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73章 唐景森,我很想你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73章 唐景森,我很想你

    顾瑜派了他的心腹,也就是平日的司机老王过来。老王出门前就已经收到了老板的特殊指示,所以提前赶到了医院等着,全程陪护着。

    看到这一幕,他走到主治医生面前,把医生请到了一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只见医生别有深意地看了柳如烟一眼,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去做安排了。

    医生最终做了保胎的治疗方案,将钱朵朵安排进了特护病房,医护人员每隔一个小时,就会进病房为钱朵朵测血压量心跳量脉搏等全方位检查。

    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好及时应对,尽量确保她万无一失。

    虽然非常麻烦,但无奈要求医生尽量配合柳如烟任何要求的是顾瑜,何况这是要救人,医生也只得照办了。

    红姐赶到病房的时候,钱朵朵还没有醒,柳如烟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她输液的瓶子。

    走到床另一侧,轻轻拉过椅子坐下。只见对面的柳如烟面容很是憔悴,眼睛也明显哭过,显得红肿,看到这一幕,红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医生怎么说?”她小声问道。

    柳如烟看了看沉重中的钱朵朵,低下了头,声音哽咽着“医生说,暂时保住了,但是目前朵朵的身体状况很差,想要彻底保住孩子,必须卧床静养,而且不能受任何精神上的打击。”

    “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传到这里来,不能刺激她。”红姐叮嘱道,然后看了看这间病房。各式家电设备一应俱全,简约但不简单,一看就不是普通病房,“这病房是谁安排的,可靠吗?”

    柳如烟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这里你放心,绝对可靠。去接朵儿的时候,她已经晕倒了,身上也见了红,我真的怕朵儿有什么事,情急之下找了那个人。”

    “谁?”红姐知道钱朵朵的生父另有其人,所以试探的问道。

    “朵儿生父安排的,所以她和孩子都会很安全,你放心。”柳如烟知道红姐和钱平安的关系,也没有刻意隐瞒,很大方的承认了。

    “嘘……”红姐对着柳如烟比了个手势,看了看睡着的钱朵朵,又指指外面,“我们出去聊。”红姐不想打扰钱朵朵休息,也怕她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她和柳如烟的谈话内容,被钱朵朵听了去。

    柳如烟和红姐走出病房,在门口的休息区坐了下来,红姐看了一眼病房,轻声说“唐景森三年前,曾有一个很相爱的女朋友。但是那个女的突然就自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据说……死的时候还怀着身孕。”

    “你说什么?”柳如烟瞪大眼,震惊地看着红姐。

    其实关于唐景森她也知道一些,比如唐景森有未婚妻,比如钱朵朵之前为什么会呆在唐景森身边,回国之后她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她以为,关于唐景森她知道的已经差不多了,红姐刚刚的话,彻底让她震惊了。

    看着她的模样,红姐心里有些难受,如果当初柳如烟没有抛下年幼的朵朵离开,现在是不是会不一样?

    可现在一切已成定局,任凭柳如烟悔断肠,也回不到她离开那天。

    她是朵朵的生母,接下来要带朵朵离开。本以为,唐景森放手了,一切就结束了。现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扰乱了所有人的步伐。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朵朵的安危,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让她知情,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朵朵不被伤害。

    “半个月前,朵朵被人绑架,惨遭羞辱。多亏了唐景森及时赶到,才避免了悲剧发生。但在最后关头,朵朵被扒光衣服拍了视频。唐景森虽然救下了她,但是那些视频可能没那么容易处理干净。我猜。朵朵和唐景森突然间决裂,很有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系。”红姐叹息一声。

    听红姐诉说着这些,想到女儿曾受到的伤害,柳如烟心如刀绞,“是谁干的,是谁?”

