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八十章 明年你的生日,我嫁给你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八十章 明年你的生日,我嫁给你

    就在这时,楚乔手里的手机忽地一响。

    她瞥眼一看,见是李可莉,遂冲众人歉意一笑。

    “我去接个电话。”

    没一会儿,她便回来对奕少衿道“你开我的车先带沫沫和小韵回家。”

    又转身对凌澈道“你送我去个地方。”

    两者点头称好。

    幽静的茶楼内,李可莉略显不安地等候着。

    “想通了?”楚乔漫不经心地在她面前坐下,“想通了那就说说吧。”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还想问什么?”

    “我是知道没错,但我更想从口中听到事情的真相,到底为什么你们要让应晨雪去毒杀我的母亲?”

    瞟了眼面前那双冷厉的眸,李可莉捏着茶盏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真的会帮我报复应向涪,并且放过我们母女俩?”

    楚乔挑眉,“我本来就是要对付应向涪的不是吗?至于你们母女俩……”

    她笑了笑,李可莉又是好一通紧张。

    “我保证不会动你分毫!”

    “万一你出尔反尔?”

    “你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从你踏进这个门开始,这便是个赌局不是吗?不过很显然,我会是个仁慈的庄家。”

    “好,我就相信你一回。”李可莉说着,神秘兮兮地从手包里取出一支录音笔,推到楚乔面前。

    楚乔拿起,摁下播放键。

    ……

    务必要拿回那封信件,灭口。

    是,我明白了。

    ……

    寥寥数语。

    楚乔一愣。

    这分明是奕老爷子和应家老头子的声音。

    “你一直以为这事儿是蒋家的人干的,对吗?”

    见楚乔依旧愣神,李可莉扯了扯嘴角,继续道“蒋太太原先是有那么些个打算来着,只是被这边的给先下手为强了,所以那边也就没再追究了。”

    楚乔的脸上完全没有李可莉意料中的表情。

    愤怒、憎恨亦或者杀戮,全都没有。

    “什么信?”楚乔面无表情地问道。

    李可莉这才心满意足地轻扯嘴角,“一封关于奕老爷子将国军事机密泄露给蒋家的信件,是你母亲和当时的蒋少爷也就是蒋寒武发生关系的那晚,从他那儿偷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母亲真的是非死不可了呢。”

    楚乔拿了桌上的录音笔,起身朝门外走去。连句多余的话都没留。

    李可莉不解,按道理说不该是这么淡定的样子吧。

    楚乔回到车上,凌澈正抱着后脑躺在座椅上小憩。

    “怎么回事儿你?昨晚上又做贼去了?”

    “可不是怎么的,天天晚上去你家蹲墙角,回回熬通宵,快累死了!”

    “去你的。”楚乔白了他一眼。

    凌澈忽然面露正色,“诶女人,说真的。”

    “怎么?”

    “多留意着点儿,你刚才带来的那小妹妹瞧咱俩眼神有点儿不对劲啊!”

    “哟,眼神不错嘛!”楚乔面露赞赏。

    “那是自然,也不瞧瞧哥以前是混哪儿的,娱乐圈好吗?那小丫头这点子门道到那儿的话,实在是不够看的。”

    楚乔忽然讪笑,“走吧,这几日随我回去住着,我也怪想你的。”

    “女人,你这可是引狼入室哦!”

    “哦?是吗?那就让我瞧瞧你这狼倒是是有多浪!”

    凌澈牵过她的右手,轻轻吻了吻她的指尖,“保证让你高h迭起!”

    楚乔笑了笑,往座椅上懒懒一靠。

    既然奕韵之她这么想看戏,那她便索性站近了唱给她看!

    两人回到庄园,凌澈一进门便直接被奕轻宸的保镖堵在了门口。

    “奕先生的待客之道,还真是别具一格。”凌澈似乎并未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楚乔冷喝一声,“我邀请的朋友,你们想干嘛?”

