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63章:枯骨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3章:枯骨

    泸沽湖,位于四川省盐源县与云南省宁蒗县交界处,为川滇共辖,我们从丽江开始出发,一路上加上计划准备的时间,从晚上开始出发,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到。

    我们的目标是泸沽湖旁边的安娜俄岛,安娜俄岛在达祖湖湾中是泸沽湖的一颗珍珠。小岛林木葱笼,岛岸怪石玲珑。

    我们把车停在了纳西村,然后雇了个人划船,花了十来分钟这才到了安娜俄岛,到了安娜俄岛后,我们拒绝了当地的一些导游,四个人跟着掌柜的朝着丛林中走去。

    大概走了有半小时左右,人也渐渐的少了起来,这时候掌柜的开口说道,“目的地就在这了,我们就地扎营吧,等晚上彻底没人的时候,就进入东巴神国。”

    “这里就是目的地吗?”我左右看了下,这附近山林挺茂盛的,算是很原生态吧,如果不是掌柜的说这里是东巴神国的地址,打死我也不会想到来这里寻找。

    掌柜的点了点头,也左右看了下,“不过要小心一点,鬼知道为了这次的计划,永夜那边出动了多少人。”

    “永夜吗?”我想起来之前自己爆发的时候杀死的三个永夜人,眼睛也是微微眯了起来,冷声开口说道,“会不会耽误我们的计划。”

    “不确定,不过看目前他们的表现,似乎是要干扰我们的意思,听说之前你还杀了三个永夜的人?”掌柜的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她们似乎想要带走我,不知道想做什么。”

    “带走你?”掌柜的认真的看着我,“有没有说带你走要做什么?”

    我摇了摇头,但很快我就想起了什么,看着掌柜的,开口说道,“你是说,东巴神国的资料,都是你从永夜的手里了解的?”

    掌柜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的确是如此。”

    “那就好解释了。”我笑了笑,开口说道,“我喝了永生之酒,也就是说,我的肉体可以算是永生之体了。”

    掌柜的怔了怔,“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想要拿你当蛊人?”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了。”我抿了抿嘴,“说不定他们还真不会来阻拦我们,起码在我们到达真正想要到达的目的地之前,是不会的,因为我们的举动,在某些意义上也是达到了他们的期望,只要到了目的地,把我解决了,永夜移植记忆的举动不就可以达成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是送羊入虎口?”这时候陈破军忽然插嘴,开口说道,“那这就有些意思了。”

    “想要吃掉我们,也得看他们的牙口到底好不好。”这时候白狐忽然冷哼一声,脸上满是冷冽。

    “那我们?”掌柜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白狐,开口询问道。

    “计划依旧。”白狐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帐篷也搭好了,陈破军在帐篷外边撒了一圈驱虫粉后,也钻进帐篷里面睡觉了,毕竟赶了一晚上的路了。

    等我们四个人休息好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周围除了虫子吱吱叫的声音外,已经听不到人的声音了。

    “可以出发了。”掌柜的转过头去对着白狐开口说道。

    白狐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块蓝色的玉,我估计那是蓝尘玉,然后白狐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罗盘,开始转动起来。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白狐这才指了指北方,开口说道,“在那个地方。”

    我们点了点头,顺着白狐的方向走了过去,我们几个人走了大概四五分钟,这才来到一个山丘前面,看到这个山丘后,白狐开口说道,“到了。”

    说着,白狐开始在小山丘上开始摸索起来,很快,还真被他找出来一块造型奇怪的石头,石头的正中间有一个凹进去的地方,白狐把手里的蓝尘玉放了进去,居然正好契合了。

    这蓝尘玉放进去的一瞬间,我就听到一道细小的轰隆声,在山丘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我用手电筒往洞口下面照了照,很深,大概有二十米左右的深度。

    “绑好绳子,一个个下去。”

    白狐下了命令后,直接把绳子绑在一棵树上,自己一点点的下去了,等白狐下去后,我也抓着绳子慢慢下来了,下来后,我用照明棒照了照,发现在这洞口下面居然还有着一条通道。

    通道上布满了青苔,看样子已经存在了不少年。

    “有人进来过了。”白狐看了眼这些青苔,开口说道。

    这时候陈破军也下来了,开口询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这些石壁上的青苔,明显有人踩过的痕迹。”我白了陈破军一眼,没想到他连这种细节都没有注意到,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聪明的,都快赶上我的一半了。”陈破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

    这时候掌柜的也下来了,白狐把蓝尘玉放在另外一个凹槽的地方,扭了一下,上面的洞口也关了起来。

    我们几个人这才朝着前面走去。

    这通道挺小的,我们几个人想要前进基本上就只能猫着腰前进了,走了一段路,陈破军忽然开口说道,“不对劲啊。”

    “怎么不对劲了?”我愣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掌柜的咋不见了,我记得他是走我们后面的啊!”陈破军拿着手电筒往后面照了照,别说,掌柜的还真的不见了。

    我当时也愣了一下,这就这么一条通道,掌柜的咋就不见了?

