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六十八章 老婆大人,做我的女王吧!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八章 老婆大人,做我的女王吧!

    古典的欧式书房内,年轻的男人端坐于书桌前,仿佛一位出身于中世纪的英国老派绅士,他的侧脸轮廓极为分明,带着一种米开朗基罗式的线条流畅感,此时他的外套很自然地搭在椅背上,只着一件做工极为考究的白色衬衣外罩系列黑色马甲,袖口永远别着象征身份的宝石袖扣。

    萧靳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样的男人,难怪这世上的女人纷纷趋之若鹜。

    “奕董,应小姐刚打电话来邀您共进……”萧靳想了想,改口道“邀您一起吃晚饭。”

    “少轩呢?”

    “表少爷昨晚连夜出国了。”

    奕轻宸不悦地蹙眉,“奕家不是还有别的少爷?”

    “应小姐说。”萧靳踌躇,“她说当年救您并非是为了嫁入奕家。”

    奕轻宸怔了怔,回想起那年伦敦街头发生的一切,心烦意乱地甩甩手。

    “夫人呢?”

    “和应小姐以及凌澈先生在l餐厅用餐。”

    “我不问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说了?”奕轻宸起身,“备车。”

    奕轻宸还未进门便已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是他跟楚乔第一次约会的餐厅。

    不远处安静的角落,楚乔正一脸“幸福”地和凌澈并排坐着,与对面的应晨雪谈笑风生。

    注意到那道冷冽的目光。

    楚乔端着咖啡杯的手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撒落了几滴在洁白的绣花桌布上,晕开了几朵碍眼的深色水迹。

    应晨雪转身,顺着楚乔的目光望去。

    奕轻宸?

    他怎么来了?

    他是来找她的吗?

    应晨雪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扬起一抹年腼腆的笑容。

    “轻宸!”

    她正欲起身朝他走去,奕轻宸已经冷着一张脸朝他们走来。

    他面无表情地从她身旁走过,甚至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应晨雪的心,蓦地一怔。

    奕轻宸走到楚乔身边,二话不说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楚乔也不敢吱声儿,万一在这儿吵开了,应晨雪就会知道她和奕轻宸的一切,会伤害到她。

    她强堆起笑脸,对身旁两人道“奕先生约我谈点事儿,蛮严重的,倒是我忘记了,我先走了……”

    话还没说完,他的吻已经堵上了她的唇。

    应晨雪不敢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嘴,一双灵动的大眼因为震惊和伤心而被憋得通红。

    “你疯了你!”

    楚乔一把将自己推离开他的怀抱,然后应晨雪已经哭着跑出了餐厅。

    她正欲去追,却被奕轻宸一把拦腰抱起。

    “你放我下来。”她狠狠地朝他递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别闹。”

    “……”到底是谁在闹?

    “阿澈,帮我跟她解释!”这种情况下,似乎凌澈出面比她出面会更合适,毕竟在应晨雪眼中他是她“丈夫”。

    后者蓦地收起那一抹苦笑,朝她做了个k的手势。

    奢华内敛的车。一路疾驰。

    奕轻宸一路扛着她回的卧室,直接将她往床上一丢,不耐地扯送自己的领带。

    “小东西,你是不是觉得我脾气太好了,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嗯?”

    见楚乔沉默,他愈发来了火气。

    “你,你干嘛!”

    “干你!”

    和谐社会和谐内容,大家自行脑补,此处霸王硬上弓之,l读者君跟住主线哈,女主非自愿滴

    楚乔认命地闭上双眼,倔强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她心中已经断了一切念想,只希望他快点发泄完,快点离开。

    这日的午后。似乎格外漫长。

    中途几次昏睡过去都被他强行弄醒,他似乎打定主意是要让她记得这哭爹喊娘的一夜。

    以至于楚乔终于被松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嗓子干哑得要命。

    “以后乖乖的,别惹我生气,好吗?”

