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67章 割腕自杀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7章 割腕自杀

    听到手机的提示音,钱朵朵心都漏掉了一拍,目不转睛地看着地上的手机,迟迟不敢有动作。

    房间里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许久之后,深吸一口气,将手机捡了起来。

    看着短视频,她却没有勇气点开。

    重新回到床上,她一骨碌爬进被子里,将手机扔在被子上,好像手里拿的不是手机而是定时炸弹一样。

    过了许久,感受到被子传来的温度,她稍稍平复了情绪。又坐起来,滑动手机,回到刚才的界面,颤抖着手指,还是忍不住点开了。

    她死死地盯着缓冲的视频,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好像里面藏着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明明身上很冷,额头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短视频里的内容是她的买家,在向她秀刚收到的海洋之星项链,并没有什么异常。

    看到这里,她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自己太过紧张,指甲掐破了手心,隐隐作痛。

    看着渗出血丝的手心,钱朵朵陷入了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看见视频格式的东西,她就直觉地排斥和恐惧。

    说过要走出来的,怎么这么没出息,普普通通一条视频就吓的失魂落魄。

    发生那件事到现在已经很多天了,每天都有人在医院里陪着她,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唐景森安排的人也好,还是紫玲这样的朋友也好。面对自己的时候,却是为着同一个目的,那就是怕她想不开,怕她做傻事。

    不是不难过,也不是不痛苦,可是钱朵朵还真没有想过要寻死。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从小跟在爸爸和外婆身边长大,加上后来外婆重病,父亲入狱,特殊的家庭环境,给了她特殊的历练。

    一个本不该承担太多责任的年龄,她背负的比同龄人更多,要想办法供自己上学,给外婆看病。可也是这份艰辛,赠予了她坚强的意志,她比紫玲和唐景森想象的更坚强。

    她心知这是所有人对自己的关心,干脆默默的接受,不多作解释。每天除了休息,就是关注网店的生意,她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不让自己有多余的时间胡思乱想。

    可是,每当唐景森离开的时候,她的心里就莫名的空虚,那种感觉快要将她逼疯了。

    关于她被绑架走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表现的一点儿也不在乎。如果不是手上和舌头上的伤还在,他正常的时常让自己恍惚间觉得,前些天经历的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梦而已。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拥抱她,亲吻她,叫她朵宝儿,可是她却感觉有些东西已经无声无息中变质了。

    钱朵朵是周三出院的,医院那边安排外婆周五出院。她已经一周没有去看外婆了,外婆出院的时候,她必须得去了,无论如何不能让大病初愈的外婆再受到打击。

    出院当天,老黄和兰姨亲自来接她,看着老黄和兰姨关切的目光,钱朵朵强压着涌上心头的酸涩,没让眼泪掉下来。

    紫玲一步一步跟着,把钱朵朵送上了车,毫无疑问,兰苑是目前对钱朵朵来说,最安全的地方。紫玲没有跟去,她知道唐景森不会让外人进兰苑。而对她来说,只要知道钱朵朵是安全的就好了。

    再次回到兰苑,看着这座漂亮的房子,钱朵朵的内心止不住浓浓的哀伤,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花园里绿草如茵,鲜花怒放,娇艳欲滴,一切就如她几天前在的时候一样。

    可如今看在她的眼里,心里却感觉不到之前的喜欢,只感到强烈的讽刺,她觉得自己之前,真的贪心了。

    她居然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里,潜意识在内心把这里当成家,当是避风港,把唐景森当成了依靠。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回到兰苑,钱朵朵感觉很不自在。

    兰姨还是像往常一样关心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至于她不在的这些天去了哪儿,做了什么,没有任何人提起。别人知不知道钱朵朵不敢肯定,但是兰姨和老黄毫无质疑是什么都清楚的。可是她们都自然地好像那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就好像钱朵朵只是出了几天远门。

    吃晚饭的时候,唐景森回来了,看到钱朵朵静静地坐在花园里,小小的身子淹没在花丛中,看着那些花儿发呆。

    她突然变得安静,不再像从前那样欢快地楼上楼下跑来跑去。也不再因为他的出现,而高兴地像只蝴蝶扑进他怀里。

    她就是那静静坐着,就连他走到了她的身后,她都不曾发觉。小小的身子,瘦的让人心酸,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失去生机的破布娃娃。

