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八十三章 免得请神容易送神难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八十三章 免得请神容易送神难

    楚乔收到孙湘的消息,自然安排美萝着手去调查。

    “楚总,那家医院,我已经去仔细做过调查,不过收获甚微。”美萝恭敬地立于她书桌前,清丽的脸上虽没有多少表情,却是另一番知性的风情。

    “正常,她既然处心积虑的下了套儿,自然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便让我们查到什么,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楚允也该学聪明了。”

    楚乔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桌面,“这事儿你交给宋奎吧,让他盯着就行,若是真找不到什么也是没所的,就算找到了又如何?汤成也不会信咱们的。”

    美萝微微颔首,“是,我明白了。”

    “对了,你跟萧靳……”

    “走个过场而已,萧助理似乎想断了什么人的念头。”

    楚乔抿了抿唇。

    原来是这样。

    当真是人生如戏,不止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还要不时地走两场客串。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

    美萝退出书房,面无表情地朝走廊那头的楼梯走去。

    路过某房间时,正好遇见奕少轩从里面开门出来。

    “美萝助理,来找我嫂子?”

    “嗯。”美萝淡淡地答应了一声,继续朝前走去。

    “美萝,你干嘛老躲着我。”

    “我有工作,很忙。”

    “你是不是忘了那天晚上……”

    “哪天晚上?奕少爷在说什么?”

    奕少轩也不恼,非常有耐心地继续跟在她身后。

    “别再跟着我了。”

    “那你告诉我,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

    美萝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过身,非常平静地望着他,“我不知道奕少爷您说的是哪天晚上。我……唔……”

    背上忽地一硬,整个人被推到墙角,美萝瞪大双眼,望着面前突然放大的那张俊颜。

    有没有搞错!

    居然两次让这小男孩儿给强吻了!

    她忽地用力,一把将奕少轩推开,“再缠着我,我告诉你嫂子!”

    “好!”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我们去找我嫂子。”

    “胡闹!”美萝冷冷地甩开他的手,“堂堂奕家少爷,做事儿还是该有些分寸的好!”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不远处,楚乔正开门准备从书房出来,见到这般情况,赶忙又缩回了脚。

    等到奕少轩也走远,她这才重新打开了书房的门。

    奕少轩和美萝?

    什么时候的事儿?

    楚乔下楼,方巧遇到尹尉进门。

    “尹公子,倒是好些日子没见着儿了,爱修最近忙设计也不来了,你也便跟着不来了,我这儿想凑个麻将搭子都凑不到。”

    尹尉勾起嘴角,俊朗的脸上带着魅笑,“这不是得知你心里所想,赶紧就来了嘛。”

    “尹公子,奕董在楼上书房等您。”

    萧靳正好下楼,忙将尹尉迎到楼梯口。

    “轻宸找尹尉?”

    “是的夫人。”

    楚乔皱了皱眉。

    奕轻宸找尹尉干嘛?

    他们俩先前不是并非很熟吗?

    一想到尹尉的身份,和他平时处事的风格,她的心里隐约产生了一种不祥之兆。

    原准备出去外面儿溜达一圈,索性又改变了主意,转身上了楼。

    轻轻地叩了叩书房的门。

    “进来。”

    清冷的男声一如既往的清贵,在看到房门打开后,进来的那个人时,又瞬间变得温柔无比,仿佛裹了蜜。

    “老婆。”

    “没打扰你们吧。”

    “自然没有,怎么了?”楚乔的想法。他自然明白,无非是担心他又开始做贱那些人。

    尹尉装模作样地打了个瞌睡,“我先去客房躺会儿,刚下的飞机,这会儿得去好好补补眠。”

    “嗯,先去吧。”

    眼瞧着尹尉出了书房的门。

    楚乔便收起方才的笑脸,换上满脸的严肃。

    “奕轻宸,答应我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做到。”