    众保镖扫了一眼楚乔,又回头望了一眼沙发上的奕轻宸,默默地让出一条道儿。

    纵使再蠢也看出来了,这家里是夫人说了算!

    得罪b顶多就是得罪他一人,若是得罪了夫人,那便相当于得罪了一个夫人+b乘以!

    这种代价,太惨!

    奕轻宸无语。

    他现在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和存在感,就真的低到这种地步吗?

    “轻宸,跟你商量个事儿。”

    奕轻宸见楚乔唤他,立马换上一张笑脸,“老婆只管吩咐便是,咱们家没有商量,只有命令。”

    凌澈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堂堂斯图亚特集团掌舵人,集团董事会主席,这么雷厉风行的男人,在老婆面前居然是这样的!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到!

    原就知道他是妻奴,但从未想到短短数日不见,他的妻奴功力又更上一层楼了。

    不过话说,他真的很羡慕嫉妒恨呐!

    “是这样的,我邀请了阿澈来咱们家住几天。”

    “……”奕轻宸半天才“哦”了一声。

    楚乔瞧他那不情不愿的样儿,又担心他那点子情绪,遂对凌澈道“估计那帮子家伙都在二楼小客厅,你先上去,我和轻宸还有点儿事情要谈。”

    凌澈玩味儿一笑,“我洗白白在床上等你!”

    楚乔白了他一眼,“我晕针!”

    “呀女人你!”凌澈冲她勾勾手指头,“过来,哥带你去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一柱擎天!”

    “知道了。”楚乔不耐地冲他摆摆手,“我待会儿会带个放大镜过去的。”

    凌澈只差没从楼梯上滑下来。

    “l宸宸。”

    见凌澈上楼,楚乔这才朝奕轻宸招手。

    纵使血液里流淌着恶魔因子,纵使人前杀伐冷厉,可他在她面前,永远都只是最爱她的乖宝宝奕轻宸。

    有时候楚乔觉得,只要一看到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她这颗心便会被融化得一塌糊涂。

    原先想解释来着,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索性又咽了回去。

    本来也没什么,解释了反而显得欲盖弥彰。

    伸手替他整了整领口,“下礼拜,陪我去参加秦衍和沫沫的婚礼?”

    深邃的眸中明显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

    这么久以来。楚乔还是头一回这么正儿经地让他同她一起出席重要场合。

    忙答应了声儿,“好。”

    似乎她和他之间,正在以最恣意的姿态朝最美好的方向发展。

    两人上楼,小客厅内一帮子人围成一圈儿又不知在玩些什么,总归是笑声不断。

    见到楚乔,奕韵之忙凑了上来。

    “嫂子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你们在玩儿什么?”

    “之前和你一块儿出门的那个哥哥在教我们玩一种纸牌。”奕韵之一脸天真无邪。

    楚乔笑了笑,“哦?你说的是那个刚才在秦家调戏我的那个帅哥?”

    奕韵之面色一僵,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她身旁的奕轻宸。

    “哥,我……”

    “咱们俩聊天儿呢,你喊你哥干嘛?”楚乔意味深长地凑到她面前,“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不能跟嫂子说的呀?”

    “没,没什么,嫂子我先上楼去了,明儿个还要去公司呢。”

    奕韵之说完便跑了。

    奕少衿原就一直注意着这边儿的动静,瞧见奕韵之走了,赶忙凑了过来。

    别有深意道“瞧你跟凌帅哥要好的,我这儿都替轻宸抱不平呢!”

    楚乔忍俊不禁,戳了戳她脑门,“淘气!”

    因为惦记着第二日要跟奕轻宸去公司,奕韵之早早地便起床准备去敲楚乔的门。

    结果才刚走到拐角,正好瞧见楚乔从一客房内神神秘秘地往外走,那穿着浴袍将楚乔送出门口的男人,可不就是凌澈!

