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嫁给爱情 -> 书目 -> 第六十六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六十六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才刚走到楚式楼下,原本阴沉的天儿便忽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哗哗地砸向路旁的枝叶。

    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儿,却愣是固执地不带伞。

    望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不急不缓从她身旁驶过,缓缓上升的后车窗内,分明是一张惦念已久的,逝去的面庞。

    如此俊朗飘逸的脸,干净纯澈的感觉。

    楚乔忽地呼吸一滞,当下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少修!”

    奢华的车,只留下两道溅起的水痕。

    她黯然立于雨中。

    刚才,是幻觉吗?

    可为什么,那么清晰。

    浑身被雨淋得湿透,坐上车,将空调开到最大。

    手机响的时候,她还有片刻的出神。

    “嗯?沫沫?”

    “乔姐,我想你了。”

    “又哭了?”

    “乔姐。”电话那头陷入片刻的沉默,“他,要订婚了。”

    “现在,能确定自己的感情了吗?”

    “嗯?”

    “想清楚,爱或者不爱,努力过了才不会后悔。”

    楚乔迫不及待地挂断了电话,她在害怕。

    怕这句原本用来说服秦沫沫的话,会同时说服了她自己。

    回到家,翻箱倒柜地找身份证和户口本,自从上回从澳门回来,似乎这两样东西便同时消失了。

    “奕轻宸,你是不是藏了我的东西?”

    楚乔走至他面前,伸手一摊,“还给我。”

    书桌前的男人微微扬起的一抹笑,“在我卧室床头柜里。”

    楚乔走出书房,不过很快又走了回来。

    奕乔?

    “怎么回事儿?”她指着身份证和户口本上被改动的名字。

    照片上还是她本人,没错啊。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奕轻宸起身。直背后将她拥入怀中,“你是我的,我的奕小乔。”

    独属于他的温暖气息缓缓渗入呼吸,心尖儿微漾。

    再这么被他无休无止地撩拨下去,她真怕自己有那么一日会绷不住自己的心。

    “我会搬出去住一段时间,你好好冷静冷静。”

    “站住!”

    单薄的背影没有丝毫犹豫,绷得那么紧挺得那么直。

    奕轻宸无力地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我乔,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京都酒店客房。

    楚乔不动声色地给面前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常如递了张纸巾。

    “楚,楚小姐,我这儿成天提心吊胆的,可真是没有办法了……”

    “我知道,可是这事儿咱们也急不来啊,你说这一个亿,岂是开玩笑的?哪怕就是去借,还不得要个抵押担保什么的?”

    “我这几天已经把手头上能凑的都凑了,也就个两千六百多万,连个三分之一都没有,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说真的,王太太,要不你还是报警吧!毕竟这可是被人敲诈,只要警方介入……”

    “不不不……”还没等楚乔说完,常如便激动地站了起来,“绝对不能报警,一旦报警这是事儿就包不住了,王凯他心底纵使再喜欢我,那也没他的面子重要,到时候只怕我的下场会更惨!”

    “唉……”楚乔假意叹了口气,“你们俩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

    常如一听这话,仿佛忽然看到了希望,“楚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若是你们有个孩子,你大可以跟王总要一些股权房产什么的,归置到孩子名下,然后再悄悄变卖掉,神不知鬼觉不就把这事儿给处理了?”

    见常如陷入了沉思,楚乔又继续道“就比如王总手上楚式的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好了,原本市值个亿,现在公司股票跌停板,行情不好,能有四、五个亿就不错了,如果这东西能入到你孩子名下,你再把它卖掉,不但有一亿可以摆平那事儿,还能多出许多来,你也好有个保障不是?”

    “女人啊,总不能手头上什么都没有吧,这样会没有安全感的。”

    常如点头称是,“可万一到时候王凯追究起来,我私下卖掉股权这事儿一旦被他知道,却又拿不出那么多钱……”

    “这你急什么?到时候我带你去澳门转悠一趟,就说输掉了,况且楚式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他还能真把你怎么办?你可是他最爱的女人,又是他孩子他妈,你说对吗?”