    “放心,我不会食言的。”奕小乔只说不让他出手,又没说不让别人出手。

    “最好是这样,若是被我知道你骗我。”楚乔警告地指指他,“你就完蛋了。”

    奕轻宸捧着她的手指吻了吻,将话题一岔,“后天是外公的寿诞,咱们得早些回老宅才是。”

    “嗯,寿礼我已经备下了,到时候一并带过去便是。”

    “你真贴心,往年我都是交给萧靳办的。”他重新坐回书桌后,轻轻拉过她的手,将她放在自己大腿上。

    “真傻,以前单身,现在还是?娶老婆,老婆自然要帮你操持这些啊。”

    楚乔这话,奕轻宸觉得自己心里暖得不得了。

    老婆。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词儿。

    两人正说着,奕少衿忽然推门进来。

    “小乔,聊五毛钱天呗。”

    楚乔伸手往她面前一摊。

    奕少衿摸了半天也没从口袋里摸出半个钢镚儿来。

    “先欠着,等凑够一百再给。”

    “你这是打算把我口水都聊干呐!”

    楚乔一说这话,奕轻宸立马急了,“这可不行!”

    口水都干了,那他亲亲的时候不是干巴巴的。

    诶……

    一想起来就口感不好。

    楚乔跟着奕少衿出了书房的门,拐向另一侧露台。

    镂空乌金色铁艺小圆桌的水晶花瓶中,一枝深紫色的路易十四开得正艳。

    “怎么了?”楚乔随意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你猜我昨儿在酒吧瞧见谁了?”

    “谁?”神秘兮兮的。

    “奕韵之和陈学而!”

    “不会吧!他们俩好上了?”楚乔记得那日在秦沫沫的婚礼上,奕韵之就是被陈学而给带走的。

    这个陈学而的父亲,可不就是先前包养&b;jrb组组长张晓妍的陈市长,这父子俩,在京都某圈儿,那是出了名儿的好玩儿。

    “谁知道呢。”奕少衿玩味儿地扯了扯唇角,“说不定是睡出感情来了。”

    “应该不会,奕韵之都去做处女膜修补手术了,如果她想勾搭陈学而,又何苦这么麻烦,况且以她的心性,应该是完全看不上陈学而的。”

    奕少衿惊叹,“你这消息,可真够灵通的啊!”

    楚乔笑了笑,“只是凑巧,凑巧听到了这个消息,又顺便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你该不会……”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相视一笑。

    晚饭席间,奕韵之特意让奕少轩将她抱下了楼。

    “哥,嫂子。大表姐。”

    奕轻宸点点头,“嗯,腿上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就是有点儿疼。”

    奕少衿自从那天跟奕少轩面前撂下话说自己再也不管他了,这会儿居然也罕见地没有跟奕韵之呛声。

    莫名其妙的,奕少轩反而觉得自己有些不习惯了。

    “嫂子,大表姐,这是送你们的礼物。”她将手上的三只礼盒推了两只到她们面前。

    然后才将另一只放到奕轻宸面前,“哥,这是送你的。”

    后者淡淡地“嗯”了一声,“费心了。”

    奕韵之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奕少衿则继续埋头吃饭,既不吭声儿,也没收下。

    奕少轩见她这样,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笑对楚乔道“嫂子,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这是小韵子特意去为大家选的。”

    楚乔打开礼盒一瞧,某品牌情侣对表中的女款,她下意识地望向奕轻宸面前的礼盒。

    心想着她该不会开窍了,特意买情侣对表送他们夫妻俩吧,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嘛。

    “轻宸,不打开看看吗?小韵特意去选的哦。”

    楚乔“顺手”抄过他的那只礼盒。

    打开一看,嘴角迅速蓄起一抹嘲讽的笑。

    果然不是呢。

    另一品牌情侣对表的男款。

    奕韵之还真是,别有用心。

    “嫂子你喜欢吗?”