    她赶忙往墙后一隐,悄悄地拿了手机拍了张照片。

    好你个楚乔!

    偷情都偷到家里来了!

    奕韵之想了想,还是取消了今天去公司的打算,又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早餐时,楚乔没下楼。

    奕韵之略显关切道“哥,嫂子呢?她不吃早餐吗?”

    “她还睡着呢,我方才睡醒她才刚进门,说是跟少衿晨跑去了,这会儿且得回笼。”

    奕少衿略显尴尬地点了点头,“是,是呢,晨跑去了。”

    “少衿姐,你真的和嫂子去晨跑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奕少衿面露怒意,“我还能撒谎不成?再说我撒这种谎有意义吗?”

    “奕少衿你就不能好好儿说话吗。”奕少轩立马出声维护,“你是个女人,麻烦你说话轻声细语些行不行?我们又不是聋子!”

    “姑奶奶就是这个样儿,你爱听不听!”

    奕韵之咬着下唇,扯了扯奕少轩的衣袖,“二表哥你别生气了,大表姐不是故意的!”

    奕韵之冷冷地甩了筷子,“不吃了!”

    “这是干嘛呢,大清早的就闹得不得消停!”苍老威严的声音忽地从门口传来。

    众人一僵,忙起身问好。

    “外公,舅舅,舅妈你们怎么都来了?”奕轻宸不解,这么久了,也从来没见这帮子人到庄园来过。

    “小乔呢?”

    “还在楼上睡着。”

    奕老爷子拄着拐杖锤了锤地面,“去把她叫下来,我有些事情要当面问她!”

    奕轻宸僵了僵,奕老爷子这样儿,明显是不高兴。

    别回头火气发小乔身上,惹得她难受才是。

    “爷爷,好端端的,你怎么来了?”奕少衿有意无意地扫了眼一旁的奕韵之,“莫不是什么人跟您说了些什么?你这才急匆匆地跑来兴师问罪来了?”

    “奕少衿你到底是什么毛病?说话别总是夹枪带棒的行不行?谁欠你了?”

    奕少衿一瞧见奕少轩那护短的样儿,便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到外太空去。

    当下横眉冷竖,“带着你的小莲花边儿去!我怎么说话碍着你什么事儿?多管闲事!”

    “好了!”奕老爷子本就一肚子火气,听两人这般闹腾,不由得愈发怒火中烧,“哪儿来就那么多废话,再给老子吵吵儿,全都扔军营了练着去,省得一天到晚不得消停!”

    见奕老爷子发怒,两人这才相互冷哼一声瞥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奕老爷子别有深意地扫了眼一直面色如常立于人前的凌澈,好半天才拄着拐杖朝客厅走去。

    楚乔在得到佣人的通传后,很快便换好衣服下楼来。

    “外公,您找我。”

    奕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阴沉的脸上压抑着浓浓的怒意。

    这般生气的奕老爷子,众人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由得纷纷替楚乔捏了把冷汗。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睡觉?昨晚上都没睡吗?”

    楚乔僵硬地挤出一抹笑,“早上起得早,跟少衿一块儿晨跑来着。”

    奕老爷子下意识地便将审视的目光投注到奕少衿身上。

    奕少衿往前走了两步,面不改色道“小乔早上是跟我一块儿晨跑来着,爷爷您该不会因为外孙媳妇起得晚了些便大老远的兴师动众来这儿吧!”

    “放肆!”奕老爷子狠狠地锤了锤拐杖,“简直是目无尊长!是谁教你的现在满口胡说道!”

    “我没有胡说,小乔就是跟我一起晨跑来着!”

    奕老爷子的脸色愈发难看了几分,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往桌上一拍。

    众人顿时打了个寒颤。

    “轻宸你自己过来看!”

    奕轻宸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在看到手机里的照片时面色明显一僵。

    脑子里头一个想法便是,家里出内鬼了!