    楚乔撇过头去,不看他。

    身子仿佛支离破碎了一般疼痛,瞧着他神清气爽的模样便愈发气儿不顺。

    “我还有事儿,你别跟着我了。”

    她淡漠地留下这么一句,换好衣服,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了。

    奕轻宸望着她固执的背影,忽然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

    回到公司,她将自己反锁在休息室内狠狠地洗了个冷水澡,这才稍稍恢复些清醒。

    “楚总。有客人拜访。”

    美萝叩了叩办公室门,低声道。

    “嗯。”

    楚乔抬头,正对上蒋少修温情的双眸。

    四年的沉淀,从前清秀的男孩已经蜕变成一个俊逸挺拔的男人。

    被刻意沉淀的情感在血液中翻涌,曾经这般刻骨铭心,这般至死不渝,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她的少修,她曾经赖以生存的温暖根源,她青春的一切执念。

    有那么一瞬,楚乔甚至很恶毒的在想,宁可他死了,都不愿他以如今这样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她面前。

    她怪不了他,只能不知该如何面对,一切似乎都变了。

    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称呼。

    “你别担心。父亲并不知道你是他女儿的事儿,如果你不想,我不会说的。”

    “嗯。”楚乔回避了眼神的交流,刻意淡淡地答应了一声,“谢谢。”

    已经够乱了,再掺和到大家族里去,她真担心会尸骨无存。

    “小乔,有困难的话,告诉我,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我都是你的少修哥。”

    她强迫自己挤了个笑容,“我,挺好的。”

    “奕轻宸,你最好还是保持点距离。”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道“斯图亚特家族的水太深……”

    “我明白的。”

    就在这时,楚雄的代理律师忽然推门而入。

    “大小姐,老楚总他!”

    楚乔愣了一下,许久才反应过来,“知道了。”

    楚雄死了,还没等她报复他就死了!

    心里闷闷的,仿佛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楚乔在蒋少修的陪同下去到医院。

    赵文雅已经在了,楚允还没到。

    病床上那具原本胖大的身躯如今已经被病魔折磨得皮包骨头,白色的布缓缓盖上他的脸,隔去了与这世界的一切纷争。

    他解脱了。

    楚乔冷冷地望着赵文雅。

    那么杀母之仇,你就一个人受着吧!

    “爸!”

    楚允还没进病房就先哭开了声儿,她身后的周子皓貌似爱怜地搂着她的身子,目光却时不时落在一旁的楚乔身上。

    “爸!你醒醒啊!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扔下我和妈妈!”楚允心里慌得没了神儿。

    这下可怎么办,爸爸死了,楚式集团和楚家现在可都在楚乔手里!

    那她和妈妈该怎么办!

    “根据楚雄先生生前的遗嘱,楚家名下所有资产,包括楚式集团全都有大女儿楚乔继承,太太赵文雅和二女儿楚允可以继续住在楚家别墅,以后的吃穿用度全都由楚乔小姐供给……”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会!”

    楚允惊呼出声,赵文雅已经面如死灰,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肯定是你!”楚允忽然掉头扑向楚乔,狠狠地揪着她的衣襟“是你杀了爸爸,是你篡改了遗嘱,你这个贱人!”

    “允儿!”周子皓强忍下下怒火,将楚允拖离楚乔身边。

    “没事儿吧。”蒋少修护着她出了病房。

    楚家的事儿他最近已经了解了七七,对于楚雄的死,并未有多少感触,只是楚乔,她总是让他心疼。

    “老婆。”

    一群黑衣保镖有条不紊地过道两侧分排而立,奕轻宸眯眸扫了一眼楚乔身侧的蒋少修,抿唇将她拽入自己怀中。

    蒋少修的身世他已经了解,更或者他比蒋少修自己了解得更多。

    只是那更多的部分他自然是不会让它公之于众。

    面对奕轻宸,楚乔之觉得心力交瘁,冷冷地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对一旁的管家刘叔道“丧事你好好操办。”

    刘叔点了点头。

    病房内,赵文雅母女俩依旧哭天抢地。

    至于哭得是什么,或许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楚雄的丧礼办得很风光,远在市的陆璇璇和穆天阳也应邀前来。

    “大小姐,您也别怪老爷,其实有些时候老爷也很为难。”刘叔立在楚乔身后,吞吞吐吐道。

    楚乔脑海中蓦地浮现莲嫂临终前跟她说的话。

    当时,母亲死的时候,刘叔是知道的!

    “刘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她压低嗓音问道。

    刘叔面色一白,忙解释“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刘叔,我母亲生前待你不薄,她死得不明不白,你良心何安?”

    “我,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在逼我吗!”楚乔冷了声,“你执意隐瞒就别怪我不顾念多年的主仆情分!”

    刘叔吓得两腿直打哆嗦,楚乔的雷厉风行他一直都是看在眼里,可这事儿说到底他也没个证据,遂压低了嗓子,“夫人死的那日,晨雪小姐来过!”

