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七十章 谁敢动她!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七十章 谁敢动她!

    “楚总介意一块儿用个午餐吗?”

    楚乔微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美男相伴,为何不呢?”

    王煦盘腿而坐。

    “王某一直很钦佩楚总。”

    “王先生或许也能成为自己钦佩的人呢。”

    楚乔举杯,王煦回敬,一饮而尽。

    桌上的手机忽地响起。

    楚乔漫不经心地抄过接起。

    “老婆,一起用午餐?”

    “有事儿。”

    “晚餐呢?”

    “没空。”

    “宵夜呢?”

    “……”

    她一把挂断电话,没一会儿却收到一条短信老婆,我饿了,想吃你。

    嘴角不经意地扬起一抹浅笑。

    这个傻瓜。

    “祝王先生能早日登上王家家主之位,在王大小姐和秦衍的结婚典礼之前。”

    “都说楚总眼光独到,我一定不会叫你失望的。”

    两人相谈甚欢。

    回到楚式已经下午。

    “楚总,应小姐来了。”

    “嗯。”楚乔顺手将提包递给美萝。

    “小乔。”

    “嗯?”

    “我爸爸说让我来楚式好好儿跟你学习如何管理企业,所以,给个职务吧,我的楚大总裁。”应晨雪娇笑。

    楚乔探究扫了她一眼,随即道“这有什么问题,交给美萝安排就是了,待会儿把你的资料递给她,她会帮替你寻个合适的。”

    “那以后可就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客气了,都是一家人。”

    楚乔心里藏了笑。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儿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手机微微一震,掏出一看,是条短信。

    老婆,我在地下车库等你哦,不来的话我就去办公室找你。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他肯定知道应晨雪在这儿!

    “我先出去一趟,有点事儿。”

    楚乔匆匆下楼。

    黑色的迈巴赫在地下停车场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楚乔上车后才发现,除了坐在后座的奕轻宸。车上并无旁人。

    “你又想干嘛?”

    话一出口她差点儿没咬了舌头,问这话的下场她已经领教过了。

    奕轻宸伸手一揽,将她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坐好。

    “想你了。”他吻上她的红唇,大手缓缓她探入裙底。

    “别闹,我公司还有事儿。”楚乔扭了扭身子,不让他碰到。

    他紧紧抱住她,手指一弯稍稍用力,“我真的很想你,别拒绝我。”

    “别闹。”

    他附在她耳侧,声音有些喑哑,“别担心,你忘了车玻璃上贴的是单向膜吗?”

    此处发生了一些和谐的事......

    他的女人,她是独属于他的女人,真好。

    应晨雪疑惑地站在车旁打量了一会儿,这才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停车场。

    “你的邪恶小因子恐怕不比我少呢。”奕轻宸抱着她,温柔地舔了舔她的耳垂。

    楚乔面上一僵,忽地有种被看穿的窘迫,扯了湿巾擦拭,很快便穿好裙子离去。

    “楚总,应式那边已经把原料全部送到,他们财务有提起尾款的事儿。

    “一千来万也值得他们这么催。”楚乔不屑道“财务难道没有告诉他们,楚式的尾款一直是半年一结的?”

    “说了,但是那边已经在催,感觉应式最近似乎资金有点紧张。”

    其实应式的资金紧张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这个楚乔心里是自然明白。

    “再打五千万过去,作为下一次原料的预付款,同样,尾款半年一结。”

    “可是楚总,这么一来fr日化的仓库根本装不下那么多原料,毕竟咱们还有大量的正常原料要存放。”美萝不解。

    “没人让你还收着这些个东西呀。”楚乔微微一笑,“卖掉它,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通通卖掉。”

    “是!楚总!我明白了。”

    以高于市场价四分之一的价格购入,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的价格卖出,这笔账怎么算楚式都是要亏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那拖欠的尾款上!

    除非,楚总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打算归还这些尾款!

    美萝一惊,虽不明白楚乔用意何为,但如此一来,楚总对应式就绝对不可能是善意的了。

    br庄园。

    “奕董。”

    奕轻宸回过神,面露不悦你打扰我想我老婆了。

    “夫人似乎想对应式下手。”

    “吃醋了?”他的嘴角蓦地扬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萧靳,“……”

    您想的可真多。

    楚家和应家那点子事儿,两人是心知肚明的。

    “哪怕她想对集团下手,你也要配合,明白吗?”

