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六十九章 比如,从此在我眼前消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九章 比如,从此在我眼前消失

    无数绚丽的烟火在瞬间腾空而起,划亮了整片天际,斑斓的色彩交织在一起形成各式各样的美好图腾,将半空中那架粉色的烟花鹊桥紧紧包围,不停地划落不停地升起,仿佛一场连续不断的流星雨。

    原本空旷的草地,忽地呈现一整片洁白的百合花海将一盏巨大的心形灯火紧紧围绕其中。

    仔细一看,竟是上百名挥舞着纯白色翅膀的白衣小天使捧着一盏盏粉色的烛火。

    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只大型交响乐团正在款款演奏着抒情的乐章。

    lvbr>

    hllfbr>

    hlhhbrh

    ……

    男人漂亮的嗓音几乎要将人迷醉。

    楚乔回头,奕轻宸手捧一顶光芒四射的钻石皇冠,中间镶嵌的那颗鸡蛋大的钻石在无数的火光映衬下,几乎要闪瞎人的眼。

    “老婆大人,做我的女王吧!”

    有那么瞬间,她的脑中是完全空白的。

    被震撼到了。

    是的,她的确被震撼到了。

    甚至有那么小小的幸福与喜悦的小火苗在心间燃起。

    不过很快便被她给掐灭了。

    一想到他那些恶趣味的捉弄与欺瞒,她真想将他连人带皇冠绑在烟火上发射到天上去!

    见她转身欲走,奕轻宸赶忙跟上。

    “老婆,你又生气…..”

    “你也可以选择让我不生气。”楚乔玩味儿地笑了笑,“比如,从此在我眼前消失。”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很好玩对吗?一而再再而三地欺瞒我,看着我像个白痴似的被你耍得团团转,是不是有种身处马戏团的感觉?你那变态邪恶的小心肝儿是不是就得到无限的满足了?”

    “不是这样的,那天早上我有回去……”

    “不需要解释!”楚乔冷冷打断他的话,“堂堂斯图亚特家族的掌舵人干嘛要跟我们这些尘埃解释,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你想要玩弄谁,这不是就是那个人的荣幸嘛,比如我,就该感恩戴德对不?”

    “老婆别这样……”

    “别这样?那你是要怎样?麻烦你伸出你修长光洁的手指头好好儿数数,从咱们认识到现在你总共瞒了我多少事儿!”

    奕轻宸傻傻地站着,任由她发泄,她每多说一句,他的心就跟着颤一颤,内心的恐惧被无限放大,他在害怕,怕另一个更大的谎言被搬上台来,到那时候,恐怕他真的会被她隔离到一光年开外吧。

    纸永远都是保不住火的。

    不不不!

    他一定要赶在这事儿被拆穿之前牢牢地占据她的心,只要她爱他,就一定会原谅他的!

    “老婆,七夕快乐!”

    他忽然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微微凉薄的唇堵上她喋喋不休的娇唇。

    耀眼的天际,一男一女两朵人形烟火在鹊桥紧紧相依。

    “奕小乔我爱你!”

    “唔……”

    他那么用力地搂着她,那么拼命地吻着她,仿佛一撒手她便会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似的。

    楚乔拼命地从他怀中挣扎而出。沉默转身离去。

    幸好,那晚的男人是他。

    真好。

    她庆幸该庆幸的,只是却不代表要原谅。

    这辈子,她最讨厌别人的欺骗!

    楚允的婚礼,定在一礼拜之后。

    赵文雅吃了闷亏,又不敢声张,每天提心吊胆地坐在楚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倒真真儿就像个豪门贵妇。

    “大小姐,晨雪小姐来了。”

    刘叔说到应晨雪,面上显得有些不自然。

    楚乔一脸寻常,“快请进来。”

    “小乔。”应晨雪嬉笑,“如今可是乔总了,这几日圈儿里可都是在盛传呐,楚式集团的楚总能力非凡。愣是在这楚式摇摇欲坠之际力挽狂澜,尤其呀,还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咱们京都的公子哥儿们如今都可是眼巴巴儿地盼着啥时候能有机会一睹芳容。”

    “你可别打趣儿我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嘛,我这就是个吃喝玩乐的主儿。”

    楚乔故作疲态,“这些日子天天窝在公司可把我给闷坏了,可惜家里也没个帮衬的人了,这么大个集团若是以后都得让我来打理,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应晨雪琢磨着她的话,不动声色地试探道“凌澈呢?这时候丈夫可不就派上用场了?”