    奕韵之一脸讨好地望着她。

    “挺喜欢的,小韵费心了。”

    “那就好。”奕韵之转而望向奕轻宸,“哥,你喜欢吗?”

    “嗯,你嫂子说好就好。”这么幼稚的款式,他喜欢那就怪了。

    “吃饭吧,吃完再看。”奕轻宸指指候在一旁的吕管家,“将东西先收起来,餐桌上放这些不卫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奕韵之当下面色一僵,握着筷子的手,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奕少衿讪笑了两声,搁下了碗筷上楼。

    “不再多吃点儿吗少衿?”

    “没胃口,待会儿我们出去吃宵夜。”

    “少衿你不打开看看吗?”奕少轩一脸期盼地望着他。

    奕少衿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怎么?我收不收礼物你也要管?”

    奕少轩愣了一下。

    从小到大就没见奕少衿这样过,她的性格一直十分直爽,跟谁都处得来,唯独除了奕韵之,以及帮腔奕韵之时的他。

    奕少衿忽然间不搭理他了,心里竟突然见空落落的。

    “也好,好久没出去吃宵夜了。”楚乔扫了眼僵持的两人,搁下碗筷起身,“我也吃饱了。”

    奕轻宸的眸光淡淡地扫过她面前那只尚且满满当当的碗,“不吃完不准走。”

    又对旁的女佣吩咐道,“去将夫人的甜汤先端上来。”

    “轻宸,医生建议少量多餐哦。”

    “再喝一碗汤,喝完就放你自由。”奕轻宸从女佣端来的托盘里取过碗,又将她的椅子往前拉了一些,“过来坐下。”

    楚乔扫了眼满目嫉妒的奕韵之,老老实实地坐在他身旁。

    他侧过身,正好面对着她。

    修长干净的手端着碗,描金绘彩的华贵在他的指尖显得格外优雅,一手则轻轻地勺着甜汤轻轻地吹了吹。

    他那纤长的略微垂下的睫毛因为这轻微的动作而小心翼翼地轻颤着,削薄的唇畔溺满宠爱。

    “慢点儿,烫。”

    精致的小勺儿缓缓送入她口中。

    楚乔怔怔地望着他,心在那一瞬泛起无数涟漪。

    那种温暖,好似站在雪山的巅峰,享受那一抹最极致的阳光。

    纯澈而独一无二。

    在这个空间内,时间是静止的,空气是凝滞的。

    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奕韵之狠狠地瞪着面前那视若无人的奕轻宸和楚乔,尖锐的指甲用力地抠着椅面。

    晚饭后,楚乔陪着奕少衿在庄园里逛了一会儿,直到后者喊饿,两人才吩咐司机备车前往市中心。

    车子才刚在路旁停下,司机替两人打开车门,还没等楚乔下车,一年轻的短发女孩儿忽地一下扯开司机钻入车内,直接车门“砰”地一声合上了。

    楚乔狐疑地扫了那女孩儿一眼,她身上那股子特殊的香水味儿让她极为印象深刻。

    “你是……”

    “嘘!”短发女孩儿指指车窗外,朝她做了个拜托的动作。

    车窗外,几名身着黑衣,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正快速朝这边奔来。

    楚乔将她的脑袋摁低了一些,放下点儿车窗,对着车外的司机随意道“忽然不想吃了,回吧。”

    “是。”

    司机恭敬地答应了一声,还以为楚乔跟方才蹿上车的陌生女孩儿认识,也没说什么,发动车子便驶离了现场。

    等车子开出数百米远,那女孩儿这才松了口气,直起身子,操着一口别扭的普通话,对两人道“谢谢……你们”

    楚乔一愣。“日本人?”