    “知道了。”萧靳点头,心里只道越来越没有节操了。

    这才到下班时间,奕轻宸的车又准时停在了楚式门口。

    一见到她,直接将她拽入车中。

    “你…….想做什么?”

    仔细想想,这么说似乎又不对。

    奕轻宸嘴角噙了笑。

    这个傻丫头。

    “给我老老实实回庄园,别以为我不知道凌澈又在楚家晃荡。

    “你会不会管太宽?”

    奕轻宸楼了她在怀,“是你自己说喜欢财大器粗的。”

    楚乔想起之前在这车里发生的一切,面上一红,闭口不言。

    应晨雪第二天便在楚式办理了入职,她以为凭借她和楚乔的关系好歹也能在楚式混个副总什么的当当,结果美萝却只给她安排个部门经理……的秘书!

    那该死的部门经理居然还是个一直色眯眯盯着她的中年老男人!

    她堂堂应家大小姐,怎么可以做这么低贱的工作!

    应晨雪气急败坏地搭乘电梯直达顶楼总裁室。

    “抱歉,办公期间,分公司总经理以下级别人员一律不得入内。”门口的接待将她拦了下来。

    应晨雪捏捏拳,深呼吸了一口气,默默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形象。

    “我是你们楚总的表姐。”她面带笑意道。

    “抱歉,根据人事部资料您现在应该是楚式的员工,您还是等下班后再来吧。”

    应晨雪心里的怒火顿时又上升了一大截。

    若不是为了得到楚家的家业,她才不会听从父亲的安排在这儿看人脸色!

    明日,便是楚允的婚礼。

    等这一天,楚乔还真是等得有些迫不及待。

    她立在窗前远眺了一会儿,天际已是一片灰暗。

    不多时,雷声四起,滂沱大雨如约而至。

    楚乔抿唇。

    上天,倒是提前送了楚允一份好礼。

    一下班,应晨雪正欲离开,部门经理朱勇却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还有应酬,必须晚俩小时下班,算加班费。

    应晨雪憋了一肚火,当场就想爆粗口。

    加班费!

    她才不稀罕这点毛票子!

    难道美萝都没跟这家伙打过招呼吗?

    她可是楚乔的表姐,应式集团的千金!

    “朱经理,应酬我就不去了吧,我表妹还在顶楼办公室等我一起下班呢,哦,忘了跟你说了,我表妹就是你们楚总。”

    “公司不讲人情!”

    朱勇讽刺地笑了笑。

    美萝秘书早就吩咐过了,若真是得楚总待见的表姐,能分到他这手底下当个小秘书?

    应晨雪“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拿起手包直奔顶楼。

    “晨雪小姐找楚总?”美萝抱着一堆文件,笑得别有深意。

    “嗯,小乔呢?”

    “楚总已经下班了。”

    “什么!她怎么不等我!我早上可是跟她一块儿来的,这会儿我可怎么回去?”

    “楚总晚上有应酬。”

    “朱勇也一起去的那个应酬?”

    美萝抿唇。

    “那我先下去了,朱经理还在等我一起去应酬呢!”

    难怪方才朱勇非要让她去应酬,她还以为他对她居心叵测呢,原来楚乔也去了!

    楚乔能去的应酬档次肯定低不了,这么大好的结识人脉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应晨雪这才刚坐了电梯下去,总裁办公室的休息室内,楚乔正揉着太阳穴往外走。

    昨晚又被奕轻宸要了一夜,累死了!

    “刚才是应晨雪?”

    “是的。”

    “打发她去找朱勇了?”

    美萝腼腆一笑,“嗯。”

    楚乔伸指戳了下她额头,“淘气。”

    “蒋先生在您午休的时候曾打过一个电话来。”

    “说什么?”

    “他要回宝岛处理一些事儿,过段时间再来国大陆,希望您能照顾好自己,有任何事儿都可以给他打电话。”

    “知道了。”楚乔叹了口气,心内五味陈杂。

    天意弄人,曾经的情侣,如今的兄妹。

    唯独庆幸,他还活着。

    “明天是楚允和周子皓的婚礼,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你找人把这个消息三步一下,越热闹越好,也算是我的心意了。”

    “是。”

    这场暴雨,一直从当日下午持续到第二天。

    楚家是一片萧瑟的喜气,虽然都按照大婚的要求布置,赵文雅和楚允也邀请了不少好友,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楚允一早便和化妆师在楼上做造型,赵文雅招呼前忙活后,母女俩都在等着最后飞上枝头变凤凰那一刻。

    “小乔。”

    “晨雪你醒了,昨晚怎么回来的那么晚?”