    顿时,脑中仿佛惊雷炸响,轰地一声全然崩塌!

    楚乔颤着手扶向楚雄的墓碑,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半晌儿才好不容易站稳。

    有那么瞬间,她觉得楚雄这一生就是悲剧!

    她和母亲都是!

    应家狠毒手段下催生的悲剧!

    原本那点儿对应晨雪的愧疚,在那瞬间,荡然无存!

    奕轻宸等人站在两米开外,却也是察觉到不对劲,正欲上前搀扶,楚乔已经慢吞吞的朝这边走来。

    再开口,嗓子已然沙哑,“刘叔,客人们就麻烦你安排了。”

    “乔姐。”

    “小乔。”

    “bb!”

    秦沫沫和陆璇璇双双上前,一左一右搀着她,爱修则跟在她身后。

    黑衣笼罩的单薄身影仿佛一股深刻的风,刮入人心间,便再也出不来了。

    身后的男人们,心思各异。

    回去的路上,显得十分安静。

    楚乔坐在两人中间,黑色的宽檐帽遮住了她一半的脸。面上的表情淡淡的,一张失了血色的唇,紧紧地抿着。

    她不说话,三人也不好吭声,便静静地陪着。

    应晨雪来楚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除了应晨雪和应家人只有九泉下的母亲知道了。

    她绝对有理由相信应晨雪是受应家人挑唆才来的。

    可是应家人,究竟是为什么?

    晚间,将所有客人安顿在酒店,她独自一人进了楚雄的书房,想从中找到些往事的蛛丝马迹。

    “小乔。”

    身子忽然一僵,捏了捏拳,不动声色地从周子皓怀中脱离。

    “还好吗?刚才在陵园你脸色很差。”

    “还好。”她刻意柔了嗓子,多了几分惹人垂怜的娇柔。

    “有什么事儿就告诉我,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别总是什么话都藏在心里,有我在,我会帮你的。”

    “子皓。”楚乔从书桌上抽了两张纸巾,掩去脸上的表情,“你知道吗?楚允居然找人杀我!而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她干的!”

    “什么!”

    “是真的,前不久我被人绑架,就在你跟她退婚前两天,幸好是宋奎救了我,所以我才雇佣他做我的保镖。”

    “这个贱人!”周子皓狠狠地一拳锤向桌面,“小乔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出来了这口恶气!”

    楚乔垂眸,长发飘落遮住了她微扬的唇。

    三日后,周子皓当着楚家一家人面儿再次向楚允求婚,炫目的鸽子蛋闪得楚允热泪盈眶。

    赵文雅自是喜不自胜,只要她的允儿嫁入周家,有没有楚家的遗产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么些年她也是小有积蓄,为了让楚允风光嫁入周家,特意拿了自己手头大部分的珠宝以及三千万支票作为陪嫁。

    母女俩为了这场世纪婚礼,天天忙得不着家。

    楚乔的耳根子,一下子便清净了。

    “乔姐。”

    听到秦沫沫的声音,楚乔这才从一堆文件中抬起脑袋。

    “快过来,怎么忽然想到到这儿来了?跟你秦叔叔还好吗?”

    一说到秦衍,秦沫沫立马显得沮丧起来。

    “冷战着呢。”

    “这样啊。”楚乔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美萝你来下我办公室。”

    不多时,秘书美萝恭敬地立于她面前。

    “楚总。”

    “帮我把沫沫送下机场,订一张最近时间飞市的机票。”

    “乔姐?”秦沫沫不解。

    “放心吧。”楚乔笑笑,“到那边凌澈会去接你,这几天你就跟着他,直到你秦叔叔来接你。”

    秦沫沫犹豫了一下。“好……”

    桌上手机一响,楚乔对两人挥挥手,从容接起。

    电话那头应晨雪的声音依旧温婉。

    “晨雪,抱歉,那天……”

    “没事的,凌澈都跟我解释过了,我相信你不会跟轻宸有什么的,是他单方面喜欢你而已。”应晨雪咬着牙根儿体贴道。

    若不是爸爸逼迫她打这个电话,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想听到楚乔的声音的。

    她居然让轻宸喜欢上了她!居然跟她抢男人!简直是可恶!