    红姐摇摇头,“唐景森没查到人,唯一能保护朵朵的方式,就是狠心放手。所以,朵朵怀孕的事,千万不能让人任何人知道,否则,那人躲在暗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是查不到人,还是查到人,却解决不了?”柳如烟问道。

    红姐没有回答,柳如烟问的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可是她知道一点,于钱朵朵而言,离开唐景森,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无论背后之人是谁,你要知道他不是针对朵朵的,那人真正想要对付的其实一直都是唐景森。只可惜唐景森太强大了,想要扳倒他不容易,所以选择了他身边的人。我想唐景森也很清楚这一点,才选择了推开朵朵,所以我才会提醒你,不要责怪他。他这样,也是对朵朵的一种保护啊。如果不在乎,何必这样?现在既然已经分开了,只要把朵朵怀孕的事情瞒下来,朵朵就算暂时安全了,等朵朵身体恢复一些,你就赶快带朵朵离开吧。”

    柳如烟渐渐地平静下来。回想起唐景森打来电话的时候,暗哑低沉的声音。

    还有她赶到兰苑,面对朵朵晕倒时唐景森眼底的痛楚………

    是的,他不是不在乎。他很在乎,所以狠心推开了朵朵,只不过当时自己全然顾着朵朵,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而已。

    “我听说,邓氏集团即将入股唐氏集团,也就是说,唐景森与邓卉婚期将近了。”红姐是在夜未央上班的,在这里,消息传的特别快。

    柳如烟不懂这其中的门道,但是,既然唐景森要结婚了,那钱朵朵就不能再跟他有任何的纠葛。

    “如果他真的结婚,对朵朵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我在想另外一件事,朵朵的孩子……唐景森马上要结婚了,那朵朵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朵朵还小,迟早会从伤痛里走出来的,如果没有孩子,还能重新开始。可如果带着一个孩子,往后她要怎么办?不行,我不能让她走我的老路。”

    在急救室门前的时候,柳如烟当时只考虑到孩子是生命,她也知道朵朵爱唐景森,肯定不愿意失去她们的孩子。

    可是现在,她身为钱朵朵的母亲,不能不为女儿的后半生考虑。况且,作为一个过来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日子有多艰难。

    “告诉她真相,让她自己决定。在这件事情上,我和你意见一致,不能因为一个孩子,毁了朵朵下半辈子。但是,孩子是朵朵的,我们都不能逼她去打掉孩子。而且朵朵也长大了,这其中的利弊,她能权衡清楚,就让她自己做决定吧。”红姐其实也不赞成钱朵朵留下孩子。

    病房门口,坐着的两位美丽的中年女子,都关心和爱护着钱朵朵。

    在抢救的时候,她们俩一致决定,请求医生保住孩子。虽然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她们心里是想让钱朵朵放弃的,但是她们没有擅自替钱朵朵做这个决定。

    怎么说,那都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的母亲,来决定他的去留。

    钱朵朵是在傍晚的时候醒的,醒来以后,医生马上过来替她做了详细检查,其他地方都还好,只不过因为淋雨她发烧了,好在温度不高,是低烧。

    “问题不大,多喝水多休息。注意体温,如果不降反升,立即通知我们。”医生离开的时候叮嘱了几句。

    “谢谢医生。”柳如烟起身将医生送出门外。

    “红姐……”钱朵朵看到红姐,眼泪忍不住下来了。

    红姐轻轻握住钱朵朵的手,“朵朵,你受苦了……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乖乖的听医生的话,把身体养好。”

    看着虚弱的钱朵朵,红姐不忍心直接就开口要她做选择,可是唐景森和邓卉婚期将近,想来想去。如果让她从电视上或者从别人嘴里知道,还不如由她来告诉她。

    红姐伸手抚了抚钱朵朵的脸颊“朵朵,红姐现在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但是你答应我,一定要坚强,好吗?第一件事,就是你怀孕了,因为你身体太虚了,又在大雨里淋了那么久,目前有先兆流产的情况。昨天医生建议清宫,我和你妈商量之后,选择帮你先保胎。”