    “回去找找,这地方有些不太对劲。”白狐开口说道。

    我们一群人也转回去走,等重新走到那下来的洞口时,也还是没有找到掌柜的人影,就好像是掌柜的就这么莫名其妙消失了一样。

    “这是咋回事?不闹吗?”陈破军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不对,在我们下来后,又有人下来了。”白狐手电筒转了转,开口说道,“我们下来的绳子,被人给剪短了!”

    我这才从白狐照着的地方看到了一截已经断了的绳子,当即也深吸了一口气,“可通道只有这么一条啊,就算是有人进来,也没地方躲啊。”

    “除非,这通道里面还有别的出口。”白狐皱了皱眉头。

    我们又重新回到了通道里面,这一次我们走的特别慢,一边走一边研究通道旁边的石壁,但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之前到的位置,也没找到那所谓的另外一个出口。

    “现在怎么办?”陈破军看向白狐,刚进来就少了一个人,我们这一次的行动说是出师不利也不为过。

    “不管他了。”白狐直接继续往前走。

    我怔了怔,虽然心里觉得有些不妥,最起码掌柜的也算是我们的伙伴,就这么抛弃他也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一些吧。

    但除此之外我们又没有别的办法了,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耗着时间,什么都不干吧。

    所以我还是跟着白狐继续往前走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我差点被吓得叫了出来,在通道的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站着一个人!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个人转身就跑。

    “追,这人可能知道些什么!”陈破军说着就直接从我身边跑了过去,朝着那个人影追了过去。

    我刚想跟着一起跑,就被白狐拉住了,白狐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交给他一个人就够了,谁死他都不可能会死!”

    没想到这才进来不到半小时,一个队伍里面四个人就只剩下来我和白狐两个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起来之前在江暨村的那个地宫,似乎到了最后,也一样是只剩下我和白狐两个人。

    白狐的目标也是一样,牺牲我,让那个江流复活。

    但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上一次我不是自愿的,所以在最后的时候逃离了,但这一次,我是自愿的。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白狐,“继续走吧!”

    我们两个慢条斯理的走向前面,走了一会儿,陈破军也回来了,一脸懊丧的开口说道,“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速度快的惊人,我都没能追上。”

    “小心点。”白狐开口说道。

    我们三个人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路,前面出来了一段分岔路口,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我怔了怔,问白狐这怎么走。

    白狐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纳西族的传统是左吉右凶,他们的目的既然是长生,总不能把自己的根据地给设置到凶门上吧,往左走。”

    我点了点头,跟着白狐一块儿往左边走了起来,走了有一段路后,忽然前面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一次,这个人影距离我们比较近,也就十来米的距离,我们的手电筒看的清清楚楚。

    等看清楚后,我也怔了怔。

    这哪里是人,身上长满了毛发,除了眼睛和嘴巴,根本没有一个地方露出皮肤来,看起来就跟猿人一样,看到我们后,这人也直接转头就跑!

    “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陈破军叫骂了一句,宛若一阵风一般直接追了上去。

    “有些不对劲,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白狐开口说了一句,也跟着陈破军一起追了上去,居然就留下来我一个人了。

    我怔了怔,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面倒是什么都没发生,我等了十来分钟左右,两个人这才回来,白狐的脸色还好,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陈破军的脸色那就跟吃了狗屎一样,一脸的膈应。

    “这怎么回事?”我连忙开口询问道。

    “别说了,那玩意儿,我觉得应该就是古东巴神国造出来的失败的蛊人,那身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毛发,而是一种深褐色的线虫,算是蛊虫的一种,靠着寄居在人体上吸收人身上的营养来活着的。”陈破军一脸恶心的开口说道,“我刚才想抓他头发的,结果一抓,抓下来一把的虫子,要不是我身上有驱虫粉,这会儿也要死在这里了!”