    其次才是,小乔怎么会从凌澈的房间里出来!瞧那照片上的时间,就是今天早晨她回房之前!

    手机在众人手中来回传阅。

    一直倚在旁边墙上没吭声儿的凌澈忽然开腔,俊逸的脸上尽是嘲讽,“女人看来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也不怎么样嘛,这点儿信任都没有还要被逼着三堂会审,倒不如……”

    他顿了顿,“倒不如跟我回市,我虽然没有奕轻宸有钱有权,总也不至于委屈了你!”

    奕轻宸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你闭嘴!”

    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

    楚乔面色如常地立在众人面前,“有谁相信我和凌澈是清白的吗?”

    “我!”奕轻宸走到她身旁,牵起她的手,对上座的奕老爷子道“我相信小乔。外公您回去吧。本就没什么事儿,亏您还大清早的带着一家子来欺负我老婆!”

    众人也都纷纷称自己相信。

    奕老爷子那是多少年的人精,一见两人这样儿便知里面必定还有蹊跷,虽被奕轻宸这么当面指责,面色却比方才缓和不少,指指众人。

    “我们都是愿意相信你的,只是这照片都出来了,事关轻宸和你的声誉,我也就不得已而为之了,毕竟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影响的可就不单单是你们俩这么简单了!”

    楚乔点头表示自己理解,又对奕轻宸道“抱歉老公,早上我骗你了。”

    饶是如此,奕轻宸的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满,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搂着她的肩。强势地将她庇佑在怀中,依旧柔声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的,他们相不相信的,不重要。”

    温柔而又坚定的话语,使她的心在那瞬间柔软得不像话。

    奕轻宸,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奕少衿原先一直似笑非笑地盯着躲在奕少轩身后始终保持缄默的奕韵之,直到楚乔说了这话,她才讪笑了两声,“抱歉,我也撒谎了。”

    “你们!”奕老爷子不悦地呵了一声,“到底为什么非要瞒着,快点说清楚,也免得大家误会了小乔!”

    “还不都是因为我们几个在凌澈房里打了一宿的通宵麻将!”奕少衿指指爱修和尹尉,“轻宸这家伙不许小乔熬夜,尤其还是打麻将。小乔怕他不高兴,这不就只能等他睡了再偷偷地溜出来,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去看监控啊,反正这庄园楼道里都是有监控视频的!”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望向楚乔,皆是一脸惭愧。

    “也不知是那个吃饱撑的在背后乱嚼舌头根子,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奕韵之又道“爷爷你可知道这给你发照片的人是谁?”

    奕老爷子愧疚不已,忙道“陌生号码,回头我一定叫人细查,家里藏了个这么狼子野心的东西,可得好好惩治惩治以儆效尤!”

    奕韵之冷笑着扬唇,“谁说不是呢!”

    “bb,花孔雀家真是太可怕了,让我想起了那些劳什子宫斗宅斗的剧,稍不留神就会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下。”爱修傲娇地抱着双臂,“还不如跟花孔雀离婚,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干嘛受这等子闲气!”

    “咳咳……”奕老爷子尴尬地轻咳两声,“也没人说不相信她嘛,只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已,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嘛!”

    其实他内心,几乎是快要愧疚死了,好好儿的,因为一张照片便大清早地带着众人到庄园来讨说法,他自己都觉得无法原谅自己。

    小乔这丫头,这回肯定是委屈惨了。

    “爸爸,我真的好后悔。”一旁的奕南征忽然开腔。

    众人纷纷望向他。

    “我当时应该跟北战一块儿去军营的,这样的话今天就不会有机会陪您来做这倒霉催的事儿了!”

    “谁说不是呢!”宋美帧拽拽身旁的曹尹,“走走走,回去打麻将去,就说了爸爸做事儿不靠谱。”

    曹尹笑着对楚乔道“小乔啊。你可要相信我们,方才那事儿除了外公我们可是谁都没怀疑过你半分的!”