    “嗯,k.”短发直接从后座钻到副驾驶座,坐定后才重新转过身子,对后面的两人伸出手,“你好,我是,小谷千代,请多多指教。”

    那一头设计感十足的短发俏丽有余却不失妩媚,张扬明媚的脸上,是一抹干净的笑。

    明明是两种很矛盾的感觉,妩媚而干净,可融合在她身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突兀。

    “我是楚乔,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我是奕少衿。”

    “我们,见过?”小谷千代惊讶地盯着两人,闪烁的眸光亮如辰。

    楚乔莞尔一笑,“酒店电梯口。”

    小谷千代想了一会儿。“噢……我想起来了,我撞到了你们,抱歉抱歉。”

    “没什么。”楚乔笑了笑,往后指指窗外,“你,似乎有点儿麻烦。”

    “是的,我有麻烦了。”

    她的中文不好,听起来有些拗口,却格外有俏皮的味道。

    “我能,麻烦你们,送我,去机场吗?我,不敢,下车。”

    “自然是可以的。”楚乔转而对司机吩咐道“改道儿去机场。”

    “谢谢。”

    “你要回东京?”

    “不,去市。”

    “哦,市是个地方,东方明珠。希望你能玩得愉快。”

    “嗯,谢谢。”小谷千代双手合十连连朝她感谢。

    目送着小谷千代进了候机室,楚乔才和奕少衿回到车上,吩咐司机重新开回方才的地方。

    两人才刚下车走进餐厅,几个成年壮汉便从不远处的餐桌旁起身朝她们走来。

    “楚总,我们汤总有请。”

    “你们汤总这请人的方式还真是别具一格呢。”楚乔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眸,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少衿,想吃什么?”

    奕少衿不悦地皱了皱眉,“你们,挡到我视线了。”

    “楚总还是乖乖跟我们走的好,免得闹开了,大家的面儿上,都不好看。”

    “哦?”楚乔玩味儿地挑眉,“你们预备怎么闹?”

    “楚总应当明白我们汤总的良苦用心,你惹得我们四姨太流产这事儿,如果传出去,想必奕老爷子的面上也会挂不住吧!”

    奕少衿不以为然地冷笑了两声,“到底是没摸透我爷爷心思的人。”

    “奕大小姐多虑了,我们汤总只是单纯地想请楚总过府一叙,没有别的意思。”

    “你们家汤总开窍了,终于知道找个会说话的人了。”楚乔起身,拍拍奕少衿的手,“少衿你先回去,我这宵夜去汤家吃也是一样的。”

    “不行,你想吃独食?”

    奕少衿当场拽住楚乔的手。

    开玩笑,让你一个人去冒险,被奕轻宸知道后非捏死她不可!

    那家伙狠起来是变态滴!

    “没事,放心吧,汤总既然能请我过府,定然也要负责将我平安无事地送回家,否则他不是明摆着跟奕家公然叫板嘛,再者,关于他家四姨太的事儿我也有必要跟他好好说清楚。”

    楚乔笑望着那几人,为首的人明显面色一白。

    奕家虽然一直行事低调。不常出现在公众目光下,但毕竟是京都乃至国最具影响力的家族。

    虽然汤成背后跟日本的山口组有些交集,但能不得罪的情况下,自然还是保守处事为妙。

    楚乔跟随着那些人,直接上了汤家的车。

    奕少衿这才赶忙掏出手机给奕轻宸打了个电话。

    汤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仗着这么些年的累积,如今汤家别墅的气派在京都也是数一数二的排场。

    楚乔一进门,汤成已经坐在酒席旁等她,整个大厅空荡荡的,除了他便再没有其它多余的人。

    “楚总别来无恙。”

    汤成笑着起身对她作揖。

    眼前这着一袭宝蓝唐装的中年男人明显比些日子婚礼上西装革履的新郎要更有气魄一些。

    “汤总真是客气了,您是长辈,原该是我来拜访的,如今反倒叫您派人来请,我这儿还真是过意不去。”

    楚乔气定神闲地朝他回了个揖。

    两人一脸寻常地在红木雕花圆桌旁坐下,仿佛真就是为了吃饭叙旧才坐到一桌似的。

    “按说我是做不得你长辈的,毕竟我这四姨太可是楚总的妹妹。”