    我才注意到陈破军的手在流血,上面一堆密密麻麻的血洞,估计就是那种深褐色的线虫给咬的。

    想起来刚才那个人身上全是虫子,我也不由得感觉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密密麻麻的铺满整个身体,得有多少虫子寄居在身上啊。

    “每个人都带着点驱虫粉吧,这些东西有点古怪。”白狐开口说道。

    陈破军撇了撇嘴,有些肉痛的从自己怀里拿出那个布囊,给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撒了一下驱虫粉后,这才开口说道,“啥玩意儿都没拿到,我这宝贝都出去大半了,白狐回头你得赔我。”

    白狐冷森森的笑了笑,估计压根没拿陈破军说的话当一回事,或者说直接把陈破军的碎碎念当一个屁给放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了一段时间,也到了一个石门的前面,推开石门后,里面涌出来一股子恶心的味道,光是那味道都快被我给熏得要晕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股子刺鼻恶心的味道这才慢慢消散开来,我们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当即几个人全都死死的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石门里面,居然密密麻麻的叠满了婴儿的枯骨,而且可能是时间太久的缘故,我们这一开门,已经弄碎了不少枯骨了。

    “看来为了研究这个长生的蛊人,那些东巴神国的人还真的是牺牲了不少啊,这么多人。”陈破军死死的咬了咬牙,“难道这么多的人命还比不过那少数几个人的长生吗??”

    白狐笑了笑,“不得不说,还真的比不过,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不过还好,我们不算弱者。”

    陈破军撇了撇嘴,“就最讨厌和你们这群冷血动物聊天,动不动不过就是一副看破红尘,这世界本就应该如此的样子,反正我很讨厌这种做法,如果真的给我找到东巴神国那几个畜生,我非得把他们全都活生生的打死不可!”

    “你会有机会的,没看那些失败的蛊人都能活到现在吗?我觉得东巴神国的那些人应该还活着,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陷入了沉睡中罢了。”白狐冷冷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我撇了撇嘴,开口说道,“路就到这里了,这里是这些婴儿的埋骨地,看这房间似乎也没有出路的样子,难道往右边走才是正确的道路?”

    白狐这时候也皱起了眉头,“不对,这应该是障眼法,他们想要用这个地方把我们骗去右边。仔细看看,这里之前肯定进来过永夜的人,有没有什么地方看起来像是动过的。”

    被白狐这么一说,我也忽然明白过来的确是如此,既然我们找不到继续往下面走的路,但永夜的人有啊,只要按照永夜那群人的路线找找看,那肯定是可以找得到继续下去的路的。

    这时候陈破军忽然叫了起来,“我好像找到地方了。”

    “哪里?”我连忙开口说道。

    “那个蜡烛台,你没发现,有点歪吗?”陈破军指了指房间里面放在墙上的一个蜡烛台,被陈破军这么一说,我们这才有些涣然大悟,真如陈破军说的,那个烛台是有一点点歪。

    白狐走进了这个房间,就在我们刚进来的一瞬间,忽然从这堆婴儿的尸骨下面爬出来一大堆黑漆漆的虫子,好像是潮水一样往外面涌去。

    “应该是驱虫粉的味道惊到了这些鬼东西,我们站在原地不要乱动,它们会忌惮驱虫粉的味道绕开我们的。”陈破军忽然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乱动才会更危险,本来这些虫子忌惮我们肯定会绕开我们走,但如果我们乱动惊扰了它们,让它们觉得我们有进攻意识,指不定就往我们上来扑了,这么多虫子啊,一头虫子咬一口,都足以把我们给咬的尸骨无存了。

    就这样,等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房间里面的虫子这才跑得一干二净,等虫子跑完后,我也发现刚才的骚动已经把那些婴儿的枯骨完全弄得粉碎,整个房间的地板上扑了一层黄白色的灰。

    想起来这些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我就有些想吐。

    这时候白狐已经走到那个烛台的位置,伸出手来把烛台给掰了掰,别说,还真的被他给掰动了,而在烛台被掰正的瞬间,房间里面打开了一道石门!

    “就是这里了,没想到这东巴神国的人这么变态,现在我们还好一些,看到的都是一些枯骨,要知道以前它们可没有烂,每天想要回去,就得经过这个尸堆,也太丧心病狂了一些吧。”陈破军开口说道。

    “想要追求长生的人本来就是一些疯子,在他们的眼里已经只有自己了,所谓的万物苍生都只是自己登向长生的台阶罢了,你会害怕脚底下踩着的台阶?”白狐反问了一句。

    陈破军愣了下,“没想到你还研究过人性,白狐,可以的啊。”

    白狐却没有和陈破军多说什么了,直接往石门外面走去,我看了一眼陈破军,也跟了进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3章:枯骨-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