    “朵宝儿……你要见韩珍珍吗?”唐景森轻声问。

    “好。”钱朵朵突然答应了。

    去温泉酒店的路上,钱朵朵的眼睛被蒙上了,唐景森有意不让她知道韩珍珍在哪儿。

    下车的时候,他将她抱了下来,一直抱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因为知道唐景森要带钱朵朵过来,顾锦辰命人给韩珍珍洗了澡,换了衣服,凌乱的头发打理了,特意盘了一个发髻在头上,还化了妆。不想让钱朵朵看到韩珍珍凄惨的模样,触景生情。

    但是即便如此,也难以掩盖韩珍珍饱受催残的面容,她双眼空洞,眼袋乌青,如果不是化了妆,看着都不像个人。

    钱朵朵眼睛上的黑布拿下来的时候,她看见了坐在桌子前的韩珍珍,这是一间正方形的屋子,地上很潮,头顶一盏昏黄的灯,屋子里有一股刺鼻的臭味儿。

    唐景森走上前,拉过椅子,扶着钱朵朵慢慢坐了下来。

    韩珍珍落到唐景森手上已经一个星期了,钱朵朵见到她的时候,她的样子比想象中的还要凄惨。

    “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韩珍珍双目充血地看着钱朵朵。

    钱朵朵扭头看了唐景森一眼,“景森,韩珍珍曾告诉我,是她表姐指使她来害我的。”

    “你少血口喷人,这件事与我表姐无关,是我自己看不过眼,找人绑了你。”韩珍珍激动地说。

    钱朵朵摇摇头,说“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是你表姐指使你,因为我抢了唐景森。我今天肯来见你,就是想告诉你,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加倍还给你。你就在这里,好好活着,千万别死了,你就看着我怎么把你亲爱的表姐踢出局。”

    “钱朵朵,你被那么恶心的男人上过了,你觉得唐景森还会要你吗?”韩珍珍故意刺激钱朵朵。

    钱朵朵自从出事以来第一次笑出来,“你可能不知道,他不爱我,所以这些他不在乎。我只要有这张脸,就足够了。他哪怕只为了这张脸,也会给我保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韩珍珍,你的命,还不如我一张脸有价值。所以说,你上次干嘛不直接把我脸划了,这样,就能永绝后患了。”

    “你这个贱人,贱人,你破坏别人感情,你不要脸当小三,你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会的。”

    “呵呵,其实我没想过要破坏他们的感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邓卉争什么。你们一个个逼我争,逼我抢。小三的名声我背了,报应我也承受了,既然做小三该承担的后果,我已经承担了,那接下来,我是不是该把当小三这个事实坐实了?”钱朵朵说完起身,不想再跟韩珍珍说下去了。

    唐景森冷冷看了一眼韩珍珍,对那几个保镖说“你们刚才都听见了,别让她死了,好好伺候她。”

    “是。”

    钱朵朵走到唐景森面前,“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看,或者你是否真的不在乎。我现在告诉你,那个人进去之后马上出来了。的确如你所说,你找来的很快,他们不够时间做什么。临走之前,进去一下子,打算毁我一辈子。如果我因为这个,而自暴自弃,或者寻死觅活,那我就上了他们的当。我就当是做了一次妇科检查,我想跟你重新开始,可不可以?”

    “好,我们重新开始。朵宝儿,我说过,你放下,我就放下了。走,我们回家。”唐景森蒙上她的眼睛,将她打横抱起。

    她的身后,传来韩珍珍惨烈的叫声,还有她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如果放到以前,她一定接受不了,可现在的钱朵朵内心一片宁静。

    也许,真的如唐景森所说,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而她一直在做对自己残忍的事。

    她的轻信,一次一次把自己推到危险的境地,自己的遭罪,也影响到了身边的人。

    回到兰苑以后,钱朵朵立即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那地下室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奇臭无比,让她感觉自己身上的都沾染上了那臭气。

    洗完澡。她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唐景森的白衬衣穿上了,回到房间的时候,看见唐景森高大的身影,孤寂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发呆。

    她轻轻地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唐景森回过头,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我的衬衣。”

    “你的衬衣很舒服。”钱朵朵冲他淡淡一笑。

    “你喜欢就穿吧。”唐景森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钱朵朵伸出胳膊勾住也的脖子,唐景森笑着凑上前,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我去洗个澡,身上有奇怪的味道。”

    “嗯。”钱朵朵放开了他。

    唐景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钱朵朵侧身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他上床,从身后轻轻搂住她,她没有动。他却将她越抱越紧,过了许久,也没有别的动作。

    然后,感觉到他轻轻地放开她,起身离开,然后是房门关上的声音,钱朵朵在黑暗中睁开眼,泪无声滴落。

    他说过不在乎,说过不介意,说只要她没事,他就没事了,可是他还是介意了,他不愿意碰她。

    周四一整天,唐景森都没有回来,钱朵朵一个人很安静,静得像个幽灵。

    周五钱朵朵醒得很早,今天外婆出院,她换了一身看上去精神点儿的运动套装。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化了一个精致妆。

    兰姨进来的时候,见她在化妆,笑了,“女孩子就是应该打扮一下,多漂亮。”

    “今天外婆出院,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我了。”钱朵朵微笑着说。

    “嗯,打扮漂亮点儿,老人家看着也高兴。”兰姨走上前,帮钱朵朵梳头发,头发掉了好大一把,“钱小姐,你头发怎么掉这么多?”