    “咳咳……”奕老爷子才刚端起茶盏呷了口茶,差点儿没给噎死。

    老子果然是你们的爹啊!这么放着坑!

    楚乔无所地笑笑,“舅舅妈妈言重了,外公也是为了我们好,担心我们才来的,你们都别放在心上,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妥当了,原本就是打个牌也没什么的,实在不该瞒着。”

    “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我就说小乔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奕老爷子见楚乔给他铺了台阶,赶忙顺势就下了,“这事儿过去了,谁也不许再提了,若是被安宁那小炮仗知道咱们欺负了她儿媳妇,非得搅得家里不得安生不可!”

    “亏您还记得。”奕南征率先一个出了门儿,“我先去上班了。”

    宋美帧和曹尹也立马跟了出去。

    没一会儿,这帮子长辈便走得个干干净净。

    奕少衿这才懒懒地往沙发上一仰,冷嘲热讽道“我说小乔也真是够憋屈的了,在自己个儿家里还得跟做贼似的被人盯着,轻宸我看你的工作还没做到位啊,居然会出这样的岔子。”

    “的确是我的失误。”原就担心楚乔会因此而迁怒于他,又被奕少衿刻意这么一提点,奕轻宸忙对楚乔保证道“老婆你放心,我肯定会把使坏的人给揪出来让你出气。”

    楚乔瞧着他一脸紧张的模样,笑着掐掐他的脸,“别找了,说不定人也是关心你,怕你被戴绿帽子,没有恶意的。”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样将你推到风口浪尖上,她就是有说破天的理由也是不可原谅的!”

    奕韵之的脸上蓦地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随即恢复如常。

    “哥,你也别那么生气了,嫂子说的对,说不定那人也没恶意的,何苦把自己给气坏了。”

    “哟,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装哑巴呢,原来还会说话呀!”

    奕少轩一见奕少衿开口,立马便开口呛声,“你是不是就没完没了了!”

    奕韵之似乎心情大好,也不与他计较,扯了楚乔,“走着,咱们上楼,跟这种白痴呆在一起,真担心会被传染。”

    “你说谁白痴!”

    “你猜!”

    两人转身,身后只传来奕少轩气急败坏的咆哮声。

    楚乔忽然在想,若是有那么一天奕少轩得知真相了,真不知他该怎么面对奕少衿,替他愁死了。

    “夫人,您的手机响了很久,我刚在您卧室做清洁,就给您送下来了。”

    女佣将手机递到楚乔手中。

    楚乔瞟了一眼,不由得玩味儿地笑了。

    “楚乔!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不是答应我只要我告诉你真相你就会放过我们母女俩吗?为什么雪儿会被警局的人带走!”

    电话那头是李可莉刺耳的咆哮声,楚乔下意识地便将手机拿离耳旁。

    “我只是将那天咱们俩的对话录音截取了一部分给警方,至于你们家应晨雪认不认罪那就是她的事儿了,只要她不认罪,过两天不就出来了?”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你这么费尽心机地把雪儿弄进去还能让她有出来的机会?”

    “抱歉啊。”楚乔笑了笑,“那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事儿了。”

    “你明明答应我了的!”李可莉不依不饶道。

    楚乔忽然冷了声,“拿着今年新上市的录音笔来跟我这儿装模作样,回去告诉楚允,若是真想挑拨离间也请她花点心思把道具做得逼真点儿!”

    “表弟妹看来你这儿似乎麻烦不断呢!”

    “没法子,人美是非多。”

    奕少衿咯咯地笑着。

    两人这儿正说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驶入庄园在门口停下。

    楚乔定睛望去,可不就是孙湘!