    应晨雪不悦道“你还说呢,我和朱经理去饭局找你,结果他们却说你临时有事儿先走了,我说我是你表姐一样可以做主,结果就喝个半死,不过总算也有收获,我帮你签了一份合同。”

    “哦?你帮我签了一份合同?”楚乔戏谑地扯起唇角,“那可真是要谢谢你了。”

    “别客气,咱们是表姐妹,就是那个职务方面,你能不能……”

    应晨雪正说着,房门忽然被人叩响。

    “楚总,楼下接亲的车队已经出发了。”宋奎站在门口恭敬道。

    “嗯,咱们也出发吧。”

    “小乔你要去楚允的婚礼?”

    楚乔扭头冲她笑了笑,“为什么不呢?”

    奢华的京都酒店礼堂,各路宾客已经纷纷就坐。

    楚允颇为紧张地从暗处扫了一眼里面的宾客,比她预想的还要多出好些。

    亲友席上,楚乔一脸玩味儿坐着,一袭曳地黑色礼服,仿佛尊贵的暗夜女王。

    楚允瞟了她一眼,按捺下积攒多时的愤懑。

    楚乔,你就等着吧!

    等过了今晚,等她正式成为周家大少奶奶,就是你悔不当初的时候!

    “下面,有请新人入场!”司仪的声音响彻整个婚礼现场。

    楚允赶忙收回脚步。

    “别紧张。”赵文雅拍拍她手背,“过了今天。你可就是周家的当家主母了,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楚乔,你给我等着瞧!

    楚允点点头,缓缓步入礼堂。

    礼堂现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发现了,原本该先新娘一步进入礼堂的新郎并未出现。

    “新郎呢?婚庆公司顺序搞错了?”

    许多宾客开始低声交头接耳。

    楚家的二小姐跟这周家大少本就是退过婚的,听说楚家二小姐作风不正,加之周家大少本就花名在外,这会儿议论他们的话题自然是又多了不少。

    楚允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台上,忍受着众人别有深意的瞩目。

    赵文雅一看情况不对,干嘛拿出手机给周子皓打电话,却被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她赶忙又联系了周家父母,对方却说什么乱七糟的婚礼他们根本不知情,周子皓昨天就去日本旅游了。这会儿人并不在国内。

    赵文雅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她一直都觉得有些不对劲,知道这一刻才知道,原来是真的不对劲!

    周子皓和楚允这次从求婚到婚礼总共也才一个礼拜,期间她们从未见过周家父母露面,周子皓一直推说父母因为介怀楚允上回照片的事儿去了国外旅游,她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那次的事儿的确是楚允不对。

    后来下聘,周子皓又百般推诿说是家里财政大权都在父母手上,等允儿做了周家的媳妇儿慢慢取得父母原谅以后再补偿她。

    赵文雅也应允了,虽然周子皓差人送来的聘礼比她送去的嫁妆多不到哪儿去,为了楚允和自己的未来,她都忍了。

    如今一想,才惊觉,这一切或许早就是周子皓盘算好了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宾客们的议论也愈发肆无忌惮,甚至有不少已经不耐地离席,在座的就只剩下一些看热闹的和实在不好意思离开的。

    台上的楚允原本娇媚的脸上早已失去血色。

    司仪尴尬地站在一旁,拿着话筒勉强自娱自乐。

    做了这么些年司仪,这样的场合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按说豪门里是绝对不会这样的情况的,也不知今儿个到底是撞了什么邪了。

    楚乔的手机忽然一响,她蓦地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将手机接通后递给一旁的宋奎。

    宋奎拿了手机走上台,拿过司仪手中的话筒。

    周子皓的声音赫然回荡在礼堂。

    “抱歉了各位,让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这本就不应该举行的婚礼……”

    楚允已经听不清电话那头的男人还在说着什么,耳畔嗡嗡作响。

    太可恶了!简直太可恶了!

    周子皓,她一定要杀了他!

    她蓦地回眸。瞥见楚乔正似笑非笑地冲她举杯,一下子便反应过来,原来都是这个贱人搞得的鬼!

