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间地狱 -> 书目 -> 第059章:诡异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9章:诡异

    那些之前从女尸身上扒下来的东西,这时候都给装回去了,不过木扎还是很敏感的发现,女尸身上的那块蓝尘玉还在木哈的手里死死的拽着。

    木哈的死让原本如同死灰一般寂静的寨子也杂乱了起来,后来那几个一起去倒斗的人也把前一天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寨子里面的人听完后也都在那儿骂木哈缺德,活该遭天谴。

    骂完后,该处理的事情还是要处理,毕竟寨子里面的人还是要继续生活在这的,如果不解决那个女尸的问题,鬼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对其他人出手。

    所以一群人出去讨论了半天,最后决定了,焚烧那具女尸,虽然不清楚木哈的死到底是不是这具女尸干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不是,这具女尸都很诡异,留着对寨子没有任何好处,想要村子接下来过的更加安宁一些,就只能把这女尸给焚烧了。

    当然,在场的人也不确定被女尸撕咬了后,会不会传染,就决定把木哈也给烧掉。

    这个提议得到了全寨子所有人的同意,毕竟不管是那个女尸,还是木哈,都不太受寨子里面人的欢迎。

    话说到这的时候,木扎怔了怔,有些不太想说下去,我看了木扎一眼,开口询问道,“怎么不接下去说了。”

    木扎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捂住自己的脑袋,在那儿哭着,很是懊悔的样子。

    我不知道木扎为什么会这样,但也差不多想明白过来了一点,开口说道,“你坏事了?”

    木扎点了点头,把车停了下来,抽了一根烟后,情绪这才开始慢慢稳定起来,也就继续开始说了起来。

    选择去处理尸体的人是木扎,去烧尸体的时候,木扎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窍了,他居然没有把蓝尘玉给还回去,而是从木哈的手里把蓝尘玉给拿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兜兜里,等他转过头去想要烧尸体的时候,却发现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现场根本就看不到那个该死的女尸,这可把木扎给吓坏了,他在四周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等再次回来想要烧木扎的尸体时,连木扎的尸体都不见了。

    我一听到这,就意识到不对劲了,这木家寨八成是闹僵尸了,说实话,通过这几个月的学习,我清楚了一件事,这些神啊鬼的,最恐怖的不是厉鬼,而是僵尸,因为懂一些玄学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被厉鬼所伤,但僵尸就不一样了,僵尸这种东西拥有实体,哪怕是道行再高的人都免不了和僵尸动手,很有可能会被僵尸所伤。

    不过这里面有一点很值得去深究,那就是僵尸基本上只会吸血,而不会去吃人的心脏或者什么东西,而听木扎所说的,这个僵尸居然会吃掉木哈的心脏,那就耐人寻味了,我觉得这个女尸,可能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僵尸。

    木扎被女尸和木哈的尸体骤然消失给吓坏了,不过他不敢回去说这件事情,只能装模作样的把草席,柴火给点了,假装出已经烧掉的样子,然后回家躲在自己的被窝里面瑟瑟发抖,心里还有一丝丝侥幸,觉得应该不会出事。

    这一抖,就是一个晚上,第二天木扎醒来的时候,寨子里面还是死人了,死的是一个孤寡老人,老人的死状和木哈是一样的,都是心脏被人给掏空了。

    寨子里的人都聚集在老人的屋子前面,讨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到真出了事,木扎更是不敢说出昨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寨子里的人还是怀疑到他头上了,问他昨天到底烧没烧尸体,木扎连忙说已经烧了。

    最后有人提出来寨子里肯定是出了脏东西了,得请隔壁寨子一个白苗的祭祀过来,那个白苗的祭祀是个懂行的,方圆百里内发生的诡异事情一般都是去请那个祭祀的。

    派去请祭祀的自然就是木扎,毕竟木扎的老婆就是白苗寨里面娶得,木扎带着老婆,两个人去了白苗寨,见了祭祀后,也把木家寨中的事情都跟祭祀说了,祭祀听完后,忽然脸色大变,问木扎那个女尸的身上是不是挂着一条红绳。

    木扎想了半天,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他点了点头,说在那女尸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红绳子,红绳的上面挂着一块块血红色的玉。

    一听到这里,祭祀赶紧摇了摇头,开口说这事情他管不了,是木扎他们自己冲撞了黑苗寨的先祖,被噬心蛊缠上也是他们自己惹的祸,不要来害自己了。

    等木扎想要继续去问关于噬心蛊的事情时,祭祀拿起地上的扫把就开始轰木扎,根本不给木扎说话的机会,等木扎想要带着老婆回木家寨的时候,祭祀让人把木扎老婆绑起来,说是想送死的话,让木扎自己回去,别带着白苗寨的人去送死。