    楚乔自然是明白汤成忽然提起楚允的目的,不动声色道“楚总您客气了。楚允是楚允,您是您,长辈就是长辈,不存在做不做得的说法。”

    汤成笑了笑,“一听楚总讲话便知道是个与众不同的,到底是奕家的媳妇儿,就是跟外面的不一样。”

    说真的楚乔这个女人,若非她害得楚允流产,他本是不大打算跟她为敌的。

    毕竟是奕家的媳妇儿,又是个有魄力的,但这会儿,不论她是个什么情况,汤成都对她恨得是牙根儿直痒痒。

    “汤总客气了,楚乔不过是普通的女人,做点小生意,安安生生地过日子,既不想得罪谁。也不愿被谁得罪。”

    “楚总是谦虚了……”

    两人正说着,楼上的楚允不知是否听到动静,立马跑了下来。

    仗着在汤家,又有汤成在身旁,上去便欲要楚乔好看,幸亏让汤成一把抱住。

    楚乔讪笑了两声,“四姨太这动手动脚的毛病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改,总是这么躁动,做女人,到底还是要温柔娴静些,才能讨得男人的喜欢。”

    “楚乔,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吃饭?闲聊?谁知道呢?”

    楚允被她这风淡云轻的模样儿给气得够呛,“

    “老爷……老爷……”她窝在汤成怀里当场泪如雨下,“老爷,你让她走吧,我真的不想再看到她,她就是个噩梦,一看到她就会让我想起咱们无辜的儿子。”

    “别哭别哭,医生说你最近身子虚得很,再哭就该熬坏了。”楚允一哭,汤成不由得又想起从手术室里被拿出来的他那未成形的儿子。

    心下不由得愈发憎恨起楚乔来,面上却依旧是一脸寻常。

    对随即跟下的楚允的贴身女佣道“带四姨太先上去休息吧,好好顾着,她现在哪里是下床的时候。”

    “是。”

    女佣唯唯诺诺地搀了楚允便往楼梯口走。

    汤成这才对楚乔歉疚道“冒犯了楚总,允儿最近心情不好,还请您见谅。”

    “自然不会,您多虑了。”

    楚乔重新坐回到桌前,精致的脸上是淡淡的优雅,从头到尾都是那般的平静。

    汤成不由得感慨,这若是个男人,必定是个对手。

    倒是投错了胎。

    “汤总这大半夜的,兴师动众将我请来。恐怕不仅仅只是吃饭喝酒这么简单吧。”

    汤成深意一笑,“楚总多虑了,仅仅只是喝酒闲聊而已。”要对付一个人,自然是要了解这个人,而最好的办法,便是面对面地接触。

    凭他数十年的阅人经历,自然是不怕斗不过这么个小姑娘。

    “今天之前,我都还不曾这般佩服汤总。”

    汤成举杯,“哦?此话怎讲?”

    楚乔提壶缓缓替自己斟满一杯,迎上汤成手中的杯,“扪心自问,若是我,面对一个自己恨得牙根儿直痒痒的人,我还真是端不了这一张好脸色。”

    “楚总真会说笑,你可是我四姨太的亲姐姐,我又怎么会……”

    “我这个人直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从来都是由着自己性子来。”

    “那行。”汤成忽然搁下手中的杯,“那咱们就来说说那日楚总您和我四姨太在购物中心的事儿吧。”

    楚乔笑了笑,也不吭声儿,而是意味深长地扫了眼汤成。

    “您觉得这事儿从我嘴里说出来,有意义?”

    “一个巴掌拍不响,既然这事儿已经发生了,那必定是要解决的,我总不能光听我四姨太的片面之词吧,也总该给楚总一个解释的机会。”

    楚乔懒懒抬眸,“看来汤总倒是个深明大义之人……”

    “老爷!”门口忽然跑进来佣人来,慌慌张张地对汤成道“外面,外面来了好多当兵的!”

