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60章:诱骗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0章:诱骗

    白狐的话让我愣了下,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的后背凉了一大片,我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木扎露出了和那个苗裔女子一样的诡异笑容,当即心里感觉到不好了,冷声对木扎开口说道,“你到底是谁?”

    木扎看了我一眼,“没想到会在这里坏事,不过算了,反正目的是达到了,跟我去见个人吧。”

    “你是谁!”我看着木扎,冷冰冰的开口说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木扎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一把枪指着我的脑袋开口说道,“只是没想到传说中的江流,也不过如此嘛,这么轻易就被我给俘虏了。”

    还没等木扎多说什么,我看到一辆越野车呼啸着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那个苗裔女子忽然开口叫了一句小心,还没等木扎反应过来,那辆越野车就直接撞上了拿枪指着我的木扎。

    高速行驶的越野车直接把木扎给撞的飞了出去,宛若脱了线的风筝,暴力美学在这一瞬间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怔了怔,再次转过头去看向那个苗裔女子的时候,她已经拔腿就跑了,这时候那越野车的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肌肉虬结的男人,男人戴着一副墨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到这男人的瞬间,我忽然有种熟悉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一样。

    但仔细去想,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这时候男人从我手里抢过了手机,一边挖着自己的鼻子,一边懒洋洋的开口说道,“白狐,你也太不靠谱了一些吧,要不是我正好赶来,江流就要被永夜那群人给带走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我看着这个肌肉虬结的男人,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他了,之前我闯进白狐的房间里面,看到的那几张合照,里面那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可不就是面前这个男人吗?

    说完男人直接挂掉了电话,对着我骂骂咧咧道,“真是瞎搞,你脑子是抽的吗?这就信了?不知道怀疑别人吗?”

    听到男人口中说的瞎搞两个字后,我的精神一下子恍惚起来,我想起了江小诗,她的口头禅就是瞎搞……

    所以我一下子站在那里不说话了。

    男人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是内疚呢,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开口说道,“算了,也不怪你,谁知道永夜那群人反应居然这么快,也有我的原因在里面,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你应该还是要知道我的名字,我姓陈,叫破军,你叫我破军就可以了。”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既然这个木扎是假的,那我这次来到底是做什么来的?”

    “准确的说,那个木扎虽然是假的,但故事却是真的,这个木家寨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逃出来的人也的确是木扎,不过那个木扎现在还在机场呢,打开东巴神国的钥匙就在这里。”陈破军开口说道。

    我怔了怔,还没等我说什么,陈破军就继续开口说道,“你身上有我放的窃听器,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快就赶过来吗?”

    这回是我真的傻了,只见陈破军伸出手来把我领子上面的纽扣扭了一颗下来,“看来白狐这人虽然话不多,但做的事情还是挺认真的,要不是他,这次你可就真的悬了。”

    被陈破军这么一说,我这才明了过来,想来是永夜的人以为白狐事先和我说了到底是什么事,所以把原事一点不差的和我说了一遍。

    不过我注意力很快就移到了陈破军口中所说的东巴神国中了,要知道,刚才我也从木扎的口中得知了这个东巴神国的存在,连忙开口询问道,“这个东巴神国是真的存在的?”

    “当然存在了,那么多人总不可能一下子消失了,之前我,白狐,还有……”说到一半陈破军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过来就是想要寻找东巴神国的永生之谜,只不过上次去玉龙雪山的确是找到了东巴神国的入口,但却没有钥匙,最后才打道回府的。”

    “这钥匙是什么?”我开口询问道。

    “你不是听那个木扎说的故事了吗?就是蓝尘玉啊。”陈破军开口说了一下,然后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我说你这脑子也太傻了一点吧。”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太想和陈破军说什么,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这陈破军别的本事我不清楚,但损人这方面,他认第二,我估计也只有郭德纲老师敢认第一了。

    “这个蓝尘玉不是在木扎手上吗?”我开口疑惑道。

    “他为了保命早把蓝尘玉交到我们手上了,现在在白狐的手里,而我们拿这个蓝尘玉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帮他解决这次木家寨的危机。”陈破军开口说道。

    听陈破军说完,我这才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噬心蛊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看那黄婆婆说的不清不楚的。”

    “说起这个,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不然连命都要没了。”陈破军说着从自己的手里拿出了几片药。

    我看着陈破军手里的药,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开口询问道,“这药是什么东西?”