    “孙小姐这是又想起我来了。”

    孙湘笑着进门,“可不怎么滴,眼瞧着我马上就要凑份子了,怎么也得让你也破破财。”

    “哟,这可是又有喜事儿了?”楚乔赶忙将孙湘迎到二楼小客厅。

    关了房门,孙湘才继续道“楚允怀孕了。”

    “哟,看来汤总这是宝刀未老。”

    “还笑,你就等着吧,这怀孕的女人事儿妈,到时候有一点儿不舒坦可不就能找到你身上。”

    楚乔无辜地抿抿唇,“合着有老公疼的就是这么欺负咱们这些个单打独斗的女人。”

    “拉倒吧你,你瞧你家老公给你宠的,女人幸不幸福的,一眼就能瞧出来!”孙湘打趣儿道“这都说每个任性的女人背后,必定有一个百般娇宠她的男人,我瞧着楚小姐便是这世上顶任性的女人了!”

    “你这么夸,回头我们家那呆子该乐坏了。”

    两人闲扯了一会儿,孙湘忽然话题一转,“听说楚总和王家有些……”

    “倒是有点儿不愉快,不过这王家最近多灾多难的,也就由着它去了。”

    “王泽丕死了。”

    楚乔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恢复如常。

    若无其事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听说王家已经在准备葬礼了,估计明后天就得发丧……”

    两人正说着,小客厅的门忽然被人敲响。

    “夫人,有送请柬。”

    楚乔和孙湘相视一笑。

    接过一看,果然是王家的。

    看来这世上的事儿啊,总是那么凑巧。

    等送走孙湘,奕轻宸立马便缠住了她。

    “老婆,楚允怀孕了。”

    楚乔横了他一眼,“你的?”

    “奕小乔!”

    奕轻宸当场就怒了,“你侮辱我了。”

    “我天天晚上都侮辱你。”楚乔勾过他的下巴。轻轻地啄了一口,“你忘了?”

    “老婆,求侮辱。”

    后者很没骨气地将脑袋耷拉在她肩上。

    “汤成都五十好几了还能让楚允怀上,咱们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严重地打击到了我的男性自尊,我觉得肯定是咱们平时的‘运动量’太小所导致的。”奕轻宸直接将她往肩上一扛,“老婆咱们继续开工吧”

    “砰”的一声房门紧闭后,锁住了那一室春光。

    许是因为在这会照片的事情上没扳倒楚乔,反而差点儿让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奕韵之终于难得消停了两日。

    王泽丕死得突然,根本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使得王曼露和王煦在葬礼上差点儿大打出手。

    王曼露的意思自然是王煦弄死了王泽丕,没一会儿警方便来人将王煦带走了,说是要协助调查。

    楚乔看了一会儿戏,觉得没意思,正欲走人,却被王曼露给拦了下来。

    “这就打算走了?”

    “怎么?这是要留我喝茶?”

    “自然,你敢吗?”

    楚乔微微一笑,“为何不呢?”

    “楚总这是怕我害你?”王曼露扫了眼一直紧随她身后的宋奎。

    楚乔朝宋奎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在门外等她。

    王家别墅偏厅,除了王曼露还有楚允。

    楚乔原就是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两人会一块儿出现。

    “楚总好本事,居然还能东山再起,只是不知道你这纸糊的山还能稳多久。”经过从前一番事儿,楚允明显比之前稳重不少,看上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都要当妈的人了,还总是到处晃荡,也不怕惊着了。”楚乔转身欲走。

    正如孙湘所说的,见着孕妇还是绕着走比较好,免得莫名其妙出了岔子,背了黑锅。

    见楚乔提起她肚里的孩子,楚允明显面露骄傲。一手叉着后腰一手抚着肚子,起身缓缓朝楚乔走去。

    “我这肚子里的,可是我们老爷的老来子,宝贝着呢,瞧你这结婚这么久了,也一直没个动静,要不,我借点儿喜气给你?”楚允说着,便一把抓过楚乔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摁。

    楚乔手上微微使力,很快便摆脱了楚允的禁锢。

    淡淡地扫了楚允一眼,“你最近也看甄嬛传了?”