    楚允忽地跑下台来,也不知从哪桌上抄了一把餐刀,直直地朝着楚乔刺去。

    楚乔右手一扬,正好扣住她的手腕,冷冷地将她往后一推。

    “记吃不记打!”

    赵文雅赶忙上前扶住楚允,对着她噗通一声便跪下了。

    “小乔啊,纵使子皓为了允儿而抛弃了你,你也不该这么去报复她啊,她毕竟是你的妹妹,我嫁入你们楚家这么些年,一直视你如亲生,你为什么……”

    人群当下便炸了锅。赵文雅的话信息量太大,这楚家姐妹俩和周家大少的三角关系一下子就被扒了出来。

    亏得当时楚雄在世时还发什么公告说楚家与周家联姻的本就是二小姐,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下可打脸了!

    “哦?真的是这样吗?”

    楚乔缓缓朝两人走去,从宋奎手中接过亲子鉴定报告单狠狠甩在赵文雅脸上,“看清楚了!我楚家替你和你的奸夫养了这么多年的野种也是仁至义尽了!”

    “是吗?”

    赵文雅忽地从地上站起,也从手包里掏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单,“那么楚乔你呢?你是楚雄的种吗?”

    围观的人群再次炸了锅,惊天猛料接二连三地爆出,一时间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赵文雅的反击是楚乔始料未及的,楚雄已死,她自认为不可能再出任何纰漏的,难怪她今晚敢这么不顾一切地跟她叫板。敢情是手里有王牌!

    到底是她轻敌了。

    “如果你不是楚家的人,还请你交出楚家的家产,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楚雄的妻子,楚家的太太,另外,关于遗产继承方面,我丈夫生前的私人律师还有话对大家说。”

    楚乔转身,那带着无框眼镜的男律师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他的手里持着一只正在播放的录音笔。

    “先前的遗嘱,是我在病床上被楚乔的威逼而无奈立下的,楚乔并非我亲生,我死后的遗产自然是不能落到她手中……”

    楚雄的声音清晰地众人耳畔响起,现场的宾客忽然让开一条道儿来,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走到楚乔面前。

    “楚小姐,关于楚雄先生的遗产案还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一番。”

    楚乔不住地在心底冷笑楚雄,这手计中计玩得可真漂亮,到底是我心太软了!

    见楚乔站着不动,两名警察便欲上前钳住她的手。

    “谁敢动她!”男声威严冷冽。

    不远处,气质矜贵的男人在一众黑衣保镖的簇拥下缓缓朝这边走来,面无表情地睥睨的众人,仿佛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帝王。

    他的身侧则是一黑一灰两名身着西装的年轻人,其中一名便是赫赫有名的奕家公子奕少轩。

    纵使不知这高高在上的男人是何来头,但看到名动京都的奕大少也乖乖地站在他身侧便知此人来头不一般。

    “奕少爷。”

    众人见到奕少轩皆客套地问好,其中自然包括那列来自警局的不速之客。

    “你们谁欺负的我嫂子?”

    见众人默不作声,奕少轩又道“我奕家的人也是你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误会,误会!”带队的警察赶忙上前讨好道。

    “误会?这人都要给我带局子里去了还误会?你当我死的?”

    奕少轩怒意明显,众人太阳穴直跳。

    “奕少爷就算要护短也不能这么公然吧,你们家奕老爷子可是个明白事理的!”

    事已至此。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赵文雅索性撕破脸了,她还就不信奕少轩真能把她怎么着儿,只要能成事儿,她可是能坐拥楚家数十亿资产。

    “楚乔根本不是我楚家人,她用手段胁迫我丈夫将遗产立给她,会不会欺人太甚!”

    “谁告诉我乔是你楚家人了?又是谁告诉你这些财产还属于楚雄?”奕轻宸冷着声,伸手点点一旁的警察,“一群饭桶,别堵在我面前碍眼。”

    “是是是!”几名警察趁机开溜得无影无踪,这男人的气势实在是太骇人了,只要站在他视线范围内,就有种身处高气压包围圈的感觉。

    “站住。”

    奕轻宸忽然那唤住了他们。

    几名警察身子一僵,顿时背后冒了一片冷汗。

    “把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假律师一起带走。”