    “红姐……你是说真的,我怀孕了?”听了红姐的话,钱朵朵毫无生气的脸上总算有了些许活力,眼睛里突然就闪出了光。

    孩子……她简直不敢想象,她有了孩子,她和唐景森的孩子。

    看着她欣喜的模样,红姐忍不住湿了眼眶。她何其忍心,再给钱朵朵当头一棒。

    她回头看了一眼柳如烟,只见她同样红了眼,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红姐强压下心中的酸涩,艰难的开口道“朵朵,你看着我……现在我要告诉你第二件事,邓氏集团已正式宣布斥资20亿入股唐氏集团,唐景森与邓卉很快……就要结婚了。现在,你自己考虑清楚,这个孩子要不要?”

    “你说什么?”钱朵朵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

    “医生说你怀孕了,但是唐景森跟你分手了,他把你赶出兰苑,因为他要跟邓卉结婚。孩子要不要?”柳如烟将红姐的话重复了一遍。

    钱朵朵的笑容僵在脸上,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她差点忘记了,唐景森和她分手了,他把她赶出来了,签的协议也撕了。

    他说,你走吧,越远越好。

    他说,你只会惹麻烦,我累了。

    他说,钱朵朵,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你连替身都算不上……

    回想起唐景森雨夜中绝决的面容,她的眼泪刷地下来了,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无力地躺在病床上,只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掉落。

    突然,只觉身下一热,小腹开始一阵阵地抽痛。

    “怎么了?”红姐马上注意到了她脸色不对,看她一只手捂着肚子,心下一惊,掀起被子一看,只见她的病号服的裤子已经渗出丝丝鲜血,染上了床单。

    柳如烟立即按了铃,医生马上过来,手脚麻利地给她打针。血止住以后,医生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打再多保胎针,也于事无补。”

    钱朵朵咬着唇,深吸一口气,泪还在眼底。

    但是就在此刻她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保胎,她要留下这个孩子。

    红姐与柳如烟对视一眼,红姐拉开椅子在病床前坐了下来,“朵朵,你可想清楚了,唐景森结婚了,如果你生下这个孩子……”

    “唐景森知道,我不会相信他是真的放弃了我。我看的出来,他是故意逼我走,一定有人拿我要挟他了……”

    兰苑别墅,陈安泽正在给唐景森输液,“你这又是何苦?”

    “钱朵朵知道,我不是真的狠心赶她走,她知道我是故意的,她也一定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陈安泽嗤笑一声,“你们这苦肉计,演给谁看啊?”

    “不是演给谁看,是我们真的分手了。”唐景森无力地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当天夜时,唐景森高烧不退,大面积肺部感染住进了医院。

    这一夜,钱朵朵也没有睡好,她一直告诉自己,为了孩子她要坚强。可是想到唐景森与邓卉婚期将近,她依然伤心地不能自已。

    之后的很多天,钱朵朵什么都不去想,卧床静养。

    兰姨将钱朵朵的东西全都收拾好,由老黄送去了红姐住的地方。红姐怕钱朵朵惦记网店的生意,来看她的时候,把她的笔记本带来了。

    “你外婆和你爸还不知道你的情况,我们打算暂时瞒着不说,尤其是外婆,年纪大了,怕受不住打击。”红姐一边往外拿东西,一边说。

    柳如烟将买来的热粥放在小桌上,说“我们这么三天两头跑医院,怕引起有心人怀疑,我明天给你外婆办住院手续。”

    为了掩人耳目,也是为了确保外婆的身体情况,能经受过坐长途飞机,柳如烟把钱朵朵的外婆也安排进了锦康医院。

    所以,即便是有心人看见红姐和柳如烟出入医院,也都是以为她们去看外婆的。

    钱朵朵的情况,除了柳如烟和红姐,就只有锦康医院的医生知道,医生肯定不会说出去,因为顾瑜提前打过招呼。

    林逸凡是在钱朵朵住院第三天的时候,给她打的电话,当时钱朵朵看到手机响了,犹豫了很久,最终没有接起电话。

    钱朵朵给他回了一条信息逸凡哥,我和唐景森已经结束了,什么都不要问,我很好,勿念!