    “春天了,到生头发的季节的,掉点儿没事。”钱朵朵故作镇定地说。

    兰姨有些心疼地看她一眼,终是什么都没有说,这一周,钱朵朵在地狱中煎熬。这些头发,都是忧思过度掉的。

    背着包,刚下楼,就看到唐景森从外面进来,钱朵朵看到他,有些意外。

    “外婆今天出院,我送你过去吧。”唐景森上前,轻轻揽住了她的肩。

    钱朵朵仰起头,看着他,“你公司事忙,不用陪我的。”

    唐景森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我送你过去,就得走了,十点还有一个会议。”

    “嗯,那我们快走吧,别耽误你的事。”钱朵朵表现的很乖,很懂事。

    唐景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出门去。

    他为她打开车门,护着她上车,上车后替她寄好安全带,寄好安全带以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今天很漂亮。”

    “你也很帅。”钱朵朵淡淡一笑。

    “我天天都很帅。”唐景森笑着关上车门,他喜欢这样的钱朵朵,喜欢满血复活,阳光朝气的她。

    一路上,车开的很慢,唐景森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钱朵朵没有缩手,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

    “驾校的教练说,开车的时候,最好两只手一起握方向盘,那样最安全。”钱朵朵忍不住开口道。

    唐景森笑了,说“如果我现在想吻你,怎么办?”

    “什么?”钱朵朵愣住了。

    唐景森按了一个按扭,车子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他俯身过去,吻住了她的唇,钱朵朵却吓蒙了,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那谁在开车?

    “唔……”钱朵朵挣扎,伸出手想去够方向盘,生怕发生意外,已经毁了他一辆车,可不能再毁一辆车。

    唐景森满意地放开了她,“朵宝儿,这辆车昨天刚到货,进口车,有自动驾驶功能。”

    “自动驾驶?”钱朵朵看了看这辆车,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唐景森一边开车,一边向她演式了一遍。教她怎么操作,教了三遍以后,他便将车停在了路边,让她开。

    “我没带驾驶证。”钱朵朵紧张地说。

    “带了,兰姨帮你放进包里了。”唐景森说完看了一眼她的包。

    钱朵朵打开一看,还真的证件齐全,兰姨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她都不知道。

    “剩下这段路,你来开,开的好,这辆车就送给你了。”唐景森笑着说。

    钱朵朵坐在驾驶位上,摸着方向盘,手感很好,而且是进口,还有自动驾驶功能,这车肯定不便宜。

    “唐总,其实送我一辆自行车我就已很感动了,汽车还是算了吧。我一个学生,用不上。”钱朵朵淡淡一笑。

    唐景森想了想,说“如果你不要,那我送给邓卉好了,她一直想要一辆有自动驾驶功能的车。”

    “我要了,这车我挺喜欢的。”钱朵朵一听说他要转送给邓卉,马上说自己喜欢,收下了。

    钱朵朵一路开去医院,也不知道是车子安全性能好,还是因为有唐景森在身边,她开的很好,又快又稳。

    “车感不错,这车跟你有缘,它是你的了。我回公司,你自己上去吧。”唐景森打开车门,下了车,医院门前的停车场,安娜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安娜看见钱朵朵从驾驶位上走下来,微笑着冲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打开了她身边的黑色奔驰轿车的车门。

    “唐总……”钱朵朵喊了他一声。

    唐景森停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叫我景森。”

    “我可以叫你唐僧吗?”钱朵朵其实一直很别喊他的名字。

    “好,但只有你,有这样的特权。”唐景森是真的宠她,迁就她。

    而对于钱朵朵来说,无论是叫景森还是阿森,都可能是别的女人叫过的,唐僧对于她来说,不是贬义,而是一个亲昵地称呼,只属于她的。

    钱朵朵笑了,那种发自内心地笑,非常开心地。

    “今晚等我吃晚饭。”唐景森说完大步走到她面前,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

    “好。”钱朵朵笑着点点头。

    上楼,回到病房,外婆已经穿好衣服,坐在轮椅上了,就等她来了,一起下楼。

    “外婆,我来推你吧。”钱朵朵笑着上前,手刚扶在轮椅的把手上,钱平安就看见了她包扎着的手。

    “朵朵,这个轮椅很沉的,我来推,你帮我们按电梯。”钱平安赶紧从钱朵朵抢着扶住轮椅,看了一眼她的手,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钱朵朵这才反应过来,过去了一周,伤口没那么疼了,她到把受伤的事儿给忘了,这要是让外婆看见了,又得问半天。