    楚乔抿了抿唇。

    汤成忽然哈哈大笑,“到底是奕家的人,动作就是快,看来咱们今儿个这酒是喝不成了。”

    “下次吧,下次我做东。请汤总好好儿喝一壶。”

    楚乔起身,忽然别有深意道“不知汤总有没有听说这么一句话。”

    汤成饶有兴致地望着她。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标,一切笔直都是骗人的,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

    “后面应该是,‘时间本身就是一个圆圈’。”

    楚乔微微一笑,“告辞,咱们改日再聚。”

    汤家院儿里,数百名士兵已经将这栋别墅里里外外围了个团圆,一条条黑色的长枪井然有序地正对着汤家大门。

    楚乔出了汤家客厅的门,一眼便瞧见人前的奕轻宸。

    一袭精致的黑色手工西装,在众多军绿色迷彩中显得格外醒目。

    单是静静地站着,那气质已是浑然天成,有种与生俱来的矜贵和王者风范。

    “老婆,我也接你回家。”

    他上前几步,拥她入怀。

    感受着他稳健的心跳,心却是异常的平静。

    他总是以这种直白的方式强势地庇佑着她,那种强烈的,带有震撼性的安全感使得楚乔莫名的心安。

    “只是来汤府喝杯清酒,原本就打算回的。”

    “谁批准你喝酒的?”

    他顿时冷了脸,蹙起的眉头昭示他此刻内心的不悦。

    “奕轻宸,你凶我!”

    后者立马换上一脸柔情,“我错了,刚频道没来得及调回来。”

    “这还差不多。”

    “奕先生到来,有失远迎啊!”汤成从客厅作揖走出,虽身处众机枪枪口下,倒也是面色坦然,没有任何异样。

    到底是经历过风雨的人。

    虽先前从未见过奕轻宸,但单看他对楚乔的态度便可推测来人的身份,必定便是传说中极其疼爱楚乔的奕家公子。

    “哟,看来奕先生是极疼爱妻子的,带了这么多人来接,你瞧我这小院儿里也是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奕轻宸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听说汤先生兴师动众地将我太太请来了汤家,这大半夜的,汤先生以后还是少折腾为妙,免得哪一回,请神容易送神难。”

    汤成顿时面色一僵,面前之人的气场竟莫名使他一阵心慌,纵横黑道数十年,这还是头一次,被个年轻人给震住。

    原以为哪怕是奕家人,多多少少也是要卖他几分薄面的,谁知道眼前这位却丝毫没有要将他放在眼里的意思。

    不好面上撕破,只能僵硬地笑了笑,“多谢奕先生提醒,汤某记下了。”

    奕轻宸这才敛了眸,搂了搂怀里的女子,“老婆,咱们回家。”

    “好。”楚乔对汤成笑道“打扰了,告辞。”

    “慢走。”

    汤成目送两人离开汤家别墅,才对候在身后的助手吩咐道“去查查,这到底是奕家的几公子,实在是面生的很。”

    助手微微颔首,转身告退。

    两人回到br庄园,夜已深。

    楚乔正欲回房,对门的奕少衿却突然从房间了探出脑袋,朝她招手。

    “少衿叫我,我先过去一下。”

    后者顿时面露不悦,“大晚上的,她还能有什么事儿?别理她。”

    “你乖乖先洗澡,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行,我要跟你洗鸳鸯浴,”

    奕轻宸不由分说地将她拦腰一抱,直接一脚带上了房门。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奕少衿当时有个感觉便是这门砸她脑门儿上了!