    常如眼中这才有了一丝光彩,“谢谢楚小姐指点,我先回去了,只是到时候还免不了要麻烦你帮忙处理那些股权,毕竟我一个弱女子,这圈儿里也没个帮衬的人。”

    “放心吧。”

    这才送了常如出门,那边应晨雪便来了电话。

    “小乔,你,知道最近轻宸在干嘛吗?”电话那头的温柔女声略带试探。

    “不是很清楚,我最近一直挺忙的,也没怎么联系。”

    “这样啊,我本来还打算这个周末邀请他去家里吃饭的呢。”

    见家长吗?

    楚乔一愣,原来他们进展得这么快。

    “先恭喜了,晨雪。”

    “字儿还没一撇呢。”应晨雪娇笑。

    “我们家晨雪可是正儿经的名门闺秀,国色天香。便宜他奕轻宸了。”话虽这么说着,心里却莫名得觉得有些苦涩。

    挂了电话,不知不觉竟已经过了半小时。

    应晨雪的幸福的声音一次次提醒着她,奕轻宸与她无关。

    楚乔攥了攥拳。

    要克制!

    灯红酒绿的酒吧中,单薄的身影倚坐在吧台旁,面前码了一排,修长的手指夹着晶莹的酒杯,一杯杯往口中灌着。

    二楼某处包厢,修长的身姿伫立于窗畔,望着楼下牵念多年的女孩儿,冷鹜的眸中似乎深藏了某种无法言喻的情愫。

    “蒋总,她可是……”

    男人脚步一顿,薄唇冷漠的吐出几个字,“你在教我怎么做?”

    身后的助理脸色一白,“不敢。”

    “奕小乔。”

    奕轻宸得到消息赶来,吧台前的女人已经醉得不像样子,面前的空酒杯歪了一桌子。

    “帅哥。开个价。”

    楚乔伸手拽了他的领带,矜贵的面庞顿时近在咫尺,她温柔地抚摸着那张令人着魔的俊颜,低声呢喃着什么。

    奕轻宸无奈地摇头,轻轻地取下她手中的空酒杯,拦腰一把,离开了酒吧。

    不远处的男人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幽深的眸色黑了又黑。

    酒店总统套房内,奕轻宸轻手轻脚地将楚乔放上床,奈何她的手一只固执地扯着他的领带。

    “你很帅,很像他。”

    楚乔朝他勾勾手指,奕轻宸上前,她忽地搂上他的脖子,柔软的唇毫无预兆地便贴了上去。

    小腹顿时变得炙热万分。

    这么久以来,她还是头一次主动吻他。

    小巧的丁香舌不停地在他口中捣乱,女子特有的馨香混着着芬芳的酒气渐渐粗重了男人的气息。

    奕轻宸反守为攻,身子一倾,直接便将她整个人完完全全压在了身下。

    唇的触碰渐渐愈演愈烈成舌头的缠绵,温柔的舌头霸道纠缠着她优美的舌,一阵前所未有的颤栗自舌尖传递到心底,粗重的呼吸交错地吹拂着彼此的面颊……

    ----初夜呐,这么和谐的内容,大家脑补下吧。

    这一夜,抵死缠绵,至死方休。

    疯狂的夜,放肆的身心。

    时至将午,楚乔缓缓睁开双眼,身旁空无一人,房间内依旧黑暗一片。

    身体内外的酸痛无不提醒着她昨夜发生的,疯狂的一切。

    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这个地方做了一个的爱!

    头疼地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起身一脚迈开,差点儿跌倒。

    身上虽依旧微微撕痛,不过十分清爽,看样子对方也是个体贴人,已经帮她清洗过了。

    稀里糊涂中发生的稀里糊涂的事儿,楚乔套上衣服,转身离开。

    挺好的,再也不用牵挂什么了。

    奕轻宸一早让奕家一通电话喊了回去,说是奕老爷子病了,等再次回到酒店,楚乔已经没了踪影。

    收起见证了圣洁时刻的床单,打定主意要将一切都对她摊牌。

    他的小乔,他的挚爱,他们彼此都最完整地属于对方。

    他不想再对她有任何隐瞒。

    楚乔一回到位于京都酒店的套房内,第一时间便将自己泡入浴缸中,来来去去整整洗搓了俩小时。

    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在响。

    她起身,裸着身子走向房间。

    奕轻宸。

    看着屏幕中闪烁的早已刻骨的名字,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

    关机,换上衣服出门。

    浑身遍布的吻痕令她心虚,这也算是婚内出轨了。

    叹了口气,还是先出去玩几天,大家都缓缓。

    “哟,难得,还知道主动来找哥。”楚乔一下飞机便遭到了凌澈的调侃。

    “想你了。”

    “乖,过来让哥啵一个。”他象征性地在她脸上贴了贴。

    “给我弄个住所,不能是酒店。”

    “明白。”

    京都近郊某处名叫br的欧式庄园内。

    “奕总,夫人现在正在市,明天穆总夫妻俩便会渡完蜜月回市,估计……”

    许是感受到面前之人越来越冷厉的气息,萧靳的声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居然敢躲着他!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居然敢躲着他!