    她把手缩了回来,帮着柳如烟一起拿东西。红姐在这方面似乎很注意,柳如烟在的时候,她肯定不在。

    外婆伸出手,喊道“朵儿,过来,让外婆看看。”

    钱朵朵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放进了外婆的手里,“外婆,对不起,这几天我不舒服,没有来看你,主要是怕传染给你?”

    “感冒了?听说最近医院很多感冒发烧的,都是热伤风,天气突然热起来,一定要保重身体。”外婆叮嘱道。

    钱朵朵点点头,“我会注意的,外婆你也多保重。”

    “嗯,阿红说。出院以后去她那里住,她在郊区有套房子,虽然偏僻一些,但是环境很好。”外婆说道。

    钱朵朵看了钱平安一眼,说“爸,你知道红姐的房子在哪儿吗?”

    “去几次,帮着一起置办的家具及厨房用品。”钱平安回答道。

    “我送你们过去吧,我开车过来的。”钱朵朵说道。

    “我家朵儿什么时候会开车了?”外婆惊讶地问。

    柳如烟忙说“现在大学生都会,这是基本特长。”

    “噢,你哪儿来的钱买车?”外婆又问。

    “外婆,你还记得我开的网店吗,用你身份证注册,还拉你去银行开户,有印象吗?我店里生意特别好,前阵子大赚一笔,不相信,你可以问我爸的朋友,我的货都是他那个姓刘的朋友供的。赚了钱,我就想买辆车,趁外婆还走得动,载着外婆,把咱凤城好玩的地方都转个遍。”钱朵朵说着激动地抱住了外婆。

    外婆一眼看到了她手上的伤,马上问“你的手怎么了?”

    其实钱平安和柳如烟都想问,只是怕外婆担心,刚才都假装没看见。

    “说出来,外婆可不许笑话我。这几天外婆不是住院吗?我想下厨给外婆做点好吃的送来,然后把自己手给烫了。外婆,我真的很没用,没得到您的真传,厨艺好烂,怎么办?”钱朵朵撒娇道。

    外婆笑了起来,说“怪我咯?我能动的时候,什么都不让你做,就让你读书,弄得你什么都不会。”

    “都说长辈太能干,孩子们就会比较差。都怪外婆,怪外婆太优秀。”钱朵朵小嘴很甜,把外婆哄得乐呵呵地,心情大好。

    柳如烟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进入电梯,外婆扭头看了一眼柳如烟和钱平安,然后又看了看钱朵朵,叹息了一声,大家听见了,但都装作没听到,也没有问。

    老太太其实就是感慨,这好好的一家三口,弄得却各奔东西,各自成家,让她感觉无奈。

    钱平安推着轮椅,将外婆送到了钱朵朵的停车位,柳如烟看了一眼那辆崭新的沃尔沃,不用猜。也知道这辆车是谁的。

    柳如烟和钱平安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当着外婆的面,谁也没有问,也没有人揭穿钱朵朵的谎言,柳如烟帮着钱平安将外婆送上了车,但是她自己却没有上车,钱朵朵看着她,“你不去吗?”

    “我改天再亲自登门拜访。”柳如烟淡淡地说。

    “阿红在家等我们,你妈还有事要忙,我们走吧。”钱平安解释道。

    钱朵朵深深地看了柳如烟正好,“希望你能记得,外婆是你亲妈,红姐和我爸其实没有义务帮你赡养老人。”说完她关上车门,不理会柳如烟,启动车子,慢慢开出了停车场。

    打开导航以后,智能系统全面开启,哪里减速,前面红绿灯还要多少秒,全程提醒。

    钱朵朵开的很平稳,当车子停在别墅区门口的时候,她怔住,“红姐这些年没少存钱,但是她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买得起房子。”

    “确定是这里吗?”钱朵朵有些疑惑看着钱平安。

    “对,就是这里,进去吧。至于你想问什么,你问她去吧,详细的情况,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是她一个要好的姐妹送给她的,最近才办完手续,拿到房子的钥匙。”

    钱朵朵没有多说什么,将车开进了别墅区,在红姐的房子门口停了车。

    外婆看着这么漂亮的别墅,问“我们要住在这里?”