    “别提了,他自己个儿家公司他都忙活不过来了,哪有心思操心我这边。”

    应晨雪勾了勾唇,“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可是我爸妈特意让我来接你的,爷爷奶奶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应晨雪口中的爷爷奶奶自然就是楚乔的外公外婆。

    楚乔心中不屑,面上却装作惊喜万分,“外公外婆要见我?真的吗?”

    “那是当然的,我爸说昨晚在商会晚宴见着你了,爷爷奶奶可都想念你的很,以前你爸妈在两家关系一直僵着,现在也该多走动走动。”

    “那可真是太好了,晨雪你知道吗,我一直特别羡慕那些有外公外婆疼爱的小孩儿,唉你说,我该买些什么送给外公外婆好?”

    应晨雪按捺下眸光中的鄙夷,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

    果然是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纨绔女就是纨绔女,烂泥扶不上墙。

    应家大宅。

    应老爷子高高端坐在主位,应向涪坐在次座,并未见老太太与舅妈李可莉的身影。

    楚乔嗤笑好大的架子!

    “外公,舅舅。”

    她的脸上依旧装得是淡淡的疏离,太热络,反倒惹人疑心。

    “嗯,来了就好。”应老爷爷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那声音都仿佛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带着浓浓的不屑。

    “哟,真是稀客,欢迎欢迎。”李可莉扶着老太太下楼,嘴上欢迎不断,面上却是明显的鄙夷。

    应家可是多少年的老家族,楚家,算什么?

    “舅妈,外婆。”楚乔憋着恶心。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

    “听说你昨晚在拍卖会上花了一千多万买了颗粉钻?”

    “是。”

    “小姑娘家家这么败可怎么好,你可不能养成这么骄奢的毛病,以后谁还敢娶你!”李可莉心疼不已,就跟楚乔花了她应家的钱似的。

    “妈,表妹已经嫁人了。”应晨雪在旁提醒了一句。

    “哦?嫁人了?哪家的公子?”说到嫁人,李可莉忍不住提前应晨雪令他们骄傲的事儿来,“你可不知道,我们家晨雪啊,那可是奕家少爷的救命恩人,如今奕家那是巴巴儿地想娶她过门呢!”

    楚乔不禁在心里暗笑。

    奕家人做事儿倒是谨慎的很,到这会儿也没将奕轻宸的身份透露给应家。

    她忙做出一脸艳羡,“晨雪表姐真是好福气,这奕家那可是多少人高攀不少的名门,以后可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咳咳!”见被冷落,应老太太的脸色不由得愈发难看。

    楚乔见状,赶忙从桌上拿起一只檀木盒子递到应老太太手中,“外婆,这是送给您的,慈禧老佛爷戴过的翡翠手串儿。”

    应老太太这才稍稍缓和了脸色,拿了手串端详起来。

    “这是送给舅妈的蓝宝石首饰套件,舅舅的字画儿,以及外公的古董花瓶。”

    “小乔你真是太客气了,来就来,还拿这么多东西干嘛!”嘴上虽这么说着,李可莉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应家这些年愈发走下坡,她早就看中一条蓝宝石项链,只是一直也没舍得买,这下倒好,楚乔直接给她置办了一整套。

    瞧着这些个礼物的成色,以及楚乔面不改色的从容,应家人心里愈发断定,这楚家就是一块肥肉!