    深邃的墨色眸中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奕轻宸狠狠地捏着手中的手机,

    该死的,偏偏这个时候出些事儿。

    “先回英国吧。”

    萧靳默默地在心里咽下一句皇上起驾……

    楚乔暂住在凌澈位于市区的一幢独栋别墅内。

    应晨雪和爱修双双给她打电话问俩男人去向,惹得烦了,索性再次将手机关机。

    “小乔,你知道吗我刚才在机场遇到一个人很像……”这次响起的,是座机,电话那头是陆璇璇的声音,不过听上去震惊大于往日的温柔。

    “叮咚!”“叮咚!”

    “我先去开门。”楚乔随手将电话一搁。

    大门缓缓开启,门外人的脸逐渐完整地呈现在她面前。

    英俊无铸的面庞在阳光闪烁着迷人笑容,一如多年前那般,宠溺,温柔。

    捏着门把的手,下意识地握紧,死死地握着,仿佛下一秒便会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

    熟悉的人,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一切。

    致使她的身子在一瞬间僵硬如石,娇艳的红唇变得些许惨白,微微开启着,仿佛一尾搁浅在岸上的鱼。

    微红的,发酸的眼眶。仿佛在那瞬间经历了一场肆虐的风沙,留下一尊荒芜的遗迹。

    “我回来了,丫头。”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清朗的男声在耳畔久久回荡。

    “砰!”

    大门被紧紧合上。

    曾经深爱的彼此,隔着一扇门,隔开了那些年至死不渝的承诺。

    幻想过无数次他回来时的画面。

    可真到那么一天,朝思暮想的人,起死回生,原本认定的许多事顷刻间便会崩塌的一干二净。

    猜疑大于喜悦,欺骗多于无奈。

    “丫头,把门打开,听话。”

    独属于他的,特有的温柔语调仿佛一只温暖的手安抚着她那颗早已沉寂的心。

    门外的人,早已不是她的裴少修,而她亦不是他深爱的纯洁的楚乔。

    花了四年,终于物是人非。

    家里的电话又在不停地响起。

    “裴少修!真的是他!”陆璇璇忍不住低呼出声。

    车内的其余两人均随着她手指所指的方向望去,洁白的大门外,着黑西装的男人长身而立。气势凛然。

    穆天阳不禁皱眉,“他不是死了吗?”

    “看来是女人魅力太大,又从阎王爷那儿回来了。”凌澈似笑非笑的把玩着手指,邪魅如常。

    屋内的人不出来,门外的人也不走,车内的人等着。

    这一夜,这一切,悉数被某架黑色的摄像机收录。

    “奕总,裴少修回来了。”萧靳恭敬地递上刚拷录好的盘,“更准确的说,是蒋少修。”

    “儿子大了不由娘了。”奕轻宸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看不出喜怒。

    可萧靳觉得,这才是他效力多年的b。

    “让蒋夫人把儿子领回去吧。”

    “是。”

    市的夜空,总是格外璀璨,是无数的繁星与灯辉交织的繁华,而繁华笼罩的,却是无尽的寂寞。

    凌澈自后门进入别墅,楚乔正歪在沙发上喝酒,看樱桃小丸子。

    楚乔见到他也没有多少惊讶,从茶几上捞了一罐啤酒抛给他,“别说话。”

    凌澈伏低了身子,在她额上轻轻一贴,“吻你。”

    早起时,门外的人已经没了踪影。

    楚乔摇了摇尚且晕晕乎乎的脑袋。

    但愿昨夜的一切,不过是酒醉后的虚幻,那么她的少修,依旧是从前清逸的少年。

    多好。

    中午聚餐时,陆璇璇和穆天阳绝口不提昨天的事儿。

    凌澈忽然提及奕轻宸,“我记得在你们的婚礼上见过这个人,还是坐在主桌的,什么来头?”