    “不是楚家人。那她就更没资格继承楚家的家产!我才是楚家的太太,我丈夫遗产的唯一继承人!”赵文雅索性一不作二不休将这事儿闹大,一旦有舆论的支持,只怕奕家人也不会来趟这趟子浑水,毕竟奕家可是军政世家,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奕轻宸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冲身旁的萧靳打了个手势,后者立马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堆资料文件。

    “这些都是奕乔女士收购楚乔的凭证,我想在场的各位应该并不陌生,当时楚雄临终前楚式早已名存实亡,大家应该都是知晓的,奕乔女士本着怜悯之心收购之,并未将其更名也是为了楚雄唯一的一点儿面子,不过如今看来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萧靳顿了顿。继续嘲讽道“说继承遗产不过是为了给死人留个面子,更确切的说着楚式是奕乔女士买下的,楚太太你还有什么意见吗?集团的律师团随时奉陪!”

    在场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儿。

    集团!

    这人居然是集团的人!

    想不到堂堂集团会出面为一个女人撑腰!

    这个楚乔跟集团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有那个男人,那个高贵得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他又是谁?

    “老婆,我来接你回家。”

    奕轻宸威严的气势尽敛,温柔地牵起楚乔的手,如同寻常的居家好丈夫一般,方才从头到尾发生的一切仿佛都只是众人的错觉。

    纤细的手躺在温暖的掌心,恍惚间,烟尘散尽,时光流转,依然是洁净清美少女时。

    奕轻宸啊,你为何总是让我感动。

    “老婆。不要太操心,你这样我会心疼。”

    洗过澡,楚乔躺在奕轻宸膝盖上,眯着眼睛沉思,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按摩着她的太阳穴,极尽可能地温柔。

    “我只是觉得自己蠢得可怕。”

    “是你太善良了,若非最后同情了楚雄,又怎么可能让他计谋得逞?”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好了,这些小事儿别去想了,有老公在,老公保护你。”

    楚乔忽地起身将他推到在床,翻身坐在他腿上。

    “奕轻宸,今晚我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fr.”奕轻宸的嗓音透着一丝性感的沙哑,心间却是说不出的满足。

    细密的吻,激起无数涟漪。

    奢华的卧室,春光彻夜旖旎。

    第二日睡到将近中午两人方才醒来。

    楚乔揉了揉腰酸背痛的身子,还没来得及下床便被身旁的男人一把给揽了回去。

    “我要远离你!”这战斗力,太可怕了!

    “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别想了吧,有空多想想怎么丰富我们的床上生活,岂不是更有意义?”

    楚乔白了他一眼。

    奕轻宸翻身将她再次压在身下,“睡了一夜,咱们先来做个运动。”

    “……”

    这天早上,br庄园内上演了一部名叫清晨轻宸之欲的爱情动作片,两集联播,堪称一绝。

    等楚乔回到公司,已经将近下午。

    “楚总,刚才萧助理打电话让我问您关于咱们集团更名的事儿。”

    美萝将一堆文件搁在她办公桌上。

    “暂时不改。搁着先吧,这样比较容易提醒我下回不要犯这种低级错误。”

    “是。”

    “宋奎呢?昨儿个让他监督赵文雅母女俩搬出别墅,去办了没。”

    “宋奎昨儿个晚上就办妥了,这不担心打扰到您和奕先生,就先通知了我,另外应晨雪也已回应家去住了。”

    楚乔心里暗想,下回可巴不得你们能打电话来打扰,好歹能容她有口喘息的时间。

    “对了楚总,朱勇那边刚打电话来问过,晚上还继续让应晨雪跟着去应酬吗?”

    “去,干嘛不去?”楚乔莞尔一笑,“让朱勇注意着点儿,态度得慢慢儿地变化,从恶略到讨好,循序渐进,逐渐给她建立起膨胀的自信心,直到‘砰’!”

    “是,明白了。”

    美萝说话间从众多文件中取出其中一份,打开递到她手中。

    “第二批日化品原料已经送到,第一批货物已经清仓。”

    “办事效率不错。”楚乔轻叩桌面,“过个十天半个月再打一个亿过去,继续跟他们要货。”

    “是。”

    见美萝退出办公室,楚乔这才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

    接下来可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再重蹈覆辙,千万不能心慈手软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秦衍似乎彻底地从秦沫沫的生活中消失得一干二净了,连楚乔都觉得他可能真的要将这段感情尘封了。

    可某天早上,管家刘叔却跑来跟楚乔说。昨夜有个男人在楚家别墅门口抽了一夜的烟,害他扫了一簸箕的烟头,问佣人们需不需要半夜轮流起来值班。

    秦沫沫面色一凝,消瘦的小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不用,不是有个免费的帮忙看大门儿吗?”