    木扎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白苗寨的门已经被关了,他在门口叫了很久,里面还是不开门,最后木扎想想还是算了,万一木家寨里面真出事了,最起码自己老婆还活着,也就想要把这白苗寨的事情带回去和村里人说。

    走回去的路上,已经是晚上了,那天晚上是毛月亮,这所谓的毛月亮也是有讲究的,就是月亮虽然看起来在发光,但却是毛毛的,朦朦胧胧的,根本没光照下来。

    他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穿着的是木家寨的衣服,他刚想上去打招呼,就发现那个人的背影有些熟悉,等再走近一会儿,木扎直接给吓得屁滚尿流差点叫出声来。

    前面这人,居然是早就已经死了的老土司,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了,老土司转过头来,这回木扎看到正脸了,这一看,把他的魂都给吓掉半条来。

    这才埋下去没几天,老土司的脸都已经开始腐烂了,那双眼球中都注满了蛆,看起来很是恶心。

    但木扎一眨眼,老土司的脸却又恢复了,好像刚才木扎看到的都是幻觉一样,老土司看着木扎,轻笑着对着木扎招了招手。

    木扎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前走,但走了几步,忽然感觉到不对劲起来,老土司不是死了吗?最关键的是,他们之前想要报复老土司,想要刨了老土司的坟,但最后却没在坟里发现老土司的尸体。

    这老土司,咋到这来了?

    “木扎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过来吧,给我看看。”老土司开口说道。

    这时候木扎也注意到,老土司的脚是踮着的,怎么说呢,就好像他的脚后跟,还有一个人的脚垫着一样。

    木扎这时候要是还没发现不对劲,就真的是一个傻子了,他对着老土司摇了摇头,转头快速的朝着白苗寨的方向跑去。

    那老土司见到木扎跑了,摇了摇脑袋,也没有去追,而是继续呆在这条路上,仿佛他就应该在这里一样。

    木扎这一跑,根本就不带停的,等跑到白苗寨前面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不停的喘气,都缓过气来后,他就拼命的敲打白苗寨的大门,大声的叫救命。

    但里面的人根本就不让他进来,过了好一会儿,祭祀这才从大门里面出来,见到木扎后,叹了一口气说这事情他的确是管不了,不过他认识一个人可以救木扎一命。

    木扎一听,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连忙问是谁。

    祭祀给了木扎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木扎连夜跑到丽江城内,到电话亭里面拨通了这个电话。

    电话里面的那个人说过两天会有人来帮木扎解决这件事,得到确切答案后,木扎也不敢回木家寨,而是在丽江城内的亲戚家住了两天,然后就借了一辆车来机场。

    再之后,就碰到我了。

    听到这后,我也是怔了怔,感情这事情是这样的,虽然不知道白狐为什么要帮木扎他们寨子,但这里面显然是有所目的的,他让我来,估计就是想让我出手去解决这木家寨的问题,在另外一种程度上,也算是考验我吧。

    我抿了抿嘴,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那个祭祀,他说的那所谓的噬心蛊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而且看样子,他和白狐应该也算是认识的,不然不会把白狐的号码给木扎。

    一想到这,我就转头对木扎开口说道,“去白苗寨。”

    “啊?去白苗寨做什么?”木扎开口疑惑道。

    我却不再回答了,和不懂的人解释再多,也没什么作用,所以我干脆就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很快,木扎就把车子给开到了白苗寨,等到了后,我让木扎去准备几斤糯米和黄豆,一会儿买来送过来给我,然后就自己进了白苗寨了。

    这白苗寨不大,年轻人基本上没有多少了,都是一些老人家,说起来也奇怪,这些老人家看到我的时候,眼眸中都带着一丝震惊,怎么说呢,就好像我的到来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一样。

    我皱起了眉头,走到一个老人家面前,开口询问道,“老人家,请问,你们寨子的祭祀家要怎么走?”

    “像,实在是太像了。”那个老人家看着我,不停的在嘴里嘟囔着。

    过了好一会儿,老人家这才指了指一间土屋,开口说道,“祭祀家在那边。”

    我点了点头,直接朝着祭祀家走去,我刚进祭祀家,就看到一个老婆婆盘坐在屋子门口,而在院子里则长着一棵歪把子树,歪把子树的旁边有一口黑色的大水缸,那口大水缸里面也不知道养了什么东西,不停的传出来吱吱吱的声音。

    我看了一眼那个老婆婆,开口询问道,“这里是白苗祭祀的家吗?”