    穆天阳面色一僵,不过随即恢复如常,“奕家的人。”

    这样,既不算说穿。也不算欺瞒吧。

    楚乔不动声色地掐了凌澈一把。

    凌澈“嗷”了一嗓子,“你掐我干嘛?”

    陆璇璇这才察觉不对劲,“楚小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一桌子人都傻了。

    凌澈一直以为他们夫妻俩是知道奕轻宸和楚乔的事情的。

    而楚乔和穆天阳则心思各异,但都是以瞒着陆璇璇为前提。

    见大家都变了脸色,陆璇璇这才察觉原来在座的就她一个被蒙在鼓里,“你们仨到底瞒着我什么!”

    “楚小乔结婚了。”

    “女人结婚了。”

    “我结婚了。”

    ……

    陆璇璇一口气儿差点儿没提上来,“楚乔!”

    “奴婢在!”

    楚乔尽可能平淡地截取事情的只要内容将这事儿同她交代了一遍

    总的来说就仨字儿。

    假结婚!

    “穆天阳!”陆璇璇不由得怒火中烧,楚乔怕她担心瞒着她是情有可原,可穆天阳瞒着她算怎么回事儿?

    “老婆大人。”

    “那个奕轻宸是不是……”

    手机一响,楚乔掏出一看,是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丫头,奕轻宸的身份绝非你看到的这么简单,他还有个名字,rb;r.

    rb;r!

    楚乔的身子瞬间变得僵硬无比,一张绝美的面庞瞬间变得毫无血色,比起昨夜少修死而复生所带来的震撼。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什么,但是r!

    斯图亚特!

    古老而尊贵的家族。

    原来从一开始,就只有她一个人像个傻瓜般被这帮子人耍得团团转。

    什么集团高管,什么奕家人,难怪奕少轩会跟他是表兄弟……甚至于连萧靳都是他派来的!

    所有原本不合理的一切在脑海中快速掠过,尖锐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天大的笑话!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女人?”

    见楚乔失常,凌澈侧身凑上前,顿时也是变了脸色。

    楚乔捏着手机,狠狠地将它折碎。

    奕轻宸!

    “怎么了小乔?发生了什么?”陆璇璇关切道。

    “没,没事。”

    凌澈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穆天阳,后者了然,虽面上如常,心里却早已乱了分寸。

    以楚乔的性格,看方才的表现,这事儿恐怕是收不了场了。

    奕兄啊,这次真不是小弟不帮你,小弟也怕老婆啊!

    楚乔拽起凌澈,对其余两人道“我们需要去培养培养感情。”

    奢华的豪车内,凌澈双手抱胸,假意害怕。

    “你,你不会要非礼我吧。”

    楚乔伸手,细长的指尖有意无意地在他胸口画拉着诱惑的圈圈儿,许久才轻轻将他往后一推,“姐姐不喜欢小白脸。”

    “没深入,怎么知道呢?那一亿四千万,我可是打算让你肉偿哦。”

    楚乔一怔,想起上回她让萧靳给他打了一亿四千万买楚雄那份楚式百分十五的股权转让合同,还被他连夜骂了好几次。

    “这就感动了?哥哥怕以后你会忍不住爱上我。”凌澈调笑。

    “也挺好。”

    凌澈脸上的笑意,愈发加深。

    穆天阳给奕轻宸打电话时他正在参加家族会议,直到他出了会议室,萧靳才一脸凝重将方才财务部截图来的凌澈的汇款记录呈上来。

    “夫人已经知道您的身份了,方才穆总打电话来过。”

    “准备下,一小时后回国。”深邃的面庞微微有些生冷,看不出多少情绪。没有人知道,此刻奕轻宸的内心,是何等的心急如焚。

    他的小乔,很生气。

    “可是这边……”

    “一个两个就是太闲了。”

    爹妈要去周游全世界,居然想把家族摊子扔给他,居然拿了病重做幌子把他忽悠回来!居然刻意将集团股票玩下跌……

    是不是他真的太好说话了!

    眸色深沉,仿佛暗夜。

    “奕总,三分钟前,您父亲已经自动请辞集团董事会主席,您肩上担子,又多了一个。”萧靳拿着手机,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两步。

    “告诉他,他的弟弟也姓斯图亚特!”