    楚乔意味深长地扫了她一眼,吞了口燕麦粥,提起奕轻宸面前的咖啡杯直接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内,“下次再让我看到大清早喝咖啡,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重新倒了杯牛奶递给他,“还有,以后不要大半夜的跑来,你不睡我还要睡呢。”

    “谁让你不跟我回庄园。”

    “我有自己的家,我为什么要去你的庄园做金丝雀!”说不介意他的身份那是假的,站在这世上最顶层的男人忽然有一天成了你的男人……

    亚历山大呐!

    “那也是你的家,我们的家。”

    楚乔瞪了他一眼没看人沫沫心情不好嘛!

    “大小姐,周先生来了。”

    刘叔凑到她耳畔,低声道。

    “我不在。”

    “小乔!”

    楚乔话音刚落,周子皓已经进了大厅。

    “你的保镖团呢!”楚乔冲奕轻宸低喝。

    后者无辜道“昨晚我自己开车来的。”

    “小乔……”周子皓闯进餐厅,见到桌上的奕轻宸先是一愣,随即冷声道“你在这儿干嘛?”

    奕轻宸举举手中的刀叉,“很明显,我在用早餐,和我老婆以及小姨子。”

    秦沫沫心间一暖,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小乔,这是怎么回事?”

    “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儿。”

    “你!”

    周子皓语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楚乔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他在一起。

    “你居然敢耍我!”

    “我有说过我不是在耍你吗?”楚乔拎起湿巾摸了摸嘴,“周先生。你太自信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冷冷起身,对一旁的宋奎吩咐道“送我去公司。”

    “楚乔,你觉得应该好好跟我解释解释吗?”

    周子皓气急,上前欲拉住她,却被奕轻宸一把扣住了腕。

    “她不是你能动的!”

    “你凭什么管她的事儿!”

    奕轻宸不怒反笑,“凭我是她的男人,她的丈夫,她未来孩子的父亲!”

    楚乔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侧脸,有对一旁的秦沫沫柔声道“过来,我送你去&b;jr。”

    “楚总,您来了,应晨雪和她父亲在您办公室等您。”

    “知道了。”她狐疑地扫了一眼略显踌躇的美萝,“还有事儿?”

    美萝指指她的脖子。

    楚乔转身对上电梯镜墙,无语地望着自己暧昧点点的脖子。

    明明早上打了很厚的一层遮瑕,怎么没了?

    忽地想起的早上出房间前奕轻宸好像说帮她整理衣领来着,然后湿着手便去……

    她扯过衣领闻了闻,果然一股淡淡的卸妆水味儿。

    这个挨千刀的!

    美萝帮她推开办公室的门。

    应向涪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她的位置上。

    楚乔眸色一暗,随即恢复如常,“舅舅来了。”

    “嗯。”应向涪自以为有强调地拉长了鼻音,好半天才缓缓道“听说你跟集团的人有点交情?”

    无事不登三宝殿,楚乔在心底不屑地嘲笑,原是为了这事儿,消息倒是够灵通的。

    “跟他们的总裁助理曾有过数面之缘。”

    应向涪的面上瞬间堆上满满的笑容,“听说集团的总裁也是奕家的外孙,有机会可要结实结实才好,你表妹和奕轻宸的事儿你也是知道的,她是一门心思铁了心非君不嫁。你这儿也要多帮衬帮衬。再者就是集团业务方面,若是能攀上集团,以后的道路才能走得通顺,要知道楚家和应家现在可是绑在一条船上。”

    “舅舅你见到奕轻宸了?”

    应向涪一愣,随即掩饰道“我和你舅妈倒是领着晨雪去过奕家一回,只是不凑巧上回轻宸不在国内,不过奕老爷子是相当喜欢晨雪,看样子这婚事儿是没跑儿了。”

    他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心里却把奕轻宸骂了个来回。

    明明是故意避而不见到后来也奕老爷子都模棱两可,还把那花花公子奕少轩推出来顶包。

    奕少轩纵使是奕家正儿经的长子嫡孙没错,可摆明奕老爷子更偏爱的却是奕轻宸,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要嫁最好的。

    若不是实在没机会得见集团的那位,他倒还想着把他的晨雪嫁到斯图亚特家族去做当家主母呢!