    应晨雪很快便从情绪中恢复过来,“先不说这个了,你还好吗?听说了姨夫的事情,可是我却去不了真的很抱歉。”

    “说的哪儿的话,你心里惦记着我我是知道的,再说他本来就没把我当女儿看,他死不死就那么回事儿吧。”楚乔顿了顿。故意神秘兮兮道“晨雪你知道吗,我妈妈原来不是病死的!”

    电话那头忽地传来哐当一声,好半天应晨雪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却依旧遏制不住地微微发颤,“什,什么!姨妈不是病死的?”

    “嗯,我打听到一点儿蛛丝马迹,好像我妈是让楚雄和赵文雅这俩奸夫淫妇给毒死的!”

    应晨雪这才松了口气,语气却依旧故作惊诧,“天呐!小乔你自己可一定要当心着点儿,有事儿千万记得跟我联系。”

    “放心吧。”楚乔深意一笑,“我会的。”

    应晨雪挂断电话后,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踏实,赶忙起身去书房找自己的父亲商量。

    楚乔这儿手机还没来得及冷却,电话又响了起来。

    “怎么了宋奎?”

    “楚小姐,您到来绿城小区一趟。”

    楚乔特意打车去的绿城小区,隐蔽的花园一角,一辆黑色的轿车安静地停着。

    楚乔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这才推了推面上的墨镜,打开后座车门,快速地坐了进去。

    宋奎将手中的数码相机递给她,“这是这些日子拍到的,画面上的男人叫吴卓,目前经营一家茶餐厅,之前是赵文雅的初恋情人,两人曾在一家餐馆打过工。”

    “地址。”

    “三栋403。”宋奎说话间从仪表台摸了一把钥匙递给她,“需要我陪您吗?”

    “不用,你先回去吧。”

    “是。”虽然心里还是蛮担心的,但是对于楚乔的话。宋奎向来惟命是从。

    中档小区,看样子赵文雅将这男人藏得很好。

    楚乔是从楼梯上去的,此时她正一脸闲适地端坐在403客厅,细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远处卧室内传出暧昧的靡靡之音,听得人面红耳赤。

    “嗯……阿卓……快……”

    楚乔坐了一会儿,觉得没劲,起身走向那间卧室。

    “”她抱着双臂倚在门旁,轻轻地叩了叩房门,“我等太久了,还没好吗?”

    床上的两人一惊,差点儿没翻下地。

    “你你你……你怎么……”赵文雅裹着被子,指着她,一双浑圆的眼睛瞪得老大。

    “不管我怎么来的,反正我已经来了,说点有用的,比如……”楚乔顿了顿,“比如怎么才能把楚允不是楚家女儿这件事给遮下去,你觉得呢?”

    “我在客厅等你,速度快点儿,我可没什么耐心。”

    赵文雅很快便裹了睡衣出来,脸色十分苍白,估计是吓的。

    “你到底想干嘛?”

    “不干嘛,我就是太闲了,想去hpp散散心,可惜口袋里没票子。”

    一说到钱,赵文雅的语气立马便软了下来,“小乔,你看这么多年,阿姨在你家当牛做马地伺候你爸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允儿马上就要出嫁了,我那点儿家当可不就都让她当了陪嫁,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娘儿俩吧!”

    “一亿两千万的存款,就算除去陪嫁的三千万,应该还能剩下不少吧,我数学不好,要不你帮我算算?”

    见赵文雅瞪着她不说话,楚乔脸上的嘲讽愈发浓重,“知道为什么楚雄到了一毛钱都没留给你们母女俩吗?”

    “因为他早就知道了!”

    楚乔的仿佛晴天霹雳,赵文雅身子一软,差点儿没从椅子上瘫下来。

    以楚雄的性格,哪怕死了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的!

    “你大概也料到了,我继承遗产的唯一条件就是让你们仨生不如死!不过我并不想这么干。”

    赵文雅满脸疑虑。

    “你可别忘了,我可是被楚雄逐出家门的女儿,所以快点儿吧,我拿钱走人,等你女儿嫁入周家,你们母女俩依旧过得是人上人的日子。”

    “子皓是真心喜欢允儿的,你以为凭这点就能威胁到我?就算允儿不姓楚又如何?她照样能成为周家大少奶奶!”

    “是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楚允去掉这个楚,你真的以为就凭你那区区三千万外加几件珠宝就能给她买到周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楚乔的话直戳重点,赵文雅根本无力反驳。

    只要允儿能嫁入周家,她还愁会没钱吗?