    “老爷说了,不论是谁掌舵斯图亚特家族,只要不是您,您的奕小乔就危险了。”

    奕轻宸捏了捏拳,父亲的话,也是常理,若是斯图亚特落入叔叔手中,别说楚乔,恐怕连他自己都会活得很费劲。

    “明日召开股东大会,我会出面接任集团董事会主席一职,另外……”他顿了顿,脑海中尽是那张笑靥如花的俏丽,深吸了口气,“继承斯图亚特家族。”

    “新闻发布会呢?”

    “不需要。”

    这个家族本就是神秘而古老的,他们做什么,从来不需要告知外人。

    萧靳颔首告退。

    楚乔去市的本意就是为了躲避奕轻宸,事到如今,反倒没了意义,索性连夜买了机票返回京都。

    她还欠奕轻宸楚式的百分之三十股份,折合市值将近亿,加之常如那儿马上就要抛售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如今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原来没有奕轻宸,她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手机连接几声,四条短信。

    两条银行信息,两条个人短信。

    楚小乔,抱歉,这钱你先拿着周转。----穆天阳

    女人,借你的,钱债肉偿。----凌澈

    二十亿,足够了。

    约见了常如,对方带来楚式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让协议,楚乔让凌澈出面签了协议,钱货两清,一礼拜后,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也转到了她名下。

    一半对一半。

    楚雄,楚允,准备好了吗?

    “楚小姐,那一亿我已经转到您户头上了,视频的事儿……”

    “放心。”楚乔对着电话那头巧笑,“这事儿有我呢,视频已经到我手里,待会儿我找人给你送去?”

    “不不不,别送来,你直接帮我销毁了吧。”

    “那行,你放心,对了,先恭喜你了,到时候孩子满月酒可记得喊我去。”

    “谢,谢谢。”常如的声音有些僵硬。

    其实她一早便知道常如怀孕了,从那日同他们夫妻俩一起吃饭,常如以茶代酒,这茶却是一杯白开水,她便看出来了。

    后来找人一查,果然如此。

    不然这计划,也定然不能如此顺利,只能说,这是运气。

    崭新的黑色悍马停在市医院门口,如同它的主人一般张扬而彪悍。

    住院部很静,静到连树上的蝉鸣都觉得吵闹了。

    楚乔抱了一束白菊,笑得一脸无害。

    偌大的vp病房内空无一人,就连雇来的护工都不知溜到哪儿躲懒去了。

    看来赵文雅母女俩也没有那么在乎楚雄嘛。

    “楚总别来无恙?”

    楚乔推门而入,一把扯了床头花瓶内的花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换上白菊。

    楚雄这才稍稍有些恢复,不免又被气得接不上气儿,颤巍巍地伸手指着楚乔,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手上已经持有楚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你的董事长之位还能坐多久,怎么样?”

    楚乔笑得猖狂,楚雄被气得脸色发青。

    出了医院,第一时间将辞呈递交到爱修手上。

    “小乔。”

    才刚回到酒店客房,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一只手忽地抚上门框。

    楚乔愣神期间。蒋少修已经闪进房间,关了门。

    楚乔打开电视,倚在沙发上看了起来,仿佛从头到尾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丫头。”

    蒋少修终于绷不住了,伸手关掉电视。

    “有话你托梦给我,大白天的出来吓我算怎么回事儿?”

    他忍不住轻笑,这丫头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丫头,我是有苦衷的”

    “你的苦衷如果四年前跟我说,或许我会想听,可是现在。”她摇了摇头,生硬地吐出三个字,“没兴趣。”

    “小乔,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是爱我的,每年忌日你都在祭奠我。”

    蒋少修掰过她的身子,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楚乔的身子微微有些僵硬,透着一股子凉薄,像极了秋夜里的风。

    她淡淡地将自己推离他的怀抱,“好玩吗?这样躲在暗处看着别人黯然神伤很有意思对吗?你们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恶趣味,非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的别人的痛苦之上!”

    你们这些人。

    也包括奕轻宸吗?

    我的小乔,你心里也有他了吗?

    “小乔,丫头,我错了,你听我跟你解释好吗?”他抚摸着她的秀发,忽地将她向前一揽,低头吻上了那朵娇艳的红唇。

    楚乔猛地一把将他推开,狠狠地揩了揩自己的嘴巴,“是因为没拿走而不甘心吗?真是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楚乔三两下脱下自己的连衣裙,光洁的酮体只着一套黑色维密,密密麻麻的吻痕遍布全身。

    “看到了吗?那张处女膜没了,你可以走了吧!”