    楚乔扯了扯嘴角,奕轻宸这家伙倒是没哄她。

    “嗯。这事儿我记下了,回头会留意的。”

    “那就。”见楚乔应允,应向涪随即将话题一转,“你看晨雪好歹也是你表妹,你又怎么好让她去做什么部门经理的秘书呢?”

    楚乔笑了笑,“我以为这事儿是舅舅的意思呢,晨雪前两天来时边说是您让她到我这儿来学习来了,我想着学习吧,肯定是得从基层做起,您觉得呢?”

    应向涪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能道“话虽这么说,可晨雪怎么说也是你表姐,应家的大小姐,这事儿你还是重新再看着安排吧。”

    “好,待会儿我让秘书去安排。”

    应向涪一走,美萝直接就将应晨雪和朱勇的位置调了个个儿,朱勇看着坐在原本该属于他的办公室里的女人,愤恨地捏紧了拳头。

    这个贱人,肯定是她去楚总那儿搞的鬼!

    “都妥当了吗?”

    “妥当了。”美萝笑着进门,“王煦那儿刚来过电话,似乎王式房地产对城中村那块地皮很感兴趣。”

    “是吗?那块地皮我听说可是公开招标。”

    “老王总那儿肯定是在政府部门都活动过了的。”

    “哦?”楚乔微微抿唇,“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让到嘴的鸭子飞了,恐怕他家老大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吧。”

    两人正说着,办公室门忽然被人叩响。

    “进来。”

    “夫人,奕董让我来送一份礼物。”萧靳上前,将一份密封文件递到她面前。

    楚乔接过,抄起桌上的拆信刀划开封口处的油蜡。

    “城中村改造项目公开招标----投标书”

    投标书?

    她又扫了一眼合同价。

    ……

    比她预期还要低百分之三十!

    署名奕轻宸

    他居然以个人名义去投标!

    她竟不知她的丈夫手居然那么长,都伸到国政府里去了。

    “奕董说。他的这份标书确保万无一失。”

    的确万无一失,政府高层有多少是奕家老爷子的门生,光看到“奕轻宸”这三个字儿,哪怕并不知其背后隐藏的身份,就已经足够让他们买账了。

    “奕董还说,晚上在香榭丽舍等您,他想吃您亲手做的晚餐。”

    楚乔忽地露出一抹浅笑,似有些宠溺地摇了摇头。

    有时候男人幼稚起来,还真是像个孩子。

    “知道了,待会儿我会去接下班。”

    萧靳兴高采烈地离开。

    其实方才那句是他自己加的,不过看来b今天会有意外惊喜。

    他得好好儿想想这个假期去哪儿旅行了。

    因为惦记着答应了奕轻宸的事儿,楚乔特意提前下班,打发了宋奎,亲自开车去集团接他。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集团位于亚太地区的分公司。

    低调内敛的黑色玻璃幕墙大厦在夕阳下闪烁着别样耀眼的光芒。

    远远地扫了一眼集团三个大字。她第一次有种感觉,自豪。

    这么完美杰出的男人,她为他感到自豪。

    “夫人您好,奕董在总裁室等您,您跟我来。”前台接待热情得不像话。

    “你认识我?”

    接待笑道“萧助理特意吩咐过的,必须在第一时间认出您来。”

    楚乔点点头。

    总裁专用电梯“叮”的一声,在顶楼开启。

    开放式办公区内,数百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女秘书正在各自办公桌前忙碌。

    接待带着她,由另一侧通道直接去往总裁办。

    黑色的雕花木门紧闭,内敛而奢华。

    楚乔轻轻推门进去。

    偌大的黑色主基调办公室内空旷而安静。

    只听得到办公桌前的男人正在用一口道地的伦敦腔对电话那头的人吩咐着什么,整个过程语气平缓到几乎听不出什么起伏,从那握着黑色钢笔的修长手指到轮廓分明的侧脸,此时他整个人在窗外阳光的映衬下精致到几乎完美。

    此时的奕轻宸很有味道,无话可说,楚乔很欣赏这种工作状态的男人。

    他的外套已脱下,微微扯开的领口,随意卷起的袖子,还有专注的眼神,看着的,是她。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七十章 谁敢动她!-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