    赵文雅咬了咬牙,“好,钱我可以给你,只是空口无凭,万一你以后不小心说漏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这样吧,你立个字据。如果哪日你说漏了,这钱你就还给我。”

    “没问题。”

    楚乔拿了支票,爽快地在字据后签下大名楚乔。

    出了绿城小区,顺手从路旁书店里买了一本书,将支票夹了进去,邮寄给远在加拿大的温以安。

    没有任何署名,只在扉页写了一句只有知道了书的结尾,才会明白书的开头。

    楚式最近股价一直处于涨停状态,各方面业务应接不暇,令原本摇摇欲坠的集团,一跃成为龙头企业。

    她自然清楚这是奕轻宸的功劳,虽然十分排斥,却又无力改变。

    经商这方面,她与他就是尘埃与上帝的差别。

    “楚总,穆总和凌总那边的款项已经汇过去了,不过穆总的钱退回来了,说是您先生已经给过了。”美萝叩了叩门,抱着一堆文件立于她面前,“另外就是前段时间您让我给萧助理送去的那支票并没被兑领。”

    “知道了。”楚乔头疼地扶了扶额。

    怎么办,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跟奕轻宸划清界限?

    京都商会晚宴,无数名流大亨出席。

    楚乔扫了一眼桌上的请柬,给爱修去了个电话。

    “晚上陪姐们儿参加个宴会?”

    “有帅哥吗?”

    “有,全是来自星星的欧巴!”

    “好嘞!待会儿你来&b;jr接我。”

    奕轻宸这边正准备去楚式接楚乔下班,却被萧靳给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夫人晚上会去京都商会的晚宴,估计现在已经去做造型了。”

    “请柬。”奕轻宸朝他伸出一只手。

    萧靳一脸莫名其妙,“您什么时候有过这些商会的请柬?”

    “长得太帅会被歧视?”

    “……奕董,这么些年,你根本就没关注过这些好吗?偶尔有几次国际经贸会议的请柬也都是我替您去的……”

    “你今天嗓门儿特别大。”

    “夫人说,不会再接你电话,不过爱修说。他可以帮我打。”

    奕轻宸拄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嗯,爱修是个好姑娘。”

    “奕董我错了。”

    “你陪少轩去一趟那什么的晚宴,我还有事儿。”

    “是。”

    京都商会晚宴选在酒店最尊贵的商务大厅,上千名京都首屈一指的企业家莅临现场,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bb。”爱修耷拉着脑袋,“说好的来自星星的欧巴呢?我看是来自猩猩的呕吧才对!”

    “你的欧巴来了。”楚乔侧身从经过的侍应手中的托盘里取了一盏酒,正好瞧见奕少轩和萧靳往这边走来。

    爱修两边的脸颊蓦地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萧助理是挺帅的,可是……”

    “那就掰弯他!”

    爱修一口酒没含住,差点儿没噎死。

    bb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嫂子。”

    “夫人。”

    “我姓楚名乔。”

    “嫂子,你就不能对人家好点儿嘛。”奕少轩死皮赖脸地挽着她的胳膊,“人家上回为了你,可是都顶着鸡皮疙瘩去替宸哥跟那三儿相亲来着。”

    “哦!对了!”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就是那个应晨雪!”

    萧靳担忧地扫了一眼奕少轩挂在楚乔胳膊上的手。

    “人看不上他看上你了?”

    “噗……嫂子,人就是奔着宸哥去的,可是宸哥告诉外公已经有媳妇儿了,正准备生个大胖小子给外公抱呢,这不外公一高兴就让我候补了呗。”

    “你替我恭喜他,什么时候生了胖小子,我会包个大红包让人送过去的。”

    “嫂子你这么说宸哥会伤心的,要知道那天早上外公生病了,他也只是匆匆回家看了一眼便赶回去陪您了……”

    那天早上?

    “哪天早上?”楚乔蹙眉,心间微微慌乱。

    “让我想想。”奕少轩想了一会儿,“我记得应该是七月二十一,对!就是七月二十一日……”

    楚乔手中的酒杯“啪!”地一声掉落在地。

    从手包里掏出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咬牙切齿地低斥了一句“奕轻宸你大爷!”

    奕轻宸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匆匆拨通又匆匆挂断的电话。

    又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bb?怎么气成这样?”

    楚乔不耐地抓过他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被猪拱了!”