    她冷笑着,精致的面庞带着三分嘲弄七分悲哀。

    “站着不走,是非要亲自验证过吗?”

    蒋少修转身。从卧室中取来一件睡袍替她披上,“小乔,我不在意的,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好,你别这样……”

    “可是我介意!”

    一字一顿,仿佛用尽全身的气力,拖沓着疲惫的身躯,缓缓朝卧室走去,披在肩上的浴袍缓缓滑落,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只是机械地迈着步子。

    给宋奎打了个电话,让他暂时充当了保镖的身份。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被人烦。

    楚式董事会,成了楚乔和楚允的擂台赛。

    “他就是大坤。”宋奎俯身,在楚乔耳畔低语。

    “什么时候你也喜欢捡我玩剩下的男人了?”有了大坤在身旁撑腰,楚允说起话来底气自然足了不少。

    “嘴上功夫不错,看来这帮子男人倒是将你调教的很好。”楚乔斜斜地倚在椅背上。伸手指指位于主位的她,“各执百分之五十,这位置你再坐着恐怕也不合适了吧。”

    “合不合适,恐怕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吧。”楚允气急。

    楚乔无所的摊摊手,“随意,你当然可以继续坐着,只是这个月的员工工资可有劳你操心了,毕竟这段时间来,公司一直呈现负资产状态,哦,对了,听说银行贷款也被驳回了呢,不知道到时候你拿什么来挽救楚式已经绿成草地的股票。”

    楚允面色一白,心里其实愁坏了,这些情况助理早就已经跟她说过,可是她一介初出茅庐的女流,一时半会儿去哪儿找那么多资金。

    银行贷款被驳回,找父亲从前的那些好友一个个皆避而不见。

    楚式,不能有事,不然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楚乔起身,往门口走去。

    经过大坤身旁时,刻意驻足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笑着,“下回找个车技好点儿的马仔。”

    大坤背脊忽地一凉。

    这个女人,巧笑嫣然的女人,竟如同修罗一般骇人。

    “嫂子!”

    楚乔方出楚式大门,一眼便瞧见了倚在兰博基尼旁的邪魅男人。

    奕少轩?

    他来干嘛?

    “嫂子,赏个面子一块儿吃个午饭呗,宸哥有事儿不在国内,特意托我来带您去个地方。”

    “没空。”

    “嫂子。”

    见她依旧无动于衷,奕少轩索性死皮赖脸地缠着她,“宸哥说了,带不了您回家,我就得提头去见他,您忍心吗?那么可爱那么善良的小叔子。”

    “把手伸出来。”

    奕少轩以为有了转机,赶忙把手伸到她面前。

    楚乔从包里取了一支笔,唰唰唰在他掌心写了一串号码和一个人名。

    “这才是你的未来嫂子,去找她,别再来缠着我。”

    应晨雪?

    奕少轩一愣,宸哥养情人了?难怪嫂子那么生气!

    当下只能陪着笑脸,“嫂子,宸哥爱的人是您,我找她干嘛?”

    “奕少轩,我跟奕轻宸从前没有一毛钱关系,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楚乔咬牙切齿的模样令奕少轩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怎么办,嫂子好像越来越生气了!

    “嫂子,您就跟我去一趟吧,不然我就死定了。”

    “过来,我教你一招儿。”

    楚乔勾勾手指头,奕少轩老老实实地凑了上去,她指指他的手心儿,“给她打电话,带着她去你想带我去的地儿,奕轻宸保证不会生气了。”

    “嫂子您就别玩儿我了。”

    “没玩你,反正我是不会跟你去的,带不带她去你自便,我这可是出于好心才告诉你的。”

    楚乔说完,便朝不远处的悍马走去。

    “宸哥,你自己个儿包了情人,怎么就让我去嫂子那儿挨白眼,我可是你亲弟弟啊!”

    悍马车离去,奕少轩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奕轻宸去了个电话。

    奕轻宸没了好气,“我什么时候包情人了,你是不是又跟你嫂子胡说道什么了?”

    “应晨雪,嫂子都知道了,你就别装了,我还以为你会颗专情种子呢。是我高看你了!”

    “奕少轩!”

    电话那头的男声骤然变冷,奕少轩这才小了声儿,“我只是说了实话……”

    硬朗的悍马车内,楚乔慵懒地倚在后座,略显疲惫。

    “有办法除掉大坤吗?”