    林逸凡立即回了一条消息过来朵朵,无论你在哪儿,希望你遇事需要帮忙的时候,能想到我。

    钱朵朵看到这样的短信内容。感动的红了眼眶,没有回复,深吸一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

    就这样,钱朵朵在医院躺了二十多天,每天处理完店里的订单,其他时间都是躺在床上。

    钱朵朵将店里的货全部清空之后,就将所有产品下架,不再上货,她不打算再开店了。

    很多次,她静静地看着电脑上用来和买家联系的旺旺号,迷雾森林那个号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消息,钱朵朵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唐景森其实每天都在关注她店铺的动态,但是没有说话。当他发现,她只出货不再上新时,已经猜到她的打算,可能真的要跟柳如烟离开了。

    晚上,红姐来医院看钱朵朵的时候,带来了一袋水果,“这不是我买的。”

    钱朵朵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唐景森?”

    红姐白了她一眼,道“你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唐景森吗?他现在正忙着唐丝丝订婚的事,哪有心情给你送水果?”

    “噢。”钱朵朵讪讪地低下了头。

    “紫玲买的,不知道你在哪儿,电话也不接,到处都找不到你,她很担心。你就算怕她知道,接她电话应该可以吧?”红姐叹气道。

    钱朵朵点点头,说“她知道了,顾锦辰就会知道,顾锦辰知道了,就等于是告诉唐景森了。所以红姐,等我走了以后,代我向紫玲道个歉吧,告诉她,我不是有意的。”

    “你不想让唐景森知道孩子的事?”红姐明白过来。

    钱朵朵慢慢坐了起来,红姐赶紧在她身后放了一个枕头,坐好以后,钱朵朵说“既然他打算跟邓卉结婚,那我和孩子,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样也好,免得以后惹出没必要的事端。豪门夺子之类的戏码看得太多了,他不知道也好。”

    两个人正聊着,柳如烟来了,看到红姐在,笑着走上前,“我听钱平安说,你怀孕了?恭喜你们。”

    红姐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恭喜什么,一把年纪怀孕,就怕别人说我不知羞。”

    钱朵朵在医院憋了二十来天,总算听到一个好消息,她激动地拉住红姐的手“太好了,我爸肯定高兴坏了。红姐,你这算是高龄孕妇了,怀孕初期要特别注意。以后少来医院,出门就打车,别坐我爸那电动车,不安全。”

    “说到车,我有件事得告诉你,唐景森命人送来一辆轻型的v,六万三千块钱,比在市面上买便宜很多。我们把车收下了,但是我和你爸没有白拿他的车,绝不给咱家朵朵拖后腿。凑齐车钱,就给唐景森送去了,是他的秘书安娜收的钱。”红姐把车的事情给钱朵朵讲了一下。

    钱朵朵淡淡一笑,她知道,她身边的这些亲人,是真的关心她,爱护她,顾全她的面子。

    “车子是我跟他预订的,我当时的想法是,你上下班,我爸送快件,都需要用车。我把网店的货全清了,就是准备给你们买辆车的。”钱朵朵说完,伸手去够她的包,柳如烟连忙把包递给她,“要拿什么,告诉我们,别自己动手,扭着腰怎么办?”