    “怎么会呢!”楚乔笑了笑,“都是些小物件儿,舅妈别嫌弃才是,再者你也是知道的,我家里还有后妈和妹妹,东西放着也是没了。”

    “是是是,这话说的极是,你那后妈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有这份心意那是最好的。”上座的应老爷子终于开口道“你一个女孩儿要打理楚家这么大份家业也是不容易的,以后有事儿还要多跟你舅舅商量,都是一家人,不要太见外才好。”

    应老爷子自以为是地觉得,只要他能恩准楚乔进应家的大门,楚乔便会感激涕零地对他惟命是从,直到将楚家的一切双手奉上。

    “是,外公,我明白了。”

    “好了,中午就留下一起吃个便饭吧。”

    应老爷子如此一说,李可莉也只能道“我这就让下人去准备。”

    “麻烦舅妈了。”

    未开席,应晨雪出于“热心”,特意带着楚乔在应家到处闲逛。

    到底是老宅子,虽然如今应家大不如前,景致却还是极好的,前庭后院相当大气。

    “那天跟你家轻宸哥哥聊得怎么样?”不知怎的,楚乔一想起那日应晨雪和奕轻宸坐一块儿单独吃饭的画面,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啊?”应晨雪当下陷入沉默,好半天才道“挺好的,聊得挺好的。”

    可恶!

    她总不能告诉楚乔,那天奕轻宸十分坦白地告诉她,他已经结婚了吧!

    她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直接就一败涂地了!

    这怎么可以!

    她可是应晨雪,名门贵女,怎么可以就这样被人刷下来!

    那个女人,那个跟奕轻宸结婚的女人!

    她一定要把她揪出来,换下去!

    她狠狠地捏了捏拳,深深地呼吸了两口气,这才将那满腔的妒火稍稍平息。

    楚乔苦笑,“那就好。”

    “砰!”

    一声脆响。

    楚乔和应晨雪双双别过脸去。

    不远处花房门口,一年轻的女佣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脚前的地上,是一盆打碎了的茶花。

    应晨雪当下就变了脸色。

    “大,大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可是爷爷最喜欢的‘十学士’,哪怕卖了你都赔不起。不是故意的,难不成你是有意的?”

    应晨雪这才冷呵完,忽地想起边上还站着一个楚乔,忙扬起一抹惯有的微笑,解释道“这是爷爷最喜欢的花,我实在是生气了些。”

    又对那女佣道“我刚语气重了些,你别放心上,这事儿我回头会在爷爷面前替你求求情的,你先下去吧。”

    那女佣一脸错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楚乔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儿,精致的唇角微微上扬。

    这个女佣,似乎特别害怕应晨雪。

    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一面拿着电话。一面走向隐蔽的角落。

    楚乔赶忙收回目光,对身旁依旧窝了一肚子火的应晨雪道“我去下洗手间。”

    “嗯,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应晨雪见楚乔走远,又将方才那小女佣唤了回来,继续斥责。

    楚乔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嘴角已是蓄起浓重的嘲弄。

    相识这么些年,倒是难为她一直在她和外人面前装出一副温柔娴静的模样。

    不能痛快地做自己,肯定活得很痛苦吧!

    “嗯,知道了,我待会儿会去医院的,你好好照顾小峰……”

    隔着假山,楚乔依稀听到应向涪对电话那头低声答应着。

    她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一个念头。

    应向涪他,该不会……

    而后,她又断断续续地听了一些,心里头基本已是有了大概了解,直到应向涪走远,这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假山圈儿。

    “晨雪。”

    楚乔刻意湿了手,拿了张纸巾在她面前擦拭着。

    “嗯,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刚喊过开饭了,这就去饭厅吧。”

    “好。”

    餐桌上,气氛颇为严肃。

    应老爷子古板,应家餐桌上从来是不准女人开口说话的。

    楚乔漫不经心地扒拉了两口,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应家。

    她来回在心里琢磨着方才听到的事儿。

    “宋奎,帮我调查个事儿。”她对驾驶座的男人道。

    “是,您吩咐。”