    “外婆,咱家的房子卖了。租的房子也到期了,暂时先在这里住着,然后再作打算。这房子是红姐的朋友送给她的,先打扰红姐几天。”钱朵朵并没有让外婆长期打扰红姐的想法。

    红姐看到有车停在门口,马上迎了出来,看见钱朵朵从车上下来,她看了一眼钱朵朵的车,没有说话。

    “红姐,我外婆可能要打扰你几天,等我妈那边……”

    “朵朵,我们都是一家人,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红姐笑着上前,搀扶住了外婆。

    外婆听到红姐的话,就笑了,“我就喜欢阿红,人漂亮,说话也中听。”

    “您喜欢听,以后我常人您说。”红姐笑着回应。

    看到这一幕,钱朵朵有种错觉,就好像钱平安和红姐都是外婆的亲人,而柳如烟才是外人。

    外婆的房间在一楼,她年纪大,爬楼不方便,她的房间里有卫生间,还为老人专门准备了防滑地板,整个卫生间装了很多扶手,以免头晕的时候,发生意外。

    这些都是在外婆出院前,红姐和钱平安找人弄的,为的就是将外婆安顿在这里。

    看到这一幕,钱朵朵红了眼眶,她是真的感动。

    如果说钱平安做这些,可能是因为柳如烟和钱朵朵,可是红姐做这些。真的让人感动。

    “红姐……”钱朵朵轻轻拥抱住了红姐。

    红姐笑着拍拍她的后背,说“中午留下来吃饭吧,来厨房给我打下手,不指望你洗菜切菜,摘菜会吧?”

    “会。”钱朵朵点点头。

    “老太太,您先歇会,饭熟了我们来叫你。有事就摇铃铛,你床头有一个铃铛,轻轻一摇,我们就出来了。”红姐拿起床头的铃铛,教外婆摇了几下,“会了没?”

    “会了,我没事,就是犯困,睡一会儿,等你们喊我开饭。”外婆笑眯眯地说。

    红姐和钱朵朵一起扶着外婆在床上躺下,躺好以后,红姐将床边的围栏给拉了起来,说“特意加上的,怕老人家睡觉睡迷糊了,滚下床,年纪大了,摔不得。”

    “阿红,你是个好孩子,有心了。”外婆感激地对她说。

    红姐眼眶有些泛红,说“嫁给那个男人,把我爹妈都拖死了,我都后悔,没有好好孝顺老人。以后您就是我亲妈,让我好好孝顺你。”

    外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气,她可能真的是累了,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钱朵朵和红姐一起去厨房准备午餐,钱平安在花园翻土。准备种点东西。

    这个别墅,装修简约,不像唐景森的房子那么奢华,但是很温馨。

    “红姐,这个房子……”

    “不是唐景森给的,我就知道你会胡思乱想,我还不至于卖朵朵求荣。这是阿丽留给我的,她死了。”红姐叹息一声。

    “你是说夜未央的红牌小姐阿丽吗?”钱朵朵震惊地看着红姐。

    “就是她,上个月,律师通知我,说我得到了一笔遗产。就是这栋小别墅,面积不大,地点清幽静,而把这栋别墅留给我的人,是阿丽,律师说她死了,她的遗书里指定要把这房子留给我。她是自杀死的,在那之前,我就劝过她很多次,离开那个男人,可是没想到……”

    “她被男人折磨死的?”钱朵朵忙问。

    “割腕自杀,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火化了,灵堂中间的墙上挂着她的黑白照片,笑得阳光灿烂。她的代理律师说,她被发现的时候,满身是血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有她临死前写的遗书,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最后一句话里,她说红姐,我撑不下去了,先走了,愿天堂不再受这种苦。”说到这里红姐低下了头,转身的时候,钱朵朵看到有一滴泪落在了厨房的操作台上。

    “红姐,你觉得难受,就不要讲了。”钱朵朵不想听。也不敢再往下听,她不敢想,阿丽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会想到求死。

    “我其实不想讲她的故事,因为讲她的讲她的故事,就不得不带出我的故事,我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去就像一个溃烂的伤疤,揭开就是血肉横飞。”红姐从冰箱里拿出菜来,放在操作台上,“可是,即便我会难受,但我还是想讲给你听听。”

    钱朵朵沉默不语,她不想听,是因为她知道,阿丽后来被一个有钱男人养着,跟她现在的状态一样。

    听说那个男人很爱她,也很宠她,但是最终她还是崩溃的自杀了,钱朵朵有些害怕听阿丽的故事,她总感觉,红姐有话要说。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7章 割腕自杀-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