    “怎么了这是?”奕少轩不解地望向萧靳。后者只是闷声轻笑。

    他可是清楚地记得那日夫人没接b电话一个人飞去市时,b狂扯领带露出的脖子上的吻痕。

    原来是这样!

    拿这种事情跟夫人溜圈儿玩儿,这回b恐怕得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秦总别来无恙啊。”

    远远地便瞧见秦衍同一年轻女人在同周围的人交谈,楚乔端了杯酒走近一瞧,可不就是王家千金王曼露,他的未婚妻。

    “楚总。”

    秦衍朝她举了举酒杯,一脸寻常,似乎还不知道秦沫沫已经飞到市的事情。

    “沫沫呢?没来?”

    “嗯?她早上出门前说去找你,我以为……”

    楚乔摊摊手,秦衍当下又黑了脸,拿起手机走向一旁。

    “赵小姐人逢喜事儿,气色不错。”楚乔冲她举杯。

    “如果楚小姐能别这么‘热情’,我想我的气色会更不错。”王曼露面露笑容,实则牙根儿直痒痒。

    该死的楚乔,提什么秦沫沫!

    她以为她不知道秦衍和秦沫沫间的那点不寻常吗?

    “是吗?可是怎么办?我向来热情如火。”

    王曼露捏着杯脚,轻轻一侧,缓缓将酒液倒在地上拉开一道水迹。

    “赵小姐似乎没搞清楚。”楚乔上前一步,身子微倾,“酒只会让火燃烧得更旺,砰!”她用手模拟了一个迸射的动作,举了杯,走向别处。

    身后之人,满脸阴毒。

    “小乔!”

    楚乔转身,心下冷笑。

    应向涪!

    她的好舅舅。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应总,您可以称呼我楚总,或者楚小姐。”

    “这丫头,现在可是连舅舅都不认得了。”应向涪面上含笑,似乎对她的疏离完全不以为意。

    “有空就常来应家走动走动,怎么说也是你外祖家,父母辈儿的断了联系你也别生分了才是,晨雪一天到晚在我们面前念叨着你,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我们瞧着也于心不忍。”

    “您这是关心我?”

    “那是自然的,你身上到底流着一半我应家的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好,那我有空就去。”楚乔举了举酒杯,连同嘴角的嘲讽一饮而净。

    看来,这出戏是越唱越热闹了。

    “嫂子,刚才那人?”见楚乔走回,奕少轩赶忙上前。

    刚才那人,不是应晨雪的父亲吗?

    “你未来表嫂的爹。”

    “你爹?”

    “你想娶应晨雪?”楚乔反问。

    奕少轩忙摇头,“不想。”

    这白莲花似的女人,有什么好娶的!

    “那不就结了,现在你知道是谁爹了吗?”

    “宸哥的爹。”

    远在庄园的奕轻宸连打俩喷嚏。

    “楚总,请告诉我沫沫现在到底在哪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秦衍憋了火,又担心秦沫沫出事儿,只能掉过头找楚乔,他才不信这女人毫不知情。

    “自己家的小宠物丢了,管我要?”楚乔端着酒杯,一面不停地地晃动着杯中的酒液,一面看着面前之人心急如焚。

    “请你告诉我。”

    “找她回来干嘛?”

    秦衍一愣。

    “回来看着你娶妻生子还是等着你们一家人把她逐出家门?”

    “不会的,我和曼露说好了,沫沫会一直呆在秦家,直到她出嫁。”

    “那就让阿澈……”

    “不行!”还没等她说完,秦衍已经出声制止,刚毅的面庞透着一丝烦躁。

    “秦总你违心了。”

    楚乔扬了扬唇角,端着酒杯走远。

    萧靳手机震动了几下,赶忙走到一旁接听。

    “刚才怎么回事儿?谁又惹我们家的小辣椒了?”

    “您现在马上奔赴京都机场,乘坐您的私人飞机,只要不停地在天上飞,应该是能躲过一劫的。”

    奕轻宸冷笑了两声,“听说最近很流行自费去外太空旅行,要不要……”

    “七月二十一日。”

    电话那头顿时陷入一片无声。

    许久,奕轻宸才道“萧靳,我好像又病了……”

    “……”

    “您有空可以找人查查应家和蒋家的间猫腻。”

    “这不应该是你的事儿?”