    “打听打听应向涪身旁的什么红颜蓝颜,谁家里有个小名儿叫小峰的孩子。对了,你可以从市医院入手。那孩子应该现在在那儿,应向涪待会儿肯定得去一趟的。”

    “好,明白了。”

    两人正说着,手机忽然一响。

    楚乔拿起一看,是凌澈。

    “没吃药呢吧。”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直狂笑不止。

    “啊哟女人,可把我笑死了。”

    “说吧,你又干什么缺点事儿了?”楚乔取了一本杂志,有一下没一下的翻阅着。

    “还不是秦衍那小子,平时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儿,昨夜可他好看了!”

    楚乔眼皮子忽然狂跳了两下,“你到底干嘛了!”

    “我只是在他酒里加了那么点儿东西,他就…….啊哈哈哈……”一想到秦衍方才临上飞机前的表情,凌澈就忍不住想笑。

    楚乔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这下可是玩大发了!

    “沫沫也跟着回来了?”

    “那是,都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了,秦衍还能把她一个人扔在市?再说他本来就是来找她的嘛!”

    “你小子!立马给我滚到京都来。这烂摊子你自己去收拾!”

    “……女人,不是你说要让秦衍将她就地法办的嘛!”

    “我说的是在他情不自禁的情况下,谁让你借用外力了?”

    拔苗焉能助长!

    王家和秦家的婚事儿虽然秦衍的意向占据了大部分的主导地位,可商业联姻往往还牵扯了太多太多,怕只怕秦衍思虑太多,终究还是辜负了沫沫,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儿,那叫秦沫沫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楚总,您先生在办公室等您。”

    见楚乔回公司,美萝赶忙紧随其后。

    “l小乔。”

    “……好好说话。”

    “我约了外公这个周末一起吃饭。”软玉在怀,奕轻宸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又温柔了几分。

    “你去哪儿不用跟我报备。”

    “可是我答应了外公要带你一块儿回去的。”

    “我最近很忙,楚允的婚礼,秦衍的婚礼,说不定还有应晨雪的婚礼,我真的没空,要不你换个人陪你去?”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奕轻宸早就料到她会如此,假装没听懂她的话里有话。

    “昨天。”

    “……”见这事儿无果,奕轻宸随即将话题一转,“你想住庄园还是住楚家别墅?”

    “你不在哪儿,我就住哪儿。”

    “……”

    “乔姐!”办公室门忽然被人推开,秦沫沫直接扑进楚乔怀里。

    “怎么了这是?”

    楚乔朝奕轻宸使了个眼色,后者了然,带上门离去。

    “我不要回秦家,乔姐你收留我好不好。”

    “自然是问题的,只是你……”

    “秦叔叔说要让我搬到别墅去,他说,他说……”秦沫沫为难地咬着下唇,忽然间红了眼眶,“他说要养我一辈子。”

    楚乔当时心里就特么了。

    秦衍这是几个意思?

    合着让这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给他做情人儿?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别伤心沫沫,有我在呢。秦家咱不去了,我这儿就是你家。”楚乔抚了抚她的发。

    秦沫沫抱着她,愈发紧闭着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湿了楚乔的肩。

    “我先带你回去好好睡一觉,瞧你那样儿这都多少天没好好休息了,放宽心,什么都别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秦沫沫点了点头。

    一路上,秦沫沫倚在楚乔肩头,苍白的小脸儿显得憔悴万分,皆是罕见的沉默。

    事情发生得太过于突然,楚乔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该怎么去安慰,索性缄默不言,免得说到不该说的。又惹她伤心。

    她让刘叔准备了写点心,亲自送到客房,又陪秦沫沫说了一会儿话。

    “大小姐,楼下秦先生拜访。”

    “知道了。”

    楚乔起身,拍了拍秦沫沫的手,“好好睡觉,别出来,明白吗?”