    楚允笑了笑,“看来你是身居高位久了,有被害妄想症了,都说了只是让你借点儿喜气,你这人偏不识好歹……”

    两人正说着,偏厅的门忽然被人一把从外面推了进来。

    楚乔笑望来人。正是孙湘。

    “瞧你,亏得我还到处找你,原来你是躲这儿来了。”

    孙湘说话间,拽了楚乔便外走。

    “走吧,还愣这儿干嘛,你老公可是亲自接你来了,这会儿正在车上等你来着。”

    楚乔这冲屋里另外两人笑笑,“抱歉了两位,又未能如愿。”

    出了偏厅,楚乔才对孙湘道“孙小姐可真是及时雨。”

    孙湘笑道“这回你可真谢错人了,快去吧,你老公在外面等你。”

    楚乔朝她挥了挥手,“那行,咱们有机会再约。”

    出了王家的门,上了车。

    楚乔疑惑地望向奕轻宸,“怎么好端端地想起来接我来了?”

    “我刚才在家看甄嬛传来着。”

    “真傻。”楚乔掐了掐他,“待会儿找人把王煦弄局子里弄出来行不?在里面时间越久越容易出乱子。”

    奕轻宸拿出手机也不知道给谁发了短信。

    “这有什么难的,不过一句话的事儿。”

    回到庄园没多久,楚乔便接到了王煦的电话,感谢她搭的手儿。

    事已至此,王家的事儿也算是要告一段落了,若是王煦连王曼露都斗不过,那么楚乔就算把王家双手给他奉上,他也是捧不住的。

    秦沫沫和秦衍婚礼特意选择酒店举办。

    楚乔笑望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新娘子,一时间竟途生嫁女儿的心理。

    一旁奕少衿忍不住笑话她,“瞧你这舍不得的样儿,又不是嫁哪儿去了,统共也才十分钟车程,每天都能见着面儿。”

    “谁说我是舍不得了,我是替他们高兴。”秦沫沫和秦衍这段感情的坎坷,她也是少数的见证之一,如今能修成正果。自然忍不住感慨。

    三人有说有笑的,倒是向来活泼的奕韵之一反常态地坐在边上玩手机,似乎有点插不进去。

    “你们这几个女人磨磨唧唧的,楼下可立马就要开始了!”凌澈一袭黑色伴郎礼服,火急火燎地推门进来。

    “瞧把你急的,你是新郎?”

    “诶,此言差矣,我也是差点儿就能当她新郎的人,你们可不能过河拆桥!”

    一想起之前凌澈假冒秦沫沫男友跟秦衍求婚的事儿,楚乔又忍不住笑了,“秦衍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能找你当伴郎,要是我,肯定得轰出去才是。”

    “你就是纯粹嫉妒我能当伴郎,你却做不了伴娘!”凌澈说话间又推了几人一把,“赶紧的,我这儿都要急疯了!”

    “韵之妹妹还坐着干嘛?赶紧一块儿下来,今儿个可是京都各大名门公子全都到齐了,说不定也一并替你将如意郎君给觅了。”

    奕韵之羞涩地笑了笑,“凌澈哥哥你惯会笑话我!”

    心里却道不过是些个纨绔子弟,哪个能入她的眼?再怎么着儿她也是斯图亚特的家族的千金小姐,除了“他”,恐怕这世上是再也没有男人可以配得上她了的!

    楼下礼堂热闹非凡。

    因着秦沫沫本身没有家人,楚乔便充当了姐姐的身份,挽着秦沫沫出场,并亲手将她交到秦衍手中,也算是齐全了。

    等再次落座,身旁的奕轻宸忽然牵了她的手,凑到她耳畔低声道“老婆,我好期待这一天。”

    “傻瓜,咱们已经是夫妻了呀。”

    “那不一样,我渴望这一日。迫切的渴望,牵着你的手步入神圣的礼堂。”