    “稍微有点难度,他身边的小弟太多。”

    “不惜一切代价。”楚乔冷了声,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那日他将她拥护在怀中,自己当成人肉垫子的画面。

    “明白了。”

    奢华的私人飞机内,男人已经褪去西装外套,慵懒地合眸坐在窗边的真皮沙发上,明媚的初阳细细柔柔地映照在他身上,通身仿佛镀了一层薄薄的星光,就连那纤长的睫毛也闪烁着淡金色的阳光细末。

    “奕董,夫人那边已经准备找人对赵大坤,也就是当日在酒店开车撞伤您的人下手。”

    萧靳一板一眼地将手头资料递到奕轻宸手中。

    “你说她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伤了您,夫人在乎您,所以夫人生气了。”

    那双深沉如海的眸子忽然毫无预兆地睁开。“不错,剖析的不错。”

    萧靳忍不住嘴角自抽搐。

    “先去有关单位打声招呼,免得到时候见了尸又咋咋呼呼的。”修长的手指挥了挥。

    萧靳赶忙颔首而退。

    宋奎给楚乔发短信的时候,她正和周子皓在一家西餐厅内用晚餐。

    是的,周子皓。

    此时周子皓脸上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绚烂。

    他心里在不断地揣测楚乔的想法。

    她那么安静地坐在他面前,静静地划拉着刀叉,笔直的脊背,修长的脖颈,像极了一直高贵优雅的天鹅。

    “简单的说,我觉得我可以原谅你,咱们毕竟从小一块儿长大,那话怎么说来着?青梅竹马。”楚乔忽然搁下刀叉,面上是难得的严肃。

    周子皓也蓦地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的,都是我做的不对,惹你伤心,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改过,以后都听你的。”

    “我想过了,其实这事儿主要不能怪你,这事是楚允不对,若非她勾引你,也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她跟她老妈一个德行,天生当小三的料!”

    “小乔,我就知道你是明事理的人,是真的,这么多年,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若不出楚允趁我喝醉引诱我,我是不会跟她发生那种事的!”

    周子皓信誓旦旦。

    楚乔伸手拿起一旁的湿巾,抹了抹唇,似要掩下那一抹不经意的嘲笑。

    “所以,请把她强加在我身上的痛苦,还给她!只有我解开了心结,咱们才能好好的过日子。”

    一说到过日子,周子皓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你说,怎么样你才能高兴,只要你说,我统统帮你办到!”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周子皓不解。

    “娶她!”

    “什么!”

    “别急。”楚乔拍拍他的手背,“不是让你真娶她,你只需要在婚礼上当着众人的面取消婚礼就好了。”

    见周子皓陷入沉思,楚乔又继续道“不愿意吗?她当时就是在我订婚前一晚勾引了你,就是这样害得我的订婚宴泡汤,害我被赶出家门,又成了世人的笑柄,子皓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所以才会犹豫。”

    “不会的,我爱你小乔,只要你高兴。我愿意为你这么做。”周子皓温柔地吻了吻她的手背。

    垂眸间,完全忽略了楚乔眼中那一抹得逞的笑意。

    回到酒店,已是深夜。

    一打开房门,沙发上坐着的冷峻男人令她的神情出现那么片刻的恍惚。

    奕轻宸?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定是刚才的打开方式不对。

    楚乔退出房间,重新开门进去。

    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矜贵的身影依旧端坐于沙发上。

    他起身,缓缓朝她走来。

    楚乔下意识地便欲转身离去,却被他一把拽入怀中,房门被一脚带上。

    “老婆,我好想你。”

    “不敢当,堂堂斯图亚特掌舵人岂是我这样的女人可以高攀的!”

    “这事儿是我不对,你打我骂我都行,别生气了,气坏身子我心疼。”

    奕轻宸死皮赖脸地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前,贪婪地呼吸着独属于她的特有芬芳。

    哪怕只是这样,身下却已经起了明显的反应。

    楚乔冷笑着将他推开,水澈的瞳眸满是嘲讽,“斯图亚特先生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在我这儿扮演情深意重,我又不会转述给晨雪,万一她误会了可怎么好?”

    “别提别的女人,我只要你。”

    奕轻宸捧着她的面颊,狠狠地吻了下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六十六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嫁给爱情》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顾以念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