    见秦沫沫乖巧地合眸,楚乔这才带上房门离去。

    “打扰了楚总,我来接沫沫回家。”

    “沫沫?到我这儿来接沫沫?秦衍你在跟我开玩笑?”

    秦衍冷着脸,“我的家事儿,还请楚总不要插手。”

    “家事儿?”楚乔冷笑,嘲讽道“情人二奶算家人?”

    “你什么意思?”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楚乔往沙发上一靠,“你这么安排置沫沫于何处?说说吧,结婚后打算怎么安置沫沫?”

    面前的男人顿时陷入沉默。

    “如果没有这份担当。不如早早放过她,这段感情是把双刃剑,伤你的同时也伤了她,沫沫不是宠物,她有血有肉有感情,也会伤心也会难受。”楚乔重重地将茶杯往桌上一放,“你若是想不明白,就请回吧。”

    “让我见她一面。”

    “没意义。”楚乔淡淡地丢下一句。

    “楚乔!”秦衍忽然喊住她。

    楚乔转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有时候并不能活得这么任性……”

    “那么就解决掉那些个使你不能任性的阻碍!”

    背后之人安静地站着,终于不再说话。

    秦衍忽然觉得,他真的好羡慕楚乔。

    礼拜三,秦衍和王曼露的订婚仪式如期举行,轰动了大半个京都。

    于理,楚乔是应该出席的,可是于情……

    她瞟了一眼呆坐在身旁的秦沫沫。

    “沫沫。要不咱们……”

    秦沫沫勉强挤出一抹苍白的微笑,“乔姐,别担心,这几天我都想明白了,我理解他的,没有关系。”

    楚乔拍拍她的手,默默叹息。

    婚礼很奢华,房地产大亨的千金与名门巨子的联姻,到场的宾客自然也都是商政界的名流。

    “女人。”作为伴郎,凌澈今日的风头一点儿也不比新浪少。

    楚乔白了他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远远地瞥见应晨雪一家子,这才缓了脸色,低声道“待会儿再收拾你!”

    “嫂子!”

    奕少轩忽然从她背后探出个脑袋,楚乔被他吓了一跳。

    “再乱叫我就堵了你的嘴!”

    那边应晨雪一瞧见奕少轩立马走了过来。

    “少轩哥,你也来啦,轻宸哥呢?”

    奕少轩当场没了好脸色。“我有义务帮你看着他?”

    应晨雪面色一僵,随即恢复如常,笑道“少轩哥真会开玩笑。”

    “我最不爱开玩笑了,嫂子,哦?”

    楚乔假装自己没听到。

    应晨雪因为他在喊她,面上的笑意愈盛,“喊什么嫂子呢,这都还没过门呢。”

    “没过门怎么了?证都扯了就是我奕家的人了,婚礼随时都能补办”

    奕少轩语速之快,楚乔甚至都来不及开口制止。

    “什么证都扯了?”应晨雪一愣,随即指向楚乔,“你该不会在喊她吧?”

    总不能是一旁秦家那小姑娘?

    楚乔讪笑了两声,趁人不注意时偷偷掐了一把奕少轩。

    “嗷!嫂子你掐我干嘛!”

    !上帝又派傻逼来考验她了!

    一定是这样的!

    “小乔你什么时候成少轩哥的嫂子了?”

    “他跟我老公是好兄弟,对吧少轩!”楚乔狠狠地瞪了奕少轩一眼。

    后者无辜地撇撇嘴,“对啊。我跟你老公本来就是好兄弟啊。”

    应晨雪这才松了口气。

    王曼露和秦衍应付了前面几桌,正端着酒杯朝她们这边走来。

    秦沫沫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楚乔捏了捏酒杯,面上是一贯来的漫不经心。

    “沫沫你好,我是曼露,你也可以叫我秦婶婶,以后咱们就要在一个家庭生活了哦。”王曼露大度地伸出手,面上的笑容无懈可击。

    从小养大又如何?能睡在秦衍身边的女人只有她!

    秦沫沫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跟她比?哼!