    “哪儿有那么娇气。”钱朵朵笑着接过柳如烟手里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把卡交给红姐,“红姐,这张卡里有几万块钱,钱不多,但是我希望你能收下。”

    红姐拒绝了,“我哪儿能要你的钱,我有钱。”

    “你怀孕了,就别去夜未央上班了。卡里的钱,我本来就是给你和我爸攒的,之前想着挺美的,以为做高仿能赚钱按揭一套小房子。后来发现,也就只够买个代步的便宜车。红姐,你收下吧,就当是我孝敬你和我爸的。”钱朵朵执意要红姐收下那张卡。

    红姐不肯收,两人拉扯了起来,柳如烟赶紧上前拉开了,“你们俩可是重点保护对象,别拉扯了。这卡是朵朵店铺的收款卡,卡上写的我妈名儿,这卡给我妈,我妈想给谁,就给谁。”

    “这主意好,给外婆吧。”钱朵朵笑着说。

    红姐看着这母女俩,一唱一喝的,笑了起来,心里却明白,这卡给了钱朵朵的外婆,老人家心疼钱平安,肯定把钱平安了,给钱平安,还是等于给她了。

    “你呀,还怕你爸养活不了我和孩子吗?”红姐打趣道。

    钱朵朵笑而不语,她倒不是对钱平安没自信,她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意。

    柳如烟搬了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道“我今天去了唐景森的公司,他只收了我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那二十万是朵朵跟他借的,你还二十万给他,应该的。至于其他的,那是感情,不是钱,无法计算,他应该是这个意思。”红姐解释道。

    钱朵朵只觉鼻子酸涩到不行,她仰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做了一个了断了。”柳如烟觉得能这样,是最好的。

    红姐伸出手,拍拍钱朵朵的手说“朵朵,该放下了。”

    “好。”钱朵朵用力点点头。

    一切结束了,分开的这二十多天,钱朵朵在医院。外面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唐景森能收下柳如烟的二十万,那就说明真的结束了。

    这段二十多天,紫玲一直闹着想见钱朵朵,但是红姐拦着不让见,说钱朵朵失恋,不想见人。

    钱朵朵自己也觉得一直避而不见,也不接紫玲的电话不好。住院的这段时间,柳如烟已经联系好了国外的学校,并去凤城商学院给钱朵朵办理了退学手续。

    时间转眼到了月底,迎来了顾锦辰和唐丝丝订婚的好日子,谁也没有想到,订婚当天,出现了三个抢新娘的。

    最先跳出来的砸场的,是唐丝丝的同学,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

    之后。林逸凡出来抢新娘了,林非凡也跟着一起出来抢新娘,简直成了一场闹剧。

    唐丝丝最终谁也没有选,直接取消了订婚宴,她选择独自离开,完成学业再回来。

    新闻,报纸,论坛,微博,微信平台,各大渠道上头版头条,都是唐丝丝订婚的闹剧。

    一场订婚宴,跳出来三个抢新娘的,最有趣的是,林逸凡和林非凡是两兄弟,兄弟俩同时喜欢一个女人,堪比狗血皂剧了。

    钱朵朵主动给紫玲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紫玲接到她的电话,激动地不行,“你个臭朵朵,你总算舍得接我电话了,你躲哪儿去了,失个恋,用得这样吗?”

    “是啊,失个恋,就跟失了全世界似的,我真的很没出息。”钱朵朵自嘲地笑了。

    “朵朵,你真的要跟你妈走吗?”紫玲在电话里略带忧伤地问。

    钱朵朵看着窗台上那一束盛开的百合,回答道“嗯。”

    “你什么时候走,我能见你一面吗?”紫玲问道,说完似是想到什么似的,“我向你发誓,绝对不泄漏你的行踪,不会让顾锦辰和唐景森知道的。”

    钱朵朵红了眼眶,“紫玲姐,不是我不见你,是不方便见你,我在医院住院治疗呢。”

    “医院?你病了,什么病?失恋引起的吗?”紫玲问。

    “嗯。”

    “相思病?还是抑郁症?你不会在精神病院吗?”

    “对,我就在精神病院,等我出院去找你。紫玲姐,护士来了,要给我打针,我挂了。”钱朵朵说完挂断电话。

    护士给钱朵朵输液之后,她就躺在床上休息了,快中午的时候,柳如烟带了吃的过来。

    “朵朵,医生说,你需要在医院安胎两个月。我先带你外婆离开,等你过了安胎期,我再来回来接你。”柳如烟说了她的安排。

    钱朵朵平静地看着柳如烟,“我坚持留下这个孩子,你怪我吗?”