    “杀虫药!”陈破军咧嘴笑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直接按住我,把这两片药给塞进了我的嘴里,咕咚两下让我咽下去了。

    “你疯了啊,杀虫药这东西给人乱吃!”吃了药后,我也慌了,连忙对着陈破军开口吼了一句。

    陈破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抱着双臂笑嘻嘻的看着我,眼眸中满是玩味。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肚子疼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面翻江倒海。

    “看吧,给你的药吃出问题来了!”我白了陈破军一眼,赶紧跑到一边准备抠喉咙把肚子里面的药给抠出来。

    但陈破军还是看着我,一脸玩味的开口说道,“一会儿可别再来找我要药。”

    “鬼才会找你要!”我白了陈破军一眼,连忙跑去抠了,抠着抠着,就吐了出来。

    这不吐还好,一吐弄得我浑身不自在,因为我居然吐出了上百条蛆虫,这些蛆虫长的有三四十厘米,短的连指甲盖大小都没有!

    被我吐出来后,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没多久就死绝了。

    我又吐了一会儿,却发现什么都吐不出来了,这回我是真的慌了,总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面还有很多蛆虫,连忙跑去想问陈破军还有没有杀虫药,但看到陈破军那一脸玩味的样子又愣了。

    我想起来自己刚才说的,鬼才会找陈破军要。

    这才过了没五分钟,我就把自己的理论给推翻了,这也实在是有些太过于丢脸了吧。

    好在陈破军马上开口说话了,“该吐出来的东西你都已经吐出来了,再吃也没啥效果了,不过你心还真是大啊,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敢往黑苗寨子里面走,真的是不怕死!”

    “那是黑苗寨子?”我愣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废话,永夜一直和黑苗有联系的,为了控制住你,撒个谎把你骗去黑苗寨子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就你这智力,拐卖小孩都比拐卖你要困难一些。”陈破军又开始损起来了。

    我被陈破军给损的有些面红耳赤,的确如同他所说的,我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傻逼了一些。

    等吐完后,我也开口说道,“没理由啊,我不记得那个黄婆婆对我下了蛊啊,她只是和我说了几句话,什么都没做啊。”

    陈破军笑了笑,没说话了,我也想明白了,自己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弱智了一些,连陈破军都懒得损我了,像我这种对蛊毒完全不明白的人,想要用蛊弄我并且不让我知道,实在是太简单了一些。

    这时候陈破军已经朝着那个被他撞了的人走了过去,因为他车速实在是太快了,这一下直接把人血都撞出来了,那人眼瞅着已经活不下去了。

    陈破军上去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开口说道,“永夜的人实在是烦得和苍蝇似得,走到哪都能看到这群狗东西,难道真如白狐所猜测的,永夜里面哪个老不死的快死了,所以整个永夜的人都在寻找长生之法?”

    我不知道陈破军说的什么,虽然这几个月间的确是对永夜有一些了解,但也仅仅只限于知道这是一个庞然大物罢了。

    “看来人已经要到了,准备准备,进寨子了。”陈破军看了一下我后面,开口说道。

    我转过头去看了下,正好看到一辆车子朝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车子的型号居然都跟那个假的木扎是一样款式的,等里面的人出来后,我才是真的懵了,因为从车子里面出来的人,俨然就是木扎。

    这人怎么可能长得一模一样的?

    不过我很快就想起了那个假的江小诗也能把自己给伪装的和江小诗一样,心里也就释怀了,显然这个永夜有手段来处理这些问题。

    木扎下了车,看到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躺在地上,当即脸色也不太好了,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我们三个人聚集了后,就朝着寨子里面走了过去,进了寨子后,我注意到寨子里面根本就没什么人,当即也怔了怔。

    “分散开来找找,这么多天过去了,寨子里面的人应该也都躲一块了,很难找得到,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陈破军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跟木扎一伙,陈破军一个人一伙,开始在寨子里面寻找起人来了,找了一会儿,还真被我从一个比较大的土楼中找到人了,大概还幸存着不到二十个人在这个小土楼里面蜷缩着,一个个脸色发白,瑟瑟发抖的,看到我和木扎来了后,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我们。

    我怔了怔,开口用一种温柔的声音说道,“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就只有这么多人了吗?”