    “谁告诉你沫沫要跟你一起生活了?”楚乔懒懒地倚在座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

    “楚总会不会管太多?毕竟这是我们秦家的家事儿。”

    “是吗?”楚乔挑眉,“可是沫沫不一定非要姓秦,不是吗?”

    王曼露怔了怔。

    秦沫沫若是不姓秦,那她岂不是更有机会接近秦衍?如今好歹还有舆论能让他们忌惮。

    “楚总为什么非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不可能的事儿上。”王曼露俯身贴着她耳侧,“我和阿衍已经订婚了,不是吗?”

    “我这人天生就比较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情。”楚乔朝两人举杯。“麻烦秦先生明儿个一早跟我一起去下派出所,沫沫以后我养她!”

    一直沉默的秦沫沫忽然起身,笑着举杯,“秦叔叔,祝你幸福。”

    秦衍举着酒杯,半晌儿没动。

    楚乔起身,带着秦沫沫离去。

    第二天,秦衍并没有出现。

    秦沫沫就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依旧没心没肺地笑。

    楚乔心里已经有了别的打算,索性也正好借机看看秦沫沫对秦衍的感情,是否真已经非君不可。

    依旧是那间典雅的书房,年轻的男人正埋首于面前一大堆文件中,时不时抬头瞥一眼书桌上相框中女子努迷人的笑容。

    “奕董您找我?”萧靳推门而入。

    奕轻宸搁下手中的钢笔,“夫人呢?昨夜没回今儿个也没见着人影,打电话也不接。”

    “抢女人去了。”

    “不抢男人就好。”奕轻宸起身。“备车去楚式,接夫人一块儿用晚餐。”

    安静的办公室内,娇俏的女孩儿长发盘起,一袭套装穿得得体。

    此时她正端坐在办公桌前细细地浏览一份文件,白皙的指尖闲适地轻叩着桌面,助理美萝恭敬地立于她面前。

    “王式那边现在还是老王总当家?”

    “是的,王大公子是烂泥扶不上墙,王二公子倒是个有能力的,只可惜听说是领回来的私生子,王老爷子并不打算重用。”

    “难怪王家非要跟秦家联姻,王家老大和王曼露是同母兄妹,做妹妹的嫁个好老公自然就能帮衬着自家大哥。”楚乔玩味儿地盯着美萝,“倒是苦了王家老二了。”

    “王二公子早就想结识楚总,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听说京都酒店新来了一韩国帅厨子欧巴。”指尖一顿,“明儿个中午。我会在那儿用餐。”

    美萝颔首,“明白了。”

    “老婆。”

    说话间,奕轻宸推门而入。

    美萝看到他身后的萧靳,微微一愣,双耳泛起一丝粉红。

    “一起用晚餐?”

    “你每天都很闲吗?”楚乔顺手将文件往桌上一搁。

    萧靳和美萝见状赶忙退了出去。

    “忙呢,我每天都很忙很忙。”他轻轻将她搂入怀中,“我每天忙着想你,每分每秒都忙着想你。”

    “集团能在你手里存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那是因为之前未曾遇见你。”他温柔地啄了啄她的唇。

    “我要回楚家了,沫沫一个人在那儿。”

    “你在邀请我?”

    “你可以不跟着!”

    奕轻宸赶忙死皮赖脸地将脑袋往她肩上一歪,“老婆我想吃你……”

    “嗯?”楚乔瞪着他。

    “亲手做的晚餐。”

    “……”

    车子才刚驶入别墅区,远远地便瞧见自己门口停着的那辆白色跑车。

    应晨雪?

    “先停下。”楚乔对司机吩咐道。

    “怎么了?”

    “你以身相许的女人找上门来了!”

    一想到这个楚乔心里就不爽!

    “为什么非要瞒着她!我们已经是夫妻,不可能再改变什么,何不将事情和盘托出,晨雪不是不讲理的人,一定会谅解的。”

    “嗯,她不是不讲理的人,我是,这总可以了吧?”楚乔冷了脸,欲下车,“你还是跟你那通情达理的救命恩人去过去吧!”