    “我要帮您盯着夫人。”

    奕轻宸挫败,“好吧。”

    “好了,现在让我们进入今晚的最后一个环节,慈善拍卖!今天的拍品全部由国内外慈善家捐赠,所得的款项将会全部捐给国爱心机构用于慈善事业!”

    司仪的声音一响起,底下已经落座的商业大亨便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在台上。

    其余几件拍品倒没什么,只是背投上那颗仿佛樱花般纯净的粉钻令楚乔心念一动。

    “阿衍,这颗钻石好美,咱们买来做婚戒如何?”

    身旁传来王曼露的声音。

    “嗯。”秦衍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

    “来自坦桑尼亚皇室的顶级粉钻女戒“爱的怀抱”,该粉钻净重5.99克拉,在咱们国可是象征着天长地久啊,各位男士可千万不要错了,得此一颗,爱情天长地久啊!”

    司仪说话间,两名礼仪小姐拖着一只高贵的黑色天鹅绒展示架款款上前,那枚“爱的怀抱”在璀璨的灯光下,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起拍价,299万……”

    “399万!”

    “599万!”

    “899万!”秦衍举牌。

    楚乔微微一笑,“999万!”

    “阿衍。”

    秦衍侧脸瞥了一眼楚乔,再次举牌,“1199万!”

    “1299万!”楚乔微微往旁靠了靠,凑到他耳畔,低声道,“再不去市,俩小年轻凑一块儿干柴烈火的。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哦!”

    秦衍“噌”地一下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青着一张脸走出了拍卖现场。

    “阿衍!”王曼露失声。

    “赵小姐还要继续吗?你不要的话这钻石我可就买走咯?”

    王曼露冷哼一声,追着秦衍而去。

    “……1299万第一次,1299万第二次……”

    拍卖台上,司仪的声音显得异常热闹。

    “楚总这粉钻?”

    “明天替我送我秦宅,亲自看着秦沫沫小姐戴上。”

    “好的。”拍卖行的人收了支票,微笑着离开。

    出了酒店,楚乔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bb你不管我了?”

    “让萧助理帮忙送一下,我要去趟庄园。”楚乔回头,别有深意地盯着萧靳,“萧助理应该没问题吧。”

    萧靳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生怕累及池鱼,“自然是没问题,夫人请。”

    高大的悍马缓缓驶入庄园大铁门,从里到外城门大开。一片漆黑,原本到处走动巡逻的保镖,门口值班的守卫也全都没了踪影。

    “奕轻宸?”楚乔下车,就这点月光,缓缓朝门口走去。

    “咻----”

    “咻----”

    ……

    她顿住脚步。

    无数绚丽的烟火在瞬间腾空而起,划亮了整片天际,斑斓的色彩交织在一起形成各式各样的美好图腾,将半空中那架粉色的烟花鹊桥紧紧包围,不停地划落不停地升起,仿佛一场连续不断的流星雨。

    原本空旷的草地,忽地呈现一整片洁白的百合花海将一盏巨大的心形灯火紧紧围绕其中。

    仔细一看,竟是上百名挥舞着纯白色翅膀的白衣小天使捧着一盏盏粉色的烛火。

    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只大型交响乐团正在款款演奏着抒情的乐章。

    lvbr>

    hllfbr>

    hlhhbrh

    ……

    男人漂亮的嗓音几乎要将人迷醉。

    楚乔回头,奕轻宸手捧一顶光芒四射的钻石皇冠,中间镶嵌的那颗鸡蛋大的钻石在无数的火光映衬下。几乎要闪瞎人的眼。

    “老婆大人,做我的女王吧!”

    有那么瞬间,她的脑中是完全空白的。

    被震撼到了。

    是的,她的确被震撼到了。

    甚至有那么小小的幸福与喜悦的小火苗在心间燃起。

    不过很快便被她给掐灭了。

    一想到他那些恶趣味的捉弄与欺瞒,她真想将他连人带皇冠绑在烟火上发射到天上去!

    见她转身欲走,奕轻宸赶忙跟上。

    “老婆,你又生气…..”

    “你也可以选择让我不生气。”楚乔玩味儿地笑了笑,“比如,从此在我眼前消失。”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很好玩对吗?一而再再而三地欺瞒我,看着我像个白痴似的被你耍得团团转,是不是有种身处马戏团的感觉?你那变态邪恶的小心肝儿是不是就得到无限的满足了?”

    “不是这样的,那天早上我有回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八章 老婆大人,做我的女王吧!-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