    因着明日便是奕老爷子的寿诞,这日楚乔特意起了个大早跟众人一块儿提前到奕家去帮着准备。

    原先奕老爷子是不打算大操大办,但因着这回家里多了个外孙媳妇,想着正好借由这个机会让她正式在众人面前露面儿,奕家社交圈儿里的人也好认识一番,免得日后在什么事儿上唐突了她。

    索性也就由着他们去操办了。

    众人见过奕老爷子,方巧奕老爷子找奕轻宸有事儿相商,奕少衿这才得了机会让楚乔拽离奕轻宸身旁。

    “奕轻宸这家伙已经走火入魔了,迟早有一天他看不到你会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的,真的。”

    “得了,你就别打趣儿我了。”楚乔挽了奕少衿的手,“走着,趁着这会子闲工夫,咱们去大院儿里逛逛,说到底来了这么多回,我还是从来没逛过这军区大院儿呢。”

    等两人出了奕家的门儿。

    楚乔这才忍不住问道“昨儿晚上想找我说什么?”

    “奕韵之昨儿半夜出去了来着,不过没多久便回来的。”

    “她的腿不是还没好?”

    奕少衿讥讽道“她腿若是好了,哪儿还会有机会缠着少轩,让他照顾她?”

    “明儿个寿宴上,你最好还是留意着点儿。”奕少衿想了想又道“不对,应该是现在就开始警醒,从一踏入奕家老宅便要开始警醒,毕竟是在长辈们的眼皮子底下,若是让她坑了,就怕不好翻身了。”

    “放心。”楚乔拍拍她的手,“我会留心的,你自己也要注意这点儿,她那人是说发作就发作的,谁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下套。”

    “嗯,晓得了。”

    “嗨,少衿姐。”

    两人正聊着,陈学而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噌”地蹿到两人面前,差点儿没将人吓着儿。

    “找削呢,回头吓到你嫂子,看你宸哥怎么收拾你!”奕少衿笑着冲他扬了扬拳。

    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陈学而风评差了些,但跟奕少衿的关系还是很铁的。

    “这位美女就是嫂子呀。跟天仙儿似的,轻宸哥真是好福气,可把我们兄弟几个羡慕坏了。”陈学而讨好地冲楚乔伸出手,笑道“嫂子您好,我是小陈,跟少轩少衿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嫂子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小弟愿效犬马之劳。”

    外面的人不知道奕轻宸的身份,这院儿里的人可都是清清楚楚的,只是这奕轻宸打小儿便是个话少的,若是这次能跟他老婆攀上关系,那对于以后陈家的仕途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上回少轩可是在喝酒的时候跟他提起过,据说奕轻宸都快把她老婆宠上天去了,每天跟祖宗似的供着。

    楚乔对着奕少衿笑了笑,才对陈学而道“这个陈弟弟还是很不错的,说话客客气气的,我就喜欢这个的年轻人。”

    奕少衿只是了然楚乔的目的。当下应和道“谁说不是呢,咱们这个院儿里,我是最喜欢学而的,说话做事的能力都不错,若是咱们家有个妹妹什么的,我是真真儿地希望学而能做咱们家的妹夫的。”

    “实在是小韵年纪尚小,不然以陈弟弟的品貌跟小韵是正正好儿相配的。”

    陈学而原听说过一些奕少衿和奕韵之不对付的话,本打算不提,谁知奕少衿却道“诶,倒真是,你说咱们家小韵也这么大了,是该考虑考虑这事儿了,三姨三姨夫成天儿世界各地到处旅游,定然是寻不着的,你这个做嫂子的可得多费点心思了。”

    “可不就是,我瞧着陈弟弟就不错,回头我跟轻宸去说说。”

    楚乔意味深长地扫了眼陈学而。“陈弟弟也是啊,一定要好好儿努力哦,做出点样子让大家瞧瞧!”