    至于她为什么不希望应晨雪知道。

    从前大概是怕伤害她。

    那么现在呢?

    楚乔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她心里在酝酿着的,或许是个更加邪恶的念头。

    “小乔!”奕轻宸将她一把拽回怀中,“面对吧,面对咱们的感情好不好?不要再逃避了,你明明也是爱我的。”

    “抱歉,我只爱我自己,您请回吧。”

    楚乔打开车门,面无表情地离开。

    奕轻宸叹了口气。

    只要一扯到跟应晨雪有关的,他的奕小乔便会变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失足成千古恨,年轻气盛的承诺如今是将他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了。

    “回吧。”

    “奕董您不生气不难受?”副驾驶座的萧靳斗胆探出脑袋。

    奕轻宸不怒反笑,“她曾说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她现在说只爱自己,那么未来……你觉得我会生气吗?”

    萧靳扯了扯嘴角。

    这就是一小步和一大步的领悟了。

    夫人迈出一小步,在b看来可是跨出了整个宇宙。

    话说b的自我安慰能力,超强!

    “晨雪,你来了,吃过晚饭没?”楚乔不动声色地进门。

    “用过了,就是挺想你的,想过来你这儿陪着你住几天,咱们姐妹俩也好久没一块儿说过体己话儿了。”

    “那敢情好,过来再吃点儿,我让佣人先去准备客房。”

    “嗯。”

    正巧秦沫沫下楼,楚乔赶忙冲她招手,“沫沫你来。”

    “你真的要收养你这女孩儿?”应晨雪凑到她耳畔低声道。

    见楚乔面露诧异,她这才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么个大个姑娘了,若是收养了她就得对她负责,将来嫁妆什么的,可是一份不小的负担。”

    楚乔嘴角噙了一抹不甚明显的嗤笑,“我不是收养她,我只是多了个妹妹。”

    应晨雪忽然觉得楚乔有些怪,变得似乎不像她了。

    可到底怪在哪儿?

    她又说不出来。

    赵文雅母女、应晨雪、秦沫沫楚乔,一桌子人,心思各异。

    晚间应晨雪非说要和楚乔一起睡,楚乔蓦地想起那日奕轻宸在她床上干的坏事儿,顿时觉得耳根子有些发烫。

    “嗯,到时候我去客房陪你。”

    洗了个澡,刻意裹了身新睡袍。

    叩了叩房门,应晨雪很快便跑来打开。

    “在赶忙呢,小脸儿红红的,思春了可是?”楚乔端着一杯酒,顺势关上了房门。

    应晨雪面上的红晕愈发加深,“你就会调笑我,哪儿来的春可以思,这都夏天了,早过了。”

    “在想奕轻宸?”

    应晨雪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小乔你觉得他怎么样?”

    楚邪魅一笑,“这我哪儿知道呢,我又没睡过,改天你自己个儿睡睡不就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的,你就故意歪着说。”

    “你很喜欢他?”

    应晨雪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楚乔抿着唇,水澈的眸中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

    两人懒懒地躺在大床上,聊过奕轻宸后,应晨雪反倒将话题有意无意地往楚式集团上带。

    “一个人处理集团业务会不会很累?”

    “嗯,还好……”

    床头柜上,手机响起。

    楚乔超过一看,“奕轻宸”三个大字赫然醒目。

    下意识地扫了眼身旁的应晨雪,滑开接听,嘴角是一抹似有若无的玩味儿笑容。

    “嗯,干嘛。”

    “乖,别生气了,是我不对不该在你面前夸别的女人,回头你打我两下,再不行就踹我两脚,可别自己个儿揣着气,心疼的都是我。”

    楚乔真想说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又不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

    奕轻宸你夸谁都行,就是不能夸应晨雪!

