,朝着楼上跑去。

    张龙图师兄也叹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是师父的选择,你不要往心里去,一起上去吧,听听……”

    说到这的时候,张龙图的声音也有些咽哽起来,“师父的遗言。”

    这几个字宛若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砸在了我的脑海中,把我弄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我好不容易觉得有的人是真心对我好,这才刚见面,他就要走了?

    遗言?

    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来刚才张龙灵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那块玉,心里明白了几分,想来师父为了收我为徒破了自己的誓言,这些天一直靠着我手里的玉坚持着,现在我来了,他把玉送给我,也就是说,真正断绝了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又是这样!

    为什么又是这样。

    江小诗,红药,师父,为什么每个真正对我好的人,最后都是这样。

    我死死的咬着牙,就在这时候,从我手里拿着的那块玉开始散发出一股暖意,将我心底的悲哀清洗的一干二净。

    等我和张龙图一块上楼的时候,张龙灵拦在了我面前,“你还嫌害师父不够吗?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龙灵!”房间里面传来师父的声音。

    张龙灵怔了怔,整个身子迅速的颤抖起来,声音也咽哽起来。

    “听话。”师父的声音中依旧还是带着那股子慈祥,“我活的够久了,再这么下去,也不过是苟活着罢了,不如用我这枯朽的余生,度一个好孩子过苦海。”

    “这样,就够了。”

    张龙灵让开了身子,我和张龙图一块进了房间,这时候师父已经苍老的皮包骨了,看起来就好像是干尸一样。

    “龙图。”师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

    “在的,师父。”张龙图师兄很快就上前双手抱拳。

    “记住了,龙心是你的师弟,你一定要把他当作你的弟弟来对待,龙灵不懂事,龙心在张家只能由你来保护了。”师父冷声开口说道。

    “是的师父。”张龙图师兄的声音开始剧烈的咽哽起来。

    “立誓。”师父继续开口说道。

    张龙图师兄咬破自己的手指,按在了他自己的脑袋上,然后把脑袋磕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与此同时,师父终于闭上了眼睛。

    “不关他的事,不要恨他!”

    我怔了怔,泪如雨下,手里的玉不停的给我的内心涌进来暖意,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会崩溃。

    “师父!”张龙灵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小佛爷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眼眸中带满了血丝,“老家伙,你居然想要镇压我,你要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话音刚落,直接快速的朝着师父的遗体冲了过去。

    “孽障!”一道声音冷哼了起来,然后我只感觉到一股巨力把我跟小佛爷一起拍飞,喉头一甜,彻底失去了意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6章:龙心-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