    望着他期盼的眼神,楚乔忽然就笑了。

    笑靥如花,明媚动人。

    “奕轻宸,明年,明年你的生日,我嫁给你。”

    奕轻宸忽地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重重地吻上她的额,精致的眉眼尽是幸福。

    此时此刻,无人可以体会他的心情,欣喜若狂,完全不足以表达,那种喜悦,似乎要从能将那颗悸动的心膨胀到巅峰,那般剧烈跳动的心脏,他几乎快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冲击到失控。

    “咳咳……”许久。楚乔不好意思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傻瓜,再抱下去就该喧宾夺主了。”

    “老婆,我想吻你。”

    他的吻毫无预兆地落下,覆盖了她的唇,淹没了她的心。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

    一旁,面容纯净的女孩儿眸中嫉妒的火光隐约蹿动。

    中途,楚乔和奕少衿陪秦沫沫回临时开辟的化妆间换礼服。

    奕韵之忙不迭跟了上去。

    “嫂子终于要和哥举行婚礼的吗?好期待哦。”

    奕少衿嘲讽地扯了扯嘴角,兀自进了更衣室。

    今天是秦沫沫的大喜之日,她实在不想因为这丫头坏了大家伙儿的性子。

    楚乔点头称是,“原来没打算那么早举行的,不过看轻宸挺高兴的,办就办了吧,反正证儿都领了,这也是早晚的事儿。”

    “到时候小韵要做伴娘吗?”

    奕韵之掐了掐掌心。强笑道“那是自然的,我一直想穿着婚纱出现在哥的婚礼上呢!”

    楚乔详装不懂,“傻丫头,伴娘穿的那叫礼服,不叫婚纱哦,新娘子才能穿婚纱。”

    “是吗?”奕韵之罕见地收起那抹蛊惑人心的纯善笑容,没有继续再说话。

    方巧侍应进来送饮品,楚乔先前喝了不少酒,正觉口渴,取了一杯后又给奕韵之递了一杯,“瞧你方才也喝了不少,这会儿正好补充点水分。”

    “谢谢嫂子。”

    奕韵之扫了眼楚乔手中的杯子,无意间瞥见化妆台上的修眉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假意往化妆台前一坐。

    “哎呀,嫂子。我手划破了。”

    楚乔赶忙将杯子往她的杯子旁一搁,“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先拿纸巾擦擦,我这就去跟侍应拿创口贴。”

    奕韵之这才甜甜一笑,“好。”

    楚乔转身,扯了扯嘴角,出了化妆间。

    身后,一包白色的粉末被迅速地倒入水杯中。

    等楚乔回来,奕韵之手上的血基本已经被纸巾给止住。

    “嫂子,你先喝口水吧,瞧你喘的,不过是割伤了手,没什么大碍的。”

    奕韵之是背对着更衣室而坐,楚乔坐在她对面,正好能瞧见更衣室内的奕少衿悄无声息地探出脑袋指了指她的水杯。

    “好。”楚乔这一声儿,既是回答奕少衿,也是回答奕韵之。

    她正欲伸手去端水杯,却假意无意中发现奕韵之手指上的伤口不对劲,忙扯过来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才道“就算止住了也还是要贴个创口贴,免得感染,小韵你去用水冲冲你的伤口,你瞧这上面沾的都是纸巾的纤维,可都是添加了荧光剂的。”

    楚乔说完,端起方才搁在化妆台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眼瞧着她喝下,奕韵之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向洗手间。

    等她出来,楚乔手里的水杯已经空了,而方才她放在桌上的那杯则依旧是原来的模样。

    不动声色地走向楚乔,将手指伸到她面前,“嫂子你帮我贴。”

    “好。”楚乔微微一笑,拉过她的手,细心地替她贴上了创可贴。

    “谢谢嫂子。”

    奕韵之端起方才自己的水杯。许是解气,一连喝了好几口,方端着一脸无害的笑容离开了化妆间。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八十章 明年你的生日,我嫁给你-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