    “没呢,不生气了。”她声音淡淡的,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柔和,听的人心猿意马。

    电话那头的男人终于会心一笑。“吻我。”

    楚乔刻意侧脸扫了一眼应晨雪,娇羞一笑,方才对着电话轻轻地“啵”了一声。

    奕轻宸回吻过后,这才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小乔,老实交代,是不是凌大帅哥?”

    “你猜?”

    “我怎么猜得到,快说快说嘛。”应晨雪似乎特别好奇,她有种预感,电话那头的男人绝对不是凌澈。

    楚乔笑了笑,不置可否。

    应晨雪便愈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楚乔肯定还有别的男人!

    应晨雪缠着楚乔聊了一夜,期间拐外抹角好几回想探她口风,但都被她成功地饶了过去,直到凌晨才终于因为困顿而沉沉睡去。

    凌澈这两日一直想着补救,可秦衍似乎总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他被折腾得没办法了只能一大清早便去楚家找楚乔求教。

    方巧一桌子人正在吃早餐。

    应晨雪见之,忙热情道“妹夫回来了。”

    “妹夫?”楚允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你家妹夫可真多!”

    奕轻宸、凌澈和楚乔这三人间乱七糟的关系,她又不是没看到,一个房间俩男人轮流进去。

    “允儿!”赵文雅低声冷喝。

    “妈!我只是说了实话……”

    “不想吃饭就给我上楼去!”

    楚允气冲冲地拍下筷子。

    简直莫名其妙,居然连自己妈妈都站在楚乔那边!

    “阿澈你先回房去睡一会儿吧,昨晚打了一夜牌肯定累坏了,待会儿我把早餐给你送上来。”

    凌澈宠溺地在她脸颊留下一抹淡吻,“好。”

    秦沫沫看得是一头雾水。

    楚乔不动声色地冲她摇了摇头,秦沫沫会意,很快便垂下头去继续吃饭。

    “你们夫妻感情真好。”

    应晨雪笑得热闹。

    一切与楚乔有关的绯闻,她总是异常有兴趣。

    这个楚允,看样子倒是知道不少呢!

    “你在我这儿好好呆两天,直到应晨雪走人。”

    楚乔将装有早餐的托盘往床头柜上一放。

    “我有什么好处?”

    “这么说你是打算亲自解决秦衍的事儿了?”楚乔居高临下地站在,看到歪在她床上一脸享受的凌澈便气儿不打一处来。

    “别,我听你的还不成。”凌澈一下子便从她床上弹了起来。“我都快叫秦衍那小子给折腾疯了!”

    “也不知道是谁整出来的,你呆家里好好看着,尤其是别让应晨雪知道不该知道的,沫沫那儿也盯着点儿,她最近有些不正常。”

    “知道了,k-b”

    楚乔一到楚式,美萝便递了一份资料给她。

    “楚总,这是应式集团那边传来报价单,他们的客户代表说他们董事长和您打过招呼的,让咱们旗下的fr日化品公司原料全部换成他们的。”

    楚乔接过,粗粗扫了一眼,“高出市场价四分之一,胃口不小嘛。”

    “所以楚总?”

    “签了吧,就说等着用让先送来,款项的话,按规矩先支付一半。”

    “可是楚总,应式的原料等级比咱们现在用的低了一档,产品出来的话恐怕会惹大乱子。”

    楚乔笑了笑,“只说让先送来,又没说一定要用,fr日化品仓库总不至于连这点子东西都搁不下吧。”

    “是。”

    然而美萝还是想不通楚乔心里到底打的是个什么算盘。

    楚乔忽然上前一步,轻轻替她扯好衬衣领子。

    “男伴儿功夫不错。”

    美萝立即垂下了眼睑,不自然地轻笑了两声。

    处理完所有公事,已经将近中午十一点。

    差宋奎将自己送到京都酒店,要了一间僻静的包间儿,一个人曼斯条理地享用着美食。

    没一会儿,包间的门便被人缓缓推开,一个年轻俊秀的男人站在门口。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九章 比如,从此在我眼前消失-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