    “到今天,我的女儿面临这种事的时候,我才明白,你外公外婆当时的心情,是我对不起她们。”柳如烟说到这里落下泪来。

    “妈,谢谢你没有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钱朵朵在昏迷前喊过妈妈,醒来后就再也没有开过口。

    柳如烟听到她喊妈妈,激动地上前抱住了钱朵朵,“朵儿,妈对不起你,但是妈向你保证,一定会善待你和你的孩子。”

    “嗯。”钱朵朵点点头,问“妈,我住在这里,安全吗?”

    “绝对安全,唐景森找不到这里。”柳如烟相信顾瑜的办事能力,唐景森就算在凤城只手撑天,但也不可能查得到钱朵朵藏在医院里。

    钱朵朵在这里住院近一个月,她已经知道这医院是顾氏名下的私人医院的,顾家的医院,顾锦辰会不知道她住在这里?

    “你知道锦康医院是顾家的产业吗?顾锦辰……”

    “现在顾氏还是顾瑜当家,他说帮我,就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柳如烟打断了她的话。

    “妈,你跟顾……”

    “哎哟,肚子疼,可能吃坏东西了,我去上厕所。”柳如烟找了个借口,冲进了洗手间。

    她无力地坐在马桶上,叹了一口气,早晚要面对,钱朵朵早晚会知道,可是她没有勇气告诉钱朵朵,她的生父是谁?

    既然都决定离开了。而且对方也尊重她的决定,不强求,她不同意,绝对不会私下相认。

    可是,被钱朵朵问起来,柳如烟还是莫名的心虚。

    就在柳如烟以为自己做的天依无缝,不会被唐景森找到的时候,却在紫玲那里说漏了嘴。

    紫玲误以为,钱朵朵失恋受刺激,真的精神失常了。

    她将这个件事告诉了顾锦辰,还骂唐景森没良心,顾锦辰有点不敢相信,然后消息就传到了唐景森那里。

    唐景森只花了几个小时,就把凤城所有的精神病院和疗养院,以及心理诊所都查遍了,没有钱朵朵。

    他猛然想起那天柳如烟乘出租车来兰苑接钱朵朵,通过门口的监控,查到了出租车牌号,联系到了当天的司机。

    因为印象太深刻了,钱朵朵一身水,还见了红,弄脏座椅,柳如烟又给了司机一大把百元大钞,所以司机清楚地记得,那天送她们去了锦康医院。

    “锦辰,立即给我查一下,钱朵朵收在哪儿?”唐景森直接让顾锦辰去查。

    当天夜里,唐景森便出现在了钱朵朵的病房里。

    钱朵朵经常夜里偷偷的哭,她明知怀孕不能哭,明知道不能受刺激,安胎要保持心情开朗,可是只要想起唐景森,她的心就痛得揪到了一起。

    唐景森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钱朵朵。床头微黄的灯亮着,她的眼角一滴晶莹的泪。

    将近一个月没见,她的脸更小的,瘦成那么小一团,他伸出手,想抚摸她,她却突然睁开了眼,看见他以后,她淡淡一笑,“我又梦见你了。”

    唐景森感觉胸腔传来一阵剧烈的抽痛,她以为在做梦,颤抖地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她缓缓闭上眼睛,耳边听到他轻声说“朵宝儿,好好睡觉,好好爱自己。”

    “嗯,唐景森,我很想你。哪怕想你想到哭,我也不会联系你。我会好好睡觉,因为睡觉可以梦见你,就像现在这样……”钱朵朵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越哭越无法自抑。

    唐景森轻轻抚摸她的头,轻拍她的后背,轻声说“朵宝儿乖,别哭,乖乖睡觉。”

    钱朵朵也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他安慰的话管了用,后来真的睡着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73章 唐景森,我很想你-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