    我这话一说,那些人非但没有放下警惕,反而更加惊恐的看着我们,在里面的几个纳西族人甚至试图拿起武器。

    看到这个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来在江暨村的时候,江暨村那些村民拿着武器的样子,一股戾气从我的心头冒了出来。

    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一只大手压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转过头去一看,是陈破军,心头涌上来的那股子戾气也散了开来。

    “我之前听白狐说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看来显然事情没我想的这么简单,那件事情对你的影响太大了,再这么下去,你会变成一个真正的机器,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陈破军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我轻声的笑了笑,没有和他说什么,他又不是我,哪里会知道我的感受,如果变成没有情绪的机器可以救江小诗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在意。

    这时候木扎也上来了,用一种我压根听不懂的土话叽里咕噜的激动说了一大堆,等他说完后,剩下来的那些纳西族人这才稍稍放下了一些戒备。

    我看了他们一眼,皱着眉头,开口询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看到我们会是这种反应。”

    木扎也开口询问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过头来和我说了起来,“这些天,他们根本不敢相信任何人,他们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很快,木扎也开始说了起来,听着听着,我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这也太诡异了一些吧,也不知道这些寨子里面的人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度过这么多天了,这么多天下来没有疯掉,也算是奇迹了。

    原来在木扎离开后,寨子里面的人也发现了,寨子的出口已经被人堵死了,不管他们从哪个方向想要往外走,总会发现有人在自己的前面等着自己。

    这人有时候是那个女尸,有时候是已经死了的老土司,有时候又是被挖掉心脏的木哈,总之在尝试着逃离了几次后,寨子里面的人已经放弃出去了。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出得去这里。

    就在村民们放弃抵抗后,恐惧的屠杀来临了……

    第一天,有一家人莫名其妙消失了,正是土司家的人,只剩下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在柜子里面被找出来了。

    从那个小孩的口中得知,昨天老土司回来了,和自己的家人说自己是假死的,本来只是想要吓吓木哈他们,没想到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家里人跟着自己一块走。

    那个小孩不是老土司家里的孩子,而是他们家孩子的一个朋友,昨天正好来老土司家里玩,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躲进柜子里了。

    这一天,寨子里的人心情很是纠结,他们不知道老土司那一家人是真的出去了,还是怎么回事,因为看样子,那个老土司明显是有意识的,虎毒不食子啊,老土司怎么也不可能害自己的子孙吧!

    第二天,更多家的人消失了。

    土司那一家人又回来了,和寨子里面认识的人说自己找到出去的路,绝对安全,带走了不少人,却也有不少人呆在家里没有选择出去。

    寨子里面有一小半的人都跟着土司一家人走了。

    整个寨子空了不少,剩下来的人其实心里也很纠结,因为他们一边觉得土司的死而复生有问题,但一边,这么多人都走了,他们生怕自己会被一直留在这个鬼地方。

    所以第三天,那些第二天出去的人再次回来叫人的时候,那些原本有些摇摆不定的人,就直接跟着一起走了。

    到了这里,寨子里面已经有一大半的人都出去了。

    剩下来的人也慌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因为恐惧而被真正留在这里。

    打破这种诡异局面的是那天晚上。

    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从寨子外面惨叫着跑了回来,他的身上布满了抓痕,身上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了。

    那个人死撑着对看到的人开口说了一句千万不要出去,他们全都不是人后,也直接死了。

    但这时候,村子里面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剩下来的人知道这件事后,全都吓傻了,这回他们肯定,那个死而复活的土司,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第四天,当那些之前出去的人想要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被剩下的人给锁在了外面,这时候人们才发现,之前出去了七八十人,但外面剩下来的,居然只有二三十人不到了,被拦在外面后,那二三十人对着寨子里面喊道。

    “把我们锁在外面干什么,一起走啊,我们找到离开的路了!”

    “一起走啊!”

    “一起走啊!”

    里面的人知道具体的事情后,哪里还敢开门,这时候外面的人也注意到里面的人不可能出来了,一个个全都和疯了似得在那里吼着。

    “凭什么,要死大家一起死啊!凭什么你们还活着,我们却要死了!”

    “开门,快点开门!”

    声音越来越杂,也越来越歇斯底里,在夜色中划拉出一道惊恐的血线!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0章:诱骗-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