    “坐吧,江流,我等你有段时间了。”那老婆婆用手里的拐杖指了指院子里的板凳,开口说道。

    我怔了怔,想起来这个老婆婆可能也认识白狐,也就没太多想了,坐了下来,开口说道,“说来也惭愧,这次我来找您,是为了那噬心蛊的事情。这噬心蛊是什么东西?”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也只知道一个名字,具体什么作用只是一知半解的,不能给你太多的答案。”老婆婆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不知道婆婆怎么称呼。”我开口询问道。

    “叫我黄婆婆就可以了。”黄婆婆闭上了眼睛,开口说道,“这噬心蛊,是黑苗的手法,在黑苗中那些圣女,死后都会在体内植入噬心蛊,据说可以保持容颜千年不变,最关键的是,可以惩戒那些对圣女尸体不敬的人,黑苗和我们白苗早就分家了,所以对于黑苗的手法,我也不是太了解。”

    我点了点头,“那照您的意思来说,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僵尸咯?”

    “当然不是。”黄婆婆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声很是恐怖,“噬心蛊是母虫,可以繁衍开来的,除了母体之外,其他任何一个被繁殖的个体都会保持意识,也就是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一心会追随母虫罢了。”

    我顿了顿,开口说道,“那木家寨的事情我也了解了一些,也就是说,除了那个女尸是没有意识的,其实那个死掉的老土司和木哈,都是有自己的意识的?”

    “老土司这事情我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木哈的确是有自己的意识。”那黄婆婆开口说道。

    我总觉得那黄婆婆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但就在我想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忽然从外面爬进来一条白蛇,说来也奇怪,看到这条白蛇后,黄婆婆的脸色骤然变了,直接拿起地上的拐杖起来就打。

    等那白蛇跑开后,黄婆婆的脸色这才好一点,她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走吧,我没什么可以帮得上你的。”

    我顿了顿,这让我更加确定黄婆婆隐瞒了什么,但既然她不想说,我总不可能逼着她说啊,所以虽然心里还是有所疑惑,我还是朝着外面走去。

    走出去过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吧,那木扎也买了糯米和黄豆过来了,估计是心系寨子里面的人,生怕自己买的不够,木扎黄豆和糯米都买了整整一袋。

    我这时候有些不太好意思告诉他,这些糯米和黄豆是对付僵尸用的,既然木家寨里面的人不是僵尸,那么这些糯米和黄豆根本就没啥用,估计也就只能拿来煮个糯米饭吃吃。

    走的时候,我忽然转过头去问木扎,“这黑苗和白苗有啥区别啊。”

    “这白苗和黑苗其实是苗族中的分支,以前他们是完整的苗族,后来因为理念不同,所以才分开来的,在我们这,白苗主医,黑苗主蛊,两边都是自称苗裔,笼统上来讲,就是一个流派分成两个派系分流下来罢了。”木扎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虽然木扎说的不是很详细,但应该知道的,我也都差不多清楚了,不由得心生好奇,开口说道,“那你们纳西族有没有这样的分支啊。”

    “传说中有,但我也太清楚到底是不是。”木扎有些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

    我皱起了眉头,开口询问道,“哦?这里面还有什么说头不成?”

    “其实你只要上玉龙雪山,自然可以看得到,东巴神国,听说在古代,我们纳西族那些有着大智慧的人,都会进入这东巴神国,居住在玉龙雪山之中,号令整个纳西族,后来在明朝木家崛起后,这东巴神国就慢慢没落了,后来也没有人清楚东巴神国里边到底还有没有人,那些之前那些住在东巴神国之中的人又去哪里了呢?”木扎开口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东巴神国的时候,我的眉头猛地跳了跳,内心有着一丝悸动,总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但等我仔细去寻找到底为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找不到,说起来这几个月来这种感觉也经常出现在我身上,用白狐的话来讲,就是我的记忆可能要复苏了,只是因为我个人的意识还存在,所以把那个记忆给压了下去,只要接触的熟悉东西多了,我个人的潜意识就会越来越弱,这样属于那个江流的记忆就可以复活了。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在脑海里面琢磨那东巴神国的事情,过了没多久,木扎把车子停了下来,开口说道,“前面就是我们村子了。”

    我愣了一下,下车去一看,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古老的寨子,寨子的门禁闭着,而在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苗人衣服的女子,那女子似乎也注意到有人来了,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那个女子很漂亮,只是一个对视,我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失守了。

    与此同时,红药迅速的从我腰上的小鼓里面钻了出来,死死的盯着那个苗裔女子。

    那女子看到红药后,怔了怔,忽然对着我很是诡异的笑了起来,血红色的朱唇裂开一道不可思议的弧度。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白狐打来的。

    我愣了一下,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白狐的声音,“你人呢?我安排去接你的人,怎么说没找到你?”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9章:诡异-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人间地狱》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只喝AD钙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