    “嫂子放心,我一定听嫂子的话好好努力。”陈学而一想到奕韵之在他那身下苦苦求饶的小模样,顿时小腹便燥热得不得了,只恨不得再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再要上几回。

    他先前就是听说奕韵之来了,打算去奕家的,这会儿跟着楚乔她们说说笑笑的,竟也不知不觉到了奕家院儿里。

    “陈弟弟进去玩一会儿吧,少轩也才刚回来,韵之也在,咱们一块儿坐下打个牌培养培养感情。”

    楚乔的提议陈学而自然是求之不得,忙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以后也是,韵之随我们住br庄园,你有时间可要多来走动走动,这时间一久,可不就有感情了?”

    “嫂子说的极是。那往后我便常去叨扰了。”

    “嗯。”

    客厅里,奕韵之原正坐着和奕少轩奕少青聊天,一见到跟在楚乔和奕少衿身旁的陈学而,当场面色一白,拿着杯子的手不由得抖了抖。

    那夜在车内,他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的贪婪样儿顿时浮现在眼前。

    楚乔和奕少衿,这是什么意思?

    “诶,学而来了,正好咱们哥儿几个斗个地主。

    奕少轩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副牌,摆在桌上便洗了起来。

    “小韵子你愣着干嘛,快往里让让,让你学而哥坐下和我们打牌。”

    奕韵之一瞥见陈学而别有深意的目光便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赤身裸体的一般。

    遂起身,欲往外走。

    谁知陈学而已经朝她走了过来,而楚乔和奕少衿则一人一旁坐下,正好堵住了出路。

    她只能咬了咬牙,再次坐下。

    心想着,不管怎么样,当着众人的面儿,他总不至于拿她怎么样的。

    “韵之妹妹,好久不见啊韵之妹妹。”

    一听到陈学而这恶心巴拉的声音她便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韵子,学而跟你说话,你脸红什么?该不会是……”

    奕少轩迟钝,愣是将奕韵之的满腔怒火看成了羞涩,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情况。

    “二表哥,你别胡说……”

    “我瞧着学而弟弟也是蛮好的,长得也是周正,跟小韵还真是挺相配的呢。”

    奕韵之狠狠地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楚乔一眼,“嫂子你说什么呢,人家还小。”

    “哪儿小了?”楚乔有意无意地扫了眼她的胸前,调侃道“我瞧着挺好的,不小啊。”

    奕韵之不由得又想起那日狠掐她胸前的手,如今这手的主人便这么肆无忌惮地坐在她身旁,坐在她家里,仿佛是挑衅。

    这让她心理更觉不爽。

    “嫂子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嫂子如果不喜欢我只说便是了,何苦要这样挖空心思地将我托付出去!”

    奕韵之起身,愤愤离去。

    只留下一圈儿各怀心事的人。

    楚乔和奕少衿一脸寻常地相视一笑,奕少青则别有深意地打量着两人。

    “这丫头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奕少轩皱了皱眉,忙对楚乔道“嫂子你别放在心上,小丫头估计是害羞了。”

    楚乔抿唇轻笑,“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还能跟自家小姑子计较不成?”

    “按我说小乔就是该挨骂的,谁让你多管人闲事儿了,回头她跟轻宸哭去,看轻宸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奕少衿这话,自然是说给一旁的陈学而听的,让他知道知道楚乔可是为了他操的心。

    后者立马朝楚乔递去个歉疚的目光。

    奕韵之的反应陈学而也是看在眼里,狭长的某种微微泛起冷光,狠狠地攥了攥拳。

    贱女人,给脸不要脸。看老子倒是怎么玩儿死你!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们先打牌,我去瞧瞧。”楚乔起身,追着奕韵之方向而去。

    “瞧见没,就说你嫂子是个热心肠,往后你可得好好儿听你嫂子话。”

    陈学而点头称是,原先楚乔的名声他也是知道的,先前还有些不放在眼里,如今见着也真是个不错的人,怪不得奕轻宸喜欢。

    忙道“我明白的,少衿姐费心了。”

    “你们俩说什么呢?”奕少轩发了牌,“打牌就打牌,聊什么天儿!”

    倒是奕少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奕少衿的身上,久久不曾离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八十三章 